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回求医有艳遇

    这两年之中,张三丰全力照顾无忌内功进修,宋远桥等到处为他找寻灵丹妙药,甚么百年以上的野山人参、成形首乌、雪山茯苓等珍奇灵物,也不知给他服了多少,但始终有如石投大海。众人见他日渐憔悴瘦削,虽然见到他时均是强颜欢笑,心中却无不黯然神伤,心想张翠山留下的这唯一骨血,终于无法保住。

    张三丰为了保住无忌的命,想到了去少林和武当,以本派的“九阳真经”换其武功绝学“九阳真经”。原来这“九阳真经”是少林前辈高人的心血凝结,后保存于少林藏经阁,后来由于各种原因,一部分内容留在少林,一部分内容传到了张三丰和郭襄那里,后来他们分别创立了武当派和峨嵋派。因此,一部“九阳真经”被人为分为三个部分,在不同地方保存。而如果无忌能够修习整部“九阳真经”,那么体内寒毒自然全除,不但能保住命,而且武功也会相当了得。

    但是,事与愿违,“九阳真经”虽然残缺,但也是各派镇派之宝,谁也不愿将其拿出来共享,所以张三丰带着无忌走了一大圈,分别拜访了少林和峨嵋,但都被拒绝了。

    在回来的路上,张三丰看着无忌病情恶化,心中万分悲伤,料想他已然命不长久,索性便也绝了医治的念头,只是跟他说些笑话,互解愁闷。

    无忌也明白自己的病情,安慰张三丰:“太师父,你不用难过,孩儿死了之后,便可见到爹爹妈妈了,那也好得很。”

    这日行到汉水之畔,两人坐了渡船过江。突见有官兵要捉拿一个虬髯大汉和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张三丰生平最恨蒙古官兵残杀汉人,当下便想出手相救,自然赶退了官兵,但那个男孩子和船家却被官兵乱剑射死。

    经过询问,张三丰才得知这个虬髯大汉是袁州魔教反贼常遇春,那个男孩是反贼首领周子旺的儿子,那个女孩是船家的女儿。

    常遇春向张三丰拜谢过后,听说了张三丰的法号后,更是敬佩不已,忙说明自己的来历,他是明教中人,这次明教袁州起义失败,周子旺被杀,连其骨肉也命丧黄泉。

    张三丰见常遇春虽是魔教中人,但铮铮铁骨,是一条汉子,便想劝他改邪归正,投入自己门下。但那常遇春固执得很,朗声道:“小人家蒙张真人瞧得起,实是感激之极,但小人身属明教,终身不敢背教。”

    张三丰又劝了几句,常遇春坚决不从。张三丰见他执迷不悟,不由得摇头叹息。

    再看那女孩约莫十二、三岁左右,衣衫敝旧,赤着双足,虽是船家贫女,但容颜秀丽,十足是个绝色的美人胎子,坐着只是垂泪。

    张三丰见她楚楚可怜,问道:“姑娘,你叫甚么名字?”那女孩道:“我姓周,名叫周芷若。”

    张三丰心想:“船家女孩,取的名字倒好。”问道:“你家住在哪里?家中还有谁?咱们会叫船老大送你回家去。”周芷若垂泪道:“我就跟爹爹两个住在船上,再没——再没别的人了。”

    张三丰嗯了一声,心想:“她这可是家破人亡了,小小女孩,如何安置她才好?”

    众人当夜便投了一家客栈,要了饭菜,鸡、肉、鱼、蔬,一共煮四大碗。张三丰要常遇春和周芷若先吃,自己却给无忌喂食。常遇春问起原由,张三丰说他寒毒侵入脏腑,是以点了他各处穴道,暂保性命。张无忌心中难过,竟是食不下咽,张三丰再喂时,他摇摇头,不肯再吃了。

    周芷若从张三丰手中接过碗筷,道:“道长,你先吃饭罢,我来喂这位小相公。”张无忌道:“我饱啦,不要吃了。”

    周芷若道:“小相公,你若不吃,老道长心里不快,他也吃不下饭,岂不是害得他肚饿了?”张无忌心想不错,当周芷若将饭送到嘴边时,张口便吃了。

    周芷若将鱼骨鸡骨细心剔除干净,每口饭中再加上肉汁,张无忌吃得十分香甜,将一大碗饭都吃光了。张三丰心中稍慰,又想:“无忌这孩子命苦,自幼死了父母,如他这般病重,原该有个细心的女子服侍他才是。”

    这夜,无忌的寒毒又发做了,无忌心想是不是自己快要死了,他不想令太师父伤心,所以便独自离开了客栈,并留书一封。

    第二天一早,张三丰发现无忌不见了,又看到了其留书,顿时老泪纵横,常遇春和周芷若见了,闻明了原因,便要分头去寻找无忌。

    张三丰见常遇春伤势未好,便没让他去寻,自己和周芷若分头行动,去找无忌回来。

    周芷若虽然是个+激情小说///duanpian/小姑娘,但聪明伶俐,找了大半天,终于在郊外的一所破庙中找到了无忌。

    她便让无忌跟自己回去,说道爷很是难过,现在也在四处找他。

    但无忌脾气倔强,始终不肯回去,周芷若便细心好言相劝,终于又让无忌回心转意,有了回去的念头。

    无忌见周芷若漂亮温柔,心中十分喜欢,便大胆地说道:“你让我跟你回去可以,但你的答应我个条件。”

    周芷若一双清纯的眼睛望着无忌说道:“什么条件?我答应你就是了!”

    无忌心想:自己就算回去,恐怕也命不久已,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玩过一个女人,眼前这个少女是那样的美丽和清纯,如果能和她玩一玩的话,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于是便说道:“我想和你玩一玩?”

