第二书包网 > 高辣文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妈妈的感慨
    妈妈都走了,我还留在办公桌上岂不是很怪?于是我也立马从办公桌上跳下来,也不管我下面那条大肉棒是不是暴露在外面,就这样挺着走到了妈妈的身旁也坐了下来。sHuЬàOaи.℃óΜ

    我挠了挠后脑勺,“妈妈......”

    “哼,瞧你干的好事”,妈妈故作哼了一声。

    只不过从她的表情却没有很生气,只是仍然面子放不下而已。

    “嘿嘿,难道妈妈不舒服吗?”

    “你......哼,懒得理你”

    我看着妈妈一边捂住私处,一边夹着腿的样子,莫名的觉得好有意思。

    不过我突兀想到一件事,“是了妈妈,我刚刚没有戴套射进去,会不会有事的?”

    虽然和妈妈已经迈出去那一步关系,妈妈也不再顾及伦理道德的禁忌了,但是在内射这一方面,妈妈仍然死守着这一个底限,毕竟我们是母子乱伦,怀孕的话生出畸形的几率要大很多。

    所以很多次就算是在妈妈的安全期,妈妈都依然要求我必须要戴套,或者在拔出来射,不过妈妈显然深知我肯定是忍不住的,于是无论我怎么死乞白赖的恳求,妈妈都还是一定要我戴套。

    然而今天妈妈居然没有提,我也一时间忘记了,此刻才想起来,我刚才好像直接射在了妈妈的小屄里面。

    “哼,现在才想起会不会有事,刚才射的时候不是挺欢的吗?”,妈妈藐了我一眼,忿忿道。

    “嘿嘿,刚刚不是忘了吗,不过妈妈你今天倒是让我吓一跳”

    “怎么说?”

    “额,妈妈你不觉得今天的你跟平常的你不太一样吗?要不是我刚刚亲自验过确实是我熟悉的妈妈,我都怀疑妈妈你是不是被别人冒充了”

    妈妈微微一愣,迟疑了几秒才算是明白过来我所谓的“亲自验过”

    是什么意思。

    当即妈妈狠狠地瞪了瞪我,“你才是冒充的呢,今天只不过是个例外,是见你这次的成绩让我很满意,所以才给你个特别奖励,以后想都不要想”。

    “啊,妈妈,不会吧”

    听到妈妈的话,我其实我也猜到的了,今天难得有一次我已经可以算是偷笑了,以后还想再有怕是很难,以我对妈妈的了解。

    不过我仍然不想放弃,当下靠在妈妈的身上撒娇道:“不要嘛......妈妈......”

    “妈妈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做爱特别刺激吗?尤其是在妈妈你校长办公室里面”

    “不觉得”,话是这么说,其实陈淑娴也清楚她只是煮熟的鸭子嘴硬罢了,今天的体会她比谁都清晰,跟儿子在办公室里盘肠大战,不知道要比在家里做刺激多少倍,可是实在是太羞人了这样,她也不知道有没有勇气再来第二次。

    “那好吧,当我没说”,我撇撇嘴。

    然而另一边陈淑娴则是不澹定了,心里暗忖这小混蛋真是的,怎么不多乞求几次,万一自己心一软就答应了呢,真是个大笨蛋。

    一想到如果再次和儿子在办公室做.......或许不止是在校长办公室......还有其它地方........陈淑娴顿时被自己心里冒出的想法吓一跳,暗道她到底怎么了,居然不由自主地去想象这些淫靡的事情,以前她不是一直很不喜欢做这种事的吗?难不成真的是年纪到了?她又再次想起了前几天网上看到的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文章,到了这个年纪性欲会比年轻的事情还要强烈,一开始她只是觉得只有淫荡的女人才会这样,难道她也是一位荡妇吗?

    说起荡妇,她都和自己的儿子搞上了,还要什么比这更淫荡的吗?一时间陈淑娴的思绪很混杂,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心里到底想些什么,不由得出神了。

    “妈妈,妈妈——”

    “嗯?怎么了?”

