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高辣文 > 情妇与野兽 > 第一章
    第一章

    凯悦饭店一楼大厅里人来人往,高约一公尺的花摆在大厅里最显目的正中央,各色娇美的花卉争奇斗艳,其中缀以五彩缤纷的丝绸缎带,结合成一株

    似圣诞树造形的大型花,为即将到来的七夕情人节点缀出浪漫的气氛,营造出一股甜蜜的色彩。

    花语嫣独自伫立在这由数十种花卉所堆而成的小山前,她看来非常的开心,因为今天是她和她深爱的未婚夫--阙伯勋,相恋五周年纪念日。

    就在今早,他拿出-只通体碧绿的翡翠玉镯子送给她,说是纪念他们的爱情完美的度过五个年头。并告诉她,他已经预约今晚在凯悦法国厅的烛光晚餐,要她在五点半到达此地与他-同享用,她听了简直是高兴的不得了。

    她低头看一下左腕上的钻表,时间已经快六点了,伯勋让她空等了半个钟头,这不像平常的他,可能是被公事给耽搁了吧!

    「语嫣,你个是花语嫣吗?」低沉瘖痖的男音像一道缚魂咒震慑了语嫣。

    「你是……谁?」语嫣转身迎上一对深黝的发亮黑眸,俊美的面容有着魔鬼般的魅惑,她努力地在记忆中寻找着。可结论是--她不认识他,她的世界里不曾和这-类邪肆的人物有过交集。

    「你忘了吗?我是阙伯勋的大学同学白昊磊呀!」他笑得很诡异,眼中全是毫个掩饰的掠夺神色,像寻得猎物的野生豹子般朝她逼近。

    语嫣思绪一转,唇畔扯出个勉强的笑意,「啊--啊!我想起来了!」她在大学时和伯勋同修拉丁语课程时常遇见他,印象中她最怕应付他了!

    「听说你和阙伯勋订婚了?」上昊磊大步一跨,缩短了雨人之间的距离。

    他霸气的贴近让语嫣呼吸不稳了起来。

    「正的!今天是我们相恋五周年纪念日,所以约在这家饭店的餐厅共进晚餐。」她刻意强调着这是属于私人的一个特别日子,暗自希望他能快快离去。

    「哦!那真是恭喜了。」他笑得意味深远。

    「谢谢。」除了这句话,她实在想不出其它的回答。

    「前几几天我才和伯勋碰过面,他事业似乎做得相当大呢!」上官昊磊目不转睛的直盯着她瞧。

    现任的她比起在学校时,出落的更娇媚动人,长发微鬈的自然披在而后,白皙致的鹅蛋睑上,一双光釆耀眼的明眸星波流转,弯弯的秀眉有如飞柳,小巧的红唇水艳得像颗等待采撷的樱桃,小妇人般成熟绰约的体态引人注目。

    「还好,小公司罢了。」语嫣不自觉地蹙眉,心想他怎幺还不走开。

    「语嫣!」从大厅正门口走进来的阙伯勋正巧在此时赶到。

    「伯勋!」语嫣兴高采烈的转身迎上前去,心想这下终于可以摆脱那个难缠的家伙了。

    「嗨!我们『又』见面了。」上官昊磊主动问候着这个这几天来频频和他来段「巧遇」的大学同窗。

    「昊磊?!对了,你就住在这家饭店嘛!」阙伯勋表现得相当意外,随即便热络的与他攀谈起来。

    语嫣对伯勋所表现出的友情非常反感,她是恨不得白昊磊能快点离去,而伯勋却是一副早将两人的晚餐之约给晾在一旁似的、她睹气的扭开视线,凝望着那盆花艺都比瞪着他们熟稔的聊天还来得赏心悦目。

    直到五分钟过后,阙伯勋才惊觉的看一眼腕表。

    「对了,昊磊,你吃过饭了吗?」他问得有些迫不及待,还频频留意着时间。

    「还没。」上官昊磊闲散的回答着。

    「那正好,你能不能陪语嫣吃顿饭?」阙伯勋一把拉过百般怨怼的她。

    「什幺?」语嫣惊愕的大叫,她不能理解伯勋的行为,不是约好两人一块庆祝的吗?

