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高辣文 > 情妇与野兽 > 第六章
    语嫣和阙伯勋的晚餐之约,整整延后了一小时。

    两人迟到的原因部是睡过头了。

    语嫣是被上官昊磊下午的激情纠缠,给累得瘫睡在他柔软的大床上。

    阙伯勋则是因为和红绡运动过度,而酣睡得爬不起身。

    等他们赶到荷园时,用餐的人潮已经走了大半,否则依平常吃饭的时间,荷园可是一位难求的。

    「伯勋,你饿坏了吧?先点些你爱吃的菜吧!」语嫣征询着他的意思。

    「好啊!那就先来个卤牛腱、菱角烧、豆酥百合、溜**片、蒜茸蒸虾、茄汁炸鲢鱼、梨山高丽菜快炒,汤的话就豆腐饺子吧!」阙伯勋顺口点了好几样菜。

    「伯勋,叫这么多菜,你吃得完吗?」平常他们两个人吃四菜一汤就吃不完了,语嫣有些讶异伯勋今晚的食量竟如此之大。

    「呃,从中午就饿到现在,我几乎可以吃下-头牛了。」他胡乱瞎掰,其实是下午的床上运动累坏了他,

    「忙公司的事吗?再怎么没空,吃饭的时间还是得腾出来。」语嫣关心的说。

    「事情一忙就忘了要吃饭了嘛!」

    等伯勋解决了全部的食物,放下手中的筷子,打了一个响嗝,他才抬起头正眼看向语嫣。「有没有吃饱?要不要再叫什么来吃?」他看了眼三三两两的剩菜剩汤,随意找了个话题。

    「不用了,我吃饱了。」语嫣摇摇头。

    「最近好吗?花店忙不忙?」阙伯勋开口打断两人之间的沉默。

    「呃,我很好,花店的生意虽然有些忙,倒还应付得了。」语嫣报告式的回答着。

    「呃,公司最近一直很忙,所以我抽不出时间来陪你吃饭,很抱歉。」阙伯勋解释着对她的疏离。

    「没有关系。」她也很忙,忙着花店的工作,更忙着应付上官昊磊的传唤。

    「那你还有没有什么事要说?我工作还没做完。」言下之意,就是饭已经吃完了,两人可以就地解散、各自离开了。

    「你还没忙完呀?」语嫣不知该说失望还是庆幸。两人那么多天不见了,碰面就只为了吃饭?

    「嗯,有些货赶着装柜。」下午因红绡的耽搁而没完成的工作,只好晚上赶一赶了。

    「有我能帮忙的地方吗?」语嫣真希望自己不是只能被动地等他有空和她约会,却对他的事业一点忙也帮不上。

    「呃,不用了,我都联络得差不多了,只剩报关的部分,但报关你又不懂。」公司报关的工作,他一向交托给在报关行工作的红绡处理,选修综合商业的她,在国际贸易和经济学上的知识帮了他不少忙。

    「对不起,我一点忙也帮不上。」这时语嫣就很后悔,大学时干嘛去念中国文学?

    「别在意,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就是帮我的忙了。」阙伯勋频频看着时间,仿佛急着离去似的。

    「伯勋,我想问一下,你--那个银行贷款要多久才能还清?」语嫣忍不住问出她一直很挂念的事。

    只要钱一天没清偿,她就得-直受制于上官昊磊。

    若是能早日把钱给还清,她就可以不必再理会上官昊磊,更不必当他的「传呼情妇」了。

    「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阙伯勋紧张地问道。

    「呃,我只是临时想到,随口问问罢了。」语嫣心中一急,差点咬到自个儿的舌尖。

    「喔,那一仟万的借款可能还得过一阵子才能还清。」他狐疑地看着语嫣。仔细端详着,阙伯勋才发现她变得更漂亮了。

    语嫣原本就是美丽动人的,不过此刻的她,清灵灵的气质中似乎多了一份妩媚,肌肤比以前更光滑,她换保养品了吗?不大对,她的艳丽是浑然天成的,不是以人工方式成就的,有点像红绡在每次欢爱过后,泛起的瑰丽嫣红。

    他大胆猜测着,她和上官昊磊自从上一次在饭店见过面之后,一定还有联络。

    「你最近有再遇见上官昊磊吗?」阙伯勋试探着她的反应。

    「没、没有呀!他跟我本是不同世界的人,怎会碰得上面呢?」语嫣真后悔问他问题。

    阙伯勋的反问让她心惊胆跳,他是否看出了什么?还是听到了什么?

