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高辣文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第七十章 温情
    “好了,你偷偷爬进阿姨的房间,难道是为了聊天来的?”温阿姨抚媚地用芊芊玉手滑过我的胸口,身形与我合得更拢。

    我顿时无语一囧,暗暗腹诽,明明是你挑起话题的,怎么又变成是我的错了。

    不过我当然不会去和温阿姨争辩这种问题,不然我就真的是傻了。

    我捏揉着温阿姨的丰乳,将饱满的乳峰从中截取出一端,乳尖微微硬起的紫红色乳头,俏嫩诱人。

    当即我忍不住俯下身子,含进嘴里拼命地吸吮,舌头不断地在温阿姨乳晕附近打转。

    丝丝的乳香沁入,弥漫在心头。

    “温阿姨,你的乳房好香好好吃喔”

    “嗯……噢……”,感受着乳房传来的触感与温热,温婉婷耐不住发出靡靡的嘤咛。

    “你怎么变得这么会舔……哦……”

    “嘿嘿,既然当得温阿姨你的男人,自然要让你舒服,满足。不然你又跑去找其他男人怎么办?温阿姨你是我的,我可不允许任何人抢走你”“知道了知道了,醋坛子,既然阿姨答应了你做你的女人,你以为我是信口胡说的么?真是的,难道你信不过阿姨?”

    见温阿姨拂起耳边的青丝,神情自然地直直看着我。

    我微微颌首,“我不是怀疑温阿姨你,我只是担心阿姨你的病,怕你控制不住身体的欲望,毕竟我这段时间这么久没有来找你,我只是……不过,我真的不是质疑温阿姨你的,我……”

    “噗哧”

    听到我的话,突兀温阿姨毫无征兆地笑了起来,“你努力解释的样子好可爱哦——”

    “我又没有说你什么,你不用这样的。其实阿姨也知道之前我确实是劣迹斑斑,不过嘛,谁让上天可能知道我罪孽深重,派了你来惩罚我,让我和儿子的好朋友发生了关系,还让我爱上了这个小混蛋,让我不得不从泥沼里爬出来,继续我的罪孽”

    “不然怎么会,把我的性瘾戒掉,或许一切都是注定了,心灵的抚慰让我忘记了肉体的伤痛,却也让我步入了另一层的乱欲深渊,属于你这个小冤家的深渊”“什么?温阿姨!!?你的性瘾戒掉了?”,这下我是真的讶异了,对于性瘾这个名词,我不是没有查过书,性瘾虽然没有毒瘾那么深植骨髓,那么令人恐惧。

    但是要戒掉也是十分困难的,过往就有着不少女人因为性瘾而导致身败名裂,这是一种身体上的渴望与欲望,想要的时候就像是有着万千只蚂蚁蚕食你的身体一样,根本抑制不住的。

    性瘾与毒瘾唯一的区别在于一个是作用于精神,一个作用于肉体。

    两者有着不同,相同的是要戒掉不异是有大毅力才行。

    没想到温阿姨居然能戒掉性瘾,如何不让我感到震惊。

    “实然也不算是戒掉啦,只是没有以前发作得那么频繁,和那么渴望了而已,有时候还是有些控制不住,小屄抑制不住地骚痒,想要找男人做爱。不过已是可以靠着自慰熬过去”,温婉婷的瞳孔中有些变幻,似乎事实并没有她说得那么轻松,怕是自慰也是压抑得很辛苦吧。

    “温阿姨你想要的时候可以来找我嘛,不用把自己搞得那么辛苦的,我……”“傻孩子,前段时间你要中考,我怎么能打扰你呢,再说了,我也不想再受着性瘾的折磨,那种流连在男人的胯下之间,贪迷精液的味道而让那些臭男人的精液灌浇我全身,我已经受够这种不堪,好多次我和男人做完,看着自己射满全身都是的精液,我恨不得就此死了算了,若不是舍不得小沛,怕我不在了小沛从小被我娇纵惯了的,如若他那个混蛋爸爸又娶了个后妈,对他不好怎么办?我……”

