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回无忌初长成

    八个月后,殷素素诞下一子,为博得谢逊的欢心,特意以谢逊以前的儿子谢无忌为其名,让其认谢逊为义父。谢逊又有了一个儿子,心里当然十分高兴。将无忌视为宝贝,就像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对待。

    转眼间,十二年又过去了,谢无忌如今已经长成一个英俊的少年,他们四人在岛上继续着以前的生活。这些年来,他们三人经常一起做爱,张翠山和谢逊一起干殷素素,殷素素的嘴里、小穴里、肛门里全都被玩过并灌满精液,她已经由昔日那个冰清玉洁的少女变成一个娇媚性感得荡妇。

    谢逊每次玩的都是乐此不彼,十分开心。而张翠山由于时间久了,也尝到了三人玩的乐趣,渐渐的也喜欢上了三人游戏。

    以往,他们每次玩的时候都是把无忌支出去,以免被他撞见。这一天,无忌出去玩了,谢逊又想操殷素素,于是便和张翠山与殷素素商量。两人也就欣然同意,于是便准备大干一场。只见谢逊说道:“小妹,我们三人好几天没有玩了,今天就痛痛快快得玩一场吧!”说完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殷素素和张五忌也欣然答应。殷素素二话没说,便仰躺下去,张开两腿道:“大哥,只管操小妹吧。”谢逊嗯了一声,挺起鸡巴对准殷素素的阴道就捅进去了。殷素素哼道:“哎呦,好粗的鸡巴。”谢逊可不管许多,狂抽猛送,把个鸡巴飞也似的在殷素素的阴道里抽插着。殷素素被操的哼哼唧唧道:“真过瘾,使劲操,小妹能挺住。”谢逊道:“你的穴真紧,真软舒服,真是百操不厌。”

    两人边说边操,旁边张翠山看得火起,脱掉裤子,一下子骑在殷素素头上,将鸡巴塞进殷素素的嘴里,让素素吸吮鸡巴。殷素素嘴里吸吮着张翠山的鸡巴,下面被谢逊抱着屁股狂操,真是下下没根,殷素素只觉得谢逊的鸡巴都捅到自己的子宫了,并把阴道撑得紧紧的。三人操的快活无比,却不料被突然回来的谢无忌撞见。

    这天,天很冷,无忌早早就玩回来了,刚要进山洞,却听母亲(殷素素)哼哼唧唧得叫床声。不由得奇怪,忙轻手轻脚地走到里洞外,侧耳一听,便听见叽咕叽咕之声不觉于耳,还听母亲说什么操穴之类的话。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便藏在洞门口往洞内一看,只见里边还点着灯。

    在草床上,见母亲正躺在床上,义父(谢逊)正跪在母亲的两腿间,扛着母亲的两条大腿,屁股一耸一耸的,一条大肉棍在母亲的穴里抽送着,父亲(张翠山)则骑在母亲的头上,把大肉棍插在母亲的嘴里。

    无忌看了个目瞪口呆,忙又接着看起来。只见母亲一边吮着父亲的鸡巴,一边把屁股向上乱耸,义父操的急了,母亲就吐出嘴里的鸡巴,哼哼唧唧道:“舒服,操得好舒服,哎呦,我要泄精了。”

    只见母亲把屁股没命地向上乱耸,浑身一阵乱抖,嘴里噢噢地叫着。操穴的义父也快了起来,无忌见义父的大鸡巴在母亲的穴里抽出送进,如捣蒜一般,不禁心惊。却见母亲也把屁股乱耸,嘴里道:“哎呦,好爽,再快些。”义父飞快地抽送着,又操了几十下,便忽地停了下来,趴在母亲身上只是喘气,好一会才爬了起来,抽出阴茎,无忌见那阴茎湿漉漉的,像浸过油一般。

    无忌不禁想到: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像它们那样玩那种游戏。一想到此,脸不由得飞红,只好又看了起来。这时,把鸡巴插进母亲嘴里的父亲道:“怎么样,素素的小穴越来越棒了吧!”义父说道:“真不错。”却见母亲笑道:“大哥的鸡巴也真粗呀。”

