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高辣文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第五十九章 悠然
    在对于情敌小三方面,天底下任何一个女人的心理都是一致的,即便是妈妈也不例外。妈妈果然吃了我这一套,“可以呀,现在都学会油嘴滑舌了”,说着轻轻敲了一记在我的额头上,不过脸上掩盖不住的得意神色,把妈妈彻底出卖了。

    “就你毛都没长齐还敢自称是男人了,再者,妈妈什么时候和你是恋人了?”妈妈似笑非笑道。

    “我毛长没长齐妈妈不知道吗?”,我露出坏坏的表情。好吧,尽管毛不多但却长齐了好吗。“妈妈你说我们不是恋人,那我们现在做的是什么啊?

    说着我还故意当着妈妈的面前,捏了美乳上的嫣红小乳头一把。

    不知道是不是我刚才一番话起了作用,妈妈娇嗔一笑。正了正色答道:“这只是一个母亲在为自己的儿子上生理课而已。”“是吗?那妈妈,能不能请您为我讲解一下男女之间是怎么繁衍后代的?”见我的奸计好像快要得逞了,于是我的胆子越是放大了起来。对妈妈的言辞上更加肆意。

    只是我还是低估了妈妈,高估了我自己。妈妈嗔了一眼,“你要死啊。”对嘛,这才是妈妈的正确打开方式,就在我心里暗付是不是我尺度进展太快,让妈妈一时没能这么快接受的时候,妈妈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几乎狂喜万分。

    “你这小坏蛋,今天早上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这种事做多了对身体不好,昨晚你才弄过不久,你现在正值发育时期,这种事连续做对身体发育影响很大的”这不由得我不喜啊,妈妈这话的意思是并没有要拒绝我,而是因为担心会影响到我的身体发育,所以也就是说其实妈妈心里并不是那么性冷感,也没有要抗拒和我操屄的意思。只是不愿这种事影响我的身体发育。

    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个福音,既然妈妈有了缺口,想要撬动就不难了,就怕是连个缺口都没有,无缝的蛋要怎么叮?我心里嘿嘿一笑,表面则是装出可怜的样子。

    “我经常锻炼身体很好的,所以没关系的嘛……”“不行”,妈妈坚决道:“你还小这些事你不懂、等到了你爸的年纪你就知道错了……妈妈这都是为了你好”

    “求求你了妈妈,拜托了嘛”,我声色泪下,就差没滴眼药水了。我觉得这一段要是能拍下来,发给奥斯卡,就算没有影帝,也能拿个最佳男演员奖。

    “不行就是不行!!”妈妈依旧坚决。

    就这样我和妈妈僵持不下,搞笑的是我的双手还抓着妈妈雪白的双峰。不知道妈妈和我对视了多久。妈妈莫名地看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算了,就比一次便宜你了”。

    “欧耶”,我眼皮挑了挑。至于妈妈说的就此一次。我没有放在心上,嘿嘿,有了第一次还怕没有第二次吗?

    当即我就要脱掉妈妈的睡裤,却突兀被妈妈止住了。我不解地看向妈妈,暗付不会是妈妈反悔了吧。

    妈妈读懂了我的眼神,不好意思地别过头,“不要在这里啦,去房问……”顿时我再次露出喜色,对于妈妈的要求我自然不会拒绝,虽然我也很想和妈妈在沙发上来一发是什么感受,可是现在我才刚和妈妈开展这样的关系。还是先依着妈妈唯好,再说了,妈妈能答应给我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我可不敢要求其他的。于是我便兴奋烈烈地抱起妈妈,,往着最里面的房间而去。

    至于我为什么不把妈妈抱回我的房同,昨晚妈妈喷的水量有点恐怖,导致我的床单今天一整天都在阳台晾着呢。而且就算我的床单没洗,我也会把妈妈抱去她的房间的,我早就想在曾经爸爸和妈妈的床上,狠狠操弄妈妈一番了。这是我好几次偷看爸爸和妈妈做爱时,就埋下的心思,看着爸爸骑在妈妈身上,享用着妈妈成熟香艳的肉体,我那时真的恨不得我来代替爸爸。

