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高辣文 > 情妇与野兽 > 第二章
    真没想到他居然会是她第一个男人,她不是和阙伯勋交往五年了吗?

    他停住攻势,耐心地等她适应他的巨大,她是那幺地娇小,那幺地紧窒,又那幺地炽热。

    在上昊磊开始缓缓在她的体内抽动时,高涨的需要变得紧绷,语嫣惊讶于他的巨大能够一再地将她撑开到极限,带给她一种像是疼痛,却又比疼痛更加饱满又难耐的迫切。

    「啊!」她呼喊一声,娇小的身子猛地弓起,承接着他的侵占而剧烈颤抖。

    上官昊磊糙的拇指按压在她顶端的花核上,反复揉弄兜转着,不断地加压再加压,诱使她分泌出更多的湿稠蜜汁,好润滑他狂飙的入侵、放肆的进占。

    「感受我,紧紧的圈牢我,我热情的嫣儿。」他感沙哑的爱语伴随着灼热的呼息,喷吐在她敏感的耳际,那传输到她脑神经、再漾至心口的骚动,让语嫣的肌理为之一束,更加裹紧了他的男象征。

    她抓不稳的身子直往下滑,却只是让他更挺进她的花径深处,抵住那连她自己都不曾发掘的柔嫩幽境。

    「啊--别--别这样--我受不了--」她无奈的承受他亲昵的亵玩,下半身被他逐渐加快的抽给顶得震颤不已,而那伴随而来的指尖则引发成串的酥麻,狂飙的快感直驰向最高峰。

    「就是要让你受不了。」他额上汗水满布,双眼闪动着催讨的灼视,他要她,不只现在,他错失了她的过去,所以他要定了她的未来!「你是我的,知道吗?」

    语嫣不断地喘息着,因他急速的进入撤出,那结合处的狂暴摩擦,让她脱口吟哦,水眸里充斥着无助的娇柔,口鼻间呼出的皆是动情的芳香。

    「知道了--我知道了--」在他强大力量的逼迫下,她神智不清迷乱地顺从他的霸气。

    她像是他手中的琴弦,随着他态意妄为的撩拨,快感一阵强过一阵,极度的饱满充斥她的四肢百骸,那充血肿胀的花核被逼到了一个临界点;终于,累积的欢愉被他重力的弹拨下,有如火花般的爆发。

    「啊--」语嫣尖叫着,下身强烈的抽搐、收缩。

    感觉到语嫣的高潮已临,她花径紧缩、顽强的吸附住他,夹击着他,上官昊磊再也克制不了如火山爆发般的狂野,几个冲剌,他在她的幽密深处喷出他灼烫的华……

    上官昊磊浓重的喘着,他身上都是汗水,点滴滑落她娇腴白嫩的艳间,指尖沾染着她的蜜汁,他缓缓地收回手,以舌尖舔尝她的味道,极为缓慢的抽出自己深埋在她体内的男,不舍的看着她一寸一寸的吐出他的灼热,那画面是销魂蚀骨的诱人。

    他将她瘫软的娇躯抱到卧房的大床上,在她身侧躺下,欣赏着玉体横陈的魔魅晕红,雪白肌肤上一层薄汗让她的身子泛着晶莹光泽。

    「小嫣儿,你是我的了。」上官昊磊俊俏英挺的脸上,净是得意的笑容。

    像坐了一趟超高速的云霄飞车,又像是搭上滑翔翼翻飞于天际,语嫣在落地时几乎是虚软的瘫下,她从不知情欲也是能火爆而激烈的,她有如耗竭了全部的力气,打了一战般。

    感觉到上官昊磊的双手仍抚弄拨转着她哺上樱红的尖,执意将之撮成圆挺硬实似小石子般的红宝。

    她似被催眠般睁眼着迷地观看,体内余波末平的骚动,似有再度被挑起之势。

    「不要--不要了。」拍开他的魔掌,她翻身背对他。

    「你虽然嘴里说讨厌我,但是我们做爱时配合得不错呀!」上官昊磊扳过她的脸,笑嘻嘻地亲了她一下。

    他的调侃让她窘迫地涨红了一张俏脸。「住手!」抓住他探向她房的魔爪,他的碰触会让她神经紧绷。

    「我就是爱不释手,怎幺也收下了手。」他的大掌如捏水球般地狎戏着两只热。「看不出来你有三十四的尺寸,正好适合我的掌握。」

    「不要这样!走开!」她娇斥着他,身子翻转拉过被单将自个儿包裹起来。

    「啧,小嫣儿,甜头尝过就过河拆桥呀!」上官昊磊起身披上睡袍。

    「伯勋如果知道这件事,他一定不会饶过你的!」语嫣半气半羞地指责他。

    「你单独和一个男人进入饭店的房间,早该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了。」上官昊磊倒了杯/啤酒加/杜松子酒调合而成的姜啤啜饮,冷笑的睨视着她激情过后颊畔的胭脂色。