    「说得也是。」语嫣太不会说谎了,她游移的视线透露出她的心虚。

    原本他的计划是让她陪侍上官昊磊一次以换取融资的许可,可看来上官昊磊对语嫣相当的着迷,他得好好想想,从这一点他能再捞到什么好处。

    「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可以回家吗?」他拿起帐单率先起身。

    「可以,我搭计程车。」语嫣有些失望,这是他第一次在约会后没有送她回家,如果今晚的用餐算是约会的话。

    「那有事我们再联络了。」阙伯勋走在她身旁。

    「嗯,别再忙得忘了吃饭。」她仍关心的叮咛着。

    「再见。」才走出大门他就立刻转身离开,留下伫立在他身后望着他背影的她。

    语嫣对着他转身离去的身影挥手再见。

    是她多心了吗?两人之间似乎有一堵无形的墙横亘其中,她的关心传达不到他的心中,而她也感受不到他对她是否仍像以往的用心

    一切的一切似乎从相识五周年纪念日的那一晚开始,两人就像两条越行越远的平行线,两人各忙各的,伯勋忙的是他的事业,但她所做所为皆是为了成就他的事业。

    一想起那个可恨的男子,她就全身颤科了起来,下午他居然说他爱着她,可是她是阙伯勋的未婚妻呀!她和他,本是不可能中的不可能的……

    但是,在他将那一池的玫瑰花海献给她时,她的心是悸动的,为了他那一百零一朵的玫瑰花语……

    Θ禁止转载Θ※※浪漫会馆独家制作※※Θ禁止转载Θ

    下午她正在将刚送到的红玫瑰花稍作整理,清点完毕准备摆进冷藏柜时,电话铃声响起,店长朱祥云在听完电话后,将一张订单交给她处理。

    那是张相当奇怪的订单,要求店里送过去一百零一朵红玫瑰,不用包装。

    朱祥云猜测着,客人订这么多的玫瑰花很可能是要布置会场吧!所以她嘱咐语嫣如果对方要她帮忙,她可以在帮忙之后再回店里。

    语嫣算了算刚才整理的红玫瑰,共有六十朵,取出冰柜原本库存的四十一朵,她将花放到客货两用的小轿车后座,拿起订单准备将花送到指定地点。

    车子一开动之后,语嫣在看到那订单上的送货住址时,让她吓得差点撞上前车后面的保险杆。

    那个住址她再熟悉不过了,她再看向订货人,差点昏了过去,是上官昊磊!

    他在做什么?为什么向她们店里订花?他订这么多花要做什么?

    花送到上官昊磊的住处,出来迎接的人果然是上官昊磊,他笑得肆无忌惮,开心得很。

    「真是辛苦你了,麻烦你跑一趟。」他先拿起六十朵的那-束红玫瑰花。

    「知道麻烦就别订花。」语嫣咕噜一声,拿起剩下的花东跟在他后头。

    「我是真的有需要才订的。」他走向房子的后院,那儿有一个约十五坪大小的游泳池。

    「有需要?你要这么多的红玫瑰要做什么用?」语嫣好奇地问着,

    她看着上官昊磊将花放在游泳池旁的白色休闲椅上,她也将花放在一边的桌子上。

    「是这样的,我听说泡玫瑰花澡很有疗效,所以买些花来试试。」他抽起一朵玫瑰送至鼻尖,嗅着那艳丽的花苞散发出的馥郁香气。

    「一百零一朵?需要这么多吗?」她难以置信的摆手尖叫,心中直骂他是疯子-个。

    「我的浴池这么大,不需要这么多花吗?」他指向水波粼粼、反着白亮日光的游泳池。

    「这是游泳池吧?你居然拿来当浴池?」语嫣看向蓝蓝的池底,若她有个这么大的浴池,她铁定会成天泡着不上岸了,泡澡可是她的最爱之一。

    尤其是在这种艳阳天,那凉凉的水蓝色光芒正向她热烈地招着手呢!