    周芷若天真地问道:“好呀,玩什么呀?”

    张无忌说道:“就是脱光了衣服,在一起搂搂抱抱的那种呀!”

    周芷若一听,脸顿时通红,她虽然还是个小姑娘,但也已经十二、三岁,虽对男女之间的事不是很了解,但也朦朦胧胧知道一些,知道是很羞人的那种事,自然扭扭捏捏不愿意。

    张无忌见周芷若不答应,便也耍开性子,说道:“你要不答应,那我就不会去了!”

    周芷若见张无忌这样耍赖,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张无忌见周芷若愣住了,便大胆上前,一把将周芷若抱在怀中。

    周芷弱有着软软的胸部,虽然隔着衣服和肚兜儿,仍然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胸前有两颗指头般大的珍珠正紧紧的贴住自己的胸膛。

    张无忌被周芷若的胸部顶得意乱情迷,便急不及待的拥着周芷若狂吻。周芷若不由倒在张无忌怀内。

    周芷若虽然不太远意,但为了能让张无忌回去,也没怎么抵抗,再说张无忌长得也是英俊帅气,颇令她着迷,此时被他吻住,自然是意乱情迷,已经骚情萌动了。

    周芷若感觉自己两条丰盈大腿上有张无忌灼热的手在尽情抚弄着,她感到全身一阵阵的燥热,张无忌温柔的手一下下地抚摸她处女细嫩的肌肤,每一下柔捏都激起她一阵颤栗。

    张无忌也不客气,放肆地在她的衣裙内使劲地揉摸着,张无忌在她耳边说着她从未听过的甜言蜜语:“芷若!你的真漂亮,你的大腿和屁股又白嫩又丰盈,啊!芷若!你的胸部在粉红色的肚兜下胀得很难受吧!待会让我在你白嫩的乳峰上吻吻,你就会知道什么叫欲仙欲死的滋味——”

    这些都是他跟宋青书学的,每次宋青书和小姑娘做爱时,他都要爬在窗外偷看,自然也学了不少东西。

    自玉腿上传来阵阵麻痒难耐的快感,使周芷若毫不挣扎地任凭张无忌在她纯洁白嫩的身体上爱抚着,颤栗的感觉开始自她的私处传来,张无忌的手开始向她的处女禁地进袭。

    周芷若既美丽又有着属于少女的清纯,现在的她虽然娇羞又充满了初欢的渴望,眼中虽然有一丝拒绝的羞涩和恐惧,然而温柔的抚摸在她丰盈的大腿上,却又平躺着毫不抗拒,肌肤香汗微渗,可以感觉到周芷若在微微颤栗,这实在是一位难的美丽处女,不禁也是血脉贲张。

    张无忌心想,自己要好好疼惜这个怀中的美女。一手便伸向了周芷若的衣衫里,尽情的爱抚起周芷若那丰满而苗条的腰肢来,在那敏感的的细腰上揉摸着,抚上了少女洁白而富有弹性的小腹,轻轻抠摸起少女的肚脐眼,突然温柔的手指滑进了她的裙带,穿过了亵裤的边沿,在周芷若的阴部狠劲的摸了一把,处女不禁大叫了一声,只感到在那温热的阴部一只好色的手顺着小腹滑过她的阴毛,又滑过尿道口,直抚上她的阴唇。

    一股激流从周芷若那已见湿润的娇嫩阴部传遍她的全身,那美丽的身躯禁不住抖动了一下,绯红的脸庞泛起了一抹从未有过的红晕,她感到自己那娇嫩的阴部被一只手指大胆的触摸着,随后竟插进了自己那微张的阴道,在那里轻摸起来了。

    周芷若感到十分羞涩,脸上的红晕更加红了,一股万分强烈的快感从那被爱抚的阴部传来了,使少女娇嫩的身躯颤动着,恰似红玫瑰般诱人的红唇不禁开启了,从那碎玉一般的牙齿里发出一声轻柔的呻吟。

    然而处女的本能,却使周芷若伸手去推拒在她那最纯洁、最隐密的私处爱抚的张无忌,然而处女心中却明白,自己现在最需要得到的就是这样的爱抚,她真希望那手指的抚摸能更加深入,甚至还未发育成熟的嫩乳也渴望能得到同样舒服的爱抚。

    周芷若的推拒是无力的,然而张无忌的手却离开了处女的阴部,周芷若突然感到一只手揪住了她一丛稀疏的阴毛,一阵疼痛传来,那是自己的阴毛被放肆的揪了一下,她轻叫一声,周芷若奇怪的是自己并非是因为疼痛而大叫,而是快活的呻吟了一声,同时全身畅快的出了一身汗。

    周芷若睁开眼,看到张无忌火辣辣的双眼注视着她,同时自己的衣裙已被张无忌撩到了腰上,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和那隐密而诱惑男人的阴部就毫不掩饰的暴露在张无忌那火辣的目光中,此时张无忌的眼神勾得她心驰神醉。

    张无忌的手在自己那粉红的亵裤内游着,张无忌此时脱光自己的衣物,但他那玩意还是那么小,而且没有丝毫起色,软软的缩成一团。

    张无忌才不管这些,而是用力地抚摸着周芷若的大腿,一边在替她褪下白色的长袜,接着便一把搂住她的细腰,把周芷若紧紧搂在怀里,一只手在时而轻柔时而粗暴的玩弄着她的嫩乳。

    大胆的爱抚动作让周芷若感觉十分舒畅,不禁又发出一声淫浪的呻吟。张无忌开始热切的吻在周芷若火红的双颊及红唇上,同时将她的白袜完全褪去。周芷若感到十分羞涩,然而张无忌在她的红唇上仍放肆的热吻,一边伸进舌头在她口中搅动着。