    而如今我终于能实现我长久以来的愿望了。这一刻我是感谢爸爸的,但更多我要感谢惠英阿姨,如果没有她,我这个愿望登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日才能有实现的一天。

    我把妈妈轻轻地放在床上,慢慢地把妈妈睡衣面前剩下的几颗纽扣解开,彻底解放了妈妈的上半身,光滑洁白的肌肤如羊脂白王一般温润,暗自感叹妈妈这皮肤简直要把地球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女性秒杀,这哪是三十五岁妇女的皮肤啊,怕是连十八岁少女见到都得惭愧失色吧。

    我低头俯瞰着妈妈,亲了一下妈妈的额头,“妈妈你真美。”此时的妈妈被我脱掉了沉重的黑框银镜,终于把妈妈平时被埋没的美貌展现在我的面前,不施粉黛却粉艳透红,淡淡的柳叶眉虽然没有电视上那些女明星添加的什么眼线之类,可是妈妈的天然美貌真的不容置喙,如同星辰夜空般黑亮的眼睛,不似温阿姨那般柔情似水,但给人一种平凡之中浅浅的幸福。

    “小坏蛋……早知道就不应该给你了”,妈妈赧然地啐了一口。看着我深情的脸庞,不禁在心里也在拷问着自己,怎么会就心软了呢?要知道一但她决定的事就很难改变的,过法也一直验证着这一点、自己昨晚才说过不能频繁,却是连一天都不到又答应和我的请求了,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立场变得如此不坚定了……若是换作以前丈夫,她还会不会这样呢?不过她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她现在心里的感覚,只能说她好像并不怎么想要抗拒。

    “我现在很后悔,不应该给你这个小色蛋的,真是坏死了”“嘿嘿,己经晚了”,我坏笑大叫道。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含糊,己经在妈妈丰满的胸脯上大肆地蹂躏起来,肥硕的乳肉Q弹无比,不管我捏成什么形状,都能快速复原。然而妈妈胸部上的一点红,散发著无限奶香的甜润乳头,我怎么可能放过?

    不由分说,我便越齁了上去,伸出舌头在妈妈的乳头上轻轻一舔,我发现妈妈的乳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硬即邦的了,难不或在沙发上妈妈被我抓胸就已然动情了?妈妈也太敏感了。

    我一边揉搓着妈妈的大奶子,一边含着另一边乳房的奶头。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冲击着妈妈的身体,妈妈不禁发出一声嘤咛。随即妈妈抡圆了手臂,环抱着我的头,将我彻底按在她的怀抱里。

    虽然妈妈没有说什么,但行动上己经告诉了我她的意思。

    我也不磨蹭,当即分出一只手往着妈妈下面而去,钻到妈妈的睡裤里,单刀直入地摸到了妈妈腿根夹中带,不愧是国际知名内衣设计师秋韵阿姨的工作室手工制作的内衣,内衣质地的手感就是舒服,不像是街边那种便宣的粗制滥造的劣质面料,给人一种毛躁的颗粒感,十分扎手。

    我的手指在妈妈阴户处隔着内裤,用指尖在上面刮动,一般别样的柔软感觉瞬间传了过来,心中顿时一片火热,只见受影响的不止有我,妈妈敏感的体质,被我这样轻轻触动,当即发出一道轻吟细腻而诱动人心。

    旋即我也不再挑逗妈妈了,干脆把妈妈的睡裤脱掉,连同妈妈的内裤一起。

    一下子妈妈的私处全暴露在我的面前,只是妈妈还有些放不开,紧紧夹紧着双腿,只露出一团在灯光下有些油亮的黑色丛林。不过嘛,我何时见过这样的场景,要知道现在在我的面前全裸的女人不是她人,是我妈妈诶。

    曾经留给无数噩梦的回忆,让我畏惧不已的妈妈,居然一丝不挂地躺在我面前,对我心里的冲击简直大过于我看到妈妈裸体的冲动。我几乎没有过多思考,便一刻也等不下去地张手掰开妈妈的双腿,终于终于……我终于又再次见到这我朝思暮想的蜜源之地了,十六年前我从这里出来,没想到我有一天可以直面我的出生圣地。看似一条眯眯的缝隙,却是引领着无数男人都梦寐以求的母亲通道,我亦不能幸免。

