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高辣文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第五十七章
    妈妈香醇的津液与我口水不断搅动着,直到我们吻到彼此都几乎踹不过气来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只见我带着一条唾液黏丝舍不得地离开妈妈的润唇。我不禁伸出舌头把嘴角边的黏丝卷进口里,顺着还舔了两下妈妈可人的小嘴。惹得妈妈娇嗔连连。

    我附在妈妈的耳后,轻轻说道:“妈妈,我又想要了……”霎时间妈妈被我吐出的热气羞红了耳根。“你刚刚不是才射过吗?”,听到我话,妈妈微微一愣道。

    “额,妈妈你看,我这里已经硬到不行了”,我指了指我的下身。

    妈妈顺着我我的视线往下瞅了一眼我那打了鸡血的大肉棒,顿时瞪大了眼睛,声音中带有丝丝颤抖,“你……你怎么没有软……?”这也不能怪妈妈,毕竟爸爸上了年纪,尽管性能力还行,但也只能维持让妈妈泄身就不错了,更何况妈妈在床上还这么保守,任谁做了一次都不想做第二次了。不过爸爸年轻的时候也没多厉害,射过一次就息鼓就是了。所以妈妈才会这么惊讶,见我射过一次,还如此“龙精虎猛”,甚至那硕大的龟头比之适前“肿”得还要大了。

    看着我上面的青筋条条围绕,紫红色的龟头布满了血丝,让妈妈看着都不免心惊。

    我见妈妈久久没有出声,以为她是默认了。于是上下其手,对妈妈展开攻城掠池,我的一对魔掌抚摸着妈妈的每一寸肌肤,我赤裸的身体与妈妈紧紧贴合在了一起。我不再拘束于妈妈的豪乳和大屁股,我对妈妈美丽酮体的其它地方发起了进攻,不得不说妈妈的皮肤实在太好了,嫩滑吹弹可破,手滑在上面几乎感觉不到任何的摩擦。我不禁暗叹妈妈不愧是上天的宠儿,三十五岁一瓶护肤品都没用过,皮肤还能这么好,这不是天生丽质是什么?

    亦然高潮过一次的妈妈,身体变得无比的敏感,我仅是爱抚了一下,妈妈的身子就已是颤抖不已。于是我也不磨蹭,直接直捣黄龙,突兀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手从妈妈的屁股后面突入,让妈妈条件反射般抱紧了我,两腿雪白的美腿狠狠地架在我腰上,霎时微微的痕痒感向我袭来。

    原来是妈妈的阴毛在拨弄我,原是湿哒哒的黑森林,经过刚才的一段时间,大部分干得差不多了。一团毛绒绒的黑逼毛经妈妈适才的动作,附在我的小腹上,搔弄着我的皮肤皮层。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与我直接用手去挑拨阴毛的感觉不一样,忽然间有种另类的触动。

    我轻舔着妈妈的身体,慢慢往下移动着。到这里很多人会问以妈妈曾经这么保守的性格,怎么一下子放得这么开,首先妈妈又不是什么花季少女,好歹妈妈也结了婚十几年,怎么说也是个已婚熟妇。再说了妈妈和爸爸做爱时并不是没有感觉,只是妈妈隐藏和忍耐得特别好,还有就是妈妈对爸爸本身就不怎么感冒,性爱性爱,光是性没有爱也是不行滴。试问对着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怎么兴奋得起来?

    不过嘛,在没有和我发生关系以前,妈妈对爸爸还是有感情的,只不过这感情更像是相濡以沫,很平淡的一种夫妻感情,与真正的男女感情还是有差别的。

    亦然妈妈与我又不是第一次了,尽管第一次妈妈是身陷春药药效发作,可是妈妈的记忆并没有失去,过程妈妈记得一清二楚。而且妈妈和我之间的暧昧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先前有好几次我都擦到妈妈的边界球,只可惜要临门一脚的时候,都被妈妈给堵了回去。

    手放在妈妈的阴阜上,用手背轻轻蹭梳着上面的黑森林,不知为何我对妈妈的阴毛总有种特别的喜爱,连温阿姨的阴毛我都没有这样“宠幸”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喜欢妈妈黑漆漆的逼毛。在没有淫水沾染的情况下,妈妈的阴毛是如此的柔顺,与毛绒。我恨不得把头埋进妈妈的黑毛林里面,只见我一头扑到妈妈的两腿之间,用脸齁到妈妈的耻丘上,死劲地蹭着妈妈的逼毛,嗅着妈妈荷尔蒙的味道。

    “嗯?”