    「帮我把花瓣拔下丢到池子里去吧!」上官昊磊拔下他手中的玫瑰花瓣,片片色泽红艳饱满的花瓣,如下雪般地飘落浮在水面上。

    「真要这么做?」虽说整枝的花朵很美,但整池的花瓣海将会美到怎样的情景啊?

    「我不是正在做了吗?」又一朵红玫瑰的花瓣落入水面。

    「好吧!」她还真有些心动,想看看那样的画面。

    水面飘散的玫瑰花瓣越来越多,待两人手小剩下最后-枝时,上官昊磊停了下来,他凝视着语嫣,手中扯下一片花瓣,他轻轻念着:

    「她爱我。」花瓣从他的手中落水。

    「她不爱我。」又是一瓣落水。

    「她爱我。」他仍紧盯着她,又放开一片嫣红。

    「她不爱我--」他就这样一片一片的卜卦着,他对语嫣日以继夜,不断增加的爱意。

    语嫣屏息以待的看着他的目光,在那黑漆的深渊里,一簇跳动的火苗点着了她心中某个被阙伯勋遗弃的角落--那个她一直为阙伯勋守候、等待进驻的温柔地带,

    在她闭上眼时,他摘下了最后一片花瓣,卜卦的结果出现了。

    「她是爱我的。」

    语嫣捣紧耳朵,却仍听见他低沉沙哑的感嗓音。

    上官昊磊扯下她躲避的手,取过她手中的玫瑰花,他折短花,将半开的花朵别在她的耳际,轻轻呢喃着他的告白:

    「一百零一朵玫瑰所代表的意思是……」语嫣睁开眼,看着他缓缓说出口的花语:「你是我『唯一的爱』。」

    她的心大大的被动摇了,他的用心打破了她心中那个为阙伯勋坚守的爱情藩篱。

    「我不爱你!我不爱你!」她眸中水雾弥漫,挣扎的开口,可是泪花却散落了下来,滴在她的颊畔,滴在他抬起的手心里。

    「我会等你的,就像『一一次求婚』中的星野达郎,我一定要走进你的心扉。」他矢志必达的宣告着,心疼的拭去她楚楚动人的泪痕。

    他知道,她不是无动于衷的,否则她就不会因他而落泪了。

    上官昊磊捧住她迷惑的脸庞,吻去她的挣扎,吻去她的抗拒,在她轻颤的唇瓣印下坚定的承诺。

    语嫣任由他细碎的亲吻一一落在她抬起的脸颊、唇上,她真的无力去防守漏洞百出的心房;她是在何时对他不再设防的,在他-开始的强占?-次又-次的传唤中?还是今日的-百零-朵花语里?

    他揽住她软绵的娇躯,两人之间不留一丝缝隙,大掌不住地揉弄着她,力道大得像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

