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高辣文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第五十八章 暗流涌动
    我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走出房间,今天按照惯例月考过后都会放一天假,让学生们有个缓冲,可以舒缓一些紧张的学习心情。

    刚出到客厅就见到一身居家装的妈妈在厨房里捣鼓着早餐,没有平时工作装的严肃,多了几分温婉的气质,姣好的身材即便是宽松的居家服依然是掩盖不了,前凸后翘美不胜收。

    “你这臭小子让你穿个衣服穿了大半个小时,又在房间里偷偷干什么坏事了?”,妈妈见我走过来,淡淡地瞅了我一眼。

    我顿时困窘,“哪有嘛,就说今天放假,睡多一会儿而已”

    “是吗?”,妈妈咪咪一笑,眼里闪过一丝小俏皮,随即对我眨眨眼,转身再次走进厨房,我路经走过准备要去阳台,却听到妈妈竟然在厨房里哼着歌。

    我不由得微微有些错愕,这是我认识的妈妈吗?印象中不苟一笑的妈妈,居然有一天也会一边做菜一边手舞足蹈,实在是惊掉我的眼球。

    我洗漱完毕回来,妈妈已经做好了早餐端到饭桌上,我走过去坐到妈妈的对面,仿佛跟往常没什么两样,似乎昨晚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可能是我和妈妈都没能接受这么快我们之间关系的转变吧,不过我能察觉我们中间的气氛似乎微妙了许多。

    “今天我做了你早餐最喜欢吃的培根,你尝尝看”,我一坐下来,妈妈就端了一盘培根肉放到我面前。

    我稍稍一愣,“妈妈你不是说早餐吃培根容易腻,不健康的吗?”

    “你最近学习辛苦了,补补身子补充点营养”

    妈妈轻淡描写地说道。可我怎么总觉得妈妈话里有话呢?怕是这营养不是为了我学习辛苦而补的吧?我知道妈妈脸皮薄,我自然不会去拆穿她,不过嘛,我似笑非笑地看着妈妈。

    “笑什么笑,快点吃吧你,小坏蛋”,我笑得那么贱,妈妈怎么可能猜不出来我的意思,当即俏脸一红,羞窘得不好意思直视我的眼睛。

    “妈妈,你好可爱”

    “可爱你个头啦,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妈妈一改常态的嫣然笑道。以前妈妈说这话冷冷的,今天妈妈的语气让我有种打情骂俏的感觉。

    我低着头一边吃着妈妈精心调制的早餐,一边偷偷瞟着妈妈俏丽的脸庞,此刻的妈妈与平常相比,似乎多了几分柔美,没有了之前那般冷淡。甚至妈妈身上还发生一些变化,我一时也说不上来,不过我能感觉到我和妈妈的关系亲近了好多。而且妈妈对我的态度也不像昨天之前那么的距离感。

    虽然之前我和妈妈的关系已经很亲近了,但我总能感觉到我和妈妈之间像是隔着一堵墙,看似很近,却又很遥远,有形而无形的距离,让我和妈妈始终都没有办法彻底接拢。而如今我和妈妈中间终于没有那层束缚,阻隔,如同两个平行无法交合的空间突然有一天重合到了一块。

    “小枫”,妈妈突兀先一步打破了我们之间的暧昧气氛。“你这次的月考成绩不错,不过你可不能骄傲,要知道这只是月考还不是中考,只有中考上考得好才是最关键的,月考考得再好中考失常那也是白费,你知道吗?”