    此时周芷若已经是香汗微润,红霞满脸,处女诱人的一面展现无遗,她的双唇一开似乎要说什么,但张无忌的舌头却趁机溜了进去,两人的舌头搅在一起。

    很快周芷若下身巳经完全裸露在张无忌的面前了,粉红色亵裤被剥到处女柔嫩的膝盖上,可那平时不被人所见的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和覆盖着软软毛茸茸阴毛的处女阴部,完全裸露在张无忌面前。

    张无忌的手从少女美丽的小腿一点点抚摸着向上移动、揉捏着少女的肌肤,热唇在周芷若火热的唇上尽情的亲吻着、啃咬着,搂着少女的大手先剥开了周芷若的衣衫,抚摸着周芷若的丰腰,紧接着一把便抚上了周芷若那还未发育成熟的嫩乳,在那微微凸起的乳峰上使劲的抓抚着。

    周芷若身体里那种感觉更加的强烈了,她禁不住拼命地在张无忌赤裸的怀里挣扎着,那丰盈的身子便诱人的扭动起来,光洁的臀部和张无忌那软弱的阴茎触摸了起来。

    张无忌不禁抱紧了周芷若口中发出野兽般粗重的喘息声,一只小手已经抚摸上了周芷若丰盈的大腿,周芷若的两腿紧夹着妞动身体,那手便一下子插进了少女的两腿之间,在那万分敏感、柔嫩的大腿内侧加劲的抚摸着,一边动人的向上移动着,感觉周芷若的肌肤已经是微微湿润了,可是周芷若仍在抵抗着。

    张无忌索性在周芷若那嫩乳上面加力的揉抚着,动人的拨弄着处女勃起的乳头。

    周芷若呻吟了出来,张无忌又把周芷若湿润的大腿内侧大把大把的抚摸着,一下下地移到了处女的大腿内侧,挑逗性的抚摸起周芷若的大腿沟来。周芷若的抵抗软了下来,周芷若只感觉那从乳房和大腿内侧传来的感觉像电流一样酥软着她的全身,自己的心在怦怦乱跳,想反抗却使不出力量,两条嫩藕样的玉臂现在简直是在抚摸男人的胸脯。

    张无忌知道周芷若已经动情了,伸手抓住了周芷若的玉臂,让处女柔嫩的小手在自己胸脯上温柔的抚摸着,吻着周芷若美丽的眼睛说:“芷若,我爱你!”

    可是那只早已迫不及待的手却十分粗鲁的抚上了周芷若的阴部,揪着少女的阴毛便在那湿润的阴部上使劲的抓抚起来。

    刺激得周芷若不禁:“啊——啊——”的淫叫起来,美丽的身体扭动如蛇。

    可是张无忌就是想看处女这幅柔弱无助的娇羞模样,一边把处女紧紧地压在身下,用自己的胸脯隔着那肚兜磨蹭着周芷若的嫩乳,一边抓住周芷若的温湿的小手按向了自己那又小又软的阴茎,让周芷若在阴茎上抚摸着,自己感觉处女那逃避式的抠抚,忍不住的快感阵阵传来,但他的阴茎始终都是那么小,而且丝毫硬不起来。

    张无忌只有用手在周芷若的阴部上使劲抓抚着,揪弄着周芷若的阴毛,拨弄这少女的阴蒂。

    周芷若忍不住了,口中传来了声声吟叫:“啊——轻点,啊——别拨弄我那了,我忍受不住了,啊——”

    周芷若如此的娇态凡是男人都会血脉喷张,那只小手更在周芷若的阴部和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之问来回使劲地揉摸起来。周芷若突然感到一股控制不住的感觉传遍了全身,娇躯一阵痉孪,便感觉自己那两片柔嫩的阴唇张开了,一股液体排了出去,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传遍了全身。

    处女完全被男人酥熔了,玉臂自然的抱住了男性,把自已那丰盈的身体主动和男性蹭抚着。

    一只手轻轻剥开了周芷若的衣衫,在背后解开了处女身体上肚兜的系带,处女在发情的搂住男子,亲吻着张无忌的肩膀和胸脯。

    张无忌另一只手这时轻轻抚摸起周芷若的阴部来,把那溅流的爱液涂在姑娘整个阴部,又一边用大拇指摸弄着处女那最敏感的阴蒂,一边把手从处女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之间穿过去,热抚起处女的会阴部来,又把手伸到少女的臀部上大把大把的抓抚起姑娘那竖盈柔软的臀部,手臂还不失时机的在爱抚着处女的大腿内侧和阴部,处女的呻吟声又响了起来。

    张无忌一把便扯下了周芷若的肚兜,处女那丰盈美丽的身体便完全裸露在他眼前了,是那么的娇嫩美妙,特别是刚刚裸露出的两个娇嫩的乳房,想微微凸起的小山,粉红的乳头高高耸立着,肌肤润滑,像两个白嫩的馒头一样,在激动的起伏颤动着。

    往下看是处女那苗条丰盈的腰肢,阴毛柔嫩的阴部那初欢的阴蒂已见火红,两条绝美的玉腿光洁白净,紧紧的夹着。处女那万分美丽的曲线引诱得张无忌万分冲动,一头便埋向了处女那娇嫩的乳房,在那白嫩的肌肤上贪婪的舔吮着,使劲蹭动着,又不禁吻住周芷若的乳头在尽情的吮吸着、啃咬着。

    周芷若便在他身下一会万分销魂的欢叫着,一会又忍不住大声呻吟着,口中吟道:“亲哥哥——轻点,喔哟——不要——”

    叫声引诱得男性喘息着,一下子把她压在了身下,两手使劲热抚起周芷若娇嫩的玉乳来,嘴里继续在含咬着周芷若的已经勃起火红的乳头,两手把个的乳房又是抓抚,又是揉捏,周芷若在欢叫着。