    当下我便不能自我地伸出我的手指,触碰我最渴望的境地。我的手指来到妈妈的阴户前,学起AV女优把小屄掰开的动作,猛然把如同一条裂讽般的阴户撑开,露出了里面艳红色的肉芽,甚至我还看到了妈妈因为呼吸而颤动的屄洞,浅显出的肉壁蠕动。

    “咦,妈妈你这里怎么红红的,比昨天大了好多”这时我发现妈妈阴唇部分好像比昨天要胀大了许多,还有些红红的,于是觉得奇怪。

    只见妈妈在听到我的活后、当好气地瞟了我一眼,“你还好意思问,还不是你干的好事,昨天晚上就知道死劲乱怼,也不想想你那根臭东西有多大,你妈妈我是否承受得了,害得我今天肿了一天走路都难受,提起来真想一巴掌拍死你”看着妈妈红肿的外阴唇,我不由得心疼,暗恨自己太不应该了,妈妈和温阿姨不同,温阿姨好歹有过丰富的“经历”,虽然容纳我的粗度也是十分不容易,但起码温阿姨和不少的男人搞过,小屄的伸缩度要好很多,受到的伤害不会太大。

    而妈妈的除了爸爸以外唯一操进妈妈小屄的就只有我了,我的东西连温阿姨都难以承受,何况是床上曾经无比保守的妈妈,突兀被我的大肉棒猛捅一通,能不肿才怪。

    亦然我到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今天早上妈妈会突然间喜怒无言了。换作是普通的夫妻恐怕不一巴掌扇过去都算是情深的了。我忍然间对妈妈涌起感动的情绪,我对妈妈造成了如此的伤害,妈妈却没有要怪我的意思,深知妈妈性格的我,妈妈居然没有责怪我,而选择独自承受,这已经是超出我对妈妈的理解了,不用想也知道妈妈这都是因为爱我的缘故,才会如此包容我。

    “对不起、妈妈我……”,如果说适前为了能跟妈妈做爱而装出来的话,现在我是真切实意的了。“都怪我太胡来……不然妈妈,我们不做了吧……”妈妈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我。半晌妈妈都没有回应我,我抬起头正好与妈妈的眼睛对视,良久后、妈妈突兀出声道:“小坏蛋……算你有点良心,没关系的慢慢来吧,小心等下弄进去的时候不要碰到就行了,这对于其他人来说很难,对你应该很容易”

    “真的没关系吗?”,明明是我死皮赖脸求来妈妈答应给我的,如今我却是胆怯了,不是因为我不想,我比任何人都想和妈妈做爱,不过我不愿在伤害妈妈的基础上来满足我的性欲。

    “来吧”,妈妈给予了我一个肯定。

    我鞠下身子靠近妈妈的阴户前,悠悠地伸出舌头往妈妈的屄上一舔,此时妈妈的小屄渗出的淫水比之先前要多了起来,我在妈妈阴门前轻轻地搅动着水渝,发出“唧吧唧吧”的声音,我没有了之前的那般肆意,而是变作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了妈妈。

    “妈妈舒服吗?”

    “嗯……”妈妈羞赧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我我突然间心血来潮,仿似想到了什么,“妈妈,是我舔得舒服,还是爸爸帮你舔得舒服啊、”

    “说了不许提他了”,妈妈在听到我的话后,眉头微微一簇,“他没有帮我踩过,我怎么知道?那个死人才不会做这种事呢,他不喜欢女人那里流出来的水的味道。再说了,我也不想给他舔”

    “妈妈你是说爸爸没有舔过你这里?”

    “你那么高兴做什么?妈妈别过头,”对啦,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个小坏蛋一样这么色,居然舔自己亲生妈妈的生殖器“

    不知道妈妈这句话是有心还是无意,第一次听到妈妈说出这般露骨的话,我愕然地看向妈妈,同时体内一直被按捺住的欲望火焰,再一次熊熊燃起。当即我爬到妈妈的身上,将妈妈压在我的胸膛下面。

    我的动作让妈妈措不及防地一惊,旋即露出些疑色道:“怎么了?吓我一跳突然问的,啊!!……”

    我没有回答妈妈,不,我回答了妈妈,我的回答是堵住了妈妈的可爱润唇,一边亲吻着妈妈的小嘴,一边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这时我的身上多了两只手,帮着我脱掉上衣。妈妈居然主动为了为我脱衣服?