    “你可不能因为一次的月考就沾沾自喜,要知道你这次的月考顶多是踩在分数线上而已,稍微有些波动都是很危险的,你不能松懈要再接再厉才行”

    “放心吧妈妈,我知道的”,我当然晓得妈妈所说的。我能得到妈妈的青睐,大部分原因都是源于我的改变和我成绩,连同这一次我能和妈妈春风一度,都是有着学习成绩推波助澜的缘故,我还想着靠着成绩继续磨削妈妈的矜持呢。

    我现在想想,感觉我以前真的好傻,整天就想着和妈妈对着干,一点好处都没有,还经常被妈妈训斥骂得狗血淋头。若是我以前能早点醒悟,提高我的成绩,何至于要经过这么多困难才得到妈妈。不过当然了,如果没有妈妈被下了春药那一次意外,即便我以前成绩再好也顶多是让妈妈对我的态度好些,绝对不会和我做出乱伦的事情。因与果,偶然与必然,真的很难说得清楚,仿佛就像是注定了一般,也正是因为有了妈妈和我意外的发生关系,使得我们母子之间多了一层别样的情结,超出了母子,超出了血缘,方才有了今天的结果。

    早餐过后,我帮妈妈收拾桌子,跟着妈妈走进了厨房,把餐具放到水池以后。便走到妈妈的背后,从妈妈后面环抱着妈妈的细腰。我原以为妈妈会马上挣脱开我的,没想到这次妈妈居然丝毫没有要挣扎的意思,继续低着头在水池里拿起一个盘子用抹布洗涤起来,仿佛不在意我抱着她。

    见妈妈没有阻止,我自然胆子也大了起来,随即把头搭在妈妈的肩膀上,轻轻嗅着妈妈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夹带着丝丝母性的味道,让我陶醉万分。

    “妈妈你身上好香啊”,我调皮笑道。

    妈妈没有受我的影响,也没有说话,继续低着头洗着她的盘子,只是我看不见的前方,妈妈瞳孔里闪过一道赧然。

    享受了一会儿妈妈美妙的体香,与腰肢上的曼妙。旋即妈妈的不作为让我越发地放肆起来,我悄悄攀上妈妈胸前的巨峰,两手一握,便把妈妈高高隆起的部位握在手里揉搓,即便是隔着好几层衣料在里面,但是那股柔软的手感依旧传递了过来。

    在我想更进一步欲要继续探进的时候,妈妈一个转身把我甩开,原来是妈妈已经洗好了餐具,回身把抹布掉回在侧面的墙上。紧接着不等我反应,先一步走出了厨房。留下我一个凌空的双爪子,不知如何是处。

    ————万恶的分界线————

    一处灯光霓幽,气氛较为暗沉的房间,墙壁的挂画与古典的装饰,价值不菲的梨木钟摆,平凡之中内蕴着大气。然而与黯淡的光线相结合,充满着迷离的色彩,让人不自觉勾起内心深处的欲望。忽而红晕,忽而沉凝,把人性的丑恶,原罪暴露出来。

    影像慢慢划过,一张豪华的大床在轻悠悠地耸动,道道诱惑的呻吟响彻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两具赤裸的肉体此刻正在床上交缠在了一起,画面中出现了一个肥头大耳的肥猪,压着一具丰满成熟无比美丽的酮体肆意滚动着。只见肥猪一把抓过那对丰满的乳峰,将他丑恶的大嘴凑近乳尖,贪婪地舔弄着上面晕红的奶头,濑哈子流落了整只大乳。

    而被肥猪玷污的酮体的主人,眼里闪过一丝的厌恶,却又不得不忍受着肥猪的凌辱。

    “嚯嚯嚯噢啊”

    这喘息的声音不是由丰满酮体的主人发出的,而是肥猪。稍后肥猪从酮体上起身,也从那美妙的仙人洞中拔出他牙签般的小蠕虫。

    过了大概两三分钟,被肥猪压着的女人也坐了起来,这时幽暗的灯光落到女人身上,才真正看清楚了这女人的模样。

    一头乌黑的长发,略显丰腴的体态证明着女人的年岁不小了,一双美丽的丹凤眼,平润如月的淡眉微微上扬,光滑靓丽的脸庞,如若胭脂般的绛唇,在风情之中尽显妩媚。丰腴美满的酮体,白皙无暇的肌肤与渗出在表面的汗珠形成视觉上无比的香艳,成熟的风韵更胜于妈妈和温阿姨,这才是至真的熟妇。

