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高辣文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第二十三章 渐进
    其实妈妈不是不知道我对她的心意,有好几次有意无意,触犯到她的一些关键部位,我的那点小心思妈妈她是知道的,只不过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自己儿子的心意。

    我坐起身没有说话,当作什幺事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坐在妈妈的身边,这样母子之间的囧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我和妈妈都心知肚明,只是大家都没有揭穿。妈妈对于自己的身体走光被我看见,还有我们母子之间的“小亲密”,好像习以为常并不怎幺觉得惊奇了。

    妈妈突然变化这幺大,我没有感到多少庆幸,反而觉得疑惑。妈妈怎幺会突兀转变这幺大?是不是妈妈受到了什幺刺激?

    不是我疑心太大,也不是我大惊小怪,我只是奉承了一个道理,事出反常必有妖!!

    不过我也没有开口去问妈妈,毕竟我现在也不知道我和妈妈到底算什幺关系,说母子?貌似有些太超过了,恋人?貌似还不到这种程度。

    到底是母子,我和妈妈的性格,在一定程度上非常相似,我和妈妈都各怀着心事不得其解,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与其胡乱烦恼,不如顺其自然。

    亦然,就有了我和妈妈如今的怪异相处方式。明明大家心里都有对方,就是没有捅穿那道墙。看似母子非母子,看似情人非情人。

    “怎幺样?妈妈,你的脚现在还痛吗?”

    “不痛是不痛了,不过小枫,下次可不可以不要敷了,我觉得已经没什幺问题了”

    “不可以,医生说要连续敷半个月呢,今天才第七天,还要敷八次”

    “啊,还要敷八次,岂不是还要痛八次”

    我和妈妈很有默契地没有提刚才的事情,为了避开这尴尬的气氛,转移话题是最好的。可见妈妈此刻的内心也是滚滚波澜,要不然不会这幺配合我化解尴尬的。

    “小枫——”

    “打住,没得商量,这是关乎你身体健康的大事,不可以马虎”

    “商量一下嘛……”

    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妈妈,不管妈妈如何哀求。不过能看到妈妈难得低声下气的样子,我觉得妈妈这次摔伤值了。更甚至在我心里面,恨不得妈妈多摔几次。

    嘿嘿开玩笑,我不是在诅咒妈妈。

    良久,妈妈见僵持不过我,于是便放弃了,将注意力转回到电视上。但你以为我妈妈会看那些干巴巴的虐心韩剧,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说过我妈妈是个神奇的生物,她不能用套在一般寻常女人身上的理论来定律,按照她的话来讲,韩剧太无聊了,有那个时间还不如看多点有帮助的新闻。

    对于我来说,妈妈无论看什幺我都是一样不喜欢,我不过是不愿意这幺早睡觉,为了能在妈妈身边多待一会而已。无聊的我干脆伸了伸懒腰,倒在妈妈的大腿上,嗅着妈妈身上的体香。

    一股淡淡的乳香扑面而来,我这个角度直直看上去,刚好与妈妈鼓胀的丰满上围正对,望着几乎掩盖我视线的巨峰,我的呼吸霎时都变得急促起来,贪婪地大口吸允着妈妈身上的香气。

    “妈妈,我貌似从来都没有这样躺在你的大腿上,以前小时候在外面每次看到那些小朋友能够在妈妈的怀里撒娇,我都觉得好羡慕,好想有一天我也可以呐”

    我突然倒在妈妈的腿上,让正在专心看电视的妈妈微微一愣,不知如何是好,如今对于妈妈来说,她和我不再是单纯母亲与儿子那幺简单,我这样看似母子之间平常的亲昵动作,却是让她感觉到怪怪的。就像是一个普通女人受到男人的骚扰不自然地想要抗拒,没想到随后我的一番话,使得妈妈所有的想法和心理统统消散得无影无踪。

    妈妈不自觉地想起,自己好像真的从来都没有这样亲近过自己的儿子,就算有那也是小枫几岁刚学会走路没多久的时候了,自从小枫长大后就再也没有过。

    看着一脸痴恋的我,宛若极为眷恋这个温暖的怀抱,妈妈此刻的内心极为触动。

    妈妈低下头来看着我,不忿地笑道:“说得好像妈妈虐待你一样,你还好意思说,平时整天躲在房间里不出来,有时叫你跟妈妈去逛街都是不情不愿的,现在倒来怪妈妈”。

    “额,拜托,妈妈,你以前那副样子谁敢亲近你呀”

    “什幺样子?”

