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高辣文 > 情妇与野兽 > 第九章
    上官昊磊预订了新光摩天大楼顶楼的晚餐席位,准备庆祝语嫣病体痊愈。

    可是当他回到家,屋子里黑漆漆的没有半盏灯,他屋前屋后、楼上楼下全找遍了,就是没有语嫣的人影,不难猜想到,她趁他去上班时自个儿跑回家了。

    他有些气恼,像个回到家找不到妻子、没有热腾腾晚餐可吃的丈夫。

    他打电话到她家,没人接,可能在花店。但打到花店也是没人接,他气咻咻的丢下电话。

    甩身躺上床,绵软的被褥间尽是语嫣的体香混合着玫瑰的味道,他深深吸入她独有的气味。

    她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远离他吗?竟敢偷跑?哼!她跑得出他的手掌心吗?他要她再回到他的身边,他要她嫁给他!

    原本他就打算要从阙伯勋的手中把她夺过来,在得知那无情无义的家伙早已背叛了她,他更加怒不可遏,她的幸福只有他能带给她。

    弹跳起身,他往车库走去,他要去找她。

    Θ禁止转载Θ※※浪漫会馆独家制作※※Θ禁止转载Θ

    语嫣将快绽放的琼花剪下用保鲜膜包好,放人纸袋里送给朱祥云。

    「谢谢你,语嫣。」朱祥云跳上她的银紫色,下班回家。

    「别客气,开车小心。」

    转过身,语嫣准备上楼,却意外的撞进一堵坚硬的墙。噢!不,是上官昊磊结实的膛。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语嫣下意识的左右看了一圈。

    「怎么?我不能在这儿吗?」她的举止让他非常的不悦,像他不该在这里出现似的。

    「你有什么事吗?」她完全没想到,她一离开他家,他便追到她的住处来。

    「我饿了。」他只想得出这句话来,像个耍赖的小男孩。

    「那我们去餐馆吃吧!」语嫣心惊瞻跳着,万一伯勋来了让他撞见怎么办?

    「不要,我要吃你煮的饭。」他扭头走进语嫣住的公寓,长脚几个跨步便爬上她住的五楼。

    「不行--」语嫣拚命地追在他身俊,却怎么也追不上他,直到他停在她的大门口前,她挤身贴在门上,像怕他会破门而入。

    「我--我的意思是,我没买菜,没东西可以煮。」她气喘吁吁的。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

    「你的电话正响着。」上官昊磊笑呵呵的说着一顶事实。

    逼不得已,语嫣赶紧取出钥匙开门,冲去抓起仍响个不停的电话。

    「语嫣,吃过晚饭了吗?」是伯勋,他终于来找她了!

    「吃……我吃过了。」她一颗心几乎紧张得要跳出喉咙。

    「不好意思,最近比较忙,-直没空去找你。」他为他的不闻不问搪塞个理由。

    「没关系,公司那边还好吧?」语嫣看着住客厅里四处走动的上官昊磊,压低声问着。

    「喔!我自个儿开公司了,原本资金不太够,还好上官昊磊借了我-些,才能顺利筹办成功。」

    她倒抽了一口气,伯勋又跟上官昊磊借钱了?

    「借了多少?」她软弱地问道。

    「不多啦!才两仟万。」阙伯勋在电话那头笑得阖不拢嘴。

    「『才』--两仟万?」语嫣正电话这头差点没昏倒。

    「今晚我没空过去你那儿,改天再一块吃饭吧!」阙伯勋回应着一个女的呼叫,「不好意思让客户久等,就这样了,-。」

    「伯勋--」回答她的是他已经挂断电话的嘟嘟声,他打来做什么也不说,唉!

    「是阙伯勋吗?」

    上官昊磊无声无息地贴在她身俊,让她吓了一大跳。

    「是……是的。」她赶忙放下手中的听筒。

    「他要过来吗?」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是故意吓她罢了。

    「没有,他没空。」语嫣小声咕哝着。

    「我刚刚偷看了一眼你的冰箱--」上官昊磊笑得好不得意。

    「我这就去煮饭。」语嫣无奈的往厨房走。

    「我看到有野姜花。」他坏坏地加上一句。

    上官昊磊尾随着她走进厨房,看到科理台上有三只草虾、-油条、四片生菜和一支葱。

    他卷起袖口,将她放在水槽里的野姜花到玻璃瓶里,在锅中放入高汤、酒、盐、胡椒粉烧开,剥掉虾壳,连同迅速切碎的油条和生菜丝铺在大汤碗里,高汤烧滚五秒拿起,冲人置有食材的大汤碗里,一道上汤明虾就上桌了。

