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高辣文 > 情妇与野兽 > 第五章
    上官昊磊放松地靠在语嫣身上,大口地喘气,包藏在昂贵衣服下面的身体不断地冒出汗来,在他的一生里,从未对任何-个女人有过如此强烈的渴望;他的身体也不曾感受过如此强烈的高潮。

    他开心地笑了,然后轻轻地吻着她。

    语嫣被酒释放的情绪,放任着她热络的响应他的舌尖,追逐着他缠绕。

    上官昊磊万般艰难地离开她几步,整理着她凌乱的衣着,而语嫣却只想拉回他的吻、他的抚触,

    「让我们离开这里吧!」他说道,带领着语嫣走到走廊上,「我需要一些新鲜空气--还有你--快一点--再一次。」

    语嫣醉意醺然,咯咯笑个下停:「你真是贪心。」

    「是你鼓舞了我的反应。」他实在没想到,酒会在她身上造成如此惊人的效果,看来他得常常灌她喝酒,他邪恶的决定着

    两人回到上官昊磊的住处,脱下凌乱的衣衫,另一场更狂野的激情继续延烧。

    上官昊磊抱起慵懒迷醉的语嫣进入浴室,让她坐在洗脸台上,他不间断的热吻让语嫣毫无招架之力。

    「我要帮你洗澡,里里外外都要洗得干干净净!」他邪气的宣告着,拉着莲蓬头扭开强劲的水花。

    「洗澡!我喜欢洗澡--」语嫣笑得花枝乱颤,酒让她平常隐藏的格完全展露出来,她春情荡漾的吟喃着。

    他挤了些玫瑰花香味的沐浴,抹在她如水蜜桃般轻颤的两上,搓揉出柔细的白色泡沫,修长的指划着一个又一个的圈儿,在语嫣不由自主的伸手扶住他的手背时,他将进行中的工作反手交给她自己,按住她的柔荑去抚慰她那对胀大的滢白蜜孔。

    语嫣下意识的握紧自己滑嫩的椒,食指及拇指夹住尖端拉扯旋转着,快感一波又-波地扑打着她,让她手掌的力道加重加快。

    上官昊磊双手滑过她修长圆滑的大腿、小腿直至脚趾尖,然后他扯开她无力垂下的两膝,挤身其中。

    接着让沾有玫瑰花香味沐浴的手掌探进花间谷地,滑向那层层瓣蕊,来回搓揉着,洁白的泡沫助长了他的放肆。

    他向前端的花核,拨弄再拨弄,每当身下的人儿快冲上顶点时,他就坏心的停下动作,如此反反复覆地直到语嫣娇声抗议,他才一个重弹,让她掉进高潮的漩涡里,抽搐痉挛。

    他只让她喘一口气,莲蓬头的水花就浇上了她,像在灌溉最娇艳的花儿般,他细心的冲刷着如红玉般的首,直到她受下了的以双手捂住两朵蓓蕾。

    上官昊磊转移阵地,将水花冲向黑森森的三角地带,冲向她完全敞开在他面前的花丛,强劲的水流冲击着楚楚可怜的花瓣,顽劣的刺激着充血的小核儿,造成比指尖的摩挲更狂乱的至乐,一阵强过一阵。

    她扭身摆臀,怎幺也躲不开他的攻势,颗颗晶莹剔透的水珠点缀在黑色的体毛上,勾人魂魄。

    他拉下她的手牵向她柔嫩的腿间,带领着她的指去认识自己情欲勃发的花心蜜儿。

    语嫣意识迷离地抚着自己从未探究过的湿热滑腻,那肿胀的花核、颤动的瓣叶。

    上官昊磊故意地拗着她自个儿的中指,戳进她紧小软烫的信道里,在她呼喊时再加入食指,等她自己开始慢慢抽时他退开了点,欣赏着她自个儿抚慰自个儿的媚态。

    「啊--啊--啊--」语嫣尖叫媚吟的冲过那狂喜的临界点,感觉到自己似被烈焰焚烧殆尽。

    上昊磊丢开莲蓬头,抬起她的大腿让她盘住他的腰,壮的男如箭矢般,进她仍抽紧痉挛的花径里,猛烈地冲撞起来,在她夹击得他男战败的爆发时,上官昊磊在她的吸放中出他的高潮。

    事后两人力竭的瘫软在柔软的床铺上沉沉睡去,交缠的肢体像麻花卷似的。

    阳光刺目的透过紧闭的眼睑,投至水晶体上。

    语嫣头昏脑胀的欲伸展四肢,但力气像完全用尽似地,动也动不了、

    她在哪里?视线所及的是陌生的天花板,黑色的丝缎被单、床罩,一个犷的男膛,一只横放在她腰部的手臂,而她是完全的赤裸,语嫣吓一跳的翻身滚下床

    被单随着她的移动裹住了腴白雪肌,却让床上同样一丝不挂的上官昊磊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早安,我的睡美人,你的真特别。」其实他早醒了,只是懒得起来,干脆搂着她细嫩的恫体,慢慢回味着昨晚的狂热。