    「别开玩笑了!你以为别人都像你这幺下流吗?」语嫣下床,走向白色长毛地毯上,将衣服一一拾起。

    一迭仟元纸钞突如其来地,丢在她正要捡起来的白缎兜儿上头。

    望着散落着的人头纸钞,她愕然而揪心。

    「这些钱--要做什幺?」语嫣青白着面容,强忍颤抖的语音问。

    「男人抱女人该付的钱呀!」上官昊磊忍下对她那苍白小脸的心疼,眼中佯装出轻贱之意。

    「你把我当妓女看待!?」她不相信才刚和她缠绵过的他,会语发利刀将她剌得遍体鳞伤。

    「那--你是心甘情愿被我抱啰?」他轻抚着她光滑的下巴,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

    语嫣怒气冲冲地扬起手臂,意欲打他一个巴掌。

    看穿她的目的,上官昊磊轻易地截住她的五指。「付钱给你,我们就银货两讫,互不相欠了。」他恶质的再补上一句。「免得以后你拿这个当借口,逼我娶你。」拉过她的手,他吻住她洁白细腻的掌心。

    「你少臭美!」语嫣用尽全力的甩脱他的箝制。

    遍寻不着内裤,她放弃地躲进浴室,匆匆穿好兜儿和洋装,赶紧夺门而出,现在的她只想快点远离这个危险极高,又伤她自尊的男人。自尊?她还有自尊吗?两行清泪缓缓落下。

    「怎幺走得这幺急--」砰的一声阻隔了他接下来的话:「你的小亵裤还在我的口袋里呀!」

    只要一想到她居然没穿内裤走在街上,他休兵的小弟弟就又竖然起立。

    上官昊磊邪恶的笑容仿似地狱里窜出的魔鬼,他有相当的把握,语嫣很快就会再来见他的。

    语嫣惊惶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在心中将白昊磊骂了不下数百遍;白昊磊,不,是上昊磊,他本就是世界上最低级的男人!

    一进家门,她立刻冲进浴室,扭开莲蓬头,用略为烫热的水拚命地搓揉全身,想洗去他在她身上留下的男气味。

    她在镜子前仔细的检查全身,还好他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激情的痕迹,否则教她如何面对伯勋。

    等她走出浴室,飘散满室的熏衣草芳香,令她绷紧的心弦稍稍放松了下来。

    走到厨房,她为自己冲了杯即溶咖啡,坐在白净的柚木餐椅上,她才想起要打电话给伯勋。电话响了很久,却都没人接听,已经十点半了,伯勋还没有回家吗?他在忙什幺忙到这幺晚?

    一想到伯勋她就禁不住悲从中来,令人窒息的罪恶感兜在她的中,和别的男人上床是她的错,而且,她还从严厉的抗拒到全心全意的投入--

    她是昏头了吗?面对上昊磊那强势的逼近与挑逗,再怎幺样她都不该禁不起诱惑的呀!

    她该怎幺办?要告诉伯勋吗?他一定会为她去找上官昊磊算帐的。可是,这一次的意外会不会在他们两人的感情生活里,埋下了个不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引爆、二度伤害他们的感情?她一想到就害怕不已。

    难以启齿的心酸让她趴在柚木餐桌上,嘤嘤啜泣起来。

    沉浸在悲伤中的她差点连电话铃声都没听见。

    「语嫣?」是阙伯勋。

    语嫣慌乱的拭去泪滴。

    「已经睡了吗?」他的声音满是关心。

    「伯勋--」语嫣努力装出没事的样子,却一点也不成功。更多的水气在听到他的关心之后,不断地涌了出来。

    「怎幺啦?上官昊磊他奚落你了吗?」他急切地追问。

    「我--」语嫣泪珠落得更凶。

    「语嫣--你别哭呀!」阙伯勋柔情似水地安抚着她。

    「我--讨厌他!」语嫣说不出口,她不敢将实情告诉伯勋。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你竟然会这幺讨厌他。」他起誓道:「我绝不会再要你去求他了,不要哭了。」他想象着自己正吻在她洁白的额头上、细致的眉骨间、水汪汪的眼眶里。

    语嫣哭得柔肠寸断,她要忘了今晚的事!就当今晚什幺事都没发生过吧!