    「我刚好有急事,必须马上赶去办。」他安抚着语嫣,「很抱歉!今天是这幺特别的日子。」

    「那我回去算了。」她才不要和白昊磊共进晚餐,她躲他部来不及了,更别说是一块吃饭了。

    她偷偷瞧了他-眼,发现他正以狂狷的目光审视着她,语嫣心脏一个紧缩,她慌乱地调离视线。

    上官昊磊观察着语嫣的反应,只觉得分外有趣。

    「语嫣,过来一下。」阙伯勋朝上官昊磊投了个致歉的表情,得到他的颌首,他赶紧拉着语嫣走到角落。

    「伯勋,我不要他陪我吃饭,我讨厌他呀!」语嫣明白的表明她的厌恶,她宁可回家也不要和那个诡谲的男人同桌用餐。

    「语嫣,他现在不是白昊磊,是上官昊磊。」阙们动摇晃着她的肩膀兴奋的说着。

    「上官?」花语嫣疑惑道,他改姓了吗?

    「对!是上官财团的重要人物,即将坐上总裁位置的唯-人选。」他说得眼睛发亮,像挖到宝物似地。「昨天我试着用以往同窗的情谊拜托他,请他的银行贷款给我。但是,他并没有答应。」

    阙伯勋用力地掐住语嫣的手臂,「所以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以前很迷恋你,只要你对他好些,他一定会点头答应的。」

    「不要!那种事--我做不来!」语嫣猛摇着头,她不要勉强自己去讨好那个邪肆的男子。

    「拜托啦!语嫣。」阙伯勋软言好语的低声求着:「难道你忍心看我的公司周转不灵?你忍心看我的心血毁于一旦?」

    「公司真的这幺危急了吗?」她一向不手他事业上的种种,所以无从了解,何以会落到周转不灵的窘境。但她是绝不会坐视未婚夫努力至今的所有成就这幺付之一炬的,可是,要她去讨好上官昊磊……

    「没有他的银行贷款,公司恐怕就无法安然度过这次的危机--」阙伯勋看着语嫣动摇的表情,加把劲的继续游说:「语嫣,就算是为了我--

    嗯--」他轻吻着她的面颊。

    语嫣没有再厉声抗拒,她的心在忍耐舆公司两方拔着河,在看到伯勋眼中的殷切期望时,她放弃了她的坚持,低头轻点了一下。

    于是阙伯勋在异常热切的将语嫣给予上官昊磊后,便言明必须赶去处理公事,而独留语嫣去应付他。

    晕黄灯光下的法国餐厅-角,上官昊磊和花语嫣一坐定,侍者便熟稔的送上菜单,上昊磊点了主厨的推荐餐点,语嫣看了一下内容,她略感兴趣的点了相同的内容。

    不一会儿侍者推来餐车,车上一只桶形银器,内装有冰块,其中放着一瓶烈米马尔丹的二十年可尼克(荷兰语的就是白兰地的语源,意思是说烧煮的葡萄酒」,他在上官昊磊的颌首下,手法俐落的开瓶、倒了些在一只小银碟中,恭敬的送至他面前,上吴磊嗅闻了下后示意侍者倒酒,两只晶莹剔透的水晶酒杯中,分别注入了高雅芳香的琥珀色体。

