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高辣文 > 情妇与野兽 > 第四章
    「我--我没有可以搭配的鞋子--」语嫣蠕动唇舌,勉强拉回迷失的神志。

    「放心,我早准备好了。」上官昊磊手一翻,一双同样以黑色绒面为底,前端缀上一排细钻的高跟鞋展现在她眼前。

    如同仙杜瑞拉般,上官昊磊低下身为她一一套上,氛围甚是奇异。

    「啊!大小刚好,我的仙杜瑞拉,你就是我的新娘。」

    如舞台剧般,上官昊磊深情款款地吟诵着,语嫣的心也跟着悸动起来。

    「该出门了吧?」语嫣脸红心跳的避开他的凝视。

    「当然。」他轻轻一笑,对她忸怩不安的态度有着得逞的快感。

    走出玄关前,上官昊磊又拿出另一件惊喜罩上语嫣抖瑟的肩膀。

    那是一条深紫得近乎黑亮的貊皮披肩,抚着它柔滑的细毛,语嫣从未穿过皮革,但她可以肯定,它必是所费下赀,那披在身上的不是衣服而是享受了,他的行为已然是极奢侈的宠溺。

    上官昊磊捉起她白细的柔荑,他感到一种疯狂的兴奋,揽着脸上净是迷惑神色的语嫣,他志得意满的带领着她前往舞会地点。

    上官昊磊驾着他雪色的新型敞篷车,灵巧的游移在车阵间,经过仰德大道往阳明山上疾驰。

    没多久便在一栋占地千坪的花园别墅前停了下来,将车子丢给侍者,他牵着语嫣进入会场。

    上昊磊从他的外套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邀请卡,交给门房,后者态度恭敬地接过,目光却在扫瞄到语嫣后盯住不放。

    将语嫣的披肩交给另一名侍者,他亲昵的揽着她进入大厅中,而在宅子里面,他们所到之处全都是窃窃私语声,她知道自己就是他们谈话的主题。

    女们投予她嫉妒、不悦的眼光,像是在剖析,她是否够资格待在上官昊磊的身边;有些更是隔着面具,明目张胆的抛给上官昊磊热情又大瞻的情挑媚眼。

    「我不该来的。」当他们穿过另一群等候差遣的侍者,走进宽阔的跳舞厅时,语嫣低喃着。

    上官昊磊注意到那些女客中有些是他认识的人,但是他还注意到一些语嫣没有发现的事。

    这些男人跟女人的诧异眼光中,尤其是那些没戴面具的男人,更是毫不掩藏对语嫣的惊艳

    「别傻了。」上官昊磊说道,对她施展出他所有迷人的特质。

    他了解这种所谓的「上流社会」,也知道他们会多幺地暴无礼,但是在这舞厅里的每个人,都不知道当他的防御容忍界限受到侵犯的时候,他会变得有多野蛮。

    「这就是你该来的地方。」上官昊磊加强保证。

    为了让语嫣放松心情,他从身旁经过的侍者所端的银盘中,拿了两杯香槟酒,交了一杯给她。

    「敬今晚迷人的你。」他说道,轻轻地用他的杯子去碰触她的杯子,「你的美让在场所有的女人相形失色,我的目光本无法从你这儿移开一秒。」

    语嫣心跳加快的啜饮着香槟,刚开始是冰凉的体,接着立刻温暖了她的血管,在她的体内形成-股暖流,汇聚了他煽情的恭维,那温度更是炽热。

    当有人走到上官昊磊面前,要对他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时,语嫣本想转身走开,但他立刻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回他的身边。

    当那个人离开之后,语嫣低声道:「拜托,上官昊磊,每个人都在看我们。」她想将手从他的掌握中抽出来,却仍被牢牢地握住。

    「我知道。」她就像个发光体般,吸引着每一个人的目光,也包括他。

    语嫣一直感觉到来自这间大厅各个角落,所投过来的所有目光,她将空了的酒杯交给经过的侍者,又取过一杯他盘里的酒,这杯的内容不是香槟,但香甜顺口的味道让她两三下就又一仰而尽。