    把鸡巴插进母亲嘴里的父亲说道:“该我操素素的穴了。”只见母亲点头应着。说着,父亲让母亲跪趴在床上,撅起屁股,将粗大的鸡巴从屁股后面慢慢地插进母亲的穴里,操了起来。父亲抽送得很用力,发出很响的叽咕叽咕声,无忌才知原来操穴声可以这么大。操了半天,又见母亲把屁股向后猛顶,嘴里哼道:“哎呦,太好了,我又要高潮了,真是乐死我了。”父亲也紧紧抱着母亲的腰,将鸡巴快速的抽插着。

    一会,就听母亲和父亲同时叫了一声,双双倒在了床上,气喘嘘嘘。歇了一会,母亲坐了起来,只见母亲头发乱乱的,脸上红红的,一副娇态,裸着身子和父亲与义父坐在一起,随手从床边抓过一块布,分开双腿,往阴户上擦。无忌见母亲的穴口正往外流着白汤,湿漉漉的,弄得母亲的阴毛和大腿上都是。

    母亲一边擦着,一边对父亲和义父说道:“看你俩,射出这么多精液来。”

    父亲和义父对视一下,双双笑道:“你不也泄了两次阴精么?”母亲笑道:“那还不是让这个操的。”说着,一手一个,握住两人的阴茎。义父笑道:“不是它,你怎么有快乐。来,素素,你把我哥俩鸡巴上的精液舔干净吧!”

    无忌见母亲笑道:“尽是伺候你了。”说完,便歪下头去,一手拿着一个阴茎,一会吮吮这个,一会舔舔那个,把两个阴茎上的精液吃的一干二净。

    这边无忌瞧了一回光景,只觉胯下的鸡巴早已硬挺挺的,用手不断套弄着,竟也射出了他的童子精。无忌感觉十分舒服,不禁失声叫出声来。

    这一叫,被里边的三人听到。他们连忙整理好衣服,便跑出来看。一见是无忌,便知道都被无忌看见了,顿时三人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后,还是张翠山先带着无忌出去。张翠山把无忌带到海边,便问道:“无忌,今天都看见什么了?”

    无忌吓的连忙说:“没,没有,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张翠山板着脸说道:“不会吧?那你裤子上的那一摊是怎么会事?”无忌连忙跪下来,说道:“孩儿撒谎了,我看见——看见——你和义父插母亲了!”

    张翠山解释道:“那是在做爱,是很正常的,不过那是大人做的,你现在还小,将来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做!”无忌不解的问道:“等我长大?那等我长大了我跟谁做呢?”

    无忌这一问,令张翠山吃惊不已,暗想道:是呀,他将来长大了,要和谁做呀?

    这荒岛上除了自己、无忌、素素和大哥以外,在没有任何人了。将来他和谁做呀?他如何的繁衍张家后代?这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他们三个大人百年之后,岂不只留下无忌孤单一人。

    现在他们之所以能再岛上生存下去,就是因为人多,彼此能相互照应,没事的时候还可做爱消遣时间,但无忌将来怎么办?他该怎么办?张翠山默默不语,只是叫无忌脱下裤子,把裤子上的精斑洗干净,便带他回去。

    这天晚上,三人等无忌睡着后,便开始商量事情。张翠山诚恳的对谢逊说:“大哥,我们还是回去吧!我们都无所谓了,无忌现在已经大了,他还要娶妻生子。如果我们百年之后,只剩无忌一人,孤零零的,他一个人怎么活下去呀?”

    谢逊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是啊!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考虑这问题,我年纪大了,中原仇家太多,是回不去了,还是你们一家三口回去吧!你们跟我来。”说完,便带着张翠山和殷素素来到另一个山洞,只见里边有一个早已扎好的大木筏,谢逊说道:“看见了吧,这几年来,我精挑细选了岛上最好的树木,扎结成了这个木筏,就是准备等无忌大了,让你们回去的!”