    三天后,语嫣正在准备晚餐时,阙伯勋过来看她。

    他高兴的冲进厨房,直奔向语嫣。

    「语嫣!上官昊磊的银行答应贷款给我了!」他兴奋的大喊。

    语嫣将微波炉中的冬瓜蛤仔汤端上餐桌,乍然听到「上官昊磊」三个字,心中猛地一颤。

    「这都是你的功劳!」他抱着她猛转圈儿。

    「哪有--」她被他转得晕眩苦笑着。

    等阙伯勋转够了,他放下她,一见两人是在他平常最讨厌的厨房里,便迅速的离开那儿,走到客厅,脱下西装外套。

    「公司的情况真有那幺糟吗?」她跟着他走出厨房,顺手接过他脱下的衣服。

    她记得上官昊磊不是说,没有任何一家银行会贷款给濒临破产的公司吗?那他为何会答应放款呢?她不安的想着。

    「现在应该没什幺问题了。」他将自己深埋入沙发里。

    语嫣为他倒来一杯热茶,接手他解下的领带。

    「经过这次的教训,以后要学乖点,投资这种事还是要量力而为,才不会出纰漏。」阙伯勋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喃喃自语。

    「那--」语嫣犹豫着,是否要将心中的不安告诉他。

    「幸好已度过难关了,今后一定会很顺利的。」他越说越开心。

    语嫣一看到他那高兴的样子,什幺话也说不出来。

    「语嫣,谢谢你!」他对她竖起大拇指,「你真是我的好爱人!」

    「没什幺,我--能帮上一点忙,我也很高兴--」她蹙眉愁苦的陪笑着。

    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她实在弄不懂上官昊磊的行为。

    隔天一早,语嫣在收拾好餐桌后,拿出吸尘器正准备整理地毯。

    电话铃声突然大作。

    「喂--你好,找那位?啊--」一个低沈沙哑如魔魅的声音把她吓坏了,是上官昊磊!

    「我想见你,现在。」他霸道的命令。

    「我不想见你!」她断然拒绝。

    「你有告诉阙伯勋那件事吗?要不要我去告诉他呀?」他以温柔的语调说着最残酷的威胁。

    「你--」语嫣气得说不出话来。

    「九点整到,我住的房间你知道的。」他挂断电话。

    语嫣抖着手将电话筒挂好,她该怎幺办?向伯勋求救吗?可她又不希望让他知晓那一次的出轨。就算她不是自愿的,可是和一个不是她情人的男人上床,事实就是事实,无从抹灭的呀!

    她犹豫不决着,直到墙上的时钟发出八点半的夜莺啼叫,她才像火灼般地跳了起来。

    她没得选择了,语嫣换上一套她所有衣服里最为保守的衣服。黑色的短袖高领衫、黑色的丝绒长裤,套上灰格子布面的短外套,她将自己包得密实,然后才鼓起勇气、拿着皮包前往凯悦饭店。

    到了饭店门口她又脚橱了老半天,最后才硬着头皮,搭电梯到上官昊磊所住的楼层。一站在房间门口,她惊恐得几乎要转身逃离,但她不敢试探他的耐,抬起千斤重似的手臂敲下门扣。

    门立即被打开来,上官昊磊正端着一张可恶的笑睑,欣然地迎接她。

    「你真卑鄙!竟然威胁我!」她气得发抖,握紧的拳头有着挥向他的冲动。

    他扯开嘴角、狂傲不已地说道:「我本来就是个卑鄙的男人,我要的女人,一定会不择手段弄到手!」然而他的动作却像个绅士般有礼:「请进!」

    语嫣低垂着小脸,心不甘情不愿地踱入他的房间。

    「你为什幺要缠着我?你的条件这幺好,不怕找不到其它更漂亮的女人,为什幺偏偏挑上我?」她愁眉苦脸地怨道。

    上官昊磊挑起她颊边的鬈发拨弄,目光锐利地审视着她苍白的睑蛋,心中一丝不舍被顽强地压抑下去,他毫不讳言的说出他的欲望。

    「因为你是我以前喜欢的女人,比较特别。」他爱怜的搓揉着她柔细如丝的黑发。

    「别开玩笑了,难道你打算继续对我纠缠不清?别忘了我可是个有未婚夫的女人!」她抽回自己被他玩弄的发丝,转身背对他,因为她一看到他那恶质的笑脸就会火冒三丈。

    「那不然你和阙伯勋解除婚约,嫁给我吧!」他大手一伸将她揽进怀里。

    语嫣的心跳蓦地加快了一拍,他是在向她求婚吗?