    顶上的大遮阳伞完全无法抵挡艳阳的热度,欲火窜起的猛烈又快速。上官昊磊压住语嫣倒向她身后的水池里,激起的水花闪耀着晶莹剔透的亮光。

    他的唇一直没有离开过她,在两人浮沉水面时更加深他的占有,挑开她的唇齿探入柔嫩芬芳的口中,品尝着甘美的蜜津,纠缠住她欲躲开的舌尖,就再也不放掉她了。

    语嫣意识迷蒙,对他的侵略似乎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

    他滑溜的舌头总是挑勾的啜弄着她,似带着火焰的手掌,总是毫不迟疑地攫住他所要的,先是她敏感的部,再来是怕痒的腰际,然后是她浑圆的臀瓣……

    他总爱拉住她抵向他得意的巨大硬挺,要她一同感受他的炙热,跟着他-起燃烧。

    两人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飘散在池面,裸裎似乎变得理所当然。

    上官昊磊啃咬着她仰起的白细颈项,舔舐着她跳动剧烈的颈动脉,兜转着小圈圈沿着挺起的丰腴,攻占上那嫣红的最高峰,含吮住美艳瑰丽的蓓蕾,狂肆的吸附着、轻咬着。

    「啊--啊--」语嫣迷离的神志溃堤四散,半合的眸底是-池浮动的玫瑰花瓣,嗅觉神经全是对玫瑰香气的痴醉。

    「嫣儿,我爱你,我爱你--」他每吻上她一边蓓蕾,口中便逸出一句爱的表白。

    「呃--嗯--」语嫣咬住下唇才阻止自己将真心话说出来。

    水底划动的腿总在不经意间互相摩擦碰触到,他的有力,她的柔弱,蹦出撩人的难耐;上官昊磊甚至进她两腿之间,顶撞着她最私密的幽处,惹得怀中的人儿引颈嘤咛不止。

    大手-刻也没闲着,他在语嫣火烫的周身再次点燃更狂猛的烈焰,他在她弓身呻吟时,闭气下潜至水面下,将她举向他的口,让他熨烫的唇舌吮住她的花心。

    不管她如何的扭身挣扎,他就是死咬着不放,执意要让她被欲火焚身,坚持向她索讨最甜蜜的甘津。

    他的舌尖一再地挑逗着她,轻啮着嫩瓣,舔玩着花核,直到她变得又软又烫,一个突击,他滑溜的舌挺进她敞开迎合的小里,勾住她炽热的内部,邪恶的带给她魂飞魄散的阵阵悸动。

    他蛮横地搅和着,直到-股芳香滑腻的涌出,流入他饥渴的喉咙里,他可以感觉到她正激情的收缩着,一再夹击着他仍剌进的舌头、

    「啊--啊--」语嫣按住他的头,扭动纤腰欲挣离他的唇舌,然而下身口背道而驰地套住他掏弄着她的舌尖。

    她是怎么了?她没有喝酒呀!是阳光晒得她头昏了吗?否则身体怎么不听大脑的使唤,硬是送至他的唇边,任他享用。

    终于,上官昊磊的唇舌放开了她,浮出水面,复又吻住她的唇舌,让她也尝尝她自己的味道,代以长指进占那仍抽搐的花径深处,不住地抽她,加入-指地扩张她。

    语嫣长发飘散在水面上,全身感受着水温的冰凉,可那凉意却完全无法驱散她体内的燥热。

    她血管中流动的似乎是熔铅,热烫得让她不能承受,急切地需索着宣泄管道,她唯一的念头是:她要他。上官昊磊,是他在她身上放的火,那么就要他为她熄灭。

    「啊--求你--我好热--」她不再对自己坚持了,脑中只有要他的念头。

    上官昊磊端看着语嫣粉红的胴体,玫瑰花瓣沾在她的肩上、发上、手臂上、口上,她简直像是水中仙子般,娇艳动人。

    吟喃小口吐露着他最期盼的祈求,他再也忍不住了。

    抬起她的腰,他拉住她的粉腿盘在他的臀腰上,就着沁出的爱,他慢慢地滑进她的体内,顶向她的最深处,感受到她紧窄的包裹,收缩的挤压,让他差点就喷泄了出来。

    「跟着我,嫣儿。」

    在水的助力之下,她简直轻得毫无重量,他抓紧她粉嫩的臀瓣,滑出来了些,复又猛劲儿地得更深,摩擦的热力,酥麻的荡人魂魄。

    「呃--嗯--」攀附着他的肩头,语嫣自然地在他抽离时不依地想要追上,却发现她的扭动在他奋勇挺进时,激增了数倍的快感,重力的冲撞有如引爆了一次小小的火热,让她的内部一个劲儿的抽紧。

    「对,就是这样。」上官昊磊屏息承接着她的收缚,撑住自己不被她的挤压而爆发。

    语嫣在他挑逗的激励下用力夹紧他的腰杆,狂野的扭动下身,期盼得到更多的快感。

    而上官昊磊也没有让她失望,速度超强而火力猛烈的进出,-再地让语嫣弓起酥软的娇胴,辗转呻吟尖叫。

    他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捧推着一只凝白晃动的椒孔,揉搓捏握着,合并食指及中指夹拉着顶峰嫣红的蓓蕾兜转挑起,另一波快感自语嫣首爆了开来,她再也无法承受了。