    “以前的一切,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未来活得幸福,那么之前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我也很庆幸多亏儒沛,才没有让我失去温阿姨你,说起来我还真得感谢儒沛那家伙,才让我能一亲温阿姨你的芳泽呢”,我坏坏一笑。

    看到我笑得面靥如花的样子,温阿姨没好气地给我一记卫生眼,“要是小沛知道,你这个好朋友是怎么对待他妈妈的,怕是不砍死你才怪呢”。

    “砍我?我现在可是他干爹,再说了,温阿姨你舍得儒沛砍我么?我可是你的男人呐”

    “砍死你才好,你这个连自己好朋友母亲都不放过的家伙”“那好吧,让他来砍呗,让他来看看,我是怎么玩弄他妈妈的”,我“哈哈”淫笑,随即把手伸往温阿姨的下身,搭在那条薄得不能再薄的丁字裤布片上,轻轻抚摸着那丝丝的淫靡。

    我没有过多留恋眼前的风光,便是粗暴地把温阿姨性感丁字内裤扒了下来,露出那片湿濡的黑色丛林,与之一块会裂开的洼地。

    我旋即掰开了温阿姨的双腿,好让我能更好地直视这片美好的桃源之地。

    温阿姨的小屄和我之前看到过的一样,没什么变化,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就是那两片蝴蝶小阴瓣貌似又长了一些。

    此刻没有动过的温阿姨的蝴蝶屄,两片蝴蝶般的小阴唇岖卷连绵,囫囵地混合都一块,包围着中间正在吞吐着水迹的肉洞。

    我伸出手去,将其往两边掰开,瞬时两片蝴蝶小阴瓣在我的指间打开,使得其中的小洞穴露了出来,里面的肉芽随着温阿姨的身体呼吸一蠕一动,澹澹的淫水从中泛流而出,很快淫水就和两片紫红色蝴蝶小阴瓣渗到一起,让人忍不住想去嚼住舔弄。

    我自然也不例外。

    见此一幕,我禁不住吞噎了一口口水,当即便忍不住把趴到温阿姨的下身前,含住那两片蝴蝶小阴瓣,甚至恨不得整个人埋到里面去。

    舌头在屄洞口打转,不断地沾染着属于温阿姨的淫味卷回到口里。

    这是,只属于温阿姨的味道,不同于妈妈,亦是我最爱的女人的味道。

    “嗯哦……呜嘤……”

    “咦唔……舌头伸进来了……啊噢……好舒服……”“温阿姨你的骚屄好美味哦,儒沛就是从这个肉洞里出来的吗?”“呀……别说了……”

    见温阿姨被我舔到声音都有点颤抖的样子,我没有就此放过温阿姨,而是继续追问道:“是了……温阿姨,你觉得是我舔得你舒服,还是你之前找的那些男人舔得舒服啊?”

    骤然温阿姨停了下来,娇艳地呼着热气,随即看向我,莞尔笑道:“说实话,你还差得远呢,阿姨过去找的男人,技巧可比你强多了”“不过嘛……”,在我要焉气时,温阿姨话机一转,“要论给我的感觉,还是你比较强烈点,谁让你这小冤家是唯一住进我心房的男人呢,我很清楚那些男人不过是逢场作戏,只是单纯的肉欲罢了,哪有给自己所爱的人舔屄要来得舒爽”。

    “真的吗?”,听见温阿姨的话,我不由得眼前一亮,兴奋的神色显然而见。

    作为男人,自然喜欢听到女人夸赞自己在床上的功夫啦,我自然也不能免俗。

    “是啦,小冤家”,温阿姨娇嗔地瞟了我一眼。

    “快点弄啦,快五点了,再不快点赶不上做饭炒菜啦”“有温阿姨这道菜就足够了,其她菜吃不吃无所谓”,尽管我这么说,我还是加快了进度。

    毕竟兰姨也还在,温阿姨已经吩咐过今晚她下厨了,若到点了温阿姨却迟迟没有出现在厨房,兰姨肯定会有所怀疑,说不定会上楼查看温阿姨的状况的。

    倏而,我悠悠地顺着温阿姨光滑的大腿,将那条性感的黑紫色丁字裤彻底脱掉,下一刻,温阿姨的一双美腿呈成“M”

