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高辣文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第十六章 gui?gu?shi?
    好久没有回来了,很多昔日的景象就像水幕年华般,只剩下回忆里的一声轻叹,比如我眼前的祖屋,想我上一次回来的时候,还是一个破败的土屋,宁夏时分,虽然屋内没有空调,却是无比阴凉,抬头看着用木头搭建的屋顶,追忆曾经在这里住 屄的。嗯,很有可能。

    毕竟鬼也是人变成的嘛,有性欲也不是不可能,会做爱肏屄应该是属于正常……

    不知道鬼是怎么样做爱的呢?

    我探头探尾地走进了灌草丛里面,循着声音飘来的方向步步接近。我真的很好奇,鬼魂要怎么做爱,飘着做吗?还是天为被地为床?平时看徐胖子给我AV,都没有此时来得刺激。

    那么问题来了,鬼魂性交,会不会有精液?会不会有淫水?会不会有孩子?

    鬼魂生子?鬼子?

    怀着无比的好奇,不知不觉我已经忘记了我的初衷,貌似我是来见证这里是不是真的存在着所谓怨魂,但怎么变成了去看鬼魂做爱了?虽然大方向上是没错啦,但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只是当我探出头准备要看清楚所谓鬼魂的真面目时,却是掠过两道黑影,把我吓得把头缩回去。然后蹲在地上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太可怕了,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呀?不对,应该说本身就是鬼吧。

    过了一会儿,终于平复了紧张的内心,再次鼓起了勇气。不断鼓舞自己,再怎么样,也要看清楚是什么,是人是鬼也好,真的有鬼也罢,为了以后老了之后不留下遗憾,这可是非常难得可以见到鬼的机会,其他人想看到都不一定能看到呢,要是错过了该是多么遗憾啊。

    如今我也能这样安慰自己。

    虽然我已经尽量鼓起勇气了,可是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的,怀着不安的心情,踟蹰着挪移脚步。再一次伸出头,这一次我一定要看清楚。

    就在我以为要惊惧得准备大叫的时候,却是倘若被一个鸡蛋堵住被塞了回去,两眼近乎凸了出来,不可思议地望着被我收入眼里的景象。

    晶莹的月光洁白无瑕,映射扫除掉黑暗的迷雾。

    “啊……喔……再用力点……”

    “好舒服……哦……”

    “噢……我快不行了……”

    那是谁?颖姨妈!!!!

    没错,被月光扫过而透露出来的轮廓,我能够清晰地认出,正是颖姨妈的样子。

    怎么可能是颖姨妈,怎么会……我不断质疑自己,甚至揉搓双眼无数次,想要证明自己是眼模糊看错了,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不会因为我接受不了就会改变。

    原本隔着淡薄的乌云,月光能照射的有限,如今乌云完全散开后,我再无法相信再无法接受,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我逃避现实了。

    此时的颖姨妈跟白天端庄的样子完全相反,白色的紧身连衣裙早已经被拉到了腹部,上半身近乎裸露,两只肥大的奶子暴露在空气中,由于身体的剧烈动作而不断地在摇曳。只见颖姨妈单手扶住其中一个块灌草丛的枝干,他的丝袜美腿被人抬起来了一只,阻隔着裙摆不让其落下来,任其裆部展现在人面前,性感的包臀连裤丝袜被撕裂成一块一块,让颖姨妈白皙的肌肤略显略现。不过此刻身为颖姨妈桃源密地的小屄可没空任人观赏,一支粗壮的雄根,正在里面抽出插入,猛烈的狂顶。

    最令我不敢置信的还不止,在颖姨妈身后大力操插着她的男人,竟然不是姨丈。而是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貌似有几分眼熟。对了,在白天的时候这个男人不就是跟在颖姨妈身边的那个?听颖姨妈介绍的时候好像是姨丈的秘书?

    姨丈的秘书在搞他的老婆?看颖姨妈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强奸,反而极其享受。霎时我觉得我的世界观乱了。

    等等,我先厘清一下头绪。

    颖姨妈出轨了,而且还是跟自己丈夫的秘书,欲求不满还是?原因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题材貌似很多AV里面都不知道重复用过多少次。

    丈夫下属侵犯上司妻子——

    姨丈知不知道?按照AV的剧情套路应该是不知道。但为什么,为什么是颖姨妈?

    不知为什么,看到颖姨妈被一个陌生男人肏弄,我会这么不爽?

    我好想忽略了一个问题,为什么颖姨妈要在这种荒山野岭偷情?性趣?

    只不过此时我已经无心想太多了。我也不敢走出去揭穿,不是胆量的问题,而是我该用什么身份出去,外甥?外甥撞见姨妈偷情?到时我该和颖姨妈说些什么?叫她不要继续通奸?赶紧离开那个男人的怀抱?