    「庆祝重逢!」上官昊磊举起他面前的酒杯,笑开魔魅般的俊脸。

    语嫣跟着拿起杯子,只是静默的抿了下唇瓣。

    「也许你并不喜欢和我在一起用餐,嗯?」上官昊磊不在意的轻啜一口美酒。

    「没那回事,总比一个人在家吃好。」她浅尝了口那清爽中带有浓烈香气的佳酿。

    这时侍者又陆续送上餐点,语嫣借故进食,不想和他多聊。

    「你很美!比以前更动人。」上官昊磊眯着眼,捕捉她那烛光中看来白皙洁净的芙蓉面貌,酸溜溜的讽道:「这都是阙伯勋的功劳。」

    话中的暗喻及眼神犀利的注视,令语嫣不舒服的涨红了小脸。

    「上昊磊,你是因为结婚才改姓上官的吗?」她随口扯了个她认为安全的问题。

    「不,我的母亲是上官家主人的小老婆,因为大老婆的儿子全死光了,所以我就成为上官昊磊了。」上官昊磊转动杯身,冷漠的说道。

    语嫣惊讶地放下酒杯,「我一点也不知道你和上官家有这层关系。」这个问题问得一点也不安全,像在挖他隐私似地。

    而她对他的隐私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况且这个答案让她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身为小老婆的儿子不会是件愉快的事,那可能是痛苦而心酸的……她不解心

    中的怜惜是打哪儿冒出来的?

    「如果大学时我是上官昊磊,你会接受我吗?」上官昊磊日光深沉的以诱惑的口吻说着。

    「不会!我喜欢的是像伯勋那样的男人。」语嫣斥退心中的一丝怜悯,坚决的回答。她取了些鱼子酱涂在香脆的小饼干上,再次借着咀嚼来阻断交谈。

    上官昊磊欣赏地看着她优雅的咬了一小口饼干,慢条斯理的咀嚼、吞咽,看着她蠕动的唇瓣,一股火热的骚动窜至下腹,他几乎是立即的硬挺起来。

    两人就这样安静的用着餐,在侍者送上餐后甜点时,另一名侍者托着银盘,当中还盛着一具米白色无线电话走来。

    「请问你是花语嫣小姐吗?」

    语嫣放下手中切割橘汁局鲑鱼的刀叉,点头示意。

    「花小姐,有你的电话。」侍者将银盘送至她手边。

    「我的?」语嫣讶异着会是谁打电话到此找她。

    她拿起话筒,轻声问道:「我是花语嫣,请问哪位?」

    「语嫣,是我。」阙伯勋略微喘促的声音传来。

    「啊!伯勋!」她奇怪着他异乎平常的奇怪声调。

    「是这样的,昨天我拜访昊磊时,有一份重要的文件似乎遗留在他那儿,你帮我带回来好吗?」阙伯勋重的呼吸声在话筒里听起来,像是跑了百米路程般。

    「咦?忘了拿昨天的文件?」她询问的目光投向对座的上官昊磊。

    上官昊磊双手交握,「好象是有个资科袋在我的房间里。」那个像是阙伯勋故意忘记带走的牛皮纸袋。

    「嗯,好象是有,我会顺便帮你带回去的。嗯,再见。」语嫣收线挂断电话。

    伯勋是在哪儿打来的电话?他呼吸似乎很急促,是边跑步边跟她讲电话吗?语嫣心中纳闷下已。

    上官昊磊喝完酒,起身说道:「那到我房间去拿吧!」

    「啊--我在这里等你。」语嫣直觉的应对。

    「你要我『特地』--去把阙伯勋忘记的东西拿来给你?」他眸光瞬地冷凝,语气中尽是不屑。

    语嫣脸颊火烫,窘红地仓皇起身,「对不起!我和你一起去拿吧!」

    上官昊磊带着语嫣登上顶楼的总统豪华套房。

    「请进!」他意味深长的开门等她进去。

    语嫣犹豫了一秒,心想拿了东西就马上走人,这才进入;上官昊磊轻轻带上房门后,走至沙发旁,脱下身上的黑色手工西装外套任意丢着。

    语嫣意外于他真的就住宿在饭店里。「你一直住在这儿?」她好奇着他怎幺下住在家里却跑来住饭店?

    「因为上官山庄里有大老婆在,感觉很拘束;而且她也看我不怎幺对眼,所以我只好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他说得漠然。

    「你--那你原来的家呢?」她的意思是问,他怎幺没有和亲生母亲住在一块。

    「我的母亲在我十六岁那年就过世了,那时所居住的房子是向人租来的阁楼,在我付不出租金的情况下就还给屋主了。幸好上官家的主人拿了些钱,让我到寄宿学校读书。」

    语嫣发现上官昊磊称自己的父亲就像是个毫下相干的陌生人般,不由得同情起他的身世。

    他必定吃了下少苦,在同年龄的小孩间,他的成长过程似乎相当孤单,或许是因为如此才造就了他冷酷的个吧!?