    殷素素惊讶的说道:“原来大哥早就有了准备!”

    谢逊不禁感叹道:“是啊!

    你们现在流落荒岛,都是我当年一手造成的,这些年来,你们又是这样的照顾我,令我感受到了拥有妻子和儿子的快乐,我已经十分满足了。我现在还没有想出屠龙宝刀的秘密,所以是不能回去的,但是也不能再拖累你们了。“

    殷素素连忙说道:“大哥,看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这些年来,我们三人相如以沫、相互照顾,早已如同一家人了,我们再不是因为您将我们带来,也不会成为夫妻。你还是和我们回去吧!”

    张翠山也说道:“是呀,大哥,回去后,你就在我们武当落户,我师父是一个明理的人,他一定会收留你的!”

    谢逊有点不高兴地说:“哼!我谢逊怎么样也不用他张三丰收留,我自有我的主意!”殷素素还想劝点什么,但谢逊又抢先说道:“你们别再说什么了!至于我们在这发生的一切,你们都不要说出去,尤其是我们之间的事,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这是传出去对你们不好!至于无忌,你们要和他说明白,不要把我这里泄漏出去,我还想过几年清静日子。”

    两人见谢逊其意已决,也知道无法勉强,便也不多说什么了。第二天,他们就开始就作回中土的准备,准备了干粮和水,以及其它行船的必要物资。谢逊则是向无忌传授了一些上乘的武功心法,以及告诉他一些中土的事情。

    无忌从来没有去过中土,对谢逊所说得十分感兴趣,要谢逊多告诉他些,但谢逊却说其它的他爹娘会告诉他,只要记住人心险恶,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就行了。还告诫他说以后不要对人提起自己,更不要说是他义父,以后就叫张无忌就行了,至于谢无忌的名字只可放在心里。

    第四回最后的疯狂

    经过一个星期的准备,风向也逐渐转好,他们于是决定第二天就走。谢逊点了无忌的睡穴,见他睡熟了,便对殷素素说要在最后一玩再好好的玩一次,殷素素和张翠山自然同意了,于是,三个人便最后一次玩三人游戏。

    谢逊先是把手伸进殷素素的内裤,在殷素素阴户上摸了起来。只摸了几下,殷素素的阴道里就分泌出了一些淫液。殷素素哼道:“你坏,你坏!”边说边把屁股抬了起来。张翠山对谢逊笑道:“大哥,你看。”说着把殷素素的裤子就褪了下来。

    殷素素起身站在地上,两手把裙子往上一兜,笑道:“来,五哥,给小妹捅捅穴。”张翠山笑道:“瞧咱素素,都这样了。”殷素素笑道:“二哥,你不是先要摸我的穴吗?”扭头又问谢逊:“大哥,能不能小点声?我怕无忌醒来。”

    谢逊笑道:“我已点了他的睡穴,保准他能睡到明天早上。”殷素素笑道:“那咱们+激情小说///duanpian/也得小点声。”张翠山起身把无忌抱到另一个山洞。殷素素却一头扎进谢逊的怀里,笑道:“大哥,来,摸摸我的穴。看我的穴里都出水了。”

    谢逊笑道:“素素,你也太骚了,就说几句话,你就不行了?”说着,把手在殷素素的阴户上摸了起来。张翠山也笑着坐了过来,三人挤在一块。谢逊用手摸了一会殷素素的穴,只觉殷素素的穴里淫水不断地分泌出来,便把中指顺势插进殷素素的阴道里抽插起来。张翠山则把手伸进殷素素的上衣,揉搓起殷素素的两个大乳房,殷素素被谢逊张翠山弄的低声呻吟起来。

    三人玩了一会,殷素素翻身起来,伸手就解谢逊的腰带,把谢逊的裤子和裤袜一起褪了下去。殷素素跪趴在草床上,低头将谢逊的鸡巴含在了嘴里,吮了起来。

    张翠山在殷素素的后面,见殷素素雪白滚圆的大屁股对着自己,便两手把殷素素的小细腰一抱,低头伸出舌头在殷素素的穴上舔了起来。张翠山舔了一会,抬头笑道:“真碱,真碱,素素,你的淫水也出来得太多了。”

    殷素素把谢逊的鸡巴从嘴里吐出来,扭头对张翠山笑道:“五哥,你就好好舔我的穴吧,等一会我让你使劲操我的小骚穴。”张翠山笑道:“大哥,素素的胆子也太大了,现在可真骚呀!”