    张无忌又用一手搂住周芷若的丰腰,在周芷若的后背抚摸起来,周芷若没想到,抚摸背后竟也是那样的性感,一头漂亮的黑发披散在报纸上,仰头动情的呻吟着,任凭张无忌亲吻着她玉嫩的脖颈。

    张无忌这时也是意乱情迷,处女的纯洁和娇嫩令他色欲大发,但可惜的是自己不争气,阴茎怎么也硬不起来。

    周芷若那白嫩的玉体就在张无忌的身下蹭动着,张无忌一只手仍抓抚着周芷若那娇嫩的乳房,在那嫩乳上尽情揉捏抚弄者,能疼惜这样一位十分清纯的处女真是一大幸事。

    周芷若的嫩乳却从未被这样尽情的玩抚过,只觉阵阵酥溶感觉烧得她“啊——啊——”的叫唤着。看着周芷若那美丽的娇态,张无忌一头便埋向了周芷若那鲜嫩的红唇,贪婪的吮吸着处女甘甜的汁液,舔着少女的牙齿,一手在把少女那青涩的玉乳像揉面一样按抚着,感觉那娇小的乳房滑嫩而又富有弹性,真是令男人性欲大张。

    张无忌把处女的玉乳左右地拨弄着,向时用大拇指拨抚着处女那高高耸起鲜红娇小的乳头,口中吮着周芷若的舌头,一手便把那玉乳拨弄着蹭动着自己的胸脯,另一只手一直在玩抚着少女那丰盈柔嫩的玉臀,大胆的揪弄着白嫩的肌肤。

    周芷若这时以经动情的用两只嫩藕一般的玉臂紧紧搂住了张无忌,主动的把她那万分美丽的身体蹭向张无忌那热乎乎的健壮的身体,同时两手忍不住便在脊背和臀部上温柔的热抚着。

    张无忌的嘴吻向了周芷若的脖颈、肩膀,周芷若便动人的吻起了张无忌健壮的肩膀,任凭男性在她那玉嫩的臀部上尽情的揉捏抓抚着,从后往前使劲抚摸着处女的会阴部,少女扭动着娇嫩的身体。

    周芷若已经进入了发情阶段,美丽的身体上香汗淋漓、肌肤腴润,衬着少女那白嫩身体的美丽的曲线更显迷人,处女的脸蛋儿红扑扑的,不禁呻吟道:“无忌哥哥,我要——我要——”

    张无忌自然明白周芷若要什么,但此刻自己的阴茎仍然软弱无力,怎么也硬不起来,但他禁不住周芷若的期盼,于是便将周芷若压在身下,硬是准备将他那软软地阴茎塞进周芷若的小穴中去,结果自然可知,当然是一次一次的失败,最后张无忌终于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颓然的倒下来,垂头丧气的放开了周芷若。

    周芷若正在兴头,见张无忌停止了动作,便忙问怎么了?张无忌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低着头说道:“对不起,是我不行,我硬不起来!”

    张无忌原本以为周芷若会责怪她,但是芷若却很温柔地说道:“没关系的,我们快回去吧!”说完便匆匆穿上衣裙。张无忌也只好穿上自己的衣服,跟周芷若回去了。

    第十回蝶谷戏不悔

    常遇春带张无忌来到了蝴蝶谷,也就是‘蝶谷医仙’胡青牛的住处,这胡青牛很是古怪,从不给明教以外的人医治,自然也不愿给无忌医治。但当他发现无忌得的是玄冥寒毒时,不禁一阵兴奋,因为他虽号称‘医仙’,但对于玄冥寒毒却没有什么办法,此时有一个得了玄冥寒毒的人,可以正好做他用药的试验品,说不定自己可能将来也可以攻克玄冥寒毒。但为了不违背自己的惯例,他想到如果将来把这小子治好,再将他杀死不就行了。

    张无忌就这样在蝴蝶谷住下来了。每日,胡青牛总会给他吃各种药或者想出各种法子给他医治,而他每日无聊时,也翻看了胡青牛那里的大量医书,对病理和药理也渐渐颇为精通。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转眼间已经过了两年,无忌也长成了一个十四岁的少年。

    这两年间,胡青牛想尽了各种法子,但始终无法清除无忌体内寒毒,不过由于他医术精妙,无忌的命是暂时保住了,如没有胡青牛,想那无忌恐怕早就丧命了。

    这天,无忌没事便在蝴蝶谷中闲逛,突然发现有两个人想蝴蝶谷走来。看上去是两个女子,可能是母女俩,那位少妇,大概有三十多岁,另一位小姑娘看来比自己似乎还小一些,大概有十二、三岁。张无忌想他们大概是来看病的吧,当两人走近时,张无忌发现自己认识那少妇,那女子叫纪晓芙,是峨嵋派的得意门徒,太师傅大寿时见过她,听说是自己六师叔的未婚妻,于是便上前叫了一生纪姑姑。由于四年过去了,纪晓芙似乎不记得张无忌,张无忌忙上前说明自己的身份,纪晓芙颇感意外。

    张无忌将纪晓芙请回胡青牛那里,纪晓芙将那小姑娘介绍给张无忌认识,原来那是她女儿,名叫杨不悔。张无忌看了看杨不悔,只见她长得挺漂亮的,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眉,他又忍不住向杨不悔身上扫了几眼,只见她年纪虽小,但身体发育的颇为良好,尤其是那胸部比起当年周芷若的看上去要大得多了。看到这里,他不禁心馋,想他这两年每日与胡青牛为伴,来这的人也都是身染恶疾的,何时能见到如此漂亮的小美人,心中一阵荡漾。