    突然间我停下了动作,因为我刚才把脸扑到妈妈的阴毛从里面,无意间发现了个异状。在妈妈的阴毛团的中间,有一道细小的疤痕,尽管这道疤痕的痕迹已经很淡了,似乎是很久之前留下的了,不过我还是细心地留意到,这道浅浅的疤痕并不是特别长,大概有一两公分左右,横在妈妈阴阜的中间,只因妈妈的阴毛太过浓密,我都没怎么注意,若不是我兴致所起,将脸埋进妈妈阴毛从里面,都难以发现妈妈的阴户上面会有一道这样的痕迹。

    只是妈妈的阴毛里面怎么会有一道这样的疤痕呢?妈妈不像是会刮阴毛的那种女人,而且妈妈的阴毛也不像是修葺过。是什么样的东西能接触到妈妈这么隐私的地方。要知道妈妈的阴部除了妈妈自己和爸爸以外,就只有我能接触到,且直到今天我才真正触碰到妈妈这里,之前无数次我想碰都不给碰呢。

    “咦——”

    旋即我带着疑惑抬起头,“妈妈,你阴毛里面怎么有一道疤痕?”说着的同时我的手指也轻轻摸着那道浅浅的痕迹。只见妈妈一听到我提起她阴毛的疤痕,瞳孔里闪过一丝惶恐,连忙夹紧了双腿,不再让我继续去碰她的阴毛,原本有些娇羞的脸上莫名浮现出一缕不自然的神情。“没什么,很久之前不小心弄到的而已”。

    我发现妈妈说话的语气有些局促,像是在极力隐瞒什么东西。我不禁感到疑惑,只是不小心弄到的,为什么妈妈的反应这么大?

    只是妈妈没有给我回答的机会,一把拉住我的手扑倒在她身上,“小枫,妈妈的阴道还湿湿的,不用再弄湿了,来吧”,说着还将手握住我的鸡巴,引导我来到她的小屄前。

    我讶异地看着妈妈,到底那道疤痕隐藏着什么秘密,竟让先前在床上还很羞赧的妈妈一下子变得这么主动,还当着我的面对我说出她的“阴道”,要知道先前妈妈说这类敏感词汇都是羞于出口的。我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来妈妈并不想我继续去探究她的这个疤痕。

    只是妈妈的神情明显不会告诉我答案,即便我再追问下去也是于事无补,可能还会惹怒妈妈,到时没好果子吃的人还是我。旋即我便把这段小插曲先抛之脑后,专心把注意力投到妈妈身上。

    亦然妈妈的阴户已经很湿了,里面充斥着大量我的精液还有先前妈妈潮吹喷洒的淫水,甚至刚刚被我拓开的洞口都没完全合拢,所以我的鸡巴很自然地再次进到妈妈的肉道。那股湿热软润的感觉再次袭来,妈妈的阴道内壁并没有因为高潮过就息鼓,当我的肉棒一进去,马上就像蠕虫一样贴过来裹住我的阴茎。

    “哦啊——”

    几乎没有什么阻碍地直入到妈妈淫屄的最深处,一下子就顶到了妈妈的子宫颈。刹那无比舒爽的触感从我的龟头末端传了过来,让我不禁仰天咆哮。不知道是出于刚才疤痕的原因,还是因为其它的,妈妈比之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还要来得疯狂。

    妈妈竟懂得扶住我的腰,而不再是光是搂着我的脖子,这样一来在我抽插的时候可以为我节省点力气,甚至能插得更深的里面。不过奈何我的本钱丰厚,直接就已经到底了,再突入就真的插进妈妈的子宫里面去了。但至少让我轻松了许多。