    殷素素笑道:“那是因为操穴很刺激、很好玩呀!”谢逊笑道:“素素说的对,操穴刺激又过瘾。来,素素,去给你五哥吃吃鸡巴。”

    殷素素听了,笑着转过身去,将张翠山的鸡巴含进嘴里,上下吮动起来。谢逊则抱起殷素素的屁股,舔起殷素素的穴。

    三人又弄了一会,谢逊笑着对张翠山道:“五弟,我的鸡巴已硬了,我先操一会素素。”张翠山笑道:“大哥,你先操吧,我不着急。”殷素素听了笑道:“五哥,你不着急?等一会你就着急了。”

    谢逊便把裤子和衣服都脱了,光着身子,挺着大鸡巴对殷素素道:“素素,来,转过来。”殷素素听了,把屁股扭了过去,两手支着床,把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谢逊把殷素素的裙子掀了上去,露出殷素素的大屁股,一手摸着殷素素的屁股,一手扶着自己的阴茎,把阴茎在殷素素的阴道口磨了两磨,将粗大的鸡巴从殷素素的阴道口慢慢地插了进去。

    谢逊边往里面插边笑道:“好滑呀,素素,今天挺好操哇。”殷素素笑道:“哪天不是这么滑,你们操起来都没费劲。”张翠山听了笑道:“谁说的,你的屁眼可没这么滑,哪回都得抹点唾液。”

    殷素素嗔道:“看你,五哥,我说的又不是屁眼,我不说小穴嘛。”

    谢逊把鸡巴齐根捅进殷素素的阴道后笑道:“素素,你今天的穴穴往常的紧呀。”说着,两手搂着殷素素的小细腰,将一根粗大的鸡巴在殷素素的阴道里抽插起来。由于床不是很稳,谢逊也不敢太大幅度地操殷素素,只好每一下都将鸡巴抽出只剩下龟头,再猛地将大鸡巴齐根操进殷素素穴里。如此反复,下下都干到殷素素的子宫口,把殷素素操得哼哼唧唧地低声道:“哎哟,大哥,使劲操妹妹,你的大鸡巴好硬啊,把妹妹操得好舒服,操吧,大哥,妹妹把穴给你了。”

    谢逊也边抽插边气喘道:“妹妹,你今天的穴怎么夹的大哥的鸡巴这么紧,大哥好爽啊。”殷素素低声哼唧道:“那是小妹觉得太刺激了,穴才这么紧,你就使劲操吧,大哥。”

    张翠山在旁边听了,道:“紧吗,大哥?我操操试试。”说着也将裤子和裤袜脱了。

    谢逊又把大鸡巴在殷素素的穴里抽插两下,才拔了出来,对张翠山道:“五弟,你试试。”张翠山便站在殷素素的身后,用手分开殷素素的两片阴唇,把鸡巴插进殷素素的穴里,边往里面插边道:“大哥,今天妹妹的穴是有点紧。”说着,也搂着殷素素的腰,晃动屁股,将阴茎在殷素素的阴道里抽插起来。

    张翠山操了殷素素一会,殷素素低声对张翠山道:“五哥,再使点劲,操得再深一点。”张翠山笑道:“妹妹,我怕我的鸡巴捅到你的子宫里去。”殷素素边被张翠山操得一耸一耸的边笑道:“五哥,你的大鸡巴那么长,哪回操我不操到我的子宫里去。”