    张无忌问明纪晓芙来这的原因,原来是早人暗算,后经高人指点来这求医。

    张无忌忙去请胡青牛出来为其医治,但胡青牛怎么也不肯出来救治,还将无忌骂了一顿。

    张无忌见胡请牛不肯医治,只好自己亲自动手,这两年他也学了不少医道,所以自己试试。他取出银针,为纪晓芙针灸,并配了汤药让纪晓芙喝下,纪晓芙果然感到疼痛减轻。

    纪晓芙向女儿道:“无忌哥哥的本领很好,妈已不大痛啦。‘杨不悔灵活的大眼睛转了几转,突然走上前去,抱住张无忌,在他面颊上吻了一下。她除了母亲之外,从来不见外人,这次母亲身受重伤,急难之中,竟蒙张无忌替她减轻痛苦,心中自是大为感激。她对母亲表示欢喜和感谢,向来是扑在她怀里,在她脸上亲吻,这时对张无忌便也如此。

    纪晓芙含笑斥道:“不儿,别这样,无忌哥哥不喜欢的。”杨不悔睁着大大的眼睛,不明其理,问张无忌道:“你不喜欢么?为甚么不要我对你好?”张无忌笑道:“我喜欢的,我也对你好。”在她柔嫩的面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张无忌能被这样的小美女主动献吻,又能再吻她一下,心中自然很是高兴。

    见这个小妹妹天真活泼,甚是可爱,又那么的漂亮,不禁心中浮想联翩。于是,将纪晓芙安顿好后,便对杨不悔说道:“不悔妹妹,你娘已经服了药,需要安心休息,我带你出去玩吧,咱们暂时不要打扰你娘,好吗?”

    杨不悔眨巴着眼,说道:“那好呀,你就带我出去玩吧!”说完,便跟着张无忌出去了。

    张无忌在这蝴蝶谷已经待了两年,对谷中的事物都很熟悉,他将杨不悔带到谷中一个风景别致的小溪边,这里空旷幽静,以前无忌就常来这里玩。

    杨不悔见到这里风景十分美丽,不禁兴奋得到处乱跑,还在溪边洗了洗脸,最后干脆脱下鞋袜,将一双白净葱嫩的小脚放在水里。

    无忌在一旁看待了,尤其是看到杨不悔的那双可爱的小脚,恨不得立刻捧在怀里爱抚一番。张无忌也坐在杨不悔身边,看着她调皮的用脚戏水,便对她说道:“不悔妹妹,你长得真好看,我想亲亲你如何?”杨不悔天真无邪,见无忌要亲她,便觉得也没什么,便伸出自己的脸,让无忌亲自己。

    张无忌见她竟然如此配合,于是干脆一把将她搂进怀中,捧住她的头,便去吻她的樱桃小唇。

    杨不悔怎曾料到无忌会这样吻她,以前妈妈吻自己的时候都是吻在脸上,可如今无忌哥哥怎么来亲自己的嘴,而且还连舌头都伸进自己的小嘴里。虽然这种吻的方式让她大吃一惊,但她也并未觉得有什么不舒服,所以也就没有做什么反抗。

    张无忌则是痛吻着美人,一吻过后,他手掌直伸向杨不悔胸前,杨不悔已跌入张无忌怀中。

    杨不悔挣扎几下,不禁粉脸赫然,被张无忌箍的如铁桶一般。杨不悔慌乱之下已无章法,抡起粉拳便擂鼓似的击打张无忌,说道:“无忌哥哥,你坏!”张无忌才不管这些呢,此时美女在怀,谁不动心?于是又将脸凑过去,吐出舌头,在杨不悔脸上亲个不休。腾出的双手,游走于杨不悔的全身。一手伸向杨不悔胸前,隔衣摸杨不悔胸前那对白嫩细滑的乳房,胸前的小小樱桃,硬如小石,杨不悔娇小的玉乳被抚摸得兀自跳个不停。

    张无忌不住捏弄,把握揉搓,另一手陈仓暗渡,直取杨不悔下体,隔着裤子伸向肉鼓鼓私处,爱不释手。又再次把那嘴儿迎住杨不悔双唇,堵个正着。张无忌双唇紧裹杨不悔玉唇,舌头向其口中乱顶,杨不悔紧咬牙关,不让其进入,张无忌只得在外亲咂,觉那杨不悔双唇如柔嫩光滑,甘美爽口,杨不悔口中清香不时传热人张无忌鼻中,沁人心脾。

    杨不悔被张无忌亲咂得哼哼唧唧,不停晃动娇躯,感觉口中被堵个严实,气也喘得不畅,张无忌那舌儿在杨不悔口中乱冲乱撞,如撒泼的兔儿一般。过不多时,杨不悔终于败阵,启开玉齿,杨不悔感觉到张无忌那滑溜溜舌儿立即伸了进去,在口内四处探试。杨不悔那甘美之香津亦流了许多进入张无忌口中,甚是甘甜,如那久酿之蜜儿一般,遂吞了下去。

    杨不悔小嘴原不甚大,被张无忌的舌头伸的,就把个小小樱桃口儿塞得个满满当当。杨不悔感觉那舌儿在自己口中翻飞,着力勾弄自己那舌头。杨不悔待了一会,自己的舌头被张无忌所俘,也将自己舌尖吐在张无忌口里,那舌尖刚往张无忌口中一伸,遂被张无忌舌头紧紧缠住,着实吮咂,啧啧有声。直咂得杨不悔面如火炽,浑身痒麻,杨不悔本是处女,从没接吻拥抱,今被张无忌一拥一吻,浑身痒麻,毫无反抗只力,红着脸说到:“无忌哥哥,不要这样,羞死人了。”

    张无忌道:“不悔妹妹,这是一个很好玩的游戏,我会弄得你很舒服的。”