    若在平时我肯定会讶异一番,但使时我憋着一股火,只想尽快操入所谓亲生母亲的生殖器内,有了妈妈的帮忙,我很快脱掉了裤子和内裤,而过程中妈妈都一直跟我亲吻着,甚至我们两嘴几乎贴合著没有分离过没有了衣服的束缚,我和妈妈终于“坦诚相对”我和妈妈两人一丝不挂地纠缠在了一起,我的一对魔手不断在妈妈柔滑俏嫩的肌肤上游走,随后我主动将鸡巴顶到了妈妈屄门上。

    “哦……”“啊嗯……”

    妈妈和我同时发出一道呻吟。经历了一天的时候,我又再回到了这我出生的地方多么温暖与炙热,两种不同的温度包围着我的阴茎。让我忍不住再发出了一荡长吟。“噢……噢噢……”

    我没有忘记妈妈因为我而红肿的小屄,尽管我满腔的欲火,但我依然极度放慢了抽播的力度和速度,己然,我亦不是昨日阿蒙,经过了温阿颂,妈妈之后,在这一方面我也慢慢成长了起来,我发现我好像可以控制住自己,不像之前和温阿姨或者昨晚和妈妈做爱的时候那般,一冲动起来宛若着了魔似的。

    我尽量控制好我的呼吸节奏,不紧不快地在妈妈的阴户慢慢地抽动,尽可能给妈妈小屄适应的时间,而且我也尽可能不触碰到妈妈的阴唇,生怕触痛妈妈。

    若换做一般男人肯定是做不到的,在不触碰到阴唇的情况下,一般男人能有多少可以插进女人的阴道里?我就不一样了,即便不碰到妈妈的阴唇,我依然能深入到妈妈最里面,感受着妈妈子宫为了我吐出的热气和水雾。

    我发觉虽然操插的节奏放慢了,但慢也有慢的好处。我可以尽情享用妈妈成熟香艳的美体,去感受妈妈每一寸肌肤的美好。而且貌似我也是第一次仔细见到妈妈做爱时的表情,貌似我也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观察女人被操的样子。之前和温阿姨做爱时。次次我做到最后都魔怔了,完全沉醉在肉欲的世界里,变成一个只懂得交配的豚兽。

    可能是我操插的不是很激烈的缘故吧,妈妈的呼吸显得很平缓,没有像昨天那样急促,发出的嘤咛也是有高有低。妈妈全程闭起了眼睛,似乎很享受我这般悠悠的爱抚,我把身体尽可能地贴在妈妈的身上,双手一直搓揉着那对无与伦比的巨乳,一刻都没有放开过,柔软且充满弹性的手感,光是一直玩弄着这对巨乳,我都快要射了,更别说妈妈的阴道内腔,紧致的肉壁几乎要把我的鸡巴拴紧,知道扭麻花是什么样的吗?我现在在妈妈的小屄里给我的就是这样的感觉别看我抽插得很慢,但是妈妈的阴道是不论我插快还是插慢的,层层蠕动叠嶂的淫肉,还有妈妈的子宫,就算是温阿姨的子宫吸力都没有这么强劲,妈妈的子宫简直就是要把我的鸡巴吸进去,若不是怕妈妈再次受到伤害,我真的很想狠狠操弄这淫靡的美屄。

    “哦……妈……妈妈你的……小骚屄夹得……夹得我……我好紧……。好厉害……噢……”我用言语进一步刺激妈妈,看看妈妈的反应。

    只见妈妈闭目不语,默默承受着我的亵玩,两根大长腿相互交叉搭在我的腰上,妈妈的双手一时放在我的后背,一时抓着床单,彷佛无处安放,尽管妈妈没有说话,但是我能感觉到妈妈的身体比之先前还要敏感了,甚至我能感应到妈妈下面流出的水越发得泛滥。

    “咦,妈妈你小屄流出了好多水噢,都把床单沾湿了”“你这小坏蛋……唉……不要说……”妈妈娇羞地捂住我的嘴。“你快点射啦,己经很晚了,明天你还要上课呢”

    “额,妈妈,这个有点难办到诶”,我冲着妈妈坏坏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战斗力,在全力抽插的情况下,我都能维持半个小时不射呢,何况现在慢慢来的,那妈妈妳是要我用力吗?”