    张翠山又操了一会,对谢逊道:“大哥,你接接班,我先歇一会。”说着抽出阴茎,只见张翠山的阴茎上湿漉漉的全是殷素素分泌的淫液。

    谢逊这时坐在床上,对殷素素笑道:“来,素素,过来坐在大哥的腿上,别总是大哥操你,你自己也活动活动。”殷素素笑着直起腰,挽起裙子,跨坐在谢逊的大腿上,谢逊扶着鸡巴对准殷素素的阴道,殷素素慢慢地坐了下去,将谢逊的大鸡巴吞进穴里面,放下裙子,两手搂着谢逊的脖子,把屁股一上一下耸动起来。

    谢逊则两只手伸进殷素素的上衣,摸着殷素素的两个乳房,揉搓起来。殷素素微闭着双眼,美丽的脸上泛着潮红,把屁股上下使劲地晃动着。谢逊笑问殷素素:“素素,舒服吗?”殷素素轻声哼道:“舒服,每次大哥操我的小嫩穴,妹妹我都舒服。”

    说着话,殷素素正往下一坐,谢逊猛地一挺屁股,粗大的阴茎扑哧一声,死死地插进殷素素的阴道。殷素素哎哟一声,低声笑道:“大哥,你坏死了。”说着,更加使劲地上下晃动起来。张翠山在旁边见谢逊和殷素素正操得起劲,便先蹲下身去,把殷素素的裙子掀起来,在手上吐了些唾液,在殷素素的屁股上揉磨起来。

    殷素素一边上下晃动着,一边对谢逊笑道:“大哥,你看五哥又对妹妹的屁眼感兴趣了。”张翠山笑道:“你俩操的挺过瘾,我在一边闲着怎么也得有点事呀。”说着,在鸡巴上又抹了些润滑油,对殷素素笑道:“你先别动,五哥给你吃大鸡巴。”

    殷素素低声笑道:“大哥,你看,五哥他坏死了,你的大鸡巴操得我就够惨了,五哥他还弄我的屁眼。”谢逊笑道:“素素,你就将就点吧,谁让你有两个老公呢。”

    张翠山趁谢逊和殷素素说笑的工夫,将大鸡巴捅在殷素素的屁眼上,对殷素素笑道:“素素,你使点劲,把屁眼张开点。”殷素素听了,便把谢逊的阴茎齐根吞进穴里,谢逊也把两腿分开些,使殷素素的两腿分得更开。

    殷素素微哼一声,屁眼微微张开,张翠山便将大鸡巴左转右转,慢慢地插进殷素素的屁眼里面。殷素素嘴里哼唧道:“哎哟,五哥,轻点,我的屁眼要涨开了。”

    张翠山可不管殷素素哼唧,继续将大鸡巴往殷素素的屁眼里捅,边捅边问谢逊:“大哥,怎么样,感觉到了吗?”谢逊笑道:“感觉到了,进来不少了。”

    张翠山笑道:“我把这整根鸡巴全捅进素素的屁眼里去。”

    殷素素哼道:“别别,五哥,别捅那么多,我现在前有大哥的大鸡巴,后有五哥的大鸡巴,穴和屁眼紧死了,别再捅了。”说着,又上下地晃动,将谢逊的阴茎吞吞吐吐起来。

    张翠山却把大鸡巴在殷素素的屁眼里来回抽插起来。两下一使劲,殷素素就兴奋起来,嘴里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哎哟,啊,我的小嫩穴,我的小屁眼,舒服死了。”张翠山这时把大鸡巴一使劲,整根大鸡巴全部插进殷素素的屁眼里面,殷素素嗷了一声,哼道:“五哥,你想把我捅死呀!”

    谢逊这时笑道:“来,素素,让你五哥操操穴。”殷素素听了道:“他坏,我才不和他操。”嘴里说着,但同时还浪叫道:“舒服──过瘾──”张翠山对谢逊笑道:“大哥,看看素素,骚成什么样?”