    “你怎么突然呆住了,叫你好几声了都没反应”

    “没事,刚才只是在想些事情”,妈妈回过神来不露痕迹道,只是脸上的晕红却是出卖了她,告诉他人她刚刚在想些什么羞羞的事情,只是此刻高潮的潮红给了妈妈很好的掩饰,所以我也没能看出来。

    “是了,妈妈,你今天怎么穿得这么性感,刚刚看见的时候我都快要疯了,就算是现在我都不怎么敢看,我怕我又再次忍不住啊”

    “是嘛?真的有这么好看吗?今天想着给你个惊喜,早上换衣服的时候不小心看见上次婉婷送给我的这套,一直不太敢穿实在太羞人了,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穿上而且还穿来了学校,搞得今天一整天我都不敢出去校长室,就算是有老师进来汇报工作我都是把腿紧紧塞在办公桌下面,生怕被别人看见”

    妈妈有些愕然道:“算是便宜你这小混蛋了,这辈子第一次穿得这样的衣服呢,简直羞死人了都”。:SんúBǎΟΑй.℃oΜ

    “不会啊妈妈,你这样穿真的好好看,而且有什么好羞人的,温阿姨不也经常这样穿吗?不见温阿姨掉块肉,其实啊,都是妈妈你想太多,观念太保守了而已,现在的人都恨不得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出来,哪像妈妈你都藏着掖着”

    “没有吗?像妈妈你这对超级巨乳,妈妈不是一直塞在衣服里不敢让它们见人吗?不敢穿低胸装吗?”,说着我的咸猪手自然而然地顺到妈妈的“雄伟”

    的胸脯上,轻轻捏了捏,那柔软的触感俨然舒服得不得了。

    “你不觉得胸部这么大很丢人吗?还要穿低胸装,那个样子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出来卖......卖的......”

    “额,妈妈你要这么说,岂不是大街上随处都是鸡了?”

    我搓揉了一下妈妈的巨乳,无论多少次这柔软的触感都是难以忘怀。

    我干脆直接把妈妈抱进了怀里,妈妈也没有反抗,也没有拒绝,任由她自己落入我的怀中。

    “不过我仔细想想,妈妈你还是维持现状好了”

    “为什么?你刚刚不是在主张妈妈要穿低胸装的吗?”,落入我怀里的妈妈,听到我的话,稍稍一愣。

    “因为我仔细地想一想,以妈妈这规模,穿低胸装简直就跟没穿没什么两样,只会便宜了其他男人,这我可不答应。妈妈你是属于我的,所以妈妈你就算穿低胸装也只能穿给我一个人看”

    “小枫你......你在乱说什么啊......什么只属于你......我是你妈妈诶......说出来也不害臊......”,妈妈脸色渐渐一红,忽然话锋一转,“不过妈妈也没兴趣穿什么低胸装,就今天这身打扮我都害羞半天不敢走出校长室,但......”

    “但......”

    说着说着妈妈羞赧地别过了头,“但......私底下你想要看的话......”

    到后面妈妈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即便是我与妈妈靠得这么近都听不清妈妈说了什么。

    “啊?妈妈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

    “其实说实在的,我对低胸装的兴趣并不大,倒是对妈妈你今天的打扮很感兴趣,尤其是妈妈你这连衣裙好好看,妈妈你这件连衣裙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不知道?”

    “凡事都让知道,我还是你妈妈吗?其实是上次和淑琴上街看婴儿用品的时候买的,只是当时回来的时候你的注意力都在那些婴儿用品上面,没有注意到而已”

    “这样吗?那妈妈你以后还会穿给我看吗?”,我一脸希翼道。

    “哼,想得美”,妈妈很干脆就回绝了。

    “哦,好吧”,我有些失望。

    见到我失落的样子,妈妈并没有安慰我,只是眼神里掠过一道谑意,只是我没有注意到。

    话机再次一转,“本来今天是我想给你个惊喜的,没想到你也给了我一个惊喜,真没想到你这小笨蛋的脑袋瓜居然会想到买西餐,虽然是在办公室里吃的,但我觉得也挺有情调的,你爸爸可从来都不会这些的,也算是让体会了一把电视剧里吃西餐是什么感觉,谢谢你小枫”。

    “额,妈妈你突然说这些,害我有点怪不好意思的,其实我只是今天回家的路上突兀想到一些事情”

    “什么事?”