    妈嘛脸上有些意动,但一想到今天白天下体差点痛到走不了路,妈妈还是摇了摇头,“算我怕了你了,你还是慢点来吧,反正挺舒服的”“那妈妈,是我弄得舒服,还是爸爸弄得舒服啊?”我稍微停顿了一下,“嘿嘿”两声坏笑。

    “叫你不要提起那个混蛋了”,妈妈白了我一眼。“是了是了,你弄得最舒服了,满意了没?”妈妈的一张脸红扑扑的,一点都不像是结了婚多年的美妇,更像是含苞待放的羞涩小女孩。

    得到我想要的满意答覆后,我满心欣喜地亲了妈妈一口,紧接着我揉了两下妈妈柔软的乳肉,说道:“妈妈我一直跪奢有点累了,能不能换个姿势啊?”“姿势?什么姿势?像昨晚那样趴着吗?”妈妈闪过一道疑虑,“不过我可告诉你,你别想我摆出什么羞死人的动作”

    “额、好吧,还真别说,我心里还真的幻想让妈妈摆出AV里的女优的各称姿势,要是一向严肃拘谨的妈妈,像AV里的女优一样,摆出各种淫荡的姿势让我操弄,场面一定会很销魂的。唉可惜,我也就只能想想了,若我真的让妈妈这样做,那么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会死得很惨,甚至到最后什么都没有了,别说能不能再做下去,就连我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都不一定呢。

    “放心吧,我只是想躺下去从妳后面进去而已”说着我便让妈妈微微侧身,我躺到了妈妈的身后,保守的妈妈自然不会知道我想干什么,于是有些疑惑,“你这样要怎么播进去?”“嗯?我两眼一瞪,彷佛看到了什么新大陆,”妈妈你刚才居然说插进去诶,嘿嘿,妈妈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妳说这么露骨的话呢“我的话令妈妈适才红晕未消的脸蛋顿时又再通红起来,“呀,都怪你,真是羞死人了”

    我从妈妈后面一拥,使得妈妈的身子往我身上偏倒,一双小坏手尽情地在妈妈丰腴的美体上使怀,这一天我都不知道盼望了多久,能这样拥妈妈入怀,无所顾忌地亵玩妈妈的裸体,这样的刺激简直让我血脉贲张。不过我没有忘了正事,正如妈妈所说的。明天还要上学呢。现在都快十二点半了。再不快点弄完。我怕等会儿妈妈不给我弄了我可就悲剧了。我还没射出来呢。

    我分出了一只手往着妈妈臀部而去。顺手抓了一把妈妈丰满的大肥臀,惹得妈妈娇嗔连连。我抬起了妈妈的一条大白腿。将肉棒伸到了妈妈股沟间,慢慢移到了妈妈的屄洞口,轻轻地插了进去

    “嗯……”,我的再次进入,令到妈妈情不自禁地呼出一道呻吟。

    看着妈妈渐渐进入状态,身体的自然反应的戒备慢慢松懈下来,我一边抬着妈妈的美腿,一边轻轻地在妈妈身后耸动着腰肢,幸好我的身高够高、鸡巴够长、不然还真的难以驾驭妈妈略显丰腴的胴体,妈妈的屁股肉比较丰满,简单的说就是比较厚,换作岛国男人普遍短小的鸡鸡,怕是都够不到妈妈的屁眼,更别说是阴户了。

    我搭在妈妈嫩滑的酥肩上,“其实妈妈妳也没有我想像中那样冷若冰霜不近人情嘛,为什么总是要装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威严样子呢”可能被我顶到了子宫,妈妈发出了一道嘤咛,随后听到我的话,巧然ー笑,“小坏蛋,原来我在你心目中是这个样子的,原来这么多年来你都是一直这样看待妈妈的,好啊!”,说到后面妈妈语气一变