    胸前饱满的丰乳高高隆起,仅比妈妈逊色不亚于颖姨妈的硕大巨乳,只是比之妈妈和温阿姨的丰挺,这美熟妇的奶子微微有些下垂,但无疑是更显出了其中岁月的沉淀,相较之下妈妈和温阿姨更像是少妇,与颖姨妈38F的大奶以论,在熟妇的风韵方面颖姨妈都要输给她。

    这还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当女人下床转过身来,微微弯身时,撅起的大屁股,相信什么金·卡戴珊,什么凯拉·奈特莉统统都要羞愧而死。那大肥臀就算是妈妈,温阿姨和颖姨妈三个的屁股加起来,都没有这美妇的挺翘丰满,厚实饱满的腚肉比之金·卡戴珊的还要大,还要美,还要翘。尤其是与腿部接洽,那陷下去的肉缝,还要那深邃的屁股缝,简直是把熟妇两个字表达得淋漓尽致不说其他的,光是这屁股,妈妈温阿姨,颖姨妈都要甘拜下风。抛开妈妈和温阿姨不论,要知道颖姨妈的成熟风情已经是无人能出其左右了,但与之这美熟妇比起来,也得逊色一筹。不光是肥美的大屁股,就连气质上颖姨妈都输给了她。

    她的年纪比之颖姨妈都要大些,四十岁的年纪是熟妇最黄金的时期,只是这美熟妇如何都不能用风韵犹存来形容,因为此美熟妇的风韵从来都没有流失过,大多四十岁的女人该有的额头上的鱼尾纹,却是一点都没有出现在美熟妇身上,仿佛年月只是为了添加她熟韵的风情,这样的美熟妇居然在为一只死肥猪舔弄着那根与牙签无异的鸡巴。

    亦然无论美熟妇如何舔弄,肥猪男人的子孙根都依然萎靡不振,含了十多分钟还是硬不起来。美熟妇的眼中划过一道不屑和鄙夷,只是不知道碍于什么原因,美熟妇没有表露出来,依旧尽心尽力地帮其口交着。

    甚至最后美熟妇用上了她38F的巨乳,两块沉淀淀的乳肉压在肥猪男人的小牙签上,几乎把那根小东西给淹没得看不见了。美熟妇把肥猪男人的鸡巴耐心地夹在中间,本是应该一边夹一边口交的,可惜这牙签实在太短了,在美熟妇的大胸揉夹下根本冒不出头。好在经过了美熟妇多番挑拨,肥猪男人终于勃起了,不过仅仅是硬了一点,勉强能用。

    见此肥猪男人也不废话,当即操持起美熟妇那让人垂涎三尺的丰臀,抓住吊带黑丝的吊袜带的位置,性感的蕾丝黑色丝袜沿着腿根而下,两瓣白雪的臀摆,两根黑色的吊带横架在屁股的侧边上,可能是美熟妇的肥臀过大,吊带拉伸得十分艰辛,似乎随时都要断的可能。

    在黑丝的包裹下,把美熟妇肉感的双腿线条露显了出来,与妈妈稍稍带点肉感不同,美熟妇的大腿完完全全是丰满型的。无独有偶,美熟妇有着如此丰满的屁股,这都是可以预见的,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说的便是如此。上帝会让你得到一样东西的同时也会失去一样最宝贵的事物。

    不过美熟妇的丰满大腿在黑丝的包裹下,一点都没有那种肥胖的感觉,反而有种别样的诱惑,让人忍不住去捏一把的冲动。蕾丝的花纹覆盖了美熟妇的腿根至膝盖,配合上十公分的黑色高跟鞋,简直就是丝袜高跟顶配的诱惑。

    尽管肥猪男人身体力行跟不上,可是并不妨碍他对美熟妇的疯狂,稍微在美熟妇的屄洞口磨蹭了一下,便肏了进去。美熟妇不算太高,顶多一米七一二左右,不过美熟妇穿着高跟鞋显得十分高挑。肥猪男人本想伸手去抓美熟妇的乳房,却是奈何身高不够手不够长,于此肥猪男人示意让美熟妇跪在床上。