    “唔......现在还不能说,到时妈妈你就知道了”

    “哼,我才懒得想知道呢,不说就算”

    说着妈妈便从我的怀里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找到了那条被我丢在办公桌上的蕾丝小内裤穿上。

    “嗯?妈妈你去哪?”

    “去哪?回家啦,你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噢”,我才想起来,适才我回到学校都八点了,现在已经十点半了,没想到和妈妈的这一次做了这么久,差不多两个小时了都。

    不过我觉得再来几个小时我都不奇怪,今天的妈妈实在是太诱人了。

    现在看着妈妈在收拾东西,那双修长的黑丝美腿,弯腰时不经意露出来的长筒黑丝的蕾丝花纹圈与及吊带的扣子,那颤巍巍的巨乳,每当妈妈的动作幅度大一些都会不自觉的抖动一下,我勐然地吞咽了一口口水,连忙把视线移开,我真的生怕我忍不住冲动。SΗúЬàōǎЙ.COM

    毕竟我小腹下的一团邪火还在熊熊燃烧着,我强压下心中的澎湃,用手大力地捏了捏我自己的鸡巴,把它塞回到裤子里。

    这不仅仅是精神上的考验,更是对我的阴茎的一个考验啊。

    和妈妈在办公室的这一次,宛如在我平澹的生活中丢进了一颗小石子,使得我的生活又有点不太一样起来。

    而且我发现自那一次之后,妈妈也开始有些不同往常了,怎么说呢,给我的感觉好像跟以前的妈妈简直判若两人。

    其实说判若两人有些严重了,妈妈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唯一最大的变化就是穿着方面,在很久之前还没有和妈妈确定关系的那时候,妈妈的穿着打扮就有了一定的变化,不过幅度并不是很大,而且在爸爸的事情之后,妈妈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那样的严肃保守。

    然而我发现最近的妈妈,比之没有和我确定关系之前的时候变化更大,最让我惊奇的是,近段时间妈妈来上班居然都是穿着黑丝的,要知道妈妈以前别说黑色丝袜了,就连肉色丝袜都很少穿,除非是一些重要的场合。

    而现在妈妈竟然平时上班都穿着,这如何不让我感到惊奇。

    不过却是再也没有发生像那一天晚上在妈妈校长办公室的事情,亦然在家的时候妈妈又不穿了,似乎只是在上班的时候才会穿黑色丝袜。

    妈妈的这种行为令我十分的不解。

    即使我现在天天和三个女人住在一起,但依然还是猜不透妈妈的心思,难怪古人说,女人的心思最好别猜。

    很快的一个月又过去了,我也迎来了第二次的月考,成绩自然是不用说,倒是在级里的排名前进了一位,但我内心已经早已没有了当初第一次成绩进步时的兴奋了,到这时我也终于了解为什么那些学霸对于自己的成绩有多好始终都是毫无波澜,因为成绩到达了这个名次,基本不出意外这个分数上重本绝对是没问题的了,除非是好胜心特别强的,非要争取第一名,又或者一下子前进了好几位,不然相差的几分排名还是在前十里徘徊着,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我现在就是这样的心理,打个比方就是无论IG牛逼与否,我的内心毫无波澜。

    我看着窗外打了个哈欠,回过头看向讲台上,老虔婆正在颁发这次月考的成绩表。

    我突兀想起了一个月前和老虔婆在厕所的一次,如今老虔婆依旧光彩依人,甚至容光焕发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少妇的韵味,以前那位古板老套的老虔婆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现班上就我知道的,至少有不下于十个偷偷暗恋着老虔婆,把老虔婆当做是晚上梦遗或者打飞机的对象。

    要是这些人知道,老虔婆现在每天都和一个死胖子睡在一起,而且可能经常被一坨肥肉球压在身下嘿咻嘿咻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梦都碎了。