    「上官先生,我有话想私下跟你谈。」一个眼光在扫过语嫣便不再看她一眼的中年男子,严肃的对着上官昊磊颔首致意。

    「反正我也想四处走走。」语嫣轻轻地挣脱了上官昊磊的手。

    自从他们一踏进这间屋子以来,上官昊磊的手就从未有一刻离开她的身上、肩上、手臂上及小小的背上,有时只是轻轻地将她的柔荑握在他的大手里面。

    语嫣从不曾注意到,上官昊磊带着热度的抚触,可以让她即使身处在这种众人虎视眈眈的境况里,也觉得十分安心。

    直到她离开了他的身边,她才意识到自己像掉进了海里,没有任何可以抓住的东西。

    她穿过一堆又一堆的人群,四处都是昂贵的香水、脂粉味,夸张的谈话内容及灿烂夺目的宝石光芒。

    语嫣试着不跟任何人的目光接触,因而她只能直直地看着前方,不能朝下看,因为她不想让人家认为她很怯懦。

    她发现不远处有个小小的调酒吧,直觉地走了过去。

    「嗨!美丽的小姐,你今晚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你身上了。」酒保年纪很轻,说话相看人的眼神却很历练。

    「那不是我所愿的。」语嫣懊恼不已。

    「别受到他们的影响,开心点!」他递送上一本目录,「点杯喜欢的调酒吧!」

    语嫣接过手,欣然地翻开内页,向酒保要了一杯「爱雨兰冰茶」。

    语嫣啜了口看起来像桔茶似的体,利久酒和柠檬汁、可乐的甜味盖过了其中的苦涩味,尝起来舒畅可口,她又喝了几口。

    离开酒吧,她走入一条没有通路的走廊,那里有一些人在交谈,他们同时回过头来看她,几个男人睑上净是兴味十足的表情,反观女人们眼中则净是鄙视意味,因为她的出现,抢走了原本注意力全在她们身上的男上们的目光。

    她转身走向相反的方向,她听见了女人们的嘲笑声,生气而困窘地,她大口喝光了手中的佳酿。

    再度向酒保要了一杯「爱尔兰冰茶」,语嫣继续走着,她步出大厅走到这座宅子的中庭去。

    她喝完她所认为的「冰茶」,将酒杯放在大理石做成的喂鸟器上面。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嗅闻着山上夜晚独特的清香空气,她的自信也渐渐地回来了。在大厅里面一直闻着烟味相香水味,让她觉得那是在提醒她,她正待在一个不属于她的地方。

    而现在站在中庭,尽管四周围有高墙围绕着,她却觉得轻松多了。

    在她右手边的影处,她听见了一声轻柔的、女的呻吟声传出,语嫣眨眨眼想要看清楚,那名女拿下面具,她认出那是以戏剧和拍广告出名的女演员刘蔷薇。

    她正躺在一个衣着高尚,但已经老得可以当她父亲的男人怀里。他们正在接吻,那个男人的手覆在她的房上,隔着她的礼服抚着她。

    沉醉在激情中的两人没发现语嫣的存在,男的一把扯下她细细的礼服肩带,两只弹跳而出的白嫩热,在月光下莹白生辉、波光荡漾,语嫣闭上双眼不敢乱看。

    「喔--你那儿好大、好--快,快给我--」

    语嫣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玉女形象的她所会说出的话。

    「小荡娃儿,你下面一定全湿了吧?」老男人鄙夷的挤捏着她那对绵软蜜,口中秽说道。

    「你自个儿来看,不就知道了!」

    她放浪大胆的挑逗言辞让语嫣蓦地涨红了小脸。

    「我不只要看,我还要看呢!」他就地撩高她的裙襬,扯破那雪白的小亵裤。

    「那还等什幺?」她娇笑吟哦地煽动他。

    「呵,看我弄得你欲罢不能!」他解下裤头掏出阳具,翻转过她的身躯抵靠在一棵树干上,有如发情的公狗般,猛烈地冲撞进她抬高摆晃的圆臀之间,那个花蜜四溢的小儿里。

    荡的交欢气味及喘声飘散在中庭里,女人暧昧的叫春浪啼,男人野兽般的低吼咆哮,在所难免地流进语嫣紧捣住的耳中。

    就在她觉得她再也忍不住了,男人突然止住攻势,死搂住身下女子前后晃动的脯,他抖擞地将男菁华全数泄进她吸附着他的道深处。

    「蔷薇呀!你把我伺候得很快活,下一部八点档的女主角就是你了。」男人直起身来穿妥衣裤。

    「张董,那我就先谢谢你了。」蔷薇丝毫不在乎自己上身的裸裎及下身的凌乱,伸手索着他的前,红唇吻印着他的老脸。

    「呵,呵,呵……」他满意的笑着。

    这时刘蔷薇的视线越过他不高的肩膀,看到呆立在中庭的语嫣,她光内敛的眼眸一眯。

    「张董你先进去里面,等一下我再去跟你碰头。」她沉地紧盯着语嫣。

    语嫣面对她敌视的愤恨有些无措,她不是故意要撞见他们的「好事」的呀!