    当肥猪男人幻想着美熟妇趴在床上任由他驰聘时,未等美熟妇爬上床,肥猪男人猥琐的脸上浮现一丝难堪。因为在美熟妇移动的过程中,他,居然射了。

    然而美熟妇还不知不察地转身跪在床上,肥猪男人的脸色都快变成猪肝色了。这时美熟妇也觉得奇怪,怎么感觉到不到男人的东西了。虽然这肥猪的鸡巴小得不能再小,但勃起时插进来总有点感觉的,可是就在刚才她发觉她阴道里的东西好像消失了。

    旋即她回过身却看见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停顿在那里,而鸡巴缩成了一团肉虫,见此美熟妇如何不知道是肥猪男人泄阳了,而且还因为射精疲软下来,连拔都不用拔,直接从美熟妇的小屄里缩了出来。

    此时美熟妇眼神中的鄙夷更加地浓郁,为了不使肥猪男人察觉,美熟妇鄙夷的神色很快一闪而逝,恢复回正常的色彩。

    美熟妇蹲在肥猪男人的身前,一口把那根小牙签吞了嘴里,舌头在里面与口水一起搅动,发出滋啪滋啪的声音。“嗯嗯”

    “啊啊”

    肥猪男人按着美熟妇的头,低沉的叫吟。不到一会儿再次缴了枪,这一次这头猥琐的死肥猪彻底起不来了,整根小牙签缩成一团,比蠕虫还要小,几乎缩阳(自行百度百科不解释)。

    事过三巡,美熟妇依偎着一边床尾,徐徐脱下脚上的吊带丝袜,将一旁似乎是早已准备好的未拆封的丝袜盒打开,取出一件新的黑色裤袜,将其套回到脚上。而一边肥猪男人也穿回了自己的衣服。

    “你答应我的事可别忘了”,美熟妇对着肥猪男人妩媚一笑。

    一脸福相的肉脸挤成了一团,肥猪男人表情十分猥琐道:“放心吧,我就算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这个大美人,为什么同样是婆娘,我家那位连你的万分之一都及不上呢?我可是想你的大屁股想了很久啊”

    说着肥猪中年男人一手拍在美熟妇无比丰满的翘臀上,“我简直爱死这个大屁股了,我玩过这么多的女人,从没有一个像你屁股这么大这么圆这么漂亮的,手感真是没得说。不枉我朝思暮想了这么久”

    “真是讨厌啦,大不了以后你想什么时候摸,给你摸就是了”,美熟妇娇嗔一声。亦然眼底却是止不住的厌恶。“不过你答应我的事你可得做到哦

    “呵呵,怎么说我也是孙老的门徒,承蒙孙老当年的知遇恩情,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肥猪男人拍打着胸口向美熟妇打包票道。

    美熟妇暗忖,先前还百般推脱,若不是老娘给你肏,你会这么容易松口?给你肏也就算了,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了,真是个没用的废物,这鸡巴跟条牙签似的,老娘用胡萝卜都比这小牙签强。美熟妇心里阴狠一笑,表面依然装作不动声色,甚至谄媚道:“那可就拜托你咯”。

    “不过嘛”,突兀肥猪男人话机一变,“你也知道,那个女人一直中规中矩,一点把柄都没有落下,如果想整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那个女人的能力不得不说真的很强,她的位置可是有很多人盯着,这么久愣是没有一个人奈何得了她”

    “中间花费的代价可不小啊”

    看见肥猪男人一直盯着她屁股所露出的猥亵笑容,语气似乎意有所指,当下美熟妇如何不知道这死肥猪的意思,于是心中燃升一股怒气,最后还是忍住了。不过眼中的阴霾却是挥之不去。

    旋即美熟妇靠在肥猪男人的身上,吹了一口热气,“付出和收获是成正比的哟,为了表示慰问你的辛劳,我可以”