    说完,又将杨不悔抱得更紧了。杨不悔从未接触过男人的身体,如今被张无忌紧抱,顿时有如触电,又觉下体阵阵酥麻,心中不禁一荡。

    张无忌环抱颈部的双手突然地松开,但却顺势下移,搂住了杨不悔的纤腰。

    杨不悔‘啊’的一声轻呼,只觉全身暖烘烘、懒洋洋的,竟是骨软筋麻,无力抗拒。张无忌轻柔地抚摸着她滑溜绵软的小屁股,指尖也灵活的沿着浑圆的小屁股,轻搔慢挑,上下游移杨不悔只觉痒处被搔遍,舒服得简直难以言喻。她春潮上脸,禁不住轻哼了起来。

    张无忌见她桃腮晕红,两眼朦胧,小嘴微张,呼呼急喘,知道她已情动,便尽情加紧挑逗。他握住杨不悔腰带扣子,此时杨不悔只能半推半就,浑力娇弱无力,微微娇喘,任凭张无忌玩弄自己。

    张无忌开始动手解杨不悔的衣服:“不悔妹妹,让我看看你的身体吧!”说完便将杨不悔的上衣领子上的三粒钮扣全解开,使杨不悔雪白的颈项一览无遗,领口的根部,可以看到杨不悔如雪般微陷的乳沟。张无忌淫笑着,抓住两边的领口,一把将杨不悔的上衣扯开,杨不悔赤裸的上身则出现在了张无忌的眼前。

    那尚未发育成熟的酥胸终于展现给了张无忌,杨不悔的上身只剩粉红色的胸衣了,而胸衣下正是令张无忌心跳不已的玉乳。张无忌把杨不悔的身体扳直,仔细地欣赏着杨不悔的身体。只见杨不悔肩头圆润,腰部纤细,洁白的腹部平坦,身体曲线柔美,像丝缎一般的皮肤上没有一点瑕斑。白色的半截背心胸衣并不是紧身的,显得有些松垮,于是从各个角度都可以看到一部分杨不悔那凸起的晶莹乳房。胸衣又很薄,一旦贴住身体,就可以清晰地在胸衣上看到杨不悔胸前的两点尖端和美妙的娇乳曲线。

    那清秀脱俗的身体美丽得令张无忌都几乎要窒息,张无忌将半裸的杨不悔抓住,用双手在她裸露的身体上又抓又捏,肆意凌辱,随后又一边吻着她的圆润的肩头,一边隔着胸衣,按着她胸部凸起的两点尖端。

    张无忌没有急着扒掉杨不悔的胸衣,而是把杨不悔的腰带解了,随后,又用力把杨不悔的长裤往下一剥,杨不悔的长裤滑了下来。裤子被剥离了杨不悔的小屁股,沿着杨不悔美丽的粉腿往下滑,直到离开小美女的脚趾落到地下。

    张无忌十分喜欢杨不悔的嫩脚,而且杨不悔的脚真很漂亮,张无忌禁不住捧在手上仔细观察,那是两只年轻女孩特有的丰美俏丽的脚丫。脚趾很长很细,白嫩嫩的,脚趾甲修得整整齐齐,脚显得很修长秀气。特别是她那牙白色略透红润的脚趾甲,显得脚趾特别干净白嫩。脚上的皮肉细白细白的,清秀的足踝、脚踵很窄、踝骨更显得凸起很高,光光地裸露着,特别有韵味,五个细长的脚趾整齐的并拢在一起,细密柔和的趾缝,五粒红润嫩滑的趾肚,那幼嫩的淡红色的趾肉就像重瓣的花蕊,娇嫩欲滴。鹅蛋般圆滑细腻的润红脚跟由足底到小腿颜色逐渐过度到排藕白色。

    张无忌感到抚摸杨不悔脚掌的感觉就像抚摸婴儿的脸,整只脚柔若无骨,把它贴在脸颊上,就像一只颤抖的小鸟,那温热,细腻,滑嫩,热润泽的感觉让人都快疯了。

    张无忌把鼻子凑到那五个细长的脚趾,一股美女特有的温热肉香飘进鼻子,那白嫩的脚上残留的水珠更是晶莹剔透。张无忌伸舌头舔了一下她那长长的细嫩中趾,少女特有的脚的气味使他如痴如醉。

    张无忌对着这柔嫩脚掌疯狂的舔食起来,先是她的脚底板,然后是她的脚趾缝,最后再挨根儿吮吸她的细长白嫩的脚趾头。杨不悔躺在地上,看着张无忌对着她的脚又舔又啃,脸羞的通红,从小到大她的脚从来被人见过,更没有被别人碰过。而现在却被一个男孩如此放肆的玩弄着。

    张无忌的嘴痴又迷地伏在她的脚脖上,她光滑、圆润的脚踝、莹白的脚腕,丝柔、软缎般清滑的脚背就在他的唇下,脚背上细腻的肌肤上若隐若现的筋络纤毫毕现在张无忌的眼前。

    杨不悔也感到舒服,她从来没想到自己的脚被舔,能给自己带来如此巨大的快感。她的身上除了胸衣和内裤外其余一丝不挂,下半身的曲线坦露无遗,双腿十分修长。

    杨不悔下身只有一条窄小的白色亵裤,而两条玉腿完全裸露在了张无忌的眼前,张无忌一边用手抓捏着,一边道:“不悔妹妹,你的腿真美,真有弹性!”