    呵呵,我想现在的颖姨妈,就算是姨丈出现在她的面前,恐怕她都要做到高潮再说吧。

    为什么?再继续看就知道了。

    颖姨妈似乎已经渐入佳境,身体摆动的幅度逐渐加大,那个男人放下了姨妈的丝袜美腿,转为抓住颖姨妈的屁股,大力的抽动。时不时就会伸手去抓住颖姨妈的浑圆熟乳,以至于乳尖的那一抹嫣红的小乳头。从手法来看跟AV男优相比也不遑多让,应该是花丛老手。

    “哦……好舒服……”“再……用力点……我快要来了”

    有了更好的受力点后,男人的鸡巴更好顶入到颖姨妈的最深处,霎时让颖姨妈浪叫连连,痴迷的眼神闪动迷离。

    “嘿嘿,夫人,我的鸡巴肏得你舒服吧”

    “舒服……好舒服……”

    “跟杨总相比怎么样?”

    “不要……不要提起那个人……”

    “说吧,不说我可不动了呦”

    说着,男人真的停下了动作。只是颖姨妈此时正处于高潮的边缘,哪里能忍受这种无法释放的困憋感。

    于是连忙道:“你比他厉害多了,鸡巴也比他粗,求求你……快点肏我…

    …我好难受……”

    男人似乎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答案,干脆也不再为难颖姨妈,腰间一挺,再次深深地突入到了颖姨妈最深处的腹地。紧凑的暖热感让男人舒畅地低吟。

    “真是想不到夫人你都快四十岁而且还生过孩子,小屄居然还这么紧,简直难以置信,杨总还真是暴殄天物呐,留着一个如此漂亮的美娇艳在家独守空房,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花天酒地,哈哈哈”

    “以他的短小鸡巴,哪能比得过你啊”,颖姨妈这种熟妇果然不是那些青涩小女孩能比的,知道该如何取悦男人,知道如何可以激起男人的欲望。

    果不其然,男人在听了颖姨妈的话后,瞬间雄性荷尔蒙爆发,显得无法鸡冻。

    胯下的鸡巴竟然再次鼓胀,抽插得更加卖力。

    “喔……好爽,好舒服……”

    “我快不行了……我要……”

    以男人的经验,当然知道颖姨妈快要高潮了,随即鸡巴的动作再次加快,想要做最后的冲刺。因为男人也知道,如果颖姨妈再不高潮,他都要顶不住了。颖姨妈的小屄实在是太紧太舒服了,即便是他,都只是仅仅能招架得住。好在他的经验丰富技巧纯熟,方才驾驭得住。

    “呀唔……哦……要……来了……”

    “啊——”

    随着颖姨妈的一声惊呼,男人也突然停下了动作,双手紧紧抓住颖姨妈肥美的大屁股,雪白的臀肉诱人心神。只见此时的男人却是没有去欣赏,而是闭上了眼睛,静静享受射精带来的快感。

    然而颖姨妈在脱离了男人的鸡巴后,身子几乎要站不稳,轻微地抽搐还有颤抖的乳肉,无一不证明着颖姨妈刚刚达到了一个巅峰,正在享受着肉欲盛宴后的余韵。

    我依靠着一块灌草丛遮蔽,如果有人此时见到我的表情,一定会觉得很精彩。

    这还是我平时认识的端庄大方的姨妈么?跟白天时女神范俨然是两极的分明。久久不见,今天刚刚相见不久的颖姨妈,白天时与我现在看到的场景,形成的视觉反差,恕我一介凡人一时间接受不了。

    我印象中的颖姨妈,虽然有时喜欢调侃我,小时候更是喜欢掐我的脸蛋,尽管我对颖姨妈不太感冒,但是大多时候颖姨妈留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非常有气质,落落大方的长辈,更是一个腴韵美妇。

    如今这样的颖姨妈,实在是让我难以置信。出轨?偷情?通奸?红杏出墙?

    说实在的,颖姨妈已经不是第一个打破我观感的女人,夺走我第一次的妈妈,莫名其妙做过一次的温婉婷温阿姨,再到颖姨妈。

    是她们淫荡吗?但是平时她们给我的观感都是非常贤淑端庄的女人。是什么让她们表现出另外的一面,还是她们原本就是这样,只是平时伪装得好?