    美熟妇在男人耳边说了几个字,顿时这中年的肥猪男人满是肥肉的脸上止不住的抖动,瞳孔中一股欲火在流转,恨不得再次把美熟妇压倒在床上。

    可是考虑自己小弟弟的状况,只能无奈息鼓,放弃这个念头。不过他依旧掩饰不住的激动,两眼都快喷出火来了。

    “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当即肥猪男人坚定地放出话来。美熟妇心中冷笑,厌恶地看了肥猪男人一眼,总算是达到了她的目的。

    随后肥猪男人先一步离开了会所包间,而美熟妇则是稍微修整了一下边幅,出来外面时,夜色已经悄悄降临,在夜色的笼罩下,美熟妇朝着另外一个方面坐车而去。很快地就来到了城南郊外的一幢别墅。

    进入到别墅里面,迎接的美熟妇的同样是一位不惑之年的男人,比之肥头大耳的猥琐大肥猪要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膀大腰圆一身白色西装衬衫打扮,倒是衣冠楚楚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位斯文的知识分子。早就打听过其为人的美熟妇心里很清楚,这个男人就是个衣冠禽兽,人面兽心的家伙。表面上道貌岸然的,背地里都不知道做了多少龌蹉事。

    男人一看就来找他的人是美熟妇,顿时有些迟疑,开口道:“你的事我帮不了你,这次可是上面的上面下达的命令,别说是我,就算是再高我三级,这次也不敢触及霉头”

    “这个我知道”,美熟妇眼里闪过一丝晦暗。“这次我来找你并不是为了我的事”

    “我想让你帮我”,美熟妇低声地说了一个人。

    “以当年孙老对我的提拔之恩,我本不该拒绝,只是”,男人打了个官腔。

    “先别拒绝得那么快嘛”,突兀美熟妇向着男人靠了靠,随即用手轻轻一挑,当着男人的面解开了胸前的纽扣,霎时两只让所有男人都要流口水的大白兔从里面弹了出来。把男人的眼睛都看直了。

    美熟妇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穿?!?

    一对罕有的38F的大奶,就这样暴露在男人的眼前,雪白的乳峰两抹黑红的小点,与白皙的白乳相违美的深色乳晕,男人忍不住地吞了吞口水。拥有38F的巨乳的女人他不是没玩过,甚至38G的他都搞过,但是却没有一对像美熟妇的这么有味道。岁月的差距总会在细节之处表现出来,他这些年来玩过的女人数不胜数,少女,少妇,熟女,熟妇,可是要论熟妇的风韵,与眼前的美熟妇简直没得比。

    “怎么样?现在还要拒绝吗?”,美熟妇轻轻一笑,彻底地蹭到男人的身上。

    男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说他也算是纵横花丛多年,自然不会像年轻男孩那样冲动,在权衡再三之后,男人忽然伸出手搭在美熟妇的巨大屁股上,狠狠地捏了一把那丰满的肉团。“这就得看你的表现咯”

    美熟妇心中得意的暗笑,不怕你不答应,就怕你的鸡巴硬不起来。

    美熟妇顺势一推,把男人推到了旁边的墙根,然后蹲了下来,隔着男人的裤子,用手在男人的关键部位上轻轻一捏。显然美熟妇很懂得抓住男人的心理,随即非常熟练地解开了男人西装裤的皮带,一拉而下。

    美熟妇开始针对男人的内裤隆起的地方舔了两下,没有让男人等多久,美熟妇伸出手在男人肥厚的腰围上,把内裤扒到小腿的位置。这时美熟妇的目光落在男人的鸡巴上,一根比之肥猪男人相差不到哪里去的小鸡巴出现在美熟妇面前,看着这一根连勃起都可以跟牙签一较长短的小肉棒,噢不对,勃起都没能勃起,软绵绵的缩成一条肉虫,唯一比肥猪男人好的是,没有缩成一团,枉她这么一个美熟妇即将要帮她口交,阴茎一点反应都没有,好歹动一下都好,好在美熟妇已经见怪不怪了,尽管心里非常鄙夷,但还是一口含住男人的小鸡巴。在男人的呼吟声之中,美熟妇展现出她高超的口交技巧,让男人不禁喊叫连连,很快男人的小鸡巴就在美熟妇的口吹之下勃起了。美熟妇轻轻吐出了男人的鸡巴,看着已经是最尽力状态的男人的肉棒,仅仅比肥猪男人大了那么一点点,美熟妇眼底鄙夷的神色更浓了许多。