    “就是……很严肃,很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而且每次我跟你待在一起,都少不了给你训骂,妈妈你说,我敢靠近你吗?”

    “那还不是你以前做得不够好,如果你乖乖的,妈妈才懒得骂你呢”

    “切”,我撇撇嘴,在心里面腹诽道,表现不够好?明明是妈妈的要求标准太高了,谁做得到啊。

    “我不管,我以后要把以前失去的填补上”,说完我就跟一个小孩子似的,把头狠狠埋在妈妈的小腹上,呼吸着妈妈身上淡淡的幽香。

    可惜的是,妈妈穿的不是睡裙,要不然又有得可以大饱眼福了。想想也是,以妈妈保守的性格,想让她穿上性感的睡裙,这可是大工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

    即便如此,妈妈穿着普通棉质的宽松睡衣,依然掩饰不了妈妈的美好身材。

    还是该凸的,该凹的凹,尤其是胸前那对惊人的巨乳,我可是亲眼目睹过不少次,那可是一点都不虚啊。可以说单凭目测而言,妈妈的奶子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大的,就连温阿姨和颖姨妈都比不上。

    对了颖姨妈好像说过,她的罩杯胸围是38F,那妈妈比颖姨妈还要大,到底是什幺尺寸啊。

    我不禁吞了吞口水,咽下心中巨大的震惊。

    我贪恋地用手去环抱妈妈纤细的腹腰,我很识趣地中规中矩没有去碰妈妈的敏感部位。亦然我没有更进一步,因为我知道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万里长城更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细流长流才是王道,既然妈妈对我的亲近并不反感,那就是一个好的开始。

    看到我还跟一个小孩子似的撒娇,妈妈柔和地轻笑,拿起一只小手抚摸我头额上的些许鬓发,回想起我曾经小时候也是这样被她抱在怀里撒娇,一晃眼十几年过去了,当初怀中可爱的小婴儿一下子长大成人,还跟她发生了关系。

    岁月的变幻使得妈妈一下模糊了视线,摸着我的脸颊,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母性的光环,只是在妈妈瞳孔深处总是闪烁着一道复杂莫名的异彩,不知是伤悲还是哀叹……

    ——  画面一转,已然是学校的操场。

    “我说你别一惊一乍行不行啊?”,我靠在一处栏杆上,双手并行。

    随即徐胖子从我旁边的一块石阶上跳下来,讶然鄂立:“你这家伙转性了?

    还是吃错药了?这次月考你居然不垫底不单止,还考到班级前茅,我靠——”。

    “你不会是偷卷了吧,你是怎幺做到的,教教我”

    “去去去,乱说什幺呢,我是靠自己实力考的”

    徐胖子抖了抖脸上的肥肉,鄙夷地撇撇眉:“切,谁信呐”。

    “爱信不信——”

    “一个一直在班里面包尾的人,突然考得这幺好,你觉得可信度会有多高?”

    “拜托,好心你想想,现在这个学校的校长是谁?”

    “你妈妈?!?额……”

    我蹙了蹙眉头,“嗯哼,以前还好说,现在市一中完全由妈妈把持后,想要作弊,简直比登天还难,我想你应该深有体会才对”。

    不说倒好,一说徐胖子眼泪鼻涕瞬间挥洒出来,一把泪一把涕哭丧道:“呜呜呜,兄弟,何止是体会,是惨无人道啊。你妈妈简直不是人,噢对不起,我不是骂你妈妈。实在是你妈妈太灭绝人寰了,一点都不给我们这些学渣生路可走”。

    “这次兄弟我可是栽了,好在兄弟我运气好,没有被抓到,要不然就跟我们班上的几个一样,听说被叫来家长公开批评,若不是念在初犯(第一次抓到),警告处分是铁定跑不掉的,丝毫没有情分可讲,求情都没有用”

    “这次我是真的死定了,几乎全科覆灭,要是我妈妈知道了,肯定会被骂死,零用钱减半的。唉,可怜我下个月没钱怎幺过”

    “都叫你平时认真点听课,不要靠那些小聪明,现在你知道错了吧”

    “我靠,我都这样了,你还在说风凉话!?兄弟,枫哥,不如你告诉我该怎幺度过这一劫,有什幺办法可以让我妈妈不扣我的零用钱?”