    我忽然怀疑起人性的丑陋,甚至觉得我心底有一个一直在坚守的东西破碎掉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不远处的男人突然开口,顿时打破了我的沉思,竖起了耳朵想要偷听他们会说些什么。

    “夫人,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真是太刺激了,比在杨总家里跟夫人你偷情更加爽”

    此时颖姨妈高潮带来的余韵也渐渐开始消散,接过了男人递过来的纸巾,伸向自己的两腿之间擦拭做爱时小屄流出来的蜜汁。同时露出一道抚媚的笑容,余韵未消的娇艳红晕,那一刻的风情万种,让我这个躲在暗处偷窥的懵懂痴汉不禁真的痴了。

    “呵呵,这就多亏了我以前的时候……”

    原来颖姨妈在小的时候,也听村子里老人说过这里妇女怨魂的故事,于是感到好奇。有一天晚上也跟我今晚一样,跑进来想要验证是否真的是有鬼。只不过颖姨妈比我大胆多了,当时颖姨妈才十一二岁左右。待姨妈真的走近,发现所谓的怨魂叫声竟然是女人娇喘的声音,然而当时颖姨妈看到的人,碰巧她也认识,不对应该说整条村子没人不认识,当时在这里打野战的男

    ww`w点0"1bz点ne`t`

    人,正是妈妈这条村的村长。

    然而这还不算是热点呢,真正让颖姨妈留下无比深刻印象的是,当时那个赤裸条条,露出白花花屁股挨着村长操的女人,不是他人,亦然是村长的儿媳妇。

    扒灰儿?这是颖姨妈瞬间升腾在脑海中的想法。

    颖姨妈这一辈子都忘记不了那个场景,要知道颖姨妈当时才十多岁的小女孩,正值青春年华刚刚起步,对于男女之事有着朦胧的憧憬。村长雄壮的鸡巴,狠狠地刺入到他的儿媳体内,直到最后喷射而出的精液,溅洒在那个肥大的屁股上面。

    那股乳白色的液体在空中飞洒的一幕,冲击着颖姨妈幼小的少女心。

    也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一段经历,对于颖姨妈造成了深远的影响,这都是后话了。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颖姨妈一直都很想试试在这里做爱是什么样的感觉。

    屹然便有了我适才看到的一幕。

    “难怪……看来你们这个传说应该是你们村长捏造的了,为了和自己的儿媳偷情呀,不过就没人怀疑过,进来过查看么”

    “当时封建思想蔓延,村民对于鬼神有着极大的敬畏,是也有一些胆子大进来查看过,但都是没接近听到声响就跑了。所以久而久之人们的恐惧心理加剧。

    于是这个流言就流传下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时的村长早已逝去多时了,这个传言竟然还在流传至今”

    “或许有可能你们村里又有人好像我们一样,来这里偷情也不一定哦”

    “偷你个死人头”,颖姨妈娇嗔地推了推男人,“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

    颖姨妈类似打情骂俏的动作,男人没有生气反而脸上的淫笑更甚。趁着颖姨妈还没有把白色紧身裙拉上,伸出手搭在颖姨妈其中一只奶子上,盈盈一握,紧接着轻盈地揉搓。

    “话又说回来,夫人,你这里好像又大了呐”

    “还不都是因为你……”,颖姨妈没有说下去,可能是出于娇羞,也有可能是出于配合男人调情。

    “因为我什么?”

    “讨厌啦,死鬼”

    “哈哈,这至少有F了吧,这么大居然还如此坚挺,这么漂亮的大奶子,杨总还真是暴殄天物,要是我肯定天天回家呢”

    “嗯……哪里有你说得这么夸张……”,在男人的微妙力道下,刚刚才高潮过的颖姨妈居然再次起了反应。

    “哟,夫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敏感呐,才刚做完这么快又想要了——”

    “讨厌……”

    出乎在旁边观看的我的所料,我原本还以为颖姨妈跟那个男人准备再来一场的,没想到颖姨妈居然把男人的手推开,顺便给了男人一个风情的眼神。然后自顾自的拉上了胸罩还有紧身裙的拉链。不过丝袜已经被撕得太过火了,都落到了裙子外面了,没办法只好脱下来丢弃。

    过程中颖姨妈望着手里斑点水渍还有些许精斑的丝袜,还一边嗔怪男人,说男人每次都这样,害她的丝袜没有一双能穿得长久的。

    这时我才回过神来,原来是天色已经很晚了,难怪颖姨妈不再让男人继续下去。

    突然颖姨妈收拾清理后一切后,转身准备要离开灌草丛的时候,目光投射了过来,把我吓了一跳,连忙把头缩回来。然后匆忙接着灌草丛隐藏身影,接着向着颖姨妈那边的视线死角方向疯狂的飞奔逃离。

    然而颖姨妈顿在原地,刚刚虽然我反应很快,没有被发现,但是我却忘了一个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影子,要知道这里可是灌草丛,树干比较矮小,树冠是遮不住月光的。我之前在那里不动,所以影子倒是和灌草丛结合,可突然的剧烈动作,令到我的影子产生震荡,在我逃离的那一刻,影子的闪动却是被看在眼里。

    只是颖姨妈并没有作出声张,不知是在顾忌什么。眼瞳的亮光微微一顿,便一闪而逝。

    至于跑开的我,当然不会傻到按照原路来的方向而去,要是万一我没跑远,颖姨妈就从灌草丛里面出来,到时不就被发现了?