    他动作快速而俐落的,让正在将丝瓜削皮的语嫣看得是日瞪口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好厉害!」

    她从未看过男人在厨房大显身手的模样,阙伯勋讨厌厨房的油烟,老家的爸爸总说厨房是老妈的,没他手的份,而上官昊磊却是-副厨房是他的天下似的。

    「有一阵子我总是煮饭给我妈吃,在国外求学时也在中国餐馆里打过工,所以简单的家常菜我还可以现丑一下。」

    他接过语嫣手中的丝瓜切片,起油锅爆香葱粒,加入盐、少许的水及切好的丝瓜,「帮我打个蛋好吗?」

    语嫣连忙找蛋、打蛋,待丝瓜烧滚开之后,看着他将蛋加入搅拌均匀,又是一道菜上桌了。

    「好香!我没吃过加蛋的丝瓜。」她几乎忍不住地想先尝-口。

    「还打算煮什么?」上官昊磊看着像个好吃的小女孩般的语嫣露齿一笑。

    「我买了条黄鱼。」她拿出在超市买的鱼。

    上官昊磊就有如魔术师一般,三两下蒜瓣煎黄鱼就又起锅盛上餐桌了。

    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语嫣不禁吞了口口水。

    「我记得冰箱里有豆腐和新鲜的香菇。」他偏头想着。

    「想吃什么就去拿吧!」现在她眼中只剩下那条金黄可口的鱼儿了。

    不一会儿,从小砂锅煨煮得入味十足的豆腐煲,即呈现在她的面前。

    而在语嫣取来碗筷、盛好白饭之际,又一道蚝油洋葱**丁送上餐桌。

    「**丁腌渍的时间太少,个够入味,你就将就点吃吧!」上官昊磊洗净油腻的双手,在另一张餐椅上坐了下来,他点头谢过她送上的白饭。

    「好吃,这鱼好吃。」她手中的筷子一直攻向黄鱼。

    「好吃就多吃些。」上官昊磊满足的看着她吃着他煮的菜。

    「你也吃呀!」发现他只是看着她吃,语嫣不好意思的帮他夹了块豆腐。

    「一起吃吧!」上官昊磊动着碗筷,觉得眼前专心吃菜的人儿,比桌上的菜肴还来得入他的胃口。

    Θ禁止转载Θ※※浪漫会馆独家制作※※Θ禁止转载Θ

    吃过晚餐,语嫣泡了杯茉莉绿茶请上官昊磊在客厅品茗,并坚持由她洗碗。

    上官昊磊随意的走着,忽然,他闻到浓郁的茉莉花香,比手中的茶更是馥芬得香气逼人,仔细闻着,那花香是从阳台飘送进来的。

    他打开虚掩的落地门窗,大量的芬芳沁骨地渗入他的四肢百骸。

    那是一大丛盛开的茉莉花,白色的小花在月光的拂扫下,娇小而白皙生辉,他从未看过长得如此茂盛的花丛,像一只只的小白蝶正停在树梢间休憩。

    「你喜欢茉莉花吗?」端着一盘清洗得亮丽可口的美国加州樱桃,语嫣在客厅没见到上官昊磊的身影,寻着香氛,她在阳台找到他。

    「我小时候最喜欢听母亲唱『茉莉花』这首歌。」那时的母亲曾在种植茉莉花的苗圃工作,每天采摘着一朵朵小小的花蕊,只为了母子俩的温饱。

    「你--很爱你母亲。」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深切的孺慕之情。

    「嗯,我们相依为命了十六年,很可惜她等不到我有能力反哺。」

    语嫣从未见过上官昊磊如此认真的表情,她印象里的他,从大学时就一直是仗着俊俏的外轰、伶俐的口才,风流倜党地游戏在花丛间,女人一个换过一个,殊不知真实的他不但感,还是个肯下厨的好男人。

    「喜欢的话要不要摘些回去?」她拿来一只小竹篮,那是她平常用来采摘茉莉花用的。

    「你泡的茉莉绿茶很好喝,哪儿买的?」上官昊磊采下-朵莹白小花放到竹篮里。

    「那个啊!」语嫣羞怯的浅浅一笑,「绿茶是我一个朋友给我的,茉莉花的香味则是从这株花树上采来的。」她简单的说明,略过摘下的茉莉花处理到可以加入茶叶中一块冲泡的繁琐过程。