    “哦……噢啊……嗯呜……好……好舒服……啊啊……轻点小枫……嗯喔……”

    妈妈的阴道湿滑无比,我也就不用再有顾忌,“性吧独发”,尽情地在妈妈的小屄里肏弄起来。不到一会儿妈妈就被我干得不断叫喊,平时高高在上的校长妈妈,竟被自己的儿子趴在身上,用大鸡巴肏着她的小骚屄,膨胀的大肉棒在妈妈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淫水一波接着一波。不知道若是爸爸在看到这一幕会是怎么想,估计爸爸怎么也想不到平时做爱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妈妈,被自己的儿子奸淫,竟是淫水飞溅,荡叫连连,甚至还主动配合迎合着儿子的狂风暴雨抽插,一双大白腿晃到不行。

    两只肥大的乳奶被我干的不停上下摇晃,不知道爸爸看到会不会羞愧得想自杀。我再次握住妈妈那一手难以掌握的豪乳白肉,匍匐在妈妈的胸前,舔着凸起的红嫣,然而屁股一丝没有停下,疯狂耸动地撞击着妈妈的下阴。

    “哦哦哦……啊啊啊……小……小枫……你慢慢……慢点啊……啊啊……妈……妈妈妈……快受不住了……噢噢噢……”

    在我的猛烈攻势之下,妈妈很快就达到她的第二次高潮。妈妈放弃了我的腰部,转为抓住床单,我也顺势往下移,抵住妈妈的细腰,低沉地轻喝:“喝喝喝……”

    别误会,我并没有射精,我可是属于越战越勇的类型,随着射精的次数越多,我所能坚持的时间就越长,别说单凭一个妈妈,就算是再来一个温阿姨我都自认没问题。不过妈妈也着实厉害,竟是一次高潮就要了我一次射精,要知道除了第一次和温阿姨做以后,往后的每一次温阿姨都没能在一次高潮要让我射精的,连身经百战的温阿姨都做不到的事情,妈妈却是做到了。

    果然母子才是最大禁忌刺激所在。

    随着妈妈的第二次泄身,一下子像是丢了全部,连紧抓着床单的手也松开了,瘫软在床上下身一颤一颤的。我慢悠悠地从妈妈身上起来,呼吸渐渐平缓下来,但我没有因此放过妈妈。我轻抚着妈妈丰腴的美体,小心翼翼将妈妈翻了过来。

    因为我不敢肯定清醒的妈妈会不会愿意用这样的姿势给我肏,我只好趁着妈妈高潮的余韵未消,悄悄地掰开妈妈丰臀的屁股肉,稍微沉了一下气,再次插进了妈妈的小屄里。

    “喔……”

    此时还没从高潮中恢复过来的妈妈,因我的突兀插入,无意识地呼出一道呻吟。趴在床上的妈妈没意识到她又再次被儿子进犯了,只见妈妈闭着眼睛本能地接受着我的肏弄。

    “哦噢喔……嗯呜……”

    “嗯?嗯嗯嗯……啊啊啊……小……小枫……你怎么又插进来了?……啊啊啊……”

    过了片刻,妈妈总算是回过神来,发现她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翻了过来,而且屁股阴屄又再被侵犯着。“呜呜呜……等等……等一会儿啊……啊啊……让妈妈……缓缓……劲……”

    “额妈妈,刚才我还没射呢……”,我回答道。

    我放慢了动作也让妈妈有了喘息的机会,妈妈转过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呼出一道气息,“我忽然有些后悔了”

    “后悔什么?”。我骑在妈妈身上,慢条斯理地动着,不快不慢。

    妈妈传来一声闷哼,“后悔给了你这小混蛋”。说完妈妈便不再理会我了,默默地承受着我的肏插。

    见此,我俯身贴上了妈妈光滑亮洁的后背,把头搭在妈妈的酥肩上,轻声道:

    “谢谢你,妈妈”

    “嗯……”

    妈妈用很小的声音应允着,似是带着一丝丝赧然的语气。“小枫——”“嗯?”