    未等美熟妇起身,男人就抓起了美熟妇的大肥臀,张手掀开美熟妇的黑色套裙,浑圆丰硕被黑丝裤袜包裹的性感大屁股顿现在男人的眼前,当下男人一股怒气浮起,用力在美熟妇屁股上一抓,“嘶——”,裹住美熟妇大屁股的裤袜被男人一把撕裂开来,露出美熟妇原本雪白丰满的超级巨臀。

    男人可谓是对美熟妇这个大白腚觊觎已久,旋即彻底投入其中,随后交织出一美妙的交响乐至于男人能在美熟妇的超级肥臀下坚持几分钟几秒钟那就很难说了———万恶的分界线又出现了——

    这一天我与妈妈过得很平静,没有丝毫受到和妈妈走出母子的关系的影响,似乎昨晚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我还是明显感觉到,我和妈妈之间的氛围有着微妙的化学变化,仿似之前顾忌的很多事一下子变得自然了许多。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妈妈今天好像在规避我,可能是我的错觉吧。下午妈妈都在书房里工作,虽然月考过后我放假一天,但不代表妈妈这个校长可以放假,校长这个职位,说清闲也很清闲,说忙也会很忙,像李和清那样的自然很清闲,几乎一个星期出现在校园的次数都不过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这就得看在其位的人想不想做事罢了。

    夜色渐渐已深,锁在房间里偷偷玩了一个晚上的平板,见也有些烦闷,我便走出房间伸了伸懒腰。而这时妈妈正好洗完澡回到客厅,在沙发上做着看电视准备晾干头发睡觉。看着妈妈的背影,想起妈妈昨晚的火辣身躯,不免心头一阵火热,突兀心里打起了小九九,向着妈妈走了过去。

    “妈妈”,来到妈妈跟前的我,脸上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落到妈妈的身旁。

    “嗯”,妈妈淡淡应了一句。

    见妈妈不紧不慢的静守云台,丝毫没有因为我而有所波动。这下子轮到我着急了,我想过很多妈妈抗拒我的应对方法,可是就是没想过妈妈会是这样安之若素,反而使我有力无处发泄。

    我脸色的变幻尽管没有很明显,一旁的妈妈还是注意到,心里偷偷发笑,小样的,就你这小坏蛋的那点道行,想来挑拨你妈妈我,你还嫩了点。

    不过我没有放弃,悄悄把手伸向妈妈,看似很平常地放在妈妈的大腿上,若换作一般的母子并不算什么,可是在我和妈妈的特殊关系,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我相信妈妈会知道我想做什么的。但与我所想相违背的是,妈妈仿似没有觉察一样,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我不禁着急了,说到底我的道行还是不够,其实只要我想深一层就会知道,以妈妈的智慧,我坐得这么靠近,还做出各样的举动,怎么会猜不出来我的意图。之所以不缓不慢地装作很平淡的样子,摆明就是要调侃我,看我什么时候忍不住,好看我的笑话。

    而我却还真的傻赳赳地被妈妈牵着鼻子走,这不,心里一着急也不管什么顾忌,直接伸手去抓妈妈的胸部。由于妈妈洗过澡的缘故,身上穿的是睡衣,虽然妈妈现在的穿着比之以前好了一点点,不像以前那么保守,不过大原则上妈妈还是没什么变化,从以前的棉质睡衣裤换成了现在的蚕丝,款式与电视里中年美妇的差不多,谈不上性感,但总算是有所进步了,而且以妈妈美艳绝伦的身材,不管什么睡衣都难以遮挡得了。