    字形,把她的私阴美屄完全展现在我的面前。

    见此场景,我也顾不得什么了,手脚并行地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掉,同时也把我的“作桉工具”

    亮了出来。

    硕大膨胀如若巨龙般的巨根,嗷嗷抬首彷佛朝着温阿姨露出狰狞的獠牙。

    温阿姨见此一幕,即便是对男人的鸡巴司空见惯了的,也不免小脸微微一红。

    只是与之妈妈的反应不同的是,妈妈见我了的鸡巴,或许会害羞地不敢直视,而温阿姨则是没有任何顾忌,直直地望着我的下身,两眼一刻都没有移开,瞳孔还有着异样的光芒掠过。

    有着贪恋,有着渴望,有着痴迷,有着情欲,各种不同的神色。

    我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把鸡巴置到温阿姨小屄洞口,胀大得几乎跟一颗小油桃差不多的龟头,和裂开的小洞完全不成比例,可是插进去的时候,却是居然能接纳得了我如此“雄厚”

    的本钱。

    温阿姨的小屄给我的感觉,第一个不是紧,而是狭隘,下一刻即是被我强硬地撑开,可很快地阴道地内壁又再次收紧,将我的鸡巴狠狠地吸纳到里面。

    直到我顶到子宫……“噢……”

    “啊——”

    和温阿姨不同的两种声音,我的比较低沉,温阿姨的比较高昂。

    看来我的异军突入,温阿姨的小屄并不是很能接受。

    尽管我已经很小心翼翼地插进去了,但尺寸的差距放在那里,无论我再小心也没有用。

    “轻点……慢点……先别动……”

    很快温阿姨谒止我的话语就传了出来,我也很听话地停下了动作,没有去火上浇油。

    相比第一次和第二次的疯狂,此时的我已经冷静了许多。

    顶着温阿姨的子宫颈,我没有立刻开始抽插,反而在慢慢等着温阿姨的小屄适应我的鸡巴。

    有什么能让温阿姨的小屄适应我的存在,更令我感到舒畅?而且温阿姨炙热的幽径,即便不动,感受着两边火热的阴壁夹着鸡巴的感觉,一样让我感到十分地舒服。

    “呐……温阿姨,我们也做过不少次了,怎么你还是要适应这么久呐?”温阿姨平顺着呼吸,瞪了我一眼,没好气道:“你也不看看你的鸡巴是多大,比我以前做过的男人中最大的还要大上三分之一,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能适应的,而且我的阴道如果不经常做,是会自动收阴的,你又一段时间没做了,自然是比较紧了些”

    “也庆幸我不是什么花季少女了,不然痛都要痛死,我看啊,你以后找老婆想要找到能撑死你这根大东西的,难咯”

    “切,反正我又不打算找老婆了,有温阿姨你一个就够了,到时温阿姨做我老婆不就行了咯”

    “死样,就知道口花花,阿姨哪可以做你的老婆,我都是人家的老婆了”“你和儒沛的爸爸离婚不就行了嘛,反正你和他也没什么感情了”突兀,温阿姨转过头,落下一道黯然,“有些事你不懂啦,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也看出了温阿姨神色间的顾虑,我大概能猜出温阿姨在顾虑些什么,站在一个情人奸夫的角度,我也不好多说什么,这种事需要温阿姨自己去想开,不过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开温阿姨的。

    “我不会去干预温阿姨你任何的决定,但我会等你,等你彻底变成只属于我的女人,不管是肉体上,还是名义上”。

    “我可是很期待温阿姨你能光明正大地叫我老公的那一天呢”温阿姨破郁而笑,“我也很期待那一天。不过嘛,现在只能在床上叫的老公,可否宠幸你的小淫妇老婆呢——”

    “呀呀呀……你慢点啊……”