    「随便坐。」上官昊磊取出一只洋银材质的搅拌杯,放人冰块和/白兰地、/白甜酒、/白利久酒、的柠檬汁,略微摇拌后分别倒入两只高脚**尾酒杯中。

    「喝喝看。」他递了杯澄黄中带点青绿的酒给她。

    「不了,我要走了。」语嫣观看着整面都是防弹玻璃所制的落地窗外,市区的灯火辉煌,热闹的气氛高亢,想到那里没有半盏灯火是为上官昊磊所点的,一股不舍之情油然而生。

    「嗯。」他固执的不放下高举的酒杯。

    语嫣无奈的接过来,凑近鼻尖,嗅到白兰地的香醇、柠檬的清新自然,她浅尝了口。

    「坐下来聊吧!」他颀长的身躯在宽敞的白色小牛皮沙发上舒展开来,那苏丹帝王般的架势,强悍的充斥着整个空间。

    语嫣松懈的神经倏地紧绷,她摇转螓首拒绝的意思明白地表示着。

    「伯勋他--没有告诉你,要讨我欢心吗?」放下手中的调酒,上官昊磊仰卧在沙发上,像头稍作休憩的豹子般,态度佣懒,言辞却犀利地直指出她肯放下身段「陪」他一块吃晚餐,所欲为何。

    早在阙伯勋将她拉到一旁去咬耳朵时,他就清楚那家伙路人皆知的企图,而语嫣的点头同意一块用餐,证实了他的猜测正确无误。

    「没有。」语嫣心口不一的羞红芙面。

    「哼!伯勋现在可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上官昊磊修长的手指阁划着杯口,状似无视于她,暗喻的意图却毫下掩饰。「由于他的投资不当,他经营的贸易公司已经快被他拖垮了。」

    他冰珠般的冷嘲冻人心肺。「没有任何一家银行会笨到肯借钱给那种濒临破产的公司。」

    语嫣的脸上闪过一阵青白,她没想到伯勋的公司,真的已经落到如此艰困的处境了。

    「那不是我该手的事。」她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快快远离他,上昊磊那侵略的眸光让她不安。

    他瞪着她游移不定的水媚明眸,嘴角挂着一抹狂放的傲慢。

    「请把文件给我!我要回去了!」语嫣有如惊慌的母鹿,大眼里盛满湿漉漉的无辜,逃开的本能让她后退一步。

    上官昊磊移动修长的身影,走向右边的一间书房,他拉开一只抽屉,拿出阙伯勋所谓的「重要文件」。

    「在这里。」他举起纸袋。

    「谢谢!」语嫣迫不及待的走近,伸出手臂欲接过东西。

    就在她指尖碰到纸袋的同时,上官昊磊放开资料袋,反扑地攫拽住她洁白的细腕。

    「你想干什幺?」语嫣尖叫着扭转手肘,惊惧的急于挣脱他的箝制。

    上官昊磊一个猛扯,语嫣撞进了他的怀中,被他从后面抱个满怀;她像只跌落蜘蛛网的白粉蝶,使劲地拍动雪白的翅膀,却怎幺也挣脱不开。

    慌乱中,她用来扎起大波浪鬈发的刺绣缎带,松放开一头乌绢般的黑瀑鬓云。上官昊磊埋首其间,深深吸进那飘散开来的紫丁花香味儿,他低哑的语调中冷鹅而慵懒。

    「别动!你知道我刚才拿给你喝的调酒有何名称吗?」他薄惩的轻咬着她粉嫩的耳垂,警示她别白费力气,做无谓的抵抗。

    语嫣猛摇头,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只希望他立刻放开她。

    「让我告诉你--」上官昊磊合沉嘎哑的声音荡肆在她的听觉里。

    语嫣颤抖的缩起肩膀,他特有的男气息夹带着一缕麝香,随着她口剧烈的起伏钻进她的血脉中流窜着,她每一次呼吸,他的味道便沾染得更多,浓重得让她快昏厥过去。

    「它的名称是(上床)。」他将她的左手反押在背后,右手暴的扯开她前扣式洋装上,唯一别在腰间的紫水晶别针,前襟倏地大大敞开,露出她里头的月牙色白缎兜儿和雪色蕾丝底裤。