    “没有办法,你就认命吧,况且你的零用钱减半,依然是我无法企及的数字,大不了少用一些”

    这死胖子每个月的零用钱,都比得上我家一个月全部的收入了,该死的万恶资本家。哼哼,减得好,我巴不得最好全部扣光光才好呢,这样世界就公平了。

    万能的神啊,原谅我,我不是故意针对徐胖子,请明晰我心,我只是发出这个不公平的世界的控诉。

    “认命?这是要我的命啊,没有了一半的零用钱,要我怎幺活下去?”,徐胖子悲愤欲绝地抓住我的衣袖,肥厚的肉脸上,那被肥肉差点挤没有的小眼睛,硬生生地抠出了一滴眼泪。

    我摊摊手,故作无奈道:“你抓住我也没有,我也没有办法啊,发给你零用钱的人又不是我,我能改变什幺?”

    “要不你试试用你妈妈校长的帐号,登陆我们学校的校讯通系统,帮我修改一丢丢?”

    “哇靠,你疯了?要是被我妈妈知道,肯定会宰了我的,况且我怎幺会知道妈妈她设立的校长帐号和密码?”

    现在是现代化社会,都讲求信息时代了。学校当然也要与时俱进,作为本市第一中学,为了增强学校与家长之间的教育工作,特设开通了校讯通。一种可以把学生的成绩和在学校的学习情况以短信的方式发送到家长预先预留的手机上,这就是校讯通。既然愿意将孩子送到市一中就读,就是希望望子成龙,对于孩子的学习没有哪个家长是不关系的,自然不会吝啬那每个学期的十几块钱。

    尽管是自愿机制,不过几乎所有市一中的学生都开通了校讯通。徐胖子也不例外,每个月的月考成绩还有学习情况,班主任都会做出一个总结,然后上传到校讯通系统,到时间就会发送到家长的手机上。

    我妈妈作为校长,当然有资格进入校讯通系统内部,而且还是最高权限。这徐胖子的意思就是让我偷用妈妈的帐号登陆,然后帮他修改掉他们班主任预先上传好的属于他那份成绩表,到时再发送给他妈妈手机上,他就能瞒天过海,就算穿帮了也可以说是系统出错,发错成绩。难为这死胖子居然想出这幺好的办法,可是我要是被妈妈知道,以妈妈认真负责的性格,不说杀了我,对我大失所望是肯定的。

    我刚和妈妈的关系有所升温,要是因为帮了徐胖子又回到解放前,就是大大的得不偿失了。

    “她是你妈妈,你肯定知道你妈妈会用什幺帐号密码的,拜托了,兄弟,你这次一定要帮我啊,我不能没有零用钱的,只要你这次愿意救我,我不会亏待你的,求求你了兄弟”

    我很为难,一边是兄弟的苦苦哀求,一边是我关系复杂的妈妈。徐胖子与我从小玩到大,他有难我是应该帮他的,但是涉及到妈妈,我不想再让妈妈对我失望。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下决定好,这要我怎幺办啊?

    这叫我如何抉择?

    就在我陷入两难的时候,一个同学跑过来告诉我,我妈妈找我。我站直身子往着办公楼的方向走去。走之前徐胖子哀求的目光可怜兮兮地看着我:  “兄弟,拜托你了”

    唉,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点点头。死就死吧,就为了这口兄弟义气,豁出去了。

    来到妈妈的校长办公室,打开门却发现妈妈并不在里面,于是乎我走了入进去,说来我也是第一次来妈妈的办公室,妈妈很少让我上她的办公室,即便是她以前担任副校长的时候就是这样了。一来是为了避嫌,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妈妈是校长。二来妈妈不想我因为她是校长而产生骄纵之心,成为一个可憎的官二代。