    她强压下莫名升起的悸动,奋力挣开身子,愤怒地抨击:「不要再开玩笑了!」她早已和伯勋文订,就算不嫁给伯勋,也不会委身于他。

    「我可以给你,比现在还要来得舒适优渥的生活……」他开口说道。

    而她只是睨了他一眼,轻咬着下唇,没有任何响应。

    「而且我还会给你别的女人无法得到的幸福……」语调中充满诱哄,他那低嘎迷人的嗓音衬着那俊美倜傥的五官,难以形容的邪气,可以蛊惑任何人。

    「但是我不能嫁给一个我不爱的男人!」她迅速地回答,有些气虚。

    为什幺当他那光内敛的黑眸专注地揪着她时,她的心就会怦怦地乱跳?是气恼他,还是为着其它的原因来着?

    上官昊磊静默的凝睇着她,瞳孔中的温度冻结成冰块。

    语嫣被他那冷然的表情给震慑住,可她说的是实话呀!

    「看来我只有用钱把你买过来了!」

    冰珠般的字句冻人心肺,语嫣吓得直往后退。

    「如果是这样,我宁愿向伯勋坦白一切,求他原谅我!」当她被逼急了,什幺事都做得出来!

    「伯勋一定会狠狠地责备你。而且,原本预定明天拨下的所有贷款,也都会被取消。」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径自走到吧台边调配他喜欢的**尾酒。

    语嫣的心中天人交战,她想到昨晚见到伯勋时,他是那幺的高兴,而为公司带来一线生机的贷款,此刻正掌握在她的手中,这下她考量的就不止是她的婚约了,还得包括伯勋的贸易公司!

    上官昊磊表面上像是放任她自己做决定,实则已砍断她的所有后路,他要的女人是从不会放手的,可他不会让她知道,他从不曾像要她这般强烈的去要过其它女人,她是第一个,也会是唯一的一个。

    最后他瞧语嫣如泥塑般,仍伫立在相同的位置,她在做最后的挣扎,而他很清楚她终究会屈服于他的。虽然手段很不光明,可是他执意继续,得到她的欲望在她那晚离去后越形强烈,他没有想到自己对她竟是如此的着迷。

    从大学第一次见到她起,她就一直吸引着他,可那时身边从不缺乏女伴的他,笃定她也会期望他的青睐。

    结果他错了,她对他避如蛇蝎,这让他那自大的男自尊大大受辱,他要自己不去在乎她,女人更是一个换过一个。

    直到再次遇见她,那股被他长久压抑着要得到她的欲望终于爆发了

    再次见面,她比起大学时期美得更加惊人,致面容上那抹含羞带怯的美丽,一点也没变,这幺多年了,不曾有任何一个女人,在他心版上留下这幺深刻的刻印。

    他决定了,不管用什幺手段,他是要定她了。

    将调酒递了一杯给语嫣,他等着她的回答。

    「如果……如果我收下你的钱,那我们就只是那种关系了吧?」语嫣痛心的说出她的决定,她是决计不会心甘情愿地跟着他的,金钱上的关系还可以提醒她,两人之间的交易是与感情毫无相干的。

    「你--」虽然早知她的决定了,可事到临头,她的决定仍让他非常的不舒服。

    「你能答应我--不告诉伯勋--不告诉任何人吗?」她来下及阻止的泪雨串串滑落,亭亭玉立的身子单薄得像朵荏弱小花般楚楚可怜。

    「我答应你。」他是怎幺也拒绝不了眼前怯生生的她。

    一口灌进那杯白蒙蒙的酒汁,她颓然地放下杯子。

    语嫣双手交抱着臂膀,阻止溢满心房的苦涩,那浓重的背叛和无奈快要将她给淹没了。

    上官昊磊伸手揽住她,心中欢呼着,他终于得到她的人了,而他相信,她的心迟早也会归他所有,笃信的志得意满几乎与当年不相上下。

    「我真不明白,你抱着一个像我这幺讨厌你的女人,会有什幺乐趣可言?」他的怀抱温热诱人,令她不由得沉沦其中。

    「你不必在乎我怎幺想,反正我就是要你!」他不想再听到任何一句,她违背他意思的话。低下头,他有些赌气的堵住她的唇部,霸占她口中的蜜津,灵动的舌尖翻搅着她躲避的丁香小舌。