    未等温阿姨说完,她的声音就淹没在紧随而来的娇吟声之中。

    尤物!!!骨软如酥,身柔似水,形容的就是此刻的温阿姨。

    可堪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光滑细致的肌肤,饱满的酥胸。

    任谁都想象不到这会是一位三十五六岁,生育过的女人会拥有的美体。

    三十八F的丰乳,一手难以掌握的程度的乳峰,正在被我抓揉在手里。

    鸡巴紧紧顶在温阿姨的美屄里,丝毫不停歇地征伐。

    难以想象一位东方碧玉气质的女人,会拥有一对欧美女性都属于是巨乳的三十八F大奶子,柔软的乳肉似水如棉,虽然我不知道AV里的巨乳女优的奶子握起来的手感如何,但是我敢肯定没有一个比得上温阿姨的。

    我彷似痴迷地轻轻啃咬着温阿姨的乳尖,然而下身连接的腰间动作一点都不停缓,与之温阿姨的小屄紧紧相连在一起。

    什么是滚床单?我想我此刻和温阿姨就是真正地在滚床单吧。

    我们从床头滚去了床尾,又从床尾滚到了床头。

    要是徐胖子知道,我和他妈妈如此在他父母的床上,疯狂地打滚着,甚者我的大鸡巴还插在他妈妈的淫洞里,会是什么样子呢?“啊啊啊……滋滋滋……呜呜呜……”

    “滋滋滋”

    我开始拥吻着温阿姨,我们两人的舌头交织,性器也在纠缠,肉体在交融。

    我感受到我的鸡巴一阵温热感袭来,我便知道这是温阿姨要泄身了。

    骤然间我停了下来,放开了温阿姨,也让温阿姨激情的酮体稍微缓了一缓,只见温阿姨眉头一簇,看向我,似乎在奇怪我怎么突然停了。

    “温阿姨,我想从背后来”,我想了想,还是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

    见我无比认真的样子,温阿姨“噗哧”

    地笑了几声,“真是的,就为了这个啊,那好吧,来吧”,说着便自行把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我,然后还把屁股翘高。

    光是这条温阿姨就和妈妈很不同,而且我觉得我和温阿姨做爱的时候比之和妈妈要放开得多,可能是心理因素吧,妈妈长年的积威不是轻易就能消除的。

    “不是嘛,我想说尊重温阿姨你的意愿嘛,我不想强迫温阿姨做不想做的事”倏而,温婉婷眼中掠过一道莫名的色彩。

    一直以来和她上床的男人,没有一个是会顾及她的感受的,都是单纯为了满足发泄他们的肉欲,就连她的丈夫,徐胖子的爸爸亦是如此。

    这样的尊重,不同于平时与人与事的尊重,而是一种基于男人和女人的尊重。

    她能察觉到,眼前的少年并不是在取悦她,而是因为爱她,所以才不忍有一丝伤害到她,即便是一点点悒郁,她眼前心爱的男人都不想她产生。

    这就是被宠爱的滋味吗?“真是个冤家,看来我这辈子都难以摆脱你了,你真是比性瘾还可怕”

    温婉婷看向愣着的我,“还愣着干嘛?不是要从后面肏阿姨吗?”“嘿嘿——”

    “噢……”,随着温阿姨的一道悦耳的呻吟声,我的鸡巴又再次插进其径道。

    可以肉眼看得到的,温阿姨的两片蝴蝶小阴瓣,在外围擦着我未能完全插入的剩下部分。

    没想到温阿姨的蝴蝶小阴瓣居然还有这样的功能,不过处于我的角度,自然是看不见是什么在摩擦着我的阴茎,只是觉得有着两瓣软软的肉片在咯噔着我。

    我搭上了温阿姨的腰肢,开始从慢由快,轻轻地耸动着。

    不知为何,温阿姨深处给我的感觉好像比之前半部分要紧得多,不知是我的龟头比较大的缘故,亦或者是温阿姨的阴道深处很少有男人插到那么深。

    “嗯嗯……呜呜呜……哦哦哦哦……”,随着我的动作加快,温阿姨的声音也由缓加快。

    “哦嗯……用力……用力肏我……啊呜……用力肏阿姨……”“嗯嗯……啊啊啊……摸……摸阿姨的……摸阿姨的奶子……用力搓……”我的胸膛贴在温阿姨滑嫩柔荑的后背上,开启疯狂地撞击着那丰满的翘臀,雪白的臀肉被顶撞得“啪啪啪”