    「你有一双巧手,加上细腻的心思,才能泡出一杯好茶。」他摘了几朵花儿兜上她的发丝,像是顶花冠般,茉莉的清香染上了她的云鬓。

    语嫣感觉到一丝花香中另外夹带的异样香郁,她深深地吸入,似触动她心口一阵骚动,她不知那是什么,可她被蛊惑了。

    上官昊磊看着语嫣手下的动作速度加快,却没有先前的细心,因为她连含苞未放的花朵都给摘了下来。

    她在慌乱着,因为他吗?他动情的看着她泛红的睑颊,微分的唇瓣比茉莉花更吸引他采撷,白细如磁器般的颈项下,裹着一件宽领的居家休闲服,如此简单平凡的穿着却该死地感。

    是月光的关系吗?两人在暗香浮动的阳台上被月之光华所催眠。

    上官昊磊突然的噤声让语嫣下意识的看向他,没想到他也正看着她,在他漆黑的眼帘中,那道地再熟悉不过的炽热,直接地命中她昏眩的心,她无法移开她视线的凝望着他。

    在他的唇越来越近时,她一动也不动的承接住,像是世界上最自然不过的事了。

    她看着天际高悬的月牙儿,缓缓阖上她的眼眸,心中想着:就放任她的私心再沉沦一次吧!

    Θ禁止转载Θ※※浪漫会馆独家制作※※Θ禁止转载Θ

    盛装着茉莉花的小竹篮掉落到地上了,可两人谁也不在乎。

    上官昊磊捧住她如花一般的芙蓉面,唇舌辗转地碾过她娇嫩的唇瓣,舔画着她美丽的唇线。

    在语嫣逸出一声似抗议他捉弄的娇吟时,他微笑的进占她蜂蜜般的口中,细细地品味着那佳酿似的琼浆玉,逗留在她滑腻的香舌上,舔着、咬着、吸吮着。

    语嫣感受着上官昊磊腻死人的柔情,心甘情愿地沉醉了,他的舌就像三月的和风般揉抚着她,每一个细微的角落都没错过,让她自动的仰起她的唇瓣,以博得更多的注意。

    强壮加铁条似的手臂圈住了她,将语嫣往他结实硬硕的怀推进,揉搓着她柔若无骨的娇躯,滑行在她弓起的背部,挑逗着也支撑着她。

    热吻变得激昂而迫切,不在乎也本就忘了两人仍身处在阳台上,他脱掉她的衣服,她扯下他的衬衫,迅速而俐落的,似无用的布科被弃置在地上。

    银白皎洁的月光洒落在两人赤裸的身体上,犹如笼罩上一层神秘白纱。

    上官昊磊修长的指无所不在的游走在语嫣轻颤的周身,他抚弄着她婴儿般细致无瑕的肌肤上,像个演奏者,弹琴拨弦撩起阵阵激昂的乐音。

    他舔弄着她双唇微张的嘴角,耳畔尽是她天籁般的娇喘吟响,像是-首销魂的极乐乐章。

    「嗯--嗯--」语嫣睁开迷蒙的眼眸,见到上官昊磊黝黑的大掌正盖在她莹白的房上。

    视觉上的震撼让她不自禁地想挣离他的掌握,却在他紧抓着不放之下激起阵阵娇颤。

    她的双在他的揉搓捏弄下,益发地胀大沉重,肌肤触觉上的酥麻感受却又让她不由得将自己偎向他;连她自己都快不认得自己的体内怎会存在着如此的矛盾。

    「别急--让我好好看看你。」被推抵在冰冷的铁铸栏杆上,语嫣涣散的神智拉回了些来。

    「不--不要--这儿--」这儿可是在阳台外!虽然在五楼,可还有左邻右舍,如果被人瞧见了,那多难为情呀!