    「唔--」语嫣阻止不了他狂捐的索取,意识昏乱中,泪水仍下断地涌出。

    「别哭了,我的小嫣儿--我不准你再哭了!」

    他简直是霸道得无可救药。

    语嫣哭得更凶,泪水泛流成河。

    上官昊磊封住她的口,给她一个缠绵至极的法式热吻,他舌尖舔尝着她的,竭尽所能的挑勾着她的响应,语嫣起先是僵直被动的任由他掠夺,然而随着他一再地索讨,她忘记了哭泣而软化下来

    「对,就是这样,甜心,感受我、跟着我一起投入。」他煽起情火地诱哄着她。

    语嫣迷乱的意志,让她在他的蛊惑之下昏头转向,她轻轻吸吮着他一进一出的舌头,一下比一下深沉,一次此一次使劲儿。

    她就像个神秘的礼物,保守的服饰在上官昊磊的手中,一件又一件的被拆卸脱去,连自己何时躺平于宽大的长沙发上也浑然未觉,小牛皮细致的椅面,

    让她背部完全贴合,而没有任何的不适。

    上官昊磊眯眼,仔细地端详着她玉雕般的无瑕身子,每一寸的雪白柔嫩都是上帝的杰作。

    那两只丰腴艳挺立轻晃、向他招摇着,峰顶的红梅引诱着他一一轻尝,他毫不客气的嚼咬吞噬其中一只,赞叹她的弹及甜浓的香。

    像电磁波般的酥痒从他衔住的那一点,往她的全身幅散出,直直传递到每一束神经的最末梢。语嫣甩不掉那灼伤她尖的高温,他是那幺地强势而执着,弄得她心痒难耐,非得要她也跟他一块疯狂。

    她可以感觉得到她在他的口中凝结,绽放成美昧可口的果实,房胀大而沉重下已。

    上官昊磊大手也没闲着,忙禄地揉搓着另一只雪艳凝,感觉她的房是那幺地契合他的掌握,他手下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却不会真正弄疼了她。他品尝着她如丝般滑嫩的蓓蕾,大手兜弄着另一边的蕾花,以指曲起夹转、拉扯着,看着她星眸半闭、娇柔的吟哦,执意要她为他而痴狂。

    她的双腿蠕动着,摩擦着柔软的椅背,那温润的触感引人入迷,而她无意的动作看在上官昊磊的眼底,是最能撩拨男人的姿态,他血脉偾张了起来。

    他架高她的一腿放置在沙发椅背上,让她的秘境花园在他的目光中全部呈现,语嫣羞赧的转过头去,毫无掩蔽的敞开让她脆弱而无助--

    「真美。」上官昊磊注视着那通往天堂的幽径,如红蔷薇一般的花丛,蕊心微微湿润,他探出指尖打算让那密道更加湿透、更加炙热。

    他的指尖如识途老马般,轻易地找到那最敏感的那一点,在层层花瓣掩护之下的美丽珍珠,他用食指与中指拨开瓣叶,揉搓捏扯着那圆圆的小核儿,满意地听见身下人儿尖细的吸气。

    「啊!--那儿--别--」语嫣抓住他戏耍着她私密处的魔手,那太过分了!

    「还有更过分的呢!」他不顾她的阻止,手下的动作毫下歇息。

    他低下头贪婪的吞噬一只弹跳的美艳椒,嚼食着那可口的樱红莓果,舌尖撩拨嬉戏着那结实硬挺的小石子。

    在她难耐的蠕动中,他清楚的感觉到她兴奋的身子颤抖着,一股湿热的蜜泉涌出,将谷壑间泛滥成一片水乡泽国,也沾染了他满手的滑腻晶亮。

    「热情的嫣儿--」他口中的兜转加重变快,在她弓身吟哦时,潜伏于下身作乱的食指合并中指,在语嫣尖叫时猛然戳进花径内,拔高她的抽息。

    「啊--」语嫣慌乱地扭腰摆臀,却怎幺也甩不掉他深深入、紧紧扣住的双指。

    就在她渐渐软下身时,另一波快速的移动又再度挑起她的欲火。

    他的双指强劲的出入着她,间或两指分开着不停地张开她、扩展她,她的身形弯如张弓,随时要弹脱而出。调以重力的吸吮再突地放开,她的房胀大犹如水球般,颤抖着波光潋艳。

    「啊--别折磨我呀!」语嫣受不住的求饶着。

    「喊我的名字!」他强悍的命令着她。

    语嫣狂乱的摆首让黑瀑似的鬈发有如波浪般起伏,她喊不出来。

    那逗弄两指愈加暴,贯穿着、旋转着,沾染着不断泄出的爱,滑溜溜的使他的动作更是敏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