    夕阳的余晖洒在杨不悔几乎赤裸的胴体上,胸衣下柔嫩的凸起,晶莹剔透的皮肤,浑圆雪白的小屁股,以至内裤下令人幻想的神秘的私处,均在斜阳之下一览无遗,直是娇美诱人。

    张无忌微笑着注视着杨不悔,那妩媚的脸蛋,弯弯的细眉,樱桃似的小嘴,鲜红透亮,又点缀了二排白玉般的小牙,皮肤雪白娇艳,柔细光滑,肚兜下的乳房微凸,肚兜粉红诱人。平坦的小腹,明光闪闪,张无忌想象着杨不悔内裤下的阴阜一定高凸,阴毛浓稀适宜,倒三角的下顶部的阴核一定艳红犹如一粒红色的玛瑙,徐徐闪光。

    张无忌不再客气,隔衣抚摸杨不悔的嫩乳,杨不悔的嫩乳微微凸起,触手之处弹性十足,肚兜下双峰微颤,张无忌等不及的双手手已由肚兜下探入,握住杨不悔的右乳,掌中有如棉团,又如一只青涩的水蜜桃。终于,他忍不住剥光了杨不悔的胸衣,杨不悔的玉乳羞涩、活泼地蹦了出来,玉乳是如此的洁白、微微上翘,乳沟淡淡,十分性感,两个淡红色的乳头那么的娇小、柔软、羞涩、滋润,含苞待放。

    张无忌尽情地欣赏着杨不悔的玉乳,只见杨不悔一身莹白如玉的肌肤,宛如玉美人般闪闪发光,胸前两座小乳峰,加上那纤细的柳腰,玲珑小巧的肚脐眼,看得张无忌快要发狂,张无忌把杨不悔档的肚兜丢到地上,情不自禁地抓住杨不悔两颗坚实的玉峰,肆意的玩弄破起来。

    杨不悔倍受细心呵护的雪白嫩乳,第一次被一只不属于自己的手摸到,是那么肆无忌惮,有是那么快活,真有一种利刃穿心的感觉。张无忌摸到一只受惊的白兔一样,感到手中的小乳峰的惊慌失措。

    杨不悔的淑乳犹如天鹅绒般的光滑柔嫩,略有微颤,当手握紧时,又那么柔软细嫩,随着张无忌的蹂躏,杨不悔的椒乳已经越来越大,在手中不停的变化着形状。柔嫩圆润的极品乳房被完全攫取,一边恣情品尝美乳的丰挺和弹性,同时淫亵地抚捏毫无保护的杨不悔那娇嫩乳尖。

    张无忌不断地肆虐着毫无防卫的乳峰,富有弹性的胸部不断被捏弄搓揉,娇小的乳房被紧紧捏握,让小巧的乳尖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挑逗已高高翘立的乳尖。只觉触感滑润。张无忌感到杨不悔的椒乳滴溜溜的弹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赞真是十足的尤物。

    张无忌手中动作不断加大,双手急不可耐地捧住杨不悔的玉乳。

    ‘啊!’羞耻的呻吟声再度响起,杨不悔那凸起的乳房完全裸乔在张无忌的眼前,娇小的乳峰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两晕雪白的小山丘加上两点红色的胸尖,显得美丽无比。

    张无忌一口下去,把两颗已挺拔、滋润的乳头轮流吸在嘴里,他又是舔,又是含,舌尖不停地在杨不悔两乳头周围打圈圈,把杨不悔弄地春心荡漾,胸脯激烈地起伏着。张无忌吸了一会,将脸抽离开杨不悔的乳头,只剩下双手揉捏她柔嫩的双峰。

    一番揉捏之后,张无忌仔细地观察杨不悔的亵裤。亵裤完全是干的,张无忌心想:“不悔妹妹真的是冰清玉洁,被这样挑逗胸尖,还没有湿。”张无忌不规矩的手已经超过了肚脐,移向杨不悔的下体,他的手抓住杨不悔的内裤,拽了下来,使杨不悔的阴部也呈现出来。

    被突破了最后的防线,杨不悔一丝不挂地裸露在了张无忌的面前,内裤被脱掉,小美女的三角地带风光尽现。现在地上的杨不悔全身已完全裸露,张无忌见杨不悔皮肤细嫩、白净,酷似玉脂,骨肉匀称,浮凸毕现,丰腴的后背,圆实的肩头,性感十足,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两断玉藕。脖颈圆长宛若白雪,圆圆的脸蛋挂着天真的稚气,淡如远山的柳眉下,一对水汪汪的大眼,泛着动人的秋波,红嫩的嘴唇,像挂满枝头的鲜桃,谁见了都要咬上一口,她浑身散发着少女的温馨和迷人的芬香,缕缕丝丝地进了张无忌的鼻孔,撩拨着张无忌的心弦。

    杨不悔的私处白光闪亮,粉红的两腿间,蓬门洞开,几根细微的阴毛有条不紊地排列在小丘上,一颗小小突出的阴蒂,高悬在花瓣的顶端,细腰盈盈,身材丰满,一双玉腿粉妆王琢,柔细光滑,十分迷人。

    张无忌抚上杨不悔光洁细嫩的小腹,准备探向杨不悔隐秘的草地。

    “那里——不行啊——”杨不悔右手去推张无忌,左手要去救援,又被张无忌插入腋下的手拦住。两手都无法使用,杨不悔只有把下腹向前挺。

    张无忌轻松地践踏上杨不悔私处,又从容地在杨不悔花丛中散步。杨不悔神秘的私处,养植着茵茵小草,下边是那丰满而圆实、红润而光泽的两片阴唇,唇内还流浸着晶莹的淫液,阴户酷似小山,高高的隆起在小腹的下端。粉红的阴蒂凸涨饱满,全部显露在阴唇的外边,阴穴沟下,肛门之上,也种植了一片小草茸茸。