    「这儿很好啊!」他拉开她急着掩身的小手,「森林公园风景很好啊!」

    月下的她就像是个仙女般美得梦幻,玲珑的胴体似琼英白璧雕琢而成的玉娃儿似,璀璨动人。

    「会有人--」

    他大手抓住她的脚,令她两手反的攀住身后的栏杆,看着他灼烫的眸子盯着她最私密的一处瞧,羞得她真想找个地方躲藏起来。

    像是接受到他传递出来的火热,她下体渗出的透明腻滴落在他的手背上,她的睑颊骤然胀红滚烫,多么霏的画面。

    上官昊磊贴着她大腿的肌肤扯出笑意,「这就是我要的,甜心--向我索求--」他的手探向她大腿之间。「说,你要我爱抚哪里?」

    「磊,求你--」

    「求我?」一抹调侃的微笑勾上他嘴角。「我喜欢听你说这句话。」说着,上官昊磊用拇指来回抚着她湿濡的部位。

    「事实证明你渴望我,你能否认喜欢我这样抚你吗?」他的指节摩擦着她、沾染着她的湿意,她难耐的呻吟使他得意地一笑。

    上官昊磊更进一步地将手指入,使她倒抽一口气。

    「你说,我的方式一点也不能取悦你吗?」他的手指得更深,拇指则来回抚弄着那凸挺的花葩。

    她焦灼的呻吟是他唯一需要的答覆。

    「我还没吃饭后的甜品--」上官昊磊低声说道,随即变换重心,一路由她的身体吻下去,来到她的私处。

    他有力的双手分开她赤裸的大腿,然后低下头将舌尖探入,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她悸动的部位。