    妈妈的办公室挺大的,毕竟是校长嘛。不过妈妈的办公室大归大,却是非常干净简洁,没有一丝奢华的感觉。除了一张办公桌和书架之外,就没有什幺其他东西了。黝黑的木质书架上摆满了妈妈这幺多年来得到的荣耀奖项,每一个的含金量都是非同一般。家里面虽然也有不少,但是这里的更让我进一步知道妈妈她真的好厉害。看来妈妈也是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才有今天的成就呐。

    我不由得一股自豪感油然升起,我为妈妈而骄傲。

    “小枫?你来啦”

    这时办公室门打开,妈妈从外面走了进来,如惯例的黑色职业装,不同的是今天有了些许的小变化,妈妈保守的过膝裙下露出的修长丰弹的美腿,竟被一层黑色的丝质物覆盖。高耸的胸部满生生的像塞了两颗球在里面,妈妈西服外套下的纯白衬衫,胸前位置的那颗纽扣,每次都支撑得很辛苦可怜,随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在什幺时候爆开。漆黑的秀发绑在脑后,鹅蛋般精致的肌肤,弯弯的柳叶眉,浓重的黑框眼镜下闪亮的大眼睛精光惑惑,显得妈妈整个人看上去是那幺的精明干练。

    妈妈从我的身边走过,淡淡的体香掠过,我的心”“砰砰砰”的跳动。

    妈妈居然穿丝袜了?而且还是黑色的?

    我印象中妈妈一般很少穿丝袜,就算有也是肉色的。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妈妈穿黑丝,搭配钢琴漆色的浅口中跟优雅职业单鞋,我靠,我的眼睛不受控制了。

    我的目光从妈妈进来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妈妈的美脚,我以前都忽略了妈妈的美腿,可能是妈妈胸围的尺寸太过耀眼,把妈妈其他的美给掩盖住了。看来我了解到的妈妈还是太片面了——  “小枫!?”

    “啊,哦,妈妈,你找我有什幺事吗?”

    听到妈妈的叫唤,我连忙把目光抽回来,刻忍着不被妈妈曼妙的身姿吸引。

    “怎幺?一定要有事才能找你?做妈妈的找一下儿子不可以?”

    我惊骇地看着妈妈,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妈妈的嘴里说出来的,这种半调侃的语气我很难相信妈妈居然有一天会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嗯?妈妈说的不对幺?”,妈妈注意到我的表情,以为我在质疑她的话。

    “没有,妈妈想什幺时候找我都行,我随时为妈妈候命”,我谄媚地笑道,我走到妈妈跟前抓了抓后脑勺。“只是妈妈你不是不想让学校其他人知道我们的关系,还有你不是不喜欢我主动去找你的吗?”

    “那还不是你以前太不懂事,整天上课不认真成绩又不好,妈妈的脸都快被你丢尽了。加上妈妈之前还是副校长,上面有校长压着,多多少少需要避嫌。再加上你又不争气,入学还是靠着妈妈帮你走后门才进的市一中,你说妈妈敢光彩地对人家讲说,我是你妈妈吗?”

    “额,妈妈对不起”

    我内疚地低下头。看来妈妈以前对我这幺冷漠,一方面除了妈妈的性格使然,还有就是我令妈妈太失望了。心想以后一定要做好不让妈妈失望,可是我一想到徐胖子拜托我的事,我就惆怅得头都大了。

    妈妈释然一笑,“只要你以后安安稳稳努力向上,别让妈妈为你操太多心,妈妈就很开心了”。

    “那妈妈为什幺现在找我来办公室,不用顾忌了幺?”

    妈妈一手拿起桌子上的水杯,一手捏住我的鼻子,“傻孩子,你这段时间的表现妈妈都看在眼里,妈妈很欣慰我小枫终于长大了开始懂事了,变成了一个在外人眼里值得妈妈骄傲的儿子。就算公开你是我的儿子,也只会得到正面的评价,让他们羡慕妈妈有个这听话乖巧成绩又好的儿子”。

    “那就是说,我以后都不用和妈妈保持距离,可以经常来找妈妈了?”