    “爱妈妈……”

    “好勒”,得到妈妈这一句的鼓励,我仿佛充满了力量,我趴在妈妈的屁股上,狠狠地怼着妈妈的臀缝,一改刚才的不缓不慢的态度。旋即没有丝毫客气地伸手往妈妈前面一抓,尽管妈妈是趴着,但她的巨乳一点都没有受到床单的压迫,反而坚挺地隆起。于此我才知道,原来网上盛传的女人的奶子有时是可以当作安全气囊的,我当时看到这个报导置之一笑,暗忖怎么可能。

    但现在我可谓是真正看到妈妈是胸部是如何撑起妈妈的上半身,而致使妈妈锁骨的位置没法接触床单,想必以妈妈这样的弹性,开车都不需要安全气囊保护了吧,光是这对奶子就已经足够了。

    “喔喔喔……小……小枫……你弄得……妈妈好舒服……”“别……别这么……这么快……”

    此刻我可谓是“干”劲满满,我突然没来由地“啊”的一声,“妈妈你的阴道……”

    我惊恐地发现妈妈的阴道再一次收缩,这已经是第二次收缩了吧,这怎么可能?妈妈的小屄肉壁忽然一阵痉挛,把我的鸡巴像是裹着一团绳子一样,起先还挺松,一下束紧,让我全身为之一颤,连毛孔都竖了起来。

    我心里止不住惊恐,妈妈这阴道究竟是什么构造的,一会松一会紧,松的时候里面的肉芽全然散开了一般,一紧顿时满满肉壁把我的肉棒整个夹住。与我的龟身表面各种摩擦,这种感觉比之温阿姨的美屄还要刺激。我暗想妈妈这不会也是什么“名器”吧?

    这次之后一定要向徐胖子好好请教一下才行,虽然我只经历过妈妈和温阿姨两个女人,但是我曾经也在网上查过肏屄是什么感觉,可为什么妈妈和温阿姨给予我的感受都与网上形容不大一样。

    这妈妈像会呼吸一样的阴道,我终于才知道为什么爸爸可以在刘惠英那个女人那里坚持那么久,还把那个女人肏得淫汁流流,却没能让妈妈起到太大的涟漪。

    就妈妈这一紧一慢的淫屄,我能忍住不射都是我的天赋异禀了,其他男人怕是连插都不敢再插下去了,精尽人亡是唯一的结果。

    不过我又发现了一件事,既然妈妈的小屄还有这种操作,为什么先前我射在妈妈体内第一炮的时候,妈妈的阴道并没有这样神奇,直到现在了才出现,是为什么呢?

    这个答案恐怕我得继续深入探索才会知道了,只是此时的我可没有那个心思再去想其他事了,我停留在妈妈的鸡巴,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对着妈妈冲锋。

    原本我还想享受久一点的,可是我根本忍不住了。我猛烈地抽插也让妈妈迎来终点,妈妈屁股的臀肉在我的剧烈动作下,白花花的腚肉如同泛起波澜的涟漪,滚滚震动着。

    “哦哦哦……诶诶诶……再……再用力点……哦……妈妈快……快不行了……我要……”

    “啊……”“哦喔喔……”

    到最后我抱紧着妈妈,把妈妈整个人搂拥在我的怀里,“啊——”“妈妈,我爱你……”

    说完的同时我犹如泄气的皮球,浑身打了个冷颤,趴在妈妈的身上一动也不动的。只有我和妈妈知道,我和妈妈相连的下体,我正在向妈妈的子宫深处输送着生命的精华。

    同时也是我爱妈妈的证明,我把我对妈妈的爱,所有想对妈妈倾诉的绵绵眷恋,经由我的输精管,统统倾注给妈妈。

    “小枫……妈妈也爱你……”

    这是我失去知觉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淡白的光线与明媚的阳光一同照进来,冲散了房间稍微蒸闷的淫靡气息,连带地把房间里浓郁的荷尔蒙也冲淡了许多,一切显得那么的安静祥和。