    那刘蔷薇称为张董的老男人神采奕奕的,-点也没注意到语嫣的存在,-路走进大厅里。

    「『神秘女郎』,今晚在这个舞会里的客人们都这幺称呼你。」刘蔷薇森冷的目光一瞬也不移地,往语嫣站立的地方走来,

    她脱下她被扯得支离破碎的蕾丝亵裤,将之丢向一旁的草丛里,拉起被拉下的礼服肩带遮住她那在走动间弹跳不已的两,笔直的走到语嫣的面前。

    「对不起,我并不是有意打扰你,而是--」语嫣的急于解释被刘蔷薇挥手打断。

    「谁在乎那个,没用的老家伙,撑不到十分钟就早泄了。」她语气中净是轻蔑。

    「你--」语嫣从未遇过这种的女,话锋尖锐、毫个留情。

    「你和上昊磊是什幺关系?你是他的新宠?不可能是女朋友吧!?」她绕着语嫣身子打转、嗅闻着,像在搜查着她身上是否沾染着上官昊磊的味道。

    「我--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语嫣勉为其难地回答。

    「朋友?哈,对上官昊磊而言,女人绝对下会是『朋友』,她们只是玩伴、宠物、床上的发泄工具。」她剌耳的厉声高嚷。

    「那与我无关!」语嫣慌乱的撇清,她的口气似乎很了解上昊磊,难道她也是他的床伴之一?席间还有多少女人跟他有过一腿?她的心莫名的涌上一股酸涩。

    「不会太久的,上官昊磊换女人就像换衣服一样,快得很。」焚红的瞳孔中,被遗弃的恨意让她火冒三丈。

    语嫣的耳朵和脸颊愈来愈热,她对于自己所看见的觉得很困窘,对刘蔷薇带着强烈的敌视、指控和挑衅感到非常不自在,她的攻击仿佛是她将上官昊磊从她手中抢走似的。

    「我吓到你了吗?」她假好心的问着,享受着语嫣眼中的惊慌,「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认为,有些现实的事情应该让你知道而已。」

    「我该进去了。」

    语嫣试着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很苦恼,但是她的语调中的确泄露出了她的缺乏自信。对刘蔷蔽而言,这无异是发现了一个可以攻击她的弱点,这让她更愉快。

    「我陪你一起进去。」她尾随着语嫣,瞪视着连背影都美得让人屏息的她。她身上完全没有一丝人工的香味,只有清新的自然馨香。

    「不用了。」语嫣懊恼着她的紧追不舍,像猎人盯上他的猎物。

    「一点也不麻烦。」蔷薇从经过侍者的盘子上攫下了两杯加冰块的威士忌,递了一杯给语嫣。

    语嫣的头开始晕眩,她很快地喝完了杯中辛辣的琥珀色洒,希望可以借着冰凉的体,平抚她发烧的脑子,厘清她的思绪。

    她在人群中走走停停,一看就知道很不习惯在人群穿梭的模样,她在心中想着:刘蔷薇跟上昊磊是否曾睡在一起过?

    刘蔷薇也在研究着语嫣蹒珊的步伐跟她迷蒙的双眼,她继续跟着她,打算在最多观众的地方彻底将她给打倒。

    「等一下,」刘蔷蔽出手拦住她,「让我们谈一谈,你没有什幺理由从我的身边离开。」

    语嫣想起她在舞会上喝了太多的香槟,所以她现在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跟真正的感情,她看见刘蔷薇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愤怒。

    所有在她们附近的女客全都聚集过来,准备要好好欣赏刘蔷薇如何来羞辱这名整晚吸引住在场所有男仕们注意力的「神秘女郎」。

    「蔷蔽,我以为你够聪明!」森冷凛冽的声音有如冰刀般,劈开了这一群像秃鹰般围住语嫣的女人们,「没想到你这幺愚不可及。」

    上官昊磊鬼魅般的身影似一尊巨人,威武壮硕地将语嫣护入他宽阔的怀里。

    多种酒混合着在她胃里翻来覆去,她喟然地倚向那支撑住她的昂藏身躯。

    「别让我再看到你那张丑态百出的嘴脸,否则你会发现你的演艺事业将宣告终止。」上官昊磊看也不看刘蔷薇那由白转青的脸色,搂住怀中娇软的人儿,他打算找个安静的地方让她休息-下。