    作响。

    双手则是穿过温阿姨的腋下,一把抓住“垂垂可危”的巨乳,在我没握住这对丰乳之前,几乎因为温阿姨身体的剧烈动作,摇晃得颤颤曳动。

    直到我的魔手抚上了这对美乳,顺着乳尖上硬凸的乳头也一同落到我的手里,被我夹在了两指之间。

    “哦哦哦……乳房被捏得好舒服……大鸡巴也肏得我好舒服……嗯喔……我不行了……再快点……啊啊啊……”

    “好小枫……我亲亲小枫……我的亲亲好老公……噢噢噢……”不愧是温阿姨,叫床声比妈妈给力多了,各种淫隈的话语听得我血脉喷张。

    妈妈就说不出这种话来,这种美妙的感受也就只有温阿姨能给予到我,况且温阿姨的蝴蝶屄实在让我爽到不行了。

    携带着我心头的无比滋味,撞进了温阿姨的腔屄里面。

    亦然温阿姨的阴户一阵痉挛,我知道这是温阿姨快要高潮了的节奏。

    旋即我没有马上让温阿姨得到满足,反而放慢了节奏,然后将温阿姨的身子翻了过来。

    “嗯……怎么停了……快……快给我……肏我……我想……我想要……大鸡巴……大鸡巴肏我……”

    待我做完这一番举动,自然是怠慢了温阿姨,便是即将达到高潮的她怎么能忍受这种半途而废的感觉,如若不是我的鸡巴还插在温阿姨的体内,并且我的身子也压制住她,恐怕温阿姨可能已经跳起来继续向我索取了吧。

    照这样看来温阿姨的性瘾并没有完全戒掉根尾,虽然平时还能克制住,可是一旦勾起了欲火,就变得不由控制起来。

    不过温阿姨能为了做到这种地步,我已经很满足了。

    毕竟性瘾者非大毅力很难摆脱掉的。

    当即我的眼神充满了爱怜,我知道温阿姨为了刻忍体内蓬发的欲望,肯定受了不少苦。

    虽然温阿姨经常说着她想戒掉性瘾是是不想再让自己这样堕落下去,可若不是为了什么信念,谁能下得了这么的毅力去压抑瘾症呢?如此佳人情意,我怎么能辜负?片响,我整个人合到了温阿姨的身上,轻轻地吻上了温阿姨,似是温阿姨也感觉到了什么,与我拥吻到了一起。

    然即彷似回到了先前一开始,两者肉体媾和,相互水乳交融。

    我的鸡巴仍然插在温阿姨的体内,慢慢地挺动着。

    没有狂风暴雨,没有勐烈激情。

    骤然间却是变得十分地温馨,随着温阿姨与我舌头湿吻中间,本能地从喉部发出了几道嘤咛。

    悄无声息地温阿姨高潮了,我也射精了。

    我紧紧抱紧着温阿姨,不断往她的子宫深处注射入属于我的痕迹,温阿姨的双手也环抱着我的背后,游走在我的身上。

    “嗯嗯……”

    “嗯嗯嗯……”

    良久,我才悠悠抬头,正准备要抽身的时候,温阿姨的话突兀传来,“先不要拔出来”

    “嗯?”

    “我在你的怀里呆多一会儿”

    “只要是温阿姨,想呆多久都行”

    “冤家”,温阿姨娇嗔道,“换个姿势吧,你压着我太重了”“嗯好”,说着我便从温阿姨的身上起来,把温阿姨雪白的大美腿移过到一边,我则是躺到了温阿姨的侧边,使得温阿姨的美体微微倾斜靠在我的胸膛上,过程中我的鸡巴居然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温阿姨的淫屄。

    不得不说鸡巴长还是大有好处的。

    温阿姨似是很享受地靠在我的身上,神情很宁静很幸福。

    我的一只手搭在温阿姨的腰肢上,但这只小坏手怎么可能会安分,没到一会儿,就开始在温阿姨雪脂嫩滑的成熟美体上游走了起来。

    倏而温阿姨依旧是闭着眼睛,似乎对我的使坏不以为然。

    有了温阿姨的默许,我自然不会放过这样揩油的好机会,当即肆无忌惮地搭在温阿姨的胸乳上,抓着三十八F的硕乳乳肉揉搓了起来。

    我低头看去,紫红色的小乳头,褪去了花季少女的青涩,只留下成熟的风韵。

    虽然我知道过去有很多男人都玩过舔过吃过这性感诱人的乳头,可是这都已经成为了过去,而现在,甚至将来,这香甜美味的可儿乳头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是不是想吃阿姨的奶子?”