    一张单人床上,两具白花花赤裸的肉体紧紧纠缠在一起,一个看上去非常年轻,稚嫩的脸庞显得顶多只有十六七岁,另一个则是一位气质冷艳的丰腴美妇,即便是睡着了,眉宇之间一股上位者咄咄逼人的气势无形而出。不过此刻的美妇,相比之平时,多了几分平和,少了几分严谨。

    如此淫糜的场景,谁能想象得到这其中竟会是一对母子,拥有血缘关系的母子。

    “嗯……”

    先醒过来的是妈妈,只见刚睁开眼睛的妈妈,便受到窗户传来的刺眼光线,使得眼睛一阵刺痛。随之而来的是身体的一股疲软的感觉,她才回想起昨晚的疯狂,霎时间下身传来了一阵不适,似乎有什么东西塞在里面。

    半响妈妈从朦胧中彻底清醒过来,感受着体内被填的满满的感觉,她如何不清楚插在她体内的东西是什么……当即啐了一口。

    “小坏蛋”

    眼神里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妈妈并没有第一时间抽身让我的肉棒离开她的体内,而是静静地任由我抱着,享受着我怀抱的温度,与宽厚的胸膛。不由得生出一丝怀恋,有种永远不想离开这温暖的境地。

    终于都走到这一步了……不过她既然做出了决定,就不会后悔。以后的路会怎么样,没有人能知道,至少她现在很幸福。

    妈妈悠悠地将我的搂着她手从她身上挪走,正欲要抽身出来,却是突兀后面传来了异动,把她吓得不敢动弹。虽然妈妈与我已经有了更进一层的关系,可是妈妈的心里还是没能这么快接受,而且我的鸡巴还插在妈妈的身体里,这对妈妈来说,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

    我喉结呻出一道低吟,艰难地张开惺忪睡眼,自说自话道:“天亮了吗?”刚想动弹却发现自己好像抱着一团丰腴的香软,而且随着身体机能的苏醒,神经感观也正常运作了起来,顿时感觉我的子孙根被什么包裹住,好舒服好暖和。

    “妈……妈妈!?!”

    我看清楚怀里的美人儿,正是我魂牵梦萦做梦都想梦到的妈妈,我也终于反应过来,内心狂喜:“昨晚……并不是……在做梦……?”昨晚的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幸福来得太快,我都懵懵然的。我都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生怕下一秒就会消失,只是镜花水月一场。亦然妈妈美体曼妙的手感,这绝美的冷艳,完美无瑕诱惑到极致的身材,还有我鸡巴被紧紧包围的热度,都在告诉我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真的和妈妈做爱了。

    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若不是怕吵醒妈妈,我都要兴奋得从床上蹦起来了。

    尽然没有很大的动作,可是我那狂乱的心跳声,似是小恐龙乱撞。使得背对着我的妈妈,美丽的眼睛翘起一道弧度,淡淡的莞尔。

    “真是个小笨蛋……”,听见我的自喃自语,若不是为了装睡妈妈还真想回过头看看我怀疑人生的样子。此刻的妈妈,有点像陷入热恋中的小女孩,些许娇羞,些许嗔态,又弥漫着幸福。

    片刻过后,我总算是接受了事实。手在妈妈光滑的肌肤上轻轻滑过,“这一切真的仿似梦幻一般,没想到我真的和妈妈做爱了”。

    “曾经无数次梦见过这样的光景,没想到这一天居然真的来临了,我都没准备好呢”,我以为妈妈睡着了,思忆起过去的一幕幕时光。突兀嘴角露出一道坏笑,“不过不得不说,妈妈的身材比我梦里的还要好诶,尽然之前看过妈妈的上半身赤裸,但是妈妈的下面也是这么好看的”。

    我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压得很小,若是妈妈真睡着了倒是听不见,问题是妈妈早就醒了,这么近的距离想听不见都难。听到我自言自语地议论她的身材,当即羞窘得不知该如何是好,还好是背着我,不然她都没脸见人了。