    他带着她登上二楼,四周的吵杂声浪退去,语嫣跟随着他,刚才所受的气让她口满是急待发泄的怨怼,而酒的热度此刻正贯穿她全身,让她燥热不已。

    甩开牵引着她的大手,她转身跑开,不确定在这座陌生的大宅子里,她该走去那里,但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必须远离上官昊磊,她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体内那股莫名的燥热让她情绪高亢,她迫切地想找到发泄的管道,

    为了能够迅速地奔跑,语嫣将裙子拎高了些,露出一截藕白的小腿,她转过一个回廊,回头带着笑容,看向正追上她的上官昊磊,就像她刚做完-件好笑的事情一般,在他快靠近时,轻快地用她的舌尖湿润了一下她的嘴角,然后又跑了起来。

    「试试看来捉住我啊!」她得意地宣战。

    上官昊磊不解着,刘蔷薇究竟对她说了些什幺,让她的行为如此开放而兴奋。

    语嫣听着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就在他的呼吸喷拂上她的颈后时,她转动最近的一个门把,进入一间黑暗的房间,房里唯一的照明,是由落地窗外面所披泄进来的月光。

    这像是一间闲置的房间,摆放的家具不多,她看见有一张单人床及圆几。

    在她进到这间像是给仆役居住的小房间还下到五秒钟,上官昊磊就用力地将门踢开,他一把将她揽进怀里,深入而激切地吻着她,她没有丝毫的反抗,酒完全接管了她脑中的理智。

    「我要你,现在!」她低喃着,她的头因兴奋与热情而不停地摆动着,「我现在就要你!就是现在!」她像个女王般地命令他。

    她被转过身抵在她刚才进入的门板上,上官昊磊将她的脸捧在他的手中,他的舌头舔着她的唇瓣,深深地探进她的口内,而她热切的欢迎着他。

    「磊--」她叫着,伸手探进上官昊磊光滑的丝质白色衬衫下面,抚那结实魁梧的肌。

    「你喝醉了!」她口中浓烈的多种酒味解释了她行为的失常。

    「你还在摩蹭些什幺?」她隔着布料亲吻着他的口,舌尖濡湿了他的衬衫。

    「这真是疯狂!」上官昊磊怎幺也没想到,醺然的语嫣竟是-一此地豪放,他的热情因她的挑逗而失去控制地火速燃烧起来。

    他将她更加紧抵在门上,衔住她快逼疯他的唇舌,舌头逗弄着她的,她的手指正压在他的肺部及肋骨上,他曾被触过下下百次,可从没有-双手像她这样,让他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欢愉和震荡。

    「我需要你,磊--」她热情地低喃着。

    他的双手握住她的房,用力地搓挤着,在不耐烦中,他扯下她礼服的上身,雨团腴白椒孔蹦弹了出来,漾晃着莹白波涛。他用力抓住,感受她那丝缎般丰盈美丽的娇胴。

    语嫣颤抖着,拱起她的背,让她的房更加坚挺地抵向上官昊磊热烫的掌心。

    当上官昊磊的手松开她时,她大声地呻吟着,像是在抱怨一般,但她无法说出任何话来,因为上官昊磊的嘴吮吻住她的-只尖,饥肠辘辘般地舔贪啃咬着。

    她喜悦的娇吟着,拉住他的手覆上她被忽视的另一只丰盈,她压住他的手揉弄捏握苦。

    上官昊磊捏凸着那怒挺硬立的晕,轮流舔洗着两朵红艳艳的蓓蕾,得到她鼓励的喊叫、激情的扭动,他口中的力道不免更加重几分。

    他反手留下她自己的手停在-只需要照顾的雪上,大手撩高她的裙子,抚着她天鹅绒般的大腿内侧,更往上的抚压着她女最私密的一处。

    无法控制的激情感受,让语嫣忘形的惊喘呻吟,当他有力的指找到她欲望难忍的花苞,再以无比的技巧刺激着她时,她的头情不自禁地住后仰。

    上官昊磊火热的唇舌,湿热地抵着她喉咙及大动脉跳动处,大手暴的扯裂她礼服下仅着的蕾丝内裤,满足的潜入她温暖湿润的蜜谷里,揉捻拉扯着前端那鼓胀的小核儿,乐得听见佳人更大声的吟哦。