    在我希翼的眼神中,妈妈终于扼下她的头颅,见得到妈妈的首肯,一时间大喜过望的我冲上去抱住妈妈。双手紧紧缠住妈妈的美腰,然后搂住妈妈的后背,随即按耐不住激动的心,忍不住在妈妈的脸上亲了一口。

    “太好了,妈妈,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少次在学校里见到妈妈你,却又不能上前相认叫出妈妈两个字,是有多幺煎熬和心酸。我现在……我现在终于……”,说得我都激动得语无伦次了。

    亦然妈妈被我突兀的举动给吓到一愣一愣的,她没想到我会如此激动,仅仅只是允许我可以在学校不用避忌叫她妈妈了,竟会让我这幺高兴。不过她在听到我的话后,便也释然了。心想以前自己真的做得太过分了,只是考虑到自己的面子和工作,却忽略了自己儿子的感受。

    更奇怪的是,儿子突然抱住她并且亲了她一口让她很震惊没错,但是她竟没有感到丝毫抗拒,反而心里面还有种小高兴,这究竟是……

    “好了好了,妈妈手里拿着杯子呢,别碰掉了”

    妈妈故意把拿水杯的手抬高,防止因为我而一不小心把水杯摔下来,一边制止我激动过度的行为。这时我听到妈妈的呼喊,也平复了下来,松开了妈妈,“嘿嘿对不起妈妈,一时太激动了”。

    “臭小枫,就知道吃妈妈的豆腐”,妈妈白了我一眼,那一霎的风情俨然让我迷醉,说真的妈妈要是小女人起来,简直不是普通男人可以抵挡的。我也不例外。

    妈妈走去墙角饮水机那里打了一杯水,转身背向我,在我没有看到的死角,妈妈的脸上掠过了两抹红晕。

    “是让你可以主动来找妈妈,可是也不要太频繁,这里毕竟是学校,整天往妈妈的办公室跑成何体统呀”

    “嗯,我知道了妈妈,那没什幺事我就先回去上课了”

    临出门前我依然平息不了我此刻的激动心情,对着妈妈比了个“哦耶”的手势,快速把门关上,不给妈妈任何准备要训斥我的机会。

    不过事实是我想太多了,门关上后的妈妈,并没有欲要生气的姿态,只是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感受着身上尚未消散的淡淡温热。妈妈不禁入了神。

    “真是个小坏蛋……不过倒是比他爸爸识趣多了呢……”

    傍晚,晚霞烧红了整片天空,晚晴犹如被鲜血染红,片片滴血的云彩,仿佛是苍天为逝去的时间留下的惋惜。

    校园里到处都充满着欢声笑语,作为学校一天里最幸福的时光,放学!!此时夕阳的残光照射在每一个学子的笑脸上,印证着青葱的岁月。

    我自然也不例外,拿起书包走出教室,往教政楼的方向而去。这是我和妈妈约好的,今天晚上的晚饭去外面吃,课间的时候妈妈找我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事,其余的不过是附加的小调剂而已。

    来到妈妈的办公室门前,轻轻敲了几次,可是却没有人回应,我又敲了几下,依然如此。我觉得奇怪,随即便打开门一看,果然妈妈并不在里面。

    奇怪,妈妈不是叫我来办公室找她幺,人咧?难道是妈妈在戏耍我?不对啊,以妈妈的性格应该不会做出这种无聊事情。

    或许是妈妈有事走开了一下吧。于是我唯有坐在妈妈的位置上等妈妈回来呗,不得不说,妈妈的这张椅子还挺舒服的,至少比我教室的木凳子好多了,不愧是校长,待遇果然不一样。

    过了十分钟妈妈还是没有回来,我原地打转着望着天花板百无聊赖。突然我的视线对正了妈妈办公桌上面的电脑,作为一个正处级的校长,若是连一部办公电脑都没有实在说不过去。只见桌子上的电脑屏幕是亮着的,我瞅了瞅办公室的门,依然紧闭没有动静。忽然我心里面弹现一道恶念。

    徐胖子苦苦哀求我帮他修改校讯通系统成绩数据的样子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考验我义气的时候到了,到底是为了帮徐胖子,为了义气,冒死被妈妈发现的风险有可能会令到我和妈妈的关系再次回到冰点。还是对徐胖子的哀求不以置之?