    亦然不知道是我的言语刺激到了妈妈,还是我的手在妈妈身上游走无意间触碰到了妈妈的敏感的地方,骤然妈妈整个身子颤抖了一下,连带条件反射地丰满的大肥臀也突然向上翘了一下。

    于是我也发现了妈妈的异常,不发现不行啊,要知道我的鸡巴还插在妈妈的屁股里呢,这么大的动作我要是没发现我就真成傻子了。越来越可疑,我不由得灵光一闪,故作笑谑道:“别装了妈妈,我知道你醒了”。

    说着我的手偷偷地伸到妈妈的前面,忽然被一只白皙稚嫩的小手给抓了个现行,“你这小坏蛋又想做什么?”

    妈妈冷声道。只是妈妈这冷冷的语气与之平常的,更像是故意表现出来的,想掩盖掉她的困窘。

    “嘿嘿,我只是想看看妈妈你醒了没有”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装睡?”,妈妈依旧没有转过身,她有点怕面对我的目光,虽然她已经和我该做的都做了,可是我怎么说也是她的儿子,作为一个母亲,和自己的儿子做爱这种事。固然妈妈脸皮再厚也难以自勉,更何况妈妈的脸皮是出了名的薄的。

    “本来我是不知道的,现在我知道了”

    “哼”,妈妈冷然地哼了一声。没想到她纵横教育官场这么多年,居然会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小毛孩给试了出来,尽然有着她露出马脚在先,但她还是很不爽。

    于是便不再纵容我了。“你可以把你那根坏东西拔出来了没有?”此时的妈妈仿佛又回到了平常那个冷酷萧肃庄严无比的妈妈。

    “额”,妈妈的威严我还是不敢违抗的,虽然很不舍,但我也只能照从妈妈的吩咐,将鸡巴抽出来,过程我拔得很慢,于我心中能多待一秒是一秒妈妈的屄。

    经历了一夜,妈妈阴道里面的水竟没有干,不知道是我肉棒插在里面的缘故,亦或者是妈妈自身的原因。旋即我的鸡巴抽离了妈妈的淫屄,傲然挺立在空气中,上面泛着一层浓郁的水迹,湿润了我整根阳物。

    我不由得惊愕,不愧是单凭淫水就沾湿了我大半床单的妈妈,即便过了一夜,小屄里还存着这么多水。

    少了我阴茎的牵绊,妈妈终于能起身了。妈妈在床上坐了起来,瞥了一眼我那根雄壮赳赳的大东西,眼里划过几道弧度,却看不出来妈妈的真正想法。

    不过随着妈妈的起身,她那没了胸罩束缚的巨乳,因为妈妈的动作与地心引力的吸引,不由得晃动了两下。看到这一幕的我当即小腹一股无名火起,早上本就容易让男人起性欲,更别说旁边有着妈妈这么一个风韵尤物。即便妈妈没有主动诱惑我,可是妈妈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她曼妙的曲线,妈妈的动作都是很平常的起床动作,可是放在赤裸的妈妈身上,简直就是莫大的诱惑,没办法耐不住妈妈的绝好身材啊。

    谁叫妈妈天生一对豪硕的大奶子,与肥美的大屁股,而且腰还这么细。

    当即我便凑近妈妈,刚想对妈妈上下其手时,就被妈妈给打住了。“你做什么?”

    “额……妈妈,我想要……”

    “要你个大头鬼啊,昨晚做得还不够么?”。妈妈似是变回了平常的妈妈,丝毫不给我留情面道。

    “我告诉你,除非妈妈主动给你,若是你敢胡来,妈妈以后都不理你了”“啊——”,我瞪大了眼睛,撅撅嘴。心中无比悲愤又无可奈何,原本以为和妈妈上了床做了爱,妈妈就会顺从我的,看来事情非我想象得那么美好。在征服妈妈的道路上,我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呢。

    前方很漫长,任重而道远啊。

    我不是没想过强上,想必就算强上妈妈应该也不会说我什么,毕竟我们都已经迈出过这一步了。但问题是我没这个胆子,让我违背妈妈的威严?算了吧,我宁愿洗洗睡。好吧,我就是这么不争气,都跟妈妈做过了,还这么畏手畏脚的。