    「这真是太疯狂了!」他低语着,颊骨贴挤着语嫣的沟,鼻尖闻着她自然的体香。

    语嫣此刻就像上官昊磊一样兴奋,或许比他更兴奋,她体内的疼痛压迫着她,猛烈地灼烧着她,她握住他搔乱着她下体的手臂,跟随者他的掏探扭动着圆臀。

    「你会将我折磨到死的,但我还是要你。」

    她听见上官昊磊强忍的低咆,那声音里充满了无助以及他对她的饥渴。

    裙襬向上翻飞之际,他在她的面前跪下,她吟呻着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幺事。

    而当他的手放在她的臀部上面将她拉向他时,语嫣昏眩地随着他摆弄;他的吻如烙铁般落在她最柔嫩的私处时,她几乎要跳了起来;他的舌舔吮着那布满最细密神经的花核时,她恍若被闪电劈中似,狂野的扭腰摆臀,却怎幺也离不开他的嘴。

    「啊--那里--那里不要呀!」她震荡的魂飞魄散。

    他突然离开她,「张开,为我张开你的腿儿。」他监督着她,在语嫣听话且乐意的再张大时,他抬高她的右腿,让她的大腿放在他的肩上,后脚跟抵着他的背。

    他的唇口猛鸷地吮吻住她的花间蜜谷,舌尖撩拨拍击着已然胀红的花核。

    「喔--」她惊喘着。

    虽对于他的再次进击有过心理准备,但太过猛烈的欢快还是让她承受不了的差点腿软了下来霎时,一阵阵有力的、扭紧的收缩让她渐渐地达到最高峰的狂喜。

    「啊--够了--真的,够了--」语嫣晕眩于那如惊涛骇浪般袭来的高潮,一再拍打着她已脆弱至极的神经中枢。

    然后,当她正盘旋于那期待已久的最高峰时,上官昊磊从她的腿间移开,重新站了起来。

    「怎幺了?为什幺停下来?」语嫣结巴地问道,伸出手抓住上官昊磊外套的领子,紧紧地抓牢,兴奋地想要他再继续下去。

    上官昊磊眼中有着前所未有的灿烂光芒,因激情而显得狂乱,没有给语嫣任何解释,他只是伸手握住她的肩膀,再次将她推挤在门板上。

    他靠向她,当他的手再次拉高她的裙子,她感觉到他释放出他身下激昂勃起的男,炽热地顶着她。

    「是的,磊!是的!」语嫣大叫着,她的手臂紧圈住他的颈项,抬起右脚伸到他的背后攀附住他。

    「继续下去。」上官昊磊低喃着,对她下意识地左右扭动她的臀部,力表欢迎。

    在她停止扭动时,他灼热硬硕的前端正抵在她湿润滑腻的入口。

    -次令人窒息的挺进,他入她的最深处,感觉到她的花径紧窄密封、毫无空隙地包裹住他。

    「是的,用你的热情包容我、圈牢我。」上官昊磊嘶哑地吼着。

    而当他开始在语嫣一缩一放的内部冲剌时,他听见她低泣的呻吟在他的耳边响起。

    她颤抖着,更加紧抱住他,快感不断地随着他的抽高筑,当颤凓般的收缩一波又一波地向她袭来时,那是近乎痛苦的愉悦。

    上官昊磊仍忘情地深埋在她体内,持续加速地在她甜蜜甬道内狂暴的冲剌着,一再地将她撞向背后结实光滑的门板上。

    她的小儿面对他激烈的进出抽动,蜜津不断地满溢出来,潺潺水声不断。

    「噢!你为我湿透了!」他的手紧紧地抓握住她的臀部,男不断胀大,猛烈地-再戳入她。

    她感觉到在他膛里的心跳,跟她的心跳如此接近,几乎是连结在一起了。

    他的指尖再度攫住他们结合处前端的硬核儿时,语嫣再也承受不住地收缩痉挛,抽紧的肌强力的裹紧他的利刃,几个来回重击戳剌,一声低沉而充满欲望的呻吟逸出他的口中,他炽热的菁华狂涌地喷进她的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