    「住手!」语嫣激烈的摆动扭转着,却怎幺也抵不过他大得惊人的男力量。

    「不要碰我!我讨厌你!」情急之下,她的泪珠子串串滑落,他的手却无所不在的抚弄着她裸露出来的雪白嫩肤,带电般的触让她更是嘤嘤低泣了起来。

    「我知道,所以我并不准备征求你的同意呀!」一拉一扯间她蔽身的宝蓝色洋装脱离了她的身躯,惨兮兮的被丢弃在地板上。

    上官昊磊将她推向玻璃墙,把她夹在墙面和他之间,语嫣不断挥舞的小手因为身子被制而捶打不到他,她侧过睑怒目相向,气极败坏的叫骂着。

    「卑鄙、无耻、下流,你这混蛋快放开我!否则伯勋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她恫吓着。

    「随你怎幺说,无论如何我是不会放手的,我要你。」上官昊磊拉高她的双手,以他的领带束缚住,将披散的鬈发撩起,雪白无瑕的背部在他的眼中一览无遗。

    「不要!放开我!」她轻颤着,眼底眸中闪出恨意,让她水亮亮的双瞳更添灿然。

    「不放!」他坏坏一笑,抚着她颈动脉的指尖察觉到她的身子敏感一震,让他更是得意。

    他唇舌放肆的品尝起她的柔软甜美,啄吻她浑圆的肩膀,而她那奋力抵抗、蠕动的身躯,只是引得上官昊磊更为狂野地掠夺她,他的大掌毫下费力的抚上她前的丰盈饱满。

    语嫣吓坏了,他火热的男气息浓烈的包围着她,炽烫的掌心态意地搓揉着她的房,而当他修长的手指曲起夹住那蕾拉扯旋转时,一声嘤咛逸出她的口中。

    「卑劣的小人!」她咬紧下唇,努力阻断自己的呻吟

    「那我就让你体会一下,什幺是『卑劣』的定义。」上官昊磊拦腰一抱,轻易地把她放在一张写字台上,那桌面不过她半身长宽,语嫣恐惧的往后仰,慌乱中抓住了白纱窗帘,她的脯因此被迫挺高

    上昊磊强悍的扳开她紧闭的膝盖,促使她两腿大张,他挤身站进她雨腿之间,他感兴趣的看着她上身仅存的月牙白兜儿。

    「这是为了阙伯勋而穿的吗?」他两手准确的捏住掩蔽其下,雨峰的尖,挑逗的拨动。

    如此完美无瑕的胴体有如玉雕般的温润,动静皆是魅惑人心的符咒。雪肌柔细得不可思议,那可会逼使任何一个男人丧尽理智。

    「住手!我求你住手呀!」语嫣害怕着,可她怕的不光是他,还有受他引诱而悸动的自己。

    「待会儿你就不会求我住手了。」他拉开她系于颈后、后的活结,那兜儿就危急的险险欲坠,火烫的唇舌代替了手边的工作,吻上了那结实变硬的莓果。

    「唔--」恍若遭电殛般,语嫣弓身娇喘。他的唇舌好过分!磨人的撩拨划圈着,口中的湿气将薄薄的布料给染成透明的暧昧,双峰上的红莓看得一清二楚。

    「真甜。」上官昊磊意犹未尽的大手一抓掀,那丰盈圆润的双相继跳弹而出,随着语嫣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着。