    说实在的我也很无奈,人家其他男人是怕老婆,而我是怕老妈,不过嘛我的妈妈和老婆没啥不一样了,嘿嘿。

    其实在我怅然的时候,背对着我悄悄穿上内裤和睡裙的妈妈,神情像是卸下了重负一般。俨然妈妈刚才的冷酷是装出来的,终究是母子做出这样羞耻的事,昨晚情动时还好,可是清醒时赤裸相对,于妈妈而言有点强人所求。便即妈妈唯有装作个威严的样子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化解掉和我之间那份面对面的困窘。

    重新穿上睡裙的妈妈,尽管有些地方因为我昨天的拉扯已经遮掩不住泄露的春光,但幸好大部分还是挡住了。而且妈妈的睡裙不是透明的那种,除了妈妈里面没有穿胸罩,凸显的两点以外,基本没什么露点的地方。不过妈妈手里拽着黑色蕾丝内裤,也就证明妈妈睡裙的下面是什么也没穿,完全是真空的。

    妈妈转过身来,看见我垂头丧气的样子,于心有些不忍,便走到我跟前,轻轻一弹我的额头。

    我抬起头不明所以地望着妈妈,不明白妈妈这是什么意思?

    只见妈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你这小坏蛋,满脑子就知道想这种事,就不知道想点好的”

    “妈妈又没有说不给你,不过你……”

    “真的吗?妈妈你还会给我肏?”,妈妈没讲完我只听了前半句,顿时两眼焕发光彩,看着妈妈的眼神充满了期待。

    “肏……肏你个大头鬼,乱说什么呢”,我露骨的字眼让妈妈脸颊一红,羞极地敲了我一记额头,两眼一瞪我,“好的不学,尽学些没用的东西”“听我把话说完——”,说着完全不理会捂着额头痛得几乎飙泪的我,妈妈正了正色继续道:“妈妈不是不给你,既然妈妈决定跟你踏出这一步了,就不会后悔。不过凡事都有个度,你还年轻不懂,这种事做多了不好的,你知道吗?尤其是你现在正值发育时期,长身体的时候”

    “再者你这臭小子,简直坏死了,昨晚……不要命一样,弄得那么大力,害得我……下面现在还隐隐作痛。我都没找你算账呢”说完妈妈又再愤恨地瞅了我一眼,面对妈妈的目光我只好悻悻然地赔笑,不敢多说什么。不过这样的结果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好的了,虽然没能这么快让妈妈转变过来,但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嘛。至少我能感觉到妈妈对我态度的变化。

    “好了,快点把衣服穿上,光溜溜的像什么样子”“有什么关系嘛,反正妈妈你都用过了,嘿嘿”,见妈妈跟我坦诚布公了,瞬间我那作死的个性又忍不住发作了,坏坏一笑道。

    果然,不作死就不会死,额头上又挨了一记妈妈的追魂夺命暴扣。“你还说!!

    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是吧,是不是很久没教训你,翅膀长硬了?”“哪里是很久,明明是三天两头”,我小声的地嘀咕。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马上就怂了,“我这就穿衣服”,说完顿时在地上找起我的睡衣来,还有我不知道被妈妈扔到哪里的内裤。

    见我正满房间地找着散落的睡衣睡裤,裆下那根大棍子吊儿郎当的,妈妈小脸一红,暗啐了一口。“小坏蛋……”

    看着妈妈走出房间的背影,空留下一缕清幽。我很清楚,从这一秒开始,我和妈妈的命运将不再分彼此,未来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幸(性)福生活开始了。

    难过的是这幸(性)福还有得好分说的呢,想到这我就有些欲哭无泪。不过与妈妈香艳酮体相比,这都不算什么,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呢。

    只是妈妈阴阜上被阴毛所笼罩的那道浅浅疤痕,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让妈妈露出那样的反应?……一切的一切仿佛笼罩着一层浓浓的迷雾,拨不开明月,见不到日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