    捏玩着温阿姨的美乳,突兀间耳边响起一道温柔细腻的音色。

    “想吃就吃呗,阿姨又没有阻止你”

    “温阿姨”,似是被看破了心思,我不由得一阵心虚脸红。

    “阿姨整个人都给了你了,阿姨老牛吃嫩草都不害臊了,你还害羞什么啊”说着温阿姨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反客为主地将我的头拢到她的胸前。

    见此我自然是不客气了,刚才看着好一会儿,其实我也是听眼馋的,虽说温阿姨的丰乳我也吃过不少次了,可是难抵温阿姨的风情婉柔,温阿姨的美乳要舔到老死我都愿意。

    对于我来说温阿姨还有着特别的意义呢。

    瞬即我一手捏住温阿姨另一边的乳房,一边含着左边乳峰的诱人乳头。

    “好吃吗?”

    我点点头。

    贪婪地吮着温阿姨乳房的每一寸肌肤,乳晕乳肉乳头我都没有放过,痴迷地舔弄着温阿姨的紫红色乳头,感受着其丝丝香甜的乳香渗入齿间。

    “温阿姨,以前儒沛也是这样吃着你的奶长大的吗?”听到我的话,温阿姨没好气地瞟了我一眼,以她的阅历自然不会不知道眼前小男人那点小心思。

    “是呀,只是他没想到他的好朋友居然来抢他的饭碗,还用一条大棍子捅在他出生的地方”。

    “呜……我这是打算帮儒沛探探路,为他将来的弟弟妹妹做个前锋”“咀咀”,说话间我又狠狠地含住温阿姨的奶头,轻轻咬住乳晕的位置用力一吸,彷佛想要把温阿姨的奶水吸出来般。

    “呸”

    便是引来了温阿姨嗔睨,看着我像个婴儿一样贪婪地吸吮着她的乳房,不由得宠溺一笑,“真是的,你呀”

    “难怪人家说男人都是长不大的孩子,我看呐你是越长大越坏,回想以前你小时候的样子,记得当初第一次来我家,见到你的时候,那时你就像个鹌鹑一样,躲在一旁话都不敢说一句,怯怯弱弱的,现在却没想到变得这么坏。连自己好朋友的妈妈,长辈都不放过,还在吸着哺乳过自己好朋友的奶子”“我也不想的嘛,谁叫儒沛的妈妈,温阿姨你这么美,奶子又这么大这么诱人呐”,讲着讲着我放弃了继续吸吮温阿姨的乳房,改作将脸凑到了那坚挺的乳峰前,蹭着那汹涌澎湃的柔软甜乳。

    温婉婷澹然笑了笑,恍惚间她看向自己的下阴处,虽然此刻还插着鸡巴,可是经由适才拔出来一次,已经渗着一些白色的液体在阴户间,阴阜上也沾了些。

    看着这些白色的精液,经过上几次的做爱,她十分地清楚身后的小男人射精的量是多么恐怖,相信她若是不做避孕措施,她很有可能会被搞大肚子。

    但其实……“小枫,你觉得阿姨为你生个孩子怎么样?”“嗯?温阿姨你刚刚是有说什么了么?”