    “额,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你以为妈妈愿意这样吗?”,未等我讲完,妈妈就先一步开口了。“女人冷酷的外表下伴随着一颗怕受伤害的心,你那个死人混蛋老爸颓废没志气就只知道安于现状,你这个小坏蛋以前学习成绩又不争气,如果妈妈不坚强起来,这个家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有时候妈妈何尝不想做个小女人,可以被丈夫疼爱,相夫教子。为了这个家,为了你的将来,我只好把自己武装起来,努力工作,至少能让你将来的路好走些”

    闻见妈妈说我以前不争气,我悻悻然一笑。不过听到后面我不禁动容,“妈妈你那么辛苦都是为了我?”

    “不然呢,你那死鬼老爸不争气,总不能将来让你跟着他去做个没前途的司机吧。虽然妈妈也很喜欢教育工作,但也没必要搞得自己这么累,安稳做个小老师多好,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妈妈之所以会以身犯险去会见李和清那个禽兽,不就是为了抓他的痛脚,好扳倒他的地位,市一中的高中不同你的初中,市一中是省重点中学,中考指标都是省教育厅发出来的,光凭妈妈副校长的身份,也很难让你走后门,若不是为了你,妈妈何至于去找李和清那个禽兽,差点就……其实早在你上初三开始,我就有所打算了,你上个学期末考试那成绩简直没眼看,所以我オ会……不过现在好了,你知道争气了,也让妈妈宽心了许多”“想想还是觉得有点后怕,如果当时不是你出现,妈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这一辈子从没这么惊慌失措过。不过结果还不算太坏,失身给你这个小环蛋”

    “妈妈……”听完妈妈这一番话,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妈妈为了我,默默奉献了这么多,我却过去还曾一度对妈妈抱有怀恨之心,还埋怨过妈妈没有给过我温暖的怀抱,衷心的母爱。我真的是该杀千万刀都不解我的罪孽,母爱母爱,什么才叫母爱,默默无私奉献,我真是个大蠢蛋,枉为人子

    我霎时松开了妈妈的肉腿,紧紧从背后死死地环抱着妈妈,我没有发出声音,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到今天我才知道我实在太傻太天真,原来妈妈的爱一直都投注在我的身上,我却蠢蠢的一点不察觉之余,还对妈妈对我太严厉怀有愤恨,不忿。

    只听妈妈继续讲道:“原本以为你爸爸就是我一生的归宿……唉……”妈妈一声哀叹,让我更加地难过,忽然我把妈妈抱得更紧了。似手乎想向妈妈表达我的决心。“不管过去如何,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妈妈妳为我操心了,相反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妳,虽然我现在还无法承担起家庭的责任,但是我会努力做个可以给妈妈依靠的男人,尽我所能最大的努力给予妈妈你幸福的”。这段话我几乎是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地从心里呼喊出来,这不是在说甜言蜜语,这是我的承诺一个男人对自己所爱的女人的承诺。

    我这番富有感染力的话,没有多余的甜蜜,也没有好听的话,就这么的一番话,妈妈也不管是否我的鸡巴还插在她的体内,顿时转过来想要拥抱我,只是我的子孙根坚挺的停留在妈妈的阴道里,如何经得住妈妈的突然转身,当即我便叫了出声“噢……”

    “妈妈你别突然转过来啊,万一断了怎么办?”“啊,对不起,我……”这时妈妈也意识到她有些激动了。“妈妈只是……只是……”

    她发现她也说不出话来,不过妈妈的嘴很快地就被堵上了,“没事的,我都懂”

    “嗯……”妈妈突然想起来,“那你有没有事啊,我刚刚动作有点大,对不起……”