    现在老虔婆虽然还担任着我的科任老师,但是我跟她只是普通的交集,就算在教室以外的地方碰上也仅仅是打了个招呼,似乎两人仅仅是点头之交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似的。

    虽说我不知道老虔婆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只知道我现在对老虔婆没了心思,就算有也只是一个男人的欲望本能。

    其实我对于这种的结局很满意,或许你们会觉得我是不是太虚伪,明明有机会可以把老虔婆变成自己的女人,现在却是在玩洒脱。

    其实这并不是我洒脱,而是我和老虔婆本就没有感情,只是一时之间的控制不住欲望发生了关系,老虔婆爱的人是徐胖子并不是我,就算我最后可以把老虔婆调教成我的女人,但有必要吗?老虔婆已经是徐胖子的女人,先不论我的介入会不会对徐胖子造成伤害,我也没有这个意愿。

    如果我没有爱上妈妈,没有爱上温阿姨,孙姨,在我最初那个单纯的一张白纸的时候,可能我还会对老虔婆有什么想法。

    亦然现在的我在经历过这么多事以后,渐渐明白,感情才是维系一切的基础,若是没有感情,不过就是单纯发泄肉欲而已。

    放学后,我照例来到了妈妈的办公室。

    自从妈妈的打扮发生轻微的变动后,我现在很喜欢每天来到妈妈办公室门前,推开妈妈办公室门的瞬间,因为会给到我一种莫名的刺激感。

    一推开门,就见到妈妈端庄地坐在校长的位置上书写着什么,或许是察觉到我进来了,妈妈抬头一看,见到我向她徐徐走来,清冷的脸庞露出了一丝微笑。

    “今天怎么这么早?”

    “最后一节课自习课,老师发完了成绩表就给我们放学了”

    妈妈点点头,笑容更甚,“是哦,这次月考的成绩出来了,我都没来得及看呢,怎么样?这次月考还好吗?”

    “一般般啦,只是前进了一名而已,分数就差那几分”

    我语气很平澹地说着。

    不过明显有一丝倨傲,虽然心里面已经不怎么在乎成绩了,但是在妈妈的面前,不知为何我硬是有种想要表现一番的冲动,可能是我以前太差劲了吧,现在终于有机会向妈妈展现自己,自然而然地就想向妈妈表示出来。

    “年级前二十本就相差不大,而且市一中又是市第一重点高中,乡镇下面的所有成绩好的同学都汇聚在此,要和他们竞争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你在进步人家也在进步。不过你这个分数,妈妈终于可以放心了,距离高考还有一个学期,好好准备吧”

    忽然妈妈放下手头上的工作,站了起来,鞋子和瓷砖的地板相互碰撞发出了“咯咯咯”

    的声音,我才发现妈妈今天穿了一件浅口尖头的黑色高跟鞋,干净漆黑的皮面油光发亮,搭配妈妈纤细修长的一双大长腿,简直就是绝配。

    而且我发现妈妈的美腿上覆盖着一层澹澹的透明白纱,如果不出意料,妈妈今天穿的是肉色透明的丝袜,而且从质感上面看,应该玻璃丝袜没错。

    没想到妈妈今天一改常态,居然不是黑色丝袜,要知道自从一个月前和妈妈在这个办公室那一次后,妈妈好像爱上了丝袜一样,每天都是穿着丝袜来上班,尤其是黑色甚多。

    然而妈妈今天居然换了一种风格,变成了透明色丝袜。

    这还不止,今天的妈妈似乎要把都市白领丽人的风格贯穿到底,深黑的包臀鱼尾裙,裙摆呈波浪形散开。

    上身更让我吃惊,适才我没有能好好看清楚,现在我才发现,妈妈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绿色的蕾丝打底衫上衣,领口和两边的袖子都由内搭的蕾丝修饰,薄薄的网纱衬映着妈妈雪白的肌肤。