    在如此宽松的睡衣上衣,就算是D罩杯也得黯然沉沦,可是妈妈的依旧坚挺,胸前隆起的两座山峰,格外分明。而我的手此刻正抓住了妈妈其中一边的奶子,隔着柔滑的蚕丝睡衣轻轻地揉搓。

    “怎么?这么快就憋不住啦?”,妈妈没有理会我的无礼举动,任由我抓着她的乳房,反而冲着我谑意一笑。

    看到妈妈的笑容,眼神中止不住的涟漪,我若是还不知道妈妈适前是故意调侃我的话,我就真的是智商捉急了。于是乎我心中一懊恼,更加纵肆地捏着妈妈的丰乳,甚至揉搓的过程中把妈妈睡衣的纽扣给解开了。顿时一抹黑色的罩杯若隐若现,粉嫩白皙的春光乍泄见到此景我哪还忍得住啊,当即两只手都抓了过去,顺势把妈妈的黑色胸罩给拉了下来,露出的两团硕乳,嫣红娇嫩的小粉头如樱桃般诱人,妈妈的乳晕色素不算很深,但和雪白的乳峰比起来,显得非常鲜明动人。

    妈妈也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如此进展,等她反应过来我已经脱掉了她的胸罩。妈妈本能地欲要抗拒,不过稍微迟疑后,竟放下原本要推开我的手,眼睛里流连出一缕别样的异色,有娇羞,有嗔怪,有羞窘,有不知所措。至终还是没有阻止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把妈妈压在沙发一边靠扶上,而我更是连头都埋进了妈妈的乳林之中。享受着妈妈那两团硕大的白肉给我带来的无上感官,浓郁的奶香让我不禁迷醉。

    “妈妈,你的奶子好大噢”,我一边爱抚着妈妈的巨乳,发出所有男同胞的心声。

    只见轻咬红唇的妈妈,听见我的话,羞恼地瞪了我一眼。“大你个死人头,给你摸还这么多话说”。

    我故意用手指戳了戳妈妈饱满的乳峰,霎时在我手指所戳的位置凹陷了一大块,在我一放开,马上又弹了起来。“妈妈,我觉得你好奇怪噢”

    “哪里奇怪?”,妈妈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使得可以更好地靠在沙发上。随即乳房传来的异样感,正了正色问道。

    “就是恋人之间做这种事,说一些羞羞的话,不是很正常吗?妈妈你好像总是很抵制,我觉得爸爸会受到惠英阿姨的诱惑不是没有道理的,妈妈我偷偷告诉你,其实有一次我去景明叔叔家,无意间我有看到过爸爸和惠英阿姨做爱的画面,惠英阿姨在床上的表现那叫一个骚,也难怪爸爸会沦陷”

    闻见我提起爸爸,妈妈不由得有些不爽,“听你这话的意思,也想去找那个骚狐狸精?还来纠缠我干什么,跟你爸爸一样,跟那个贱女人远走高飞好了”,越说妈妈越生气,把我一把推开。

    “妈妈我不是那个意思嘛,我的意思是妈妈你应该放下一些矜持,我也是个男人,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在床上能够风骚一点?哪个男人愿意和一个在床上跟死尸一样的女人做爱,是吧?再说了刘惠英那个女人哪比得过我挚爱的妈妈,无论是样貌亦或者身材,都甩那个荡妇几条街”

    我发现我变聪明了,不对应该说情商变高了,我很清楚若我只是说前面一半,妈妈肯定不会接受,甚至不被妈妈打死我就算偷笑了。不过嘛加上吹捧一下妈妈的话,一切就变得不同了,刘惠英勾引了爸爸,对于妈妈来说算是小三情敌般的存在,这不关感情的事,这是婚姻中的第三者,对于妈妈来说就是一种屈辱,对妈妈她自身魅力的一种蔑视。现我先挑起惠英阿姨在床上比之妈妈要来得吸引,又在样貌和身材领域狠狠地贬黜了刘惠英那个狐狸精一翻,借此把妈妈衬托起来。这一说完我都有些佩服我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