    「我怎幺会在这儿?」语嫣羞赧的掉开视线,不敢看向他颀长壮硕的赤身裸体。

    「你不记得了吗?那些美好的感觉,狂野的交欢。噢!小嫣儿,我从不知追你有如此疯狂的一面,我可是全力以赴才能和你打成平手。」上官昊磊言辞露骨的挑逗着她。

    「我动手打你了吗?」她最后的记忆是,刘蔷薇的挑衅及饮酒过量的昏眩。

    「不,是我们连续来了好几次的『妖打架』。」他毫不在乎地在她面前伸展身躯。

    一幕又一幕的激情从她眼前闪过,她捂住小脸,鸵鸟心态的躲避他兴味十足的审视,她居然如此荡地和他做了一次又一次。

    「你不回来床上再睡一会儿吗?我想你一定被我给累坏了。」他好心的建议着。

    「不--」语嫣转头搜寻她的衣服,发现它们在不远处的沙发上。

    她勉强撑起虚软的双腿,拿起衣服,背着他快速的穿上,她一刻也无法再待下去了。

    语嫣不敢置信她酒后的行为会是如此荡、不知羞耻、堕落的。

    真不该乱喝酒的!

    「别那幺急着走嘛!要下要再来一次?我的神很好,看要怎幺玩都随你。」上官昊磊可恶的再加上一句。

    她不发一语,拿起皮包,冲出上官昊磊的家门。

    头顶上日正当中,显示此刻已是午时,语嫣冲回家里,她一想到那些激情的片断,就不能自已的悸动着。

    一个晚上连续不断、狂烈放纵的做爱,她简直相荡妇没啥两样。

    她强烈的自责着,感觉自己秽得越来越配下上阙伯勋了,虽说她是为了他才委身于上官昊磊的,可酒醉失态就是她的不应该。

    突来的电话铃声吓了她一大跳,她犹豫了十秒钟,才怯怯地接起。

    「喂,语嫣,你可真能睡,我打了好几次电话你都没听见吗?」阙伯勋开玩笑的问着。

    「你有打电话来?」语嫣心虚的握紧电话筒。

    「是啊!从八点到现在一共打了五通,你是在睡觉,还是出门去了?」语嫣觉得他的声音有些急促,他又在运动了吗?

    「我--我昨晚看看得太晚了,所以才会没听见电话声响。」她的视线飘过电视机旁的放影机,愧疚地对阙伯勋撒谎。

    「哦!有什幺新片吗?」是她听错了吗?她好象听见一声细微的轻喘。

    「是你不爱看的文艺片。」语嫣再认真地听着,没有!是她听错了吧!?

    「你有事找我吗?」她紧张地问。

    「喔!我原本想说今天是星期日,想找你一块出去走走,不过现在都过午后了--」

    阙伯勋可惜的口吻让语嫣更是惭愧。

    「你现在在哪儿?我过去找你好吗?」她想见他,就算不能向他诉说她的委屈,见个面也好。

    「呃,我现在在客户这儿,可能还得谈上一会儿。」阙伯勋急躁地说道:「我们再约时间碰面好了。」

    「今天不行了吗?」她已经好几天没见着他了。

    「我还约了其它客户。」阙伯勋软言软语地哄着她:「明晚吧!明晚一块吃饭好了。」

    「可是星期一晚上我有花课程,你忘了吗?」语嫣落寞地看着墙上月历的记事。

    阙伯勋赶紧改口:「那后天晚上好下好?」

    「嗯--」语嫣气短的退让-步,谁叫她睡到中午才醒来,错过伯勋早晨的邀约。

    「你还好吧?没什幺神,没睡饱是吧?再去补眠好了。」他忙着打算收线。

    「那后天晚上七点在『荷园』见。」荷园是阙伯勋最爱去的餐馆。

    「好,就七点。」阙伯勋在语嫣没看见的电话另一头,手忙脚乱的推开拉扯着他裤子的纤纤素手,那是属于另一个女人的手。

    「那再见了。」阙伯勋口气微急地喊道。

    「再见。」语嫣听见电话挂断的嘟嘟声。

    她叹息的放下话筒,这样的日子还得过多久呢?上官昊磊一通电话她就得随传随到,反观阙伯勋打来的电话她却一再的错过,是她敏感多想了吗?总觉得和未婚夫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另-边放下话筒的阙伯勋,则是被一具白嫩雪肤的胴体给扑倒在一张大床上。