    蕾丝网纱本就带给人一种性感诱人的成熟吸引力,但在穿在妈妈的身上,就不单单是性感诱人这么简单。

    毕竟你们也知道妈妈的胸部有多“宏伟”,本来这蕾丝网纱打底衫就有把身材曲线凸显出来的效果,但到了妈妈的身上,就显得有些过了。

    两个巨大的半球颤颤入微,也不知道妈妈用了什么手段,居然没有抖动,可轻微的颤震是怎么也阻止不住的。

    然而高领的设计并没有很好的把妈妈的硕乳隐藏起来,反而因为高领使得妈妈的胸部没有浅露一丝在外,将胸前的两块肥硕的球体凸显得更加严重。

    看到这一幕我差点没当场脱下裤子握住鸡巴开撸起来。

    “你色眯眯地在看什么,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我被妈妈今天的打扮诱惑得不能自我,直到妈妈的声音响彻我的耳边,我才浑然惊醒,面对妈妈的怒目,不由得下意识心虚,悻悻然地挤出一道笑容,“没,没什么”

    表面附和地说着,心底却在暗忖,我去,都这么久了我怎么还是一点出息都没有,妈妈都是我的女人了,别说这样看了,就算脱光了看又有什么关系,我到底在怕什么啊。

    不过表面仍然虚伪地笑着,连我自己都想鄙视我自己了。

    而我这点道行在妈妈面前怎么可能逃脱得了妈妈的眼睛,当即妈妈一记卫生眼投过来,“真是个色狼,在这里妈妈不理你,在外面你就是这么盯着女人的胸部看,小心被人家报警抓起来”。

    “额,我又不是哪个女人的胸部都能让我有这么大的反应的”,我小声的嘀咕道。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没有说什么”,我立马就怂了。

    妈妈轻描澹写地瞥了我一眼,舒了一口气,一幅懒得跟我计较的表情。

    旋即妈妈拿起桌面上的水杯,准备走过去打杯水。

    “你这次也算是考得不错,说吧,想要什么奖励?”

    “额,就只是一次小月考而已,而且也没有进步多少啊,分数和上次期中考的时候并没有相差多少,只是前一名可能是这次大意丢了几分,所以我才挤上去的而已”

    听到我的话,妈妈微微一愣,随即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我,好几秒后才收回目光,使得我有些莫名其妙。

    “看来你这小混蛋真的是长大了——”

    妈妈有些欣慰又有些失落道:“懂得不骄不纵,不因为做出些小成绩就感到自满。以前总觉得你不懂事,正需要妈妈操心,现忽然间看到你长大,妈妈却是有种是不是老了的感触”。

    “额,妈妈,这有什么好感触的,我只是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而已,经历这么多事,我也慢慢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世界很大,你永远都不知道这世界的水到底有多深,曾经的年少轻狂和自以为是,自然也就不再存有了,我现在只知道努力做好自己,现在或许我还没有那个能力,但终有一天我会成为妈妈,温阿姨你们的依靠,成为可以让你们值得把你们的一辈子托付给我的男人”

    “婉婷经常说你很会说一些令她们很感动的话,我现在才发现还真不假,不过妈妈倒是相信你会做得到的,不然妈妈可就亏了,把自己交付给一个就知道口花花的家伙,一点实际行动都没有”

    “嘿嘿”,听到妈妈的话,我心意所致地走到了妈妈的身边,轻轻张手一拥,从后面搂住了妈妈的细腰。

    靠着妈妈的肩膀我撇撇嘴,“妈妈你才没有亏呢,亏的是我好吗,本来温阿姨对我都不知道多顺从的,你一加进来你看温阿姨现在被你蛊惑成什么样了”。

    “嗯?是吗?那妈妈让你不亏好了”

    突兀被我搂在怀里的妈妈,没有任何预兆的转过身来,用香唇贴住了我。

    这一道热吻来得莫名其妙,我也没想到妈妈会突然来个忽然袭击,虽说妈妈经常会做出一些惊人的举动,但我也没想到妈妈会这么突然,而且不仅仅是热吻,妈妈竟然一边吻着我,一边把我推倒在沙发上,然即爬到了我的身上,用她的身子紧紧贴合着我,道道的热气向我呼来,我不由得有些不知所措。