    「啊!住手--求你住手呀!」语嫣哀鸣着,在一个不是她所爱的男人面前如此地裸裎自己,她简直羞愧的想死去。

    「别哭叫得如此煞风景,我会让你为我吟唱出比黄莺更美丽动人的天籁。」大掌滑至她的颈后微一施力,将她的头仰起。

    「呀!你要做什--唔--她的惊骇、呼喊尽数落入他盖下来的口中,且在她张口当中,他滑溜滚烫的舌进犯地潜入她的唇齿间,狂吮吸住她企图逃开的丁香舌。

    转眼间他熨烫笔直的雪白真丝衬衫被脱去,覆盖住那件孤单的白兜儿,似在暗示他接下来的行动。

    上官昊磊强悍的身躯压覆着她,坚硬的膛摩蹭着她丰腴的热,摩擦着那顶峰上的娇红蓓蕾:口中尝尽她的芬芳蜜津,更以不容她逃开的霸道纠缠住她。

    语嫣被他燎原火势般的挑勾炙烫得昏头转向,她从未经历过如此狂捐的激情,阙伯勋总是温柔而节制的,她也认同那种细水长流的情欲,可一遇上上官昊磊撼动人心的强势,她几乎是无力招架,只有举白旗投降的份。

    在他猛烈的攻城掠地下,她的脑子乱成一团,上官昊磊端视着怀中人儿,那星眸迷醉、双颊粉嫣的模样,手掌略为重的使劲掐握着两只凝脂椒,直至那顶峰的蕾怒凸红艳不已。

    顺着曲线婉蜒往下,看到那布料寥寥无几的白缎底裤,在语嫣敞开的臀股沟间本遮掩下了什幺,那黑得发亮的体毛自布料的边缘挣脱而出,惹得他呼吸加速,心跳更是急切,他放开软绵雪,缓缓而下,一手拉开那件早显多余的小亵裤,一手盖住那片女最为私密之处,探究地抚着。

    「唔--」上官昊磊放肆的手让语嫣一僵,她才要大喊出声,就被他吻住她微张的唇。

    上官昊磊不断以舌挑逗着她香馥的唇舌,攻占她下身的手则不停拨弄着她敏感的花瓣,及布满细密神经末梢的小核苞,压揉弹拍,直到她儿涌出炽热的湿滑蜜--犹如暗夜里盛开的白木兰,散发出诱人的情欲迷香--

    语嫣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对上官昊磊的搔逗起了变化,他的抚触令她酥麻得意识迷离

    「嫣儿,你的身体是不会说谎的--」那拨弄着她敏感小核的手指倏地下移,猛然用一指往她幽密狭窄的甬道入。

    「啊!」她尖叫着狂野的扭动、喘气,泪花沾湿眉睫,是那幺地楚楚可怜。

    「乖,别怕,让我带给你狂喜。」他轻哄着蜷缩着身子的她,唇舌含住她的,在她温热的口腔舔齿探索,暗示着接下来的意图,入的长指一进一退,优缓地摩擦着她紧窒的花径。

    她想抵抗,却一点力气也提不上,她只觉得自己正在沉沦、沉沦……而他肆无忌惮的进出撤转让她的心更乱、理智渐失,只能瘫软的任他抚弄,花心蜜里被他不住的翻天覆地,捣弄出更多浓稠的甘泉蜜,淌湿他的手掌。

    「甜心,最采的部分要来了。」上官昊磊迅速褪去裤子,释放出早巳蓄势待发的男利刃。

    语嫣的意识迷蒙,隐约中,她听见上官昊磊专制的宣告,她气恼自己竟无力抗拒他的诱惑力,只能被动地承受他的挑拨,所有的知觉全部汇集到他指尖的那个点。

    他的指在她的甬道内掏弄勾搔,在她那小小的核苞上大肆挑弄,直直将她往情欲的狂风中心卷去,那股激荡越来越强烈,就在她快欢愉的尖叫出时,他

    无预警的撤退,让她空悬在半天高,无从宣泄的骚乱让她抗议地嘤咛泣诉。

    「求求你--」她对自己的弃守不甘心,却又无力抵抗。

    「你不用求我,因为我绝对会坚持到底!」他嚣张的利刀浅探着她儿的入口,在得到她拱高相迎时,上官昊磊狂吼一声,挺腰冲进她柔软炙热的幽境深处。

    撕裂的疼痛霎时令语嫣惨白了一张小脸。

    时间似乎在这一瞬间停摆,静默得像世界上只剩下他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