    “还说呢,还好我的鸡巴够硬,不然就被妈妈妳给折断了”,我怪里怪气地说道。

    “鸡巴你个头,到底从哪里学来这些的”妈妈瞪了我一眼,“好了,快点弄吧,都一点钟,明天上学你要是敢迟到,看我怎么收拾你”经过这么一闹,我发觉妈妈好像一下子放开了好多,居然主动张开腿用手抓住我的内棒往她淫屄处送,此时妈妈与我面对面,下身慢慢怼进了妈妈的体内,而我和妈妈眼睛一直对现着,直到我的鸡巴彻底插进妈妈的小屄,妈妈扬起了颔首不禁地发出一声呻吟。

    “妈妈,我要来喀”,我看着妈妈道

    “嗯……你轻点……”

    我扶着妈妈纤细的腰肢,一手按住妈妈肥美的大白腚,对着妈妈全力冲刺了起来。眼看着妈妈脸上春潮的潮红越来越浓郁,就算经验不多我也知道妈妈这是快要高潮的节奏。于是我再次加大了抽插妈妈的力度,不过依旧我还是尽量不碰触妈妈的外阴唇,生怕造成妈妈的二次伤害。

    “哦……哦哦……嗯呜……好舒服……啊嗯……要……啊……要出来了……”我知道妈妈是要泄身了,于是我把我的手向妈妈的大腿处移去,然后把妈妈美白的肉腿跨在我的身上,亦然我将我的下身更加地凑近妈妈的阴部。因为我感觉我也快要达到临界点了。

    “啊哦……妈妈我也快要射了……吼……”。

    “啊啊啊……不行了……去……去了……鸣……”骤然间,妈妈的阴道深处好像有着什么涌了出来。一刹间我感觉我的鸡巴被一股洪流冲过,沾染刺激着我的界限,被妈妈这股热流的冲击,仿似是压倒我最后的一根稻草,旋即我也忍不住在妈妈体内爆发了。

    霎时间,我感觉我的灵魂都要飘出来了,世间的—切喧哗都不过尔尔,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空寂,整个世界只沉浮着无比曼妙,一般说不上来的舒爽感。

    良久良久,我也渐渐从射精的快感中回过神来,顺势从妈妈的身体里离开,我的一抽身,瞬间妈妈的阴道就如井喷似的,精液白浆淫水一般脑地全带离出来。

    把整张床单都沾湿透了。

    只见妈妈的下身还在不停地痉挛,而此时双目紧闭的妈妈慢慢地张开了眼睛,瞅了一下周围,又瞅我一眼,对于妈妈来说那股冲顶的快感彷佛经过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回到现实,一时没办法适应似的。有种像是在问自己,我是谁?我现在在那里的意味。

    直到过了好几分钟,妈妈才勉强拾起思绪,回到现实的世界。她看了一眼自己的下阴处,泊泊的白浆与淫水交织而成的液体,正在从她的屄洞里淌淌流出,满满的炙热充斥着她的子宫内腔,有过昨线经历的她,如何不知道,现在她子宫里泡着的是什么。于此妈妈抬起头白了一眼正在笑嘻嘻的我。

    “笑什么笑,还不赶快收拾收拾。赶紧睡觉了”“妈妈妳现在看起来好淫荡哦”

    “你还说,我看你是皮痒了是吧”说着妈妈举起了手臂,欲要往我头上敲下去。

    我闭起了眼睛,以为妈妈又要赏我一记暴粟吃了,只是半晌,不见头部的痛感传来,我微微打开眼睛,发现妈妈正在捡起地上的睡衣,瞟了我一眼,“还不赶紧把床单放进洗衣机里,愣着干什么”

    我愣呆不解地看着妈妈,随后过了一会儿,我脸上的表情就变作了欣喜,“好的,我马上拿”

    妈妈居然没有打我,那么保守,受不得露骨话语的妈妈,居然没有因为我的话打我,哈哈,那是不是意味着,妈妈正慢慢卸下她的羞耻心,看来我的第一步算是成功了,妈妈好像对我说出的露骨的话,渐渐开始接受,不像以前那么反感了。

    虽然放在其它女人身上不算什么特别的事,但是放在妈妈身上,简直就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大跨步啊。

    将来或许有一天,让妈妈在床上与我解锁各种AV里的姿势不再是梦想,一想到严肃拘谨的妈妈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像只淫荡的小母狗一样,趴在床上任我操弄,我的心脏就止不住要爆炸了。

    性福生活,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