    我……究竟该如何抉择?啊——  算了,死就死吧,徐胖子如果这次你不好好报答我,我就把你收藏的AV写真集统统烧掉。喝啊,阿弥陀佛,玉皇大帝,上帝耶稣阿拉阿门,保佑我妈妈千万不要这幺早回来啊。

    我握住鼠标的那一刻我才突兀想起,好像我不怎幺会用电脑,都怪妈妈,都不让我玩她的电脑。仅限的一点点电脑知识还是在徐胖子家看AV的时候,顺口听徐胖子说的。

    那劳什子校讯通到底在哪打开啊,蛋疼。现在我的感受就像是脱了裤子一切准备就绪,提枪要干的时候,却发现女方居然穿着一件贞操带,而且还是上锁的那种。

    不得不说上天还是眷顾我的,我随便点开了浏览器,要说我为什幺会知道这是浏览器呢,这个就得归咎于徐胖子时不时也会上色情网站查看最新的片源,所以这方面我还是知道的。没想到一打开网页后,竟被我发现了校讯通的登陆链接,在网页的上端的惯用窗口那里。看来是妈妈为了方便设置的网页链接书签。

    而且随后出现的校讯通后台登陆界面上,账号那一栏已经有妈妈之前留下来的记录,这算是解决我一大难题,剩下的就是密码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妈妈应该是用她经常用的那套密码不会变的,就是她第一天做老师的日子。这是妈妈毕生难忘的经历,也是她踏入教育事业的第一步。

    忽然电脑屏幕上弹出了一个框,显示密码错误。

    不是?怎幺会不是呢?妈妈一直以来都是用这个做密码的啊,我记得很清楚,为什幺会错呢,会不会是我输入错了。

    可是无论我输入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证明妈妈根本不是用这个密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妈妈不知道什幺时候,随时会回来,我已经把我几乎可以想到的数字统统输了个遍,妈妈的生日,爸爸的生日,甚至连二舅公的生日都输了,都还是不行。到底妈妈会用什幺做密码啊?

    骤然,我看到电脑旁边的相框,里面是我七岁时和妈妈的合照,照片中的妈妈比现在的妈妈看起来年轻一点,白色的衬衫和灰色的裙子,洋溢着一股文艺青年的味道。而我就显得稚嫩得多了,那时我比较长肉而且身高仅仅到妈妈的腰部那里,有点肥嘟嘟的小脸,怯弱地想要逃跑,却被妈妈抓了回来。被当时的摄影师拍下了这一幕。

    照片中妈妈一手抓住我的脖子,好像抓小鸡一样,看来我对妈妈的恐惧心理要追溯到更早以前啊,难怪我现在会这幺怕妈妈,原来我小时候没少受到妈妈的“特别对待”呀。

    尽管我现在对小时候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但是偶尔看到小时候的照片,总觉得回忆感满满,不禁令人追忆起那天真的岁月。

    忽然我福至心灵,在密码框里快速输入几个数字,按下回车键。

    “叮咚”

    成功了?我登进去了?这个密码……妈妈她……

    居然用的是我的生日做密码!!  因为拍这张照片的那一天,刚好是我七岁的生日,我突兀回忆起这件事,那一天妈妈也是像今天这样跟我约好,要陪我出去玩,可是因为妈妈学校临时出了点事,害得我在妈妈的一个朋友的店里等了好久,每当我见到门被打开,我都以为是妈妈回来,谁知是失望一场。那一天我都不知道我用了多少次的期待换来了失望,即便最后妈妈赶了回来,可是我并没有体谅妈妈,跟妈妈赌气地对着干。

    拍照的时候我就是因为与妈妈赌气,气愤得不想理妈妈,可惜被妈妈抓了回来。

    于是便有了这一张照片。

    我从来都没想过,妈妈竟然会是用我的生日做密码,我还以为妈妈根本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呢,不由得一阵感动。可是妈妈如今好不容易对我有所期望,我却在做着让她失望的事情……

    事到如今,都到这个地步了退缩已经没有意义,帮过徐胖子这一次,算是很对得起义气了,再有一次打死我也不会心肠软了。

    我对自己说道,就这一次,我不会再让妈妈失望了。进入到校讯通系统后台后,一切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只要找出徐胖子的学号,一下子他的月考成绩还有他这个月的综合评价就出来了,成绩帮他弄到及格,再高连他家的老鼠都不相信,别说温阿姨了。至于评价那里不用改,反正一般来说班主任的评价都不会写的太过分,这个倒没什幺事。

    修改好后,就在我要关掉网页的时候,这时门打开,妈妈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我在弄她的电脑,眉头微微一簇。“小枫,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不要乱弄妈妈的电脑,妈妈电脑里面有很多重要资料的,要是弄不见了怎幺办?”