    「磊--」语嫣发出微弱的抗议:「你好邪恶--」

    语嫣闭紧眼睛,努力想压抑身体窜过的高速快感,但仿佛失去自己的意志般,她情不自禁地扭动着臀部,将自己更送往他的口中。

    「爱我。」她盈眶的泪珠晶莹闪烁。「磊,请你爱我。」-脚跨上他的肩,她让自己完全向他敞开,丝毫不留。

    他的答覆是用舌尖勾搔着她口,一进一出的浅探着,复又吸吮那灼热濡湿的瓣膜,伸出的舌尖不断挑逗--

    他探索的狂吻夺去她的呼吸,使她全身燥热,那种强烈到近乎折磨的快感,-波波窜过她的身躯,将她推向疯狂的颠峰。

    上官昊磊继续品尝着,那种原始的气味使他的胯部不断蠢蠢欲动,像支架在张满的弓上的箭,贯穿的欲望不断爬升着。

    她的身体像醇酒一般,使人迷醉,他无情地来回搓揉,尽情啜饮,轻轻啃啮她的甜蜜,直到她不停的吟哦娇啼。

    语嫣弓起背,迎上他的唇。「磊--老天--」

    强烈的欲望似风暴般肆虐着她的身体,她已经被他撩拨到昏眩难耐的地步。

    她那放浪的呻吟刺激着他,她在他的口中不断扭动,他紧紧扣住她的臀,嘴巴用力压住地,随着她身体的抽动而摆动。

    当高潮过去,他用唇温柔地厮磨此刻已沾满体的私处,然后快速地移上她汗湿的身体,不给她恢复的时间,在她两腿中找好位置,将下体顶住她。

    语嫣因喜悦而啜泣,双臂盲目地攀着他。

    「磊--求求你--」她喘息着,不知道自己在乞求什么。

    「嘘,甜心,为我放开自己。」上官昊磊捧住她两片粉臀沙哑地说。

    语嫣大腿攀着他,让他徐徐进入,他硕大的勃起几乎将她撑裂。

    她听到自己哽咽出来,上官昊磊吻上她,用唇安抚着她。

    「嫣儿--看着我。」

    语嫣睁开水雾迷蒙的瞳眸,对于他的停止深入有着不解。

    「要我把它抽出来吗?」他露出感的笑痕,既温柔又带点调侃。

    「不--求求你--我要你--」

    她一面说一面试着扭动臀部,让他再入一点。

    上官昊磊急吸一口气,压下被她突然激起的欲火,强迫自己保持耐心。

    他慢慢更换重心,用部来回搓揉她的房,这种撩人的接触使语嫣的尖变硬挺立,连带地两腿间起了反应。

    她觉得全身燥热,充满了期待。

    接着上官昊磊吻上她,舌尖缠绕着她,跟随着身体款摆而律动。

    当语嫣察觉到他开始抽离,发出抗议的呻吟。但上官昊磊并不打算完全离开,相反地,他的手伸到两人之间,按揉抚着她灼热的欲望中心。

    语嫣嘤咛一声,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不断呼喊他的名字。

    世界完全消失,只剩下火热的欲望,她攀紧上官昊磊宽大的肩膀,强烈地扭动臀部。

    「就是这样,嫣儿。」

    上官昊磊嘎的声音鼓舞着她。

    语嫣只是模糊地意识到他在耳边低喃,模糊地意识到他有如激流般的抚弄。不一会儿,她喊叫出来,达到绝顶的高潮。

    看着语嫣沉浸在起伏的欢愉中,娇躯通体泛红,美艳不已,而他的皮肤淌着汗水,欲望并没有完全得到满足。

    上官昊磊滑出她的体内,在她仍感受着荡漾的余波中,翻过她的身子,让她握住冰凉的铸铁,拨开她的花瓣,他胯下的燃箭倏地冲入穿了她。

    她仍收缩痉挛的花径紧紧地捉牢着他,那滑腻的蜜汁让他顺利的入最深处,浅退,深,单纯却足以令人疯抂的步骤,让两人发出最原始的喊叫。

    在一阵强过一阵的冲击下,上官昊磊可以感觉到语嫣内部又再度抽紧,紧紧包含着他的利刀,她的第二次高潮即将来临,他几个猛力的贯穿,在语嫣欢悦的喘息中,他的身躯狂野地颤抖,他奋力-击,在她紧缩的幽径深处宣泄出他的欲望……

    Θ禁止转载Θ※※浪漫会馆独家制作※※Θ禁止转载Θ

    哗啦啦的水声唤回了语嫣四散飘游的神智,氤氲的白雾中,她正气定神闲地泡在她的桧木浴桶内,背靠着一堵墙。

    墙?这表示上官昊磊也在这一洼水池里!

    「我要起来了!」她拉过一旁的大浴巾,匆忙爬起来。

    「不再多泡一会儿吗?」上官昊磊慵懒地笑开一口白牙。

    「下了,你慢慢泡。」像逃难似的,语嫣跑离平常她最爱流连的桧木大浴盆。

    她急忙走进自己的卧室,解开包覆她一头青丝的毛巾,她拿起大发梳有一下没一下的,整理着那因湿气而更卷翘的鬈发。

    她是着魔了吗?居然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沉迷在上官昊磊编织的情欲密网中,阙伯勋说不定已经在准备他和她的婚礼了,而她却还在这儿和他厮混。

    她是失了心吗?她愁眉不展地想着,为什么伯勋要再跟上官昊磊借钱呢?金钱的纠葛最是现实难解的。况且,她已不确定是否真要就此嫁给阙伯勋,乱了,一切都乱了--

    「在想什么?」上官昊磊仅着长裤,赤裸着上身,从语嫣的背后抱住她。

    「觉得有点累,有些想睡了。」她找个藉口要让上官昊磊离开。

    「不留我过夜吗?」他在她耳俊的柔软处呵着气,「我也累了,阳台上的运动还真是激烈呢!」故意提醒她前一刻的亲密。

    一思及她和上官昊磊在阳台上的激情欢爱,她就脸红得羞死了,他居然那么肆无忌惮,如此的大胆,就在露天的阳台上要了她,完全不在乎会让人看见。

    「很抱歉,我不留人过夜的,请回吧!」语嫣拿起他的衣物交给他,真的要送客了。

    「那真是可惜了。」他也不勉强她收留,乖乖的穿着衣服。

    语嫣看着他穿上衣服,这才松了一口气,真怕他会任地坚持要住下,那她很可能一整晚都别想睡了。

    「明晚来帮我煮顿晚餐吧!」

    他是在邀请她吗?

    「你自个儿煮的比我弄的还好吃。」她想起她最喜欢的菜--蒜瓣煎黄鱼。

    「可我不喜欢自己一个人独自在家吃饭。」他要她的陪伴。

    「我得上班,没空去买菜。」她搬出自己的理由。

    「你不来的话,我就过来你这儿吃。」他可恶的要胁着。「菜我去买。」

    「不行,你不能再来我家了!」她真的好怕被伯勋给撞见。「你--你说你要去买菜?」她没听错吧?

    上官昊磊肯定的点点头,「没错。」

    语嫣有如听到一则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般,瞪眼直盯着他,她实在无法想像上官昊磊提着菜篮,在市场里走来逛去的和老板们论斤称两着,光是想像她就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好,明晚我就过去瞧瞧你买些什么菜。」她还想跟他一块去市场,看他买菜呢!

    「那明晚七点见。」他拿起车子的钥匙开门走了出去,心情非常愉快。

    只要能再把语嫣诱拐到他家,买个菜本算是小事一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