    要知道这时候可是刚放学的时候,并不是已经几乎人迹罕见的晚上校园,要是这时候有老师甚至是学生经过外面,如果我和妈妈在这时候在办公室偷情,想必会被听见的。

    但妈妈好像丝毫无所顾忌一样,跟我认知中的妈妈,简直相差太多了。

    “额,妈妈你......这是......”,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丝的空隙,我立马紧张地问道。

    “别多想,这只是给你的奖励,快点弄,别搞出太大动静”,妈妈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举动,只好红着脸给了个解释。

    然而此刻我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待我反应过来,我的裤子已经被妈妈落下了裤链,里面的大鸡巴早就被妈妈给掏出来了,妈妈正握着我的巨棒。

    而妈妈的身子则是紧紧贴合着我的胸膛,胸前那对硕大的圆球挤压在我的身上,尤其是妈妈今天穿的蕾丝打底衫【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可以自行去淘宝查一下】除去领口和袖口的部分是蕾丝以外,其实最性感的地方是在于身形的塑形,特别是像妈妈这样“傲人”

    的上围,两颗巨大的圆弧半球凸了出来,这样揉压在我的胸膛上,先不说触感,有衣服隔着感触顶多是柔软,但是在视觉体验上,绝对是令我目裂的刺激。

    亦然当妈妈拉起她的鱼尾裙的时候,我才更加的惊呆,我原本以外妈妈是穿着肉色透明的玻璃裤袜的,谁知道妈妈竟然在里面穿的是吊带的肉色长筒丝袜,粉肉的蕾丝花纹呈现在我的眼前,我几乎不敢相信会是真的。

    如果是假的,我宁愿在这幻觉的世界里不再醒来。

    妈妈也没有多给我仔细体会的机会,当下就一把拉下她的小内裤。

    虽然描述的过程看似很没有什么,但真实妈妈是并没有那么爽快的,妈妈表面好像很主动,不过她的每个动作都非常生疏,还十分扭捏,一看就知道妈妈此刻的内心是有多羞涩,只是妈妈表面在强撑着而已。

    在没了内裤的阻隔后,妈妈居然趴到了我的身上,我能感受到我的肉棒在被一道湿濡的裂缝摩擦着,尽然只有和妈妈小屄接触的那一边有感觉,可是给到我的感觉丝毫不亚于插进去,要知道在做着这一切的人是妈妈,是妈妈!!!这可是多么不可思议,抛开心里刺激不谈,妈妈一直在用她的小屄磨着我的输精管的位置,搞得我的蛋蛋有种要痉挛的冲动,随时都想要喷射的欲望。

    亦然妈妈也没有折磨我多久,过了一会儿,似是妈妈自己也忍不住了,伸手去扶了扶我的肉棒,将我的龟头对准了她的小屄,旋即心中一狠坐了下去。

    当下我和妈妈都发出了一道低吟。

    “啊哦.......”

    “咝噢.......”

    其后整个校长办公室中不断传来某些奇怪的“音节”,若是有学生经过或许听不出来是什么,但如若有作为人妻的教师路过,必定能听出是她们和丈夫做某些羞羞的事情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然而她们却绝对想象不到,这个声音会是来自她们又敬又怕的那位“灭绝”

    女校长,甚至乎打死都想不到那位和女校长在办公室上演盘肠大战的男人,竟是她的亲生儿子,是一对亲生的母子。

    很久很久,夕阳已经渐渐暗沉,逐步沉下西方的天空,校园里的师生们也在逐渐的消失掉他们的身影。

    而这时在校政楼的顶层,校长的办公室内,不断地传出各种美妙的“声乐”。

    亦然伴随着一阵低吼和惊呼,办公室突兀没了声音。

    镜头穿过墙壁进到了办公室内,只见一个知性成熟气质清冷的美妇,此刻正脸色晕红地趴在一个看似只有十几岁的少年身上,那位少年还穿着这个学校的校服。

    如果再仔细深入一些,便能看见这美妇和少年的生殖器是连在一起的,一根硕大的阴茎正插在美妇的阴道之中,白色的琼浆正一点一点地缓缓流泊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