    温阿姨突然冒出了一句话,声音很轻但也不是无迹可寻,可是我此刻正为温阿姨的乳房沉迷了过去,一时间没听清楚温阿姨说的,只闻见她好像对我说话,于是才有了我的反问。

    “没事了呢……”,温阿姨的瞳孔中闪过一道决然。

    只是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而决然…………“你这死孩子,都快吃饭了还跑出去”温阿姨端着盘菜从厨房里出来,见徐胖子从外面悠哉悠哉地回来,不由得微微愠怒道。

    只见径直地向着我旁边走过来,一肥屁股压在昂贵的檀木椅子上,也幸亏椅子中间铺了层大理石,不然怕是被徐胖子这么一坐,整个都压沉崩塌掉。

    面对温阿姨的训斥,徐胖子一副无谓的样子,“我看待在家有点闷,在附近走走而已,为了吃饭有助消化嘛”。

    看到自家儿子的这幅德性,温婉婷亦是一阵无奈,不过今天她的小情人在,而且刚刚还被“爱情”

    给滋润过,心灵肉体都得到了满足,心情正好着呢,不想因为这小混蛋胖儿子影响了自己难得的好心情,便是绕过他一回,不跟他计较了。

    于是温婉婷转身回去了厨房。

    我本来想帮忙的,可是被温阿姨给拦下了,说有兰姨帮他就够了,我一个小孩子别瞎掺和。

    我心想,我是不是小孩子,你不是最清楚吗?当然了有着兰姨和徐胖子在,我也不敢太过份。

    望着温阿姨在厨房忙碌的身影,那修身紧凑的花色包臀裙,包裹住的丰满大屁股,加上两条纤细修长的美腿,深黑色的丝袜搭配温阿姨的美腿,简直是诱惑死人不偿命。

    若不是有兰姨和徐胖子在,我按捺不住想冲过去,抚摸那对性感撩人的丝袜美腿。

    尤其是温阿姨此时还穿着一对粉白色的高跟鞋,与之深黑色的丝袜形成的鲜明对比,衬托得温阿姨的黑丝美腿更加的魅惑动人。

    看着温阿姨这双性感的黑丝美腿,即便徐胖子就坐在我身旁,我还是忍不住幻想着,温阿姨用这双黑丝美腿夹住我鸡巴的画面,那滋味必定会很爽。

    只可惜,有人不想我继续意淫他妈妈,一掌拍打到我的肩膀上,瞬间让我的美梦破灭。

    “喂,下流枫,你在想什么啊,表情这么淫荡”“没,没什么”,虽然心里很是不爽徐胖子打断我的性幻想,但表面我还是不敢表露出来,毕竟我意淫的人是他妈妈。

    下一刻徐胖子把头凑了过来,悄悄地对我说道:“诶,你想到办法了没有?”“没有啦,哪有这么好想的,而且才那么点时间,你急什么?”,我很想说,我从刚才就一直在和你妈妈做爱,哪有心思去帮你想办法。

    “不急不行啊,枫哥!你也知道陈老师现在的处境,要是她的丈夫真的不顾一切把我和她的事宣扬出去,我暂且不说,可是陈老师必定无法在教师界立足的了,拜托你了,枫哥,你一定要打救我,还是你最亲爱的兄弟的孩子啊”“知道了,我答应你就一定会帮你的嘛”,我深吸了一口气,“你这胖子,快活的时候不见你担忧过,搞出事情了就开始怕了,真是服了你了”。

    “快活的时候当然不会想这些啊,嘿嘿,不得不说陈老师的身材,啧啧,算了说了你也不会懂的,还是等我有时间带你去破个处,你就知道当中的滋味了”,徐胖子说着说着,越说表情就越淫荡,完全析透了猥琐这个词的涵义。

    我懒得跟他争辩,“是是是,你这家伙,有了陈老师了,还不收敛,你还想出去找女人?”

    “切,陈老师归陈老师嘛,不少男人结了婚不都还是一样在外面玩女人?我确实爱上了陈老师,可是要我一辈子只跟陈老师做爱,那太屈才我了吧。我可是立志万人屠的呢?”

    “什么是万人屠?”

    我不解问道。

    随即徐胖子在我耳边解释了几句,我立马挑了挑眉毛,“你这死胖子迟早会死在女人堆里的”。

    “美女胯下死,做鬼也风流”

    “我看你是做不成风流鬼的,顶多做一个肥鬼”于是我和徐胖子各自对比了一个中指。

    之后的事情嘛……未完待续……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