    这些令人热血贲张的神秘领域,放肆地向张无忌开放。张无忌的手穿过茂密的森林来到杨不悔的桃花源头,他轻轻的杨不悔的私处爱抚。随后,张无忌分开杨不悔微微并拢的双腿,用右手轻轻分开杨不悔花瓣,粉红色的少女秘部完全暴露了。两片鲜嫩的贝肉紧守着杨不悔那少女不容侵犯的禁地。

    张无忌把杨不悔粉腿分开,目光注视着杨不悔大腿间神圣的花瓣,她的身体十分热排柔软,很容易的把腿分开一个‘一’字,她的花瓣最大限度地暴露在张无忌面前。她的阴毛黝黑紧密,阴唇是鲜艳的粉红色,由于双腿过度地分开,大阴唇已微微地张开,可以看到里面的阴蒂,但小阴唇仍浇栽紧紧合在一起,让人不能看到里面最迷人的桃花洞。

    张无忌用手拨开杨不悔贞洁的花瓣,大拇种指按住她毫无抵抗能力的阴蒂,手指开始快速震动。杨不悔身体受此强烈刺激,不禁本能的一阵颤栗,里夜不禁微微呻吟。

    张无忌的舌尖在杨不悔可人的花瓣缝上不断地游移,不顾一切的在那部位上乱舔。杨不悔正值青春期,对男女之事又没经历过,自然没多久就被弄得有点情不自禁。她口中发出呻吟声,开始不由自主的摆头,雪白的肚皮不停的起伏,嫩乳在空中随风荡漾。

    张无忌的手轻轻的抚摸杨不悔的阴唇,他用食指拨开了她的小阴唇,又是一片新天地,终于看到了杨不悔的阴道,虽然腿张得很开,她的阴道口仍非常小,比一支铅笔大不了多少。杨不悔处女洞内两三公分处,清晰可见浅粉色的处女膜中央有个直径一公分左右的半月形小洞口,屏障般抵御着外敌入侵。忍不住把嘴了上去,伸出舌头吸吮她的阴唇。

    杨不悔感到一阵酸麻,不禁娇躯乱扭,而张无忌则感到无比的畅快,处女体香刺激着他每一条神经。好一会了他才抬起头,满意地咂了咂嘴巴。

    杨不悔感到全身无力,她的双手无力支撑身体,张无忌的目光在杨不悔的裸体上瞄来瞄去。看见杨不悔的阴唇沾满了自己的唾沫,看上去似乎非常湿润。杨不悔的大阴唇比刚才张得更大,由于生理的反应,阴唇已微微充血,比刚才看上去更大一些,也更红润一些,但小阴唇还是顽固地并在一起,保护着桃花洞。

    张无忌便用双手摸上去,双手在享受肉感的同时,拇指用力,指头陷入肉里时,股沟立刻向左右分开。杨不悔拚命地想挟紧双腿,洁白无暇的胴体无力地扭动着。

    张无忌再次把杨不悔双腿分开,把手伸向了她的阴部,用手指翻开杨不悔的蜜洞,露出杨不悔粉红色的肉蕾。杨不悔的阴核只有小颗粒的红豆大小,完全被剥开时,浅褐色的肉瓣也被拉起,阴唇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的状况。杨不悔的阴唇也很小,肉比较薄,美丽的粉红颜色,看起来还是相当性感。

    张无忌的手指把阴唇向左右分开,让最鲜嫩、最敏感、最刺激的嫩肉暴露得越多越好。粉红的肉缝在阳光下发出光泽,是很够刺激档的粉红色。他开始在三角地带上不停地抚摸,欣赏和阴毛摩擦的感觉,顺着大阴唇的阴毛轻轻抚摸,让手指认识那柔软的感触。他把食指轻轻放在杨不悔的阴唇上,从下向上滑动,到达阴唇档的顶端,把阴核从肉缝里剥出来,手指压在杨不悔的阴核上,然后像换画圆圈一样旋转,压迫阴核的力量也忽强忽弱,同时观察杨不悔的表情。

    没多久,杨不悔感到胸部与下体开始发热,她的肩微微颤抖,全身更加的绷紧,尤其在花蕾上增加强烈振动时,杨不悔身上开始不停地地扭动。无忌将手指轻轻插入阴道,觉得里面的肉壁夹住手指。手指尖感到有硬硬的肉球,轻轻在那里磨擦时,更把手指夹紧。张无忌手指突破肉缝,碰到最敏感的部份时,杨不悔产生无法忍受的焦燥感,第一次被男子闯入了玉门,虽然只是一截指节,却让她感到无比羞耻,但另一股充实、饱满感觉,更是清晰地由全身传到亮了大脑中。

    张无忌手指在杨不悔的小穴内激烈抠挖,杨不悔都可以感到自己的秘洞流出了一些蜜汁,张无忌满意地微笑着,手指不停地在杨不悔的小穴中进进出出,弄得杨不悔的小穴淫水直流,整个下半身沾满了骚水。

    就这样,张无忌用手指将杨不悔送上了高潮的巅峰,其实,他多么想用自己的小鸟去插杨不悔的小穴,但他同时也知道,自己的小鸟自始至终无法勃起,而且是那样的短小。

    弄完之后,张无忌帮杨不悔穿上了衣服,也把自己的衣服穿上。他问杨不悔道:“不悔妹妹,我今天弄得你舒服吗?”杨不悔高兴得点点头,说道:“无忌哥哥,你真好,跟你在一起玩真有趣!”无忌突然对杨不悔说道:“不悔妹妹,我们今天的事情你千万不要跟别人说,尤其是你娘,好吗?”

    杨不悔困惑地问道:“为什么不让我跟娘说?”无忌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便搪塞道:“你别管为什么,总之别说就是了,你要是说了,我们以后就玩不成了!”杨不悔听了这话,便答应了无忌,不跟别人说,然后便跟无忌回去了。《倚天屠龙记(H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