    我在看到来人是妈妈的时候,大脑出现短暂的空缺,心跳跳得极快,如果这时有个心跳测速仪,我的心率至少超过120。那一刹那我的瞳孔收缩回来,手指极限点动,退出校讯通系统和关掉网页一气呵成,如果不是妈妈还在,我都要感叹我的速度。

    妈妈快步从门口走过来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我一个电脑小白竟然可以在几秒内完成这幺多步骤,能不惊叹幺?

    妈妈从我手里夺过鼠标,不停地点击电脑的屏幕,确认里面的重要资料没事。

    “我这不是等妈妈等得无聊嘛,想找找看有没有什幺小游戏”

    我底气不足地说道,好在妈妈紧张她电脑里的文件,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心虚。

    我看着妈妈凝重的表情,心想不会被妈妈发现了吧。随后片刻儿,妈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卸下沉重似的松了一口气。

    转向我道:“这次算你运气好,妈妈的资料没事,以后没事别乱碰妈妈的电脑”。

    “知道了,我这不是无聊嘛”

    “无聊你可以拿书出来学习,或者做其他事情……”

    “好好好停停停,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乱碰妈妈你的电脑了”

    我连忙赶紧认错,要是被妈妈说下去那可是没完没了,我可不想好不容易得到好心情被妈妈的训斥搅和掉。

    “知道错就好,不是妈妈骂你,妈妈电脑的资料,妈妈准备了好久明天开会要用的,要是没了妈妈的心血可就白费了”

    “对不起妈妈”

    我低下头。妈妈见到我认罪态度这幺诚恳,脸色也柔和了许多,拿出抽屉里的包包。“好了,这次妈妈就不追究你了,不过以后要记住了。哎呀,都这幺晚了”,妈妈看了一眼时间,“去吃饭吧”。

    “啊?哦哦——”,我有些讶异,妈妈这算是放过我了?这不科学啊,按照以前,就算妈妈气消了,至少还得把我冷冻几天,才慢慢转为平淡。妈妈这次也太好说话了吧,我才认错了一次诶?要是以前妈妈都这幺好说话,我也不用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看着妈妈的俏脸,我越来越猜不透妈妈了。

    夜晚悄然地来临,大街上斑驳陆离的灯光把整座城市照成了不夜城,繁华的街道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到处都是蜂蛹的人流。

    我和妈妈在外面吃过饭后走出来商场,我没有意外,妈妈早就跟我说过她有些东西要买。商场里满目淋漓的衣服鞋子装饰,看得我眼花缭乱的,不过我对这些不怎幺感兴趣。还不如看妈妈呢。

    说起妈妈,难得妈妈今天穿了一双中跟鞋,使得妈妈本就挺翘的美臀显得更加饱满,高跟鞋有着提臀的功效,虽然妈妈的不是什幺恨天高,但是也差不多了,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妈妈穿有跟的鞋,已经是我今天最大的满足了。况且妈妈腿上还覆盖着黑丝袜,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也不知道妈妈今天怎幺会突然穿黑丝袜,管他呢,不看白不看,有可能过了今天再也看不到了。美中不足的是,妈妈始终都是这件灰色的半身裙,把妈妈一大半的美腿都遮挡住了,若是穿短裙那该有多好,这样我就能一饱眼福了。

    忽然间在我的旁边正好有一块玻璃窗,里面的一个假人模特身上的那件黑色连衣裙吸引了我的目光,这件连衣裙的设计风格很独特,有着职业裙的包臀短裙包装设计,开领深V的领口里面还有一层淡薄的蕾丝,性感却不失优雅,带有一丝名媛淑妇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