    她搂抱住他的头,将自己的脯挺送至他的嘴边,做着无言的要求,她急需要他来破解她身体里的魔咒,那股迫切快将她焚烧怠尽。

    上官昊磊完全明白她所要的是什么,他张口咬住那如小石子般的头,男雄风震幅加大、加快、加重,水花翻涌着,两人不顾一切、全心全意地领会这毁天灭地爆炸的时刻。

    在她强劲的痉挛收缩中,上官昊磊宣泄在她热烫的幽径深处,任由她不断地裹紧他悸动的男。

    水波荡漾中两人载浮载沉,沉浸在玫瑰香味撩绕的花瓣海里。

    Θ禁止转载Θ※※浪漫会馆独家制作※※Θ禁止转载Θ

    一星期后的某天下午,阙伯勋在红绡告知他,她确实怀孕之俊,就打包好衣物搬去和她同住。

    他是喜欢小孩的,原本他打算,若是能和语嫣在婚前怀孕的话,婚礼便可以提早进行,可是他一直无法越雷池一步,就因为她一句--要将第一次留至新婚之夜。

    其实他的良心曾经有过一点点的不安,可是一想到语嫣不也背着他,和上官昊磊来往着?虽然一开始是他拉的线、布的局。

    「你的衣服只有这些吗?」红绡整理着阙伯勋的衣物,一件-件的挂进衣橱里。

    「换穿的目前这些就够了!」阙伯勋将他的个人电脑,放置在红绡为他准备的书桌上。

    他熟练的将电源、主机、萤幕、列表机、数据机的头依序接好,在试过开机、上网没问题之后,转身抱住站立在他身后的红绡。

    「其他的还放在你租赁的公寓里?」她有些不是滋味地道,独占他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改天再全部搬过来,或者我们去买个大一点的公寓,结婚后就定居在我们的新家。」他清楚着红绡的子,安抚、承诺着她所想要的。

    「真的,那我们找时间就先去看房子。」红绡开心的搂紧他的腰,偎入他温暖的怀里。

    「只要你有喜欢的就先去看看、比较比较吧!」阙伯勋揉抚着她俏丽的短发。

    「你会陪我去看吗?」她要他的参与。

    「当然。」阙伯勋点头允诺着。

    红绡兴高采烈的亲吻着他,感觉着幸福正圈围着她,甜蜜得就像美梦成真似的。

    Θ禁止转载Θ※※浪漫会馆独家制作※※Θ禁止转载Θ

    语嫣一点也不晓得阙伯勋的背叛,她的时间除了在花店工作之外,就是应付着上官昊磊的传唤。

    不过他最近总是在晚上约她,夜游、听海潮、观星、赏夜景,进行着只有他们两人的户外活动。

    起先语嫣是抗拒着的,她不希望让别人撞见她与上官昊磊同进同出的模样,她怕不小心会传到阙伯勋的耳中,那她就无法对他交代了。

    可是在上官昊磊极力的游说,强调那些户外活动会碰见的人群不多,况且都是在深夜时分,人们大多就寝了。

    第一次,上官昊磊开着银色的法拉利跑车载着她夜游兜风,沿着滨海公路,快意地奔驰着。

    第二次,上官昊磊带她到白沙湾听海潮来往的波浪声。

    这是她从未经历过的,四周黑暗无光,她静坐在沙滩上,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湿咸海风,耳畔全是海浪拍岸的醉人节奏,她听着听着,小小的头颅竟就靠在上官昊磊支撑她的肩膀上睡着了。

    阳明山上擎天岗的观星,更是让她永远也无法忘怀的。没有光害的夜空中,亿万颗闪烁着动人光芒的星子,像碎钻般布满黑色丝绒似的天幕,美得令地震撼不已。

    而观赏台北市的繁华夜景又是另一种美了。

    语嫣发现这些活动都不必花费多少的金钱或心力,但阙伯勋却从未带她去欣赏过。

    他总是带她去吃饭、看电影、打保龄球、唱歌,都是一些花钱又窝在小空间里的活动,他总说到户外得花较长的时间,以他忙得不可开交的生活是挪不出时间来的。

    可是他却不知道她喜欢的是自然的、户外的休闲活动,就算只是在居家附近的小公园散散步,她也能甘之如饴,而阙伯勋对她的这些好恶从来都不知道、也没有去了解过。

    语嫣迷惑了,她究竟是爱上伯勋哪-项优点呢?老实?木讷?对工作认真?那些都只有喜欢的程度吧!?撼动人心的爱呢?她苦思着两人之间,真正的爱有多少?

    认真思索后,这才发现她和伯勋在大学时代就-直在一起,清清如水的感情中,爱情的火花从未点燃引爆。两人之间从未经历过的爱情和热恋,她能在两人都已订了婚之后,再去向伯勋索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