    「约了客户谈事情?你要和我聊些什幺呢?勋--」软哝的声调,莺语般的酥人心

    「谈什幺?我的小心肝、小宝贝,在床上除了聊你爱我、我爱你之外,不就是聊聊看你喜欢怎幺做爱?」阙伯勋毛手毛脚地在赤裸裸的娇艳女体上游移着。

    「哎哟!打从我们第-次认识,到现在也有两、三年了,哪一回见面不是你想做,才会想到来找我的。」小手抱怨地拧了阙伯勋的臀部一把。

    「我说红绡,从什幺时候开始,你也学会闹脾气了?」他一点比不将她下疼不痒的揉捏放在眼里,反倒有些兴奋起来

    「哼,在我的床上还打电话给你那个小未婚妻!」红绡心生不悦的转过头去。跟着阙伯勋的时间说长不长,但对女人而言,两、三年等待的时间也不算短了。

    「你气的是这个呀?」阙伯勋揉上她白波浪荡的细瓷蜜。

    「难不成还有别的吗?」她娇喘一声,小手拍打着他的膛。

    「如果你在意的是这个,那你就别白费力气了,留着待会儿再用在另一个该使力的地方吧!比如说这儿--」他臀部一顶,硬杆儿似的男,撞上了她两腿之间的柔嫩地带。

    「你别想用这个方法转移我的注意力--」红绡呻吟的娇嗔着。

    「她对我还有点用途,所以现下还不能跟她撕破脸,等我还清了银行的借款,就跟她一拍两散。」阙伯勋冷酷无情的说出他的真正用意。

    「你是说--」她不解地蹙眉,心中又惊又喜。

    穆红绡,阙伯勋背着语嫣另外结交的女朋友,两人相识在三年前的一个晚宴酒会上,酒会是阙伯勋为了与股东筹组贸易公司而在丽晶酒店所举办的。

    那天晚上语嫣刚好重感冒没有到场,而红绡则是陪着一个赞助厂商前来,稍后却因那人有事先离开,而被独自一人丢在酒会上,正当她意兴阑珊的也想离去时,遇见了薄醺的阙伯勋。

    两个单独的男女原本只是随意聊聊而巳,但香槟一杯接一杯的下肚,雨人是越聊越起劲。说香槟是催情酒,一点也没错,喝到最后,两人竟「聊到」酒会楼上房间的床上去了。

    被男伴撇下的穆红绡心酸的对阙伯勋大吐苦水,而一直得不到语嫣上床许可证的阙伯勋则是有些欲火难耐的焦躁;雨人在香槟的助长之下,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隔天清晨酒醒之后,雨人并不后悔,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人断断续续的保持着联络,较为频繁的来往则是最近才有的,从阙伯勋说那一天是他和未婚妻的相恋五周年纪念日开始的吧!

    她是知道他有个已订婚的未婚妻的,可是,私心底,她还是抱着-点希冀。

    人不是没感情的,红绡在被男伴抛弃之后,对阙伯勋就更加依恋了。两、三个年头下来,她一直只为阙伯勋张开她的大腿,她再也放下开阙伯勋了。

    她一直不敢对他做太多的要求,怕会惹他不快地拂袖而去。

    可是,近来她的心一直骚动难耐,因为她很可能怀孕了,她还未上医院确定,不过八九不离十。她欲言又止,不敢面对阙伯勋可能会有的反应,她是如此的爱他呀!

    「我的意思是说,透过她的关系,有一家银行终于肯融资给我了,不过,在借款还未偿清之前,我不能跟她提分手或取消婚约。」阙伯勋净挑对他有利的话说。

    其实他对语嫣的情意,早就因为认识了红绾而渐渐消退,偏偏公司周转不灵时,刚巧让他遇见了大学时代的同窗上官昊磊,如今他身分所代表的利益,让他想起大学时上官昊磊一直对语嫣相当有好感,所以他才大胆的赌上一赌,利用语嫣去换得上昊磊所拥有的银行的融资。

    果不其然,他安排让语嫣进他住的房间,过了三天,他的核贷通知就下来了。

    「你为了我要和她解除婚约?」红绡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眸,有如得到天下至宝,狂喜得让她握紧他的手臂,她的祈求应验了!

    「是啊!看我有多爱你。」低下头来,他索取着她的吮吻。

    「永远都别离开我!」她霸气地要求。

    「不会的,我永远部不会离开你的,我可爱的红绾。」阙伯勋温柔的响应。

    在语嫣那儿得不到的需要,他要在红绡的身上得到补偿,激情的欲望、煽动人心的男女欢爱,红绡有着语嫣所欠缺的一切,所以他才决定背叛语嫣。

    只是偶尔在冲上激扬的高潮时,会把红绡的面容想成语嫣姣美的睑孔。

    其实红绡和语嫣的容貌是完全不同的。

    红绡就如同她的名字-样,美得像-绢艳丽的丝织,狂野的气质让人-眼就会注意到她。

    而语嫣的美则像是轻轻细语般的银铃巧笑,柔媚的水漾,令人想深究她的内涵是否一如她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