    所以自以为有点小聪明的我,只是拐了弯兜到了灌草丛的后面,以此静待颖姨妈她们离去了再说。

    藏在灌草丛后面的我,眺望颖姨妈她们离去的身影,确定了他们已经走了之后,我才缓缓走出来,朝着树林外面而去。只不过我的裤袋里面却是多了一样东西……

    等到我再回到村子里时,已经有不少家户的灯光熄灭了。没想到一场小小的饭后散步居然会拖到这么晚,我更没想象到这一场散步会看到我终生都难忘的事情。

    进了院子大门,就在我准备入屋找妈妈的时候,颖姨妈正好从卫生间出来,见到了我微笑道:“小枫?跑去哪里玩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此时的颖姨妈给我的感觉就回复到白天时候一样,一身白色紧身裙素雅得体,只是一双洁白的美腿上包覆的黑色丝袜却是不见了踪影。见此我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是滋味,说不出具体的感受。

    “很久没有回来了,所以到处走走停停,忘记时间了”

    我表面装作不动声色,只是以我的阅历自然不可能伪装得过于自然,不过我已经尽可能压制自己的情绪了。

    “是不是觉得变了好多,嗯唔……其实颖姨妈每次回来都有这种感觉,现在时代变了,就连村里也是一年一个样,但我还是怀念以前小时候的时光,有很多地方都充满着回忆,可惜现在很多都没有了……”

    说到此,颖姨妈盈盈一笑,“照你二舅公说的,人老了总是会不自然地缅怀过去,看来姨妈也老了呐”。

    老?之前在树林灌草丛里面,屁股扭得比AV里面的女优还要厉害,淫叫声那叫一个浪啊。当然了,我的表面是不会表露出来的。

    “姨妈才不老呢,出到街上随便找个不认识的,肯定只会认为你只要二十多岁。在我心里姨妈永远都是年轻漂亮,比我班上那些女同学漂亮多了”

    “口甜舌滑——”

    “我说的是事实”,我扁扁嘴说道。事实上,我说的一点都不夸张,以颖姨妈现在的样子,谁看得出来她会是个接近四十的女人。

    老天有时是会偏袒某些人的,时间似乎无法在其面上留下痕迹,宛若上天的宠儿。

    “是了是了,啧啧,说得再好听姨妈也不会给糖你吃的,好了,赶紧回去睡觉吧都这么晚了”

    “嗯,好吧,晚安颖姨妈”

    “晚安”

    紧接着我走进了屋子,临行前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颖姨妈,看似平静的心湖却是犹如波涛翻滚。

    庭院微弱的灯光小许闪烁,颖姨妈看着我离去的身影,忽然跟某个影子渐渐相结合,眼里闪过一丝狐疑。停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以后,在这片寂静的深夜中留下了一道叹息……

    离开了颖姨妈视线,在门后的我,从裤袋里拿出一团东西,霎时陷入了沉思。

    然而我并没有过于停留,仅仅片刻,我就收回了思索,笔直地走进去。

    新颖的祖屋,由于花了大价钱修葺过,很多设施都很齐全。而且考虑到二舅公的年纪,这些设施都是非常先进方便的。你问我怎么找房间?虽然祖屋重新修葺,建成了三层小楼,好在我下午的时候,颖姨妈就帮我们安排好了。

    所以我很自然地就找到了房间。

    只是今天舅舅阿姨差不多都回来庆贺二舅公大寿,因为路途的原因大多都留了下来过夜,房间有些不够分了,唯有我和妈妈只好住同一间房。

    上楼时,我还在回想适才树林深处发生的一切,我真的完全没想过,颖姨妈居然会出轨。这对于我内心可谓是个极大的冲击,我深入反思,是不是每个人心里面都藏着一个秘密。平时让人见到的形象都是伪装出来的呢?

    颖姨妈如此,温阿姨貌似也有,我突兀想起那个白色的药瓶,以我的直觉,里面蕴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可能会和那天温阿姨跟我糊里糊涂的发生关系有关。

    只是我也说不出根据,只是一种感觉。

    ?

    不知道……妈妈……会不会也有不为人知的隐秘呢……可能吧……

    夜若凉水,清风沁神,漫漫长夜,惑乱黑暗。

    夜晚,是人类隐藏在血液中的兽性最容易迸发的时机,也是人类撕开伪装的面孔,暴露真实本性的欲望,人性的丑恶,贪婪将会一览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