    殷素素笑道:“那还不是让你们给操的。”这时张翠山笑着把殷素素推到床边,让殷素素又撅起屁股,把粗大的鸡巴插进殷素素的阴道里,上下抽插起来。

    殷素素被张翠山操得大声浪叫起来:“五哥,我舒服死了,你的大鸡巴真粗啊,太好了,我太舒服了。”

    说着,把手扶在谢逊的腿上,一低头,把谢逊的鸡巴含进嘴里,吮起谢逊的阴茎。边吮边笑道:“我这三个眼都被你们用上了。”

    张翠山也不知声,只是把阴茎在殷素素的阴道里使劲地抽插着。殷素素被张翠山操得穴里流出大量的淫水,使张翠山快速的抽插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

    殷素素吐出谢逊的阴茎,扭头对张翠山道:“五哥,慢点操我的穴,我穴里的淫水太多了,声太大,别叫隔壁无忌听见。张翠山气喘地问殷素素:”素素,你说五哥的鸡巴怎么样?“

    殷素素哼道:“五哥的鸡巴真硬,把我的穴操的火热火热的。五哥,你就使劲地干吧,干死你我的骚穴。”殷素素哼道:“五哥,把你的鸡巴再插到我的屁眼里吧,我的屁眼好痒呀。”

    张翠山笑道:“别急,素素,五哥给你大鸡巴。”说着把阴茎从殷素素的小穴拔出来,就势一捅,插进殷素素的屁眼里。殷素素哎哟一声道:“五哥,你的大鸡巴把我的屁眼撑裂了。”

    张翠山往前顶了顶殷素素,对谢逊笑道:“来,大哥,咱三人再来一次双管齐下。”殷素素嗔道:“你俩就知道欺负我。”谢逊笑道:“素素,你还不是乐不得的。”张翠山也笑道:“素素,你就别装了。”

    殷素素笑道:“来就来,我才不怕呢。”

    张翠山笑道:“看,说真话了吧。”

    说着,用阴茎顶着殷素素往谢逊的身上拥。殷素素笑着哼唧道:“五哥,你就不能把鸡巴先拔出去,让我先把大哥的鸡巴放进穴里,你再把鸡巴捅进我的屁眼?”

    张翠山笑道:“我好不容易才把大鸡巴捅进你的屁眼里面,轻易地不能拔出去。”

    殷素素嗔道:“大哥,你看五哥就知道欺负我。”谢逊笑道:“你俩就别斗嘴了,来,素素坐到大哥的腿上。”殷素素呻吟着,一点一点地挪过去,慢慢地跨坐在谢逊的腿上。张翠山在后面道:“哎,不行,素素,你屁眼朝下,想把五哥的鸡巴折断呀!”殷素素笑道:“谁让你不把鸡巴拔出去的。”

    谢逊笑道:“来,这样,我躺在床上,素素,你趴在我身上,这样,你的屁股不就撅起来了吗。”说着,谢逊仰躺在床上,殷素素上身趴在谢逊身上,撅起了屁股。张翠山在后面拍着殷素素的小屁股,笑道:“好素素,这还差不多。”

    殷素素浪叫道:“你坏──你坏──”谢逊一手搂着殷素素的腰,一手把阴茎在殷素素的穴上捅着,找着殷素素的阴道口后,扶着鸡巴,对准殷素素的阴道口,将粗大的鸡巴慢慢地插进殷素素的阴道。殷素素呻吟道:“哎哟,你们的大鸡巴一起操进我的穴里,撑的我的穴里好紧啊,哎哟,好舒服。”

    张翠山在后面把鸡巴在殷素素的屁眼里面捅了几下,笑道:“素素,你说错了,我们两个的鸡巴一个在你的穴里,另一个可在你的屁眼里。大哥,咱俩的鸡巴只隔素素的一层皮,我能感觉到你的鸡巴挺硬呀。”

    谢逊笑道:“我也感觉到你的鸡巴也不软啊。”张翠山笑道:“来,大哥,咱俩一起开始操素素吧,你看素素都着急了。”殷素素趴在谢逊的身上,搂着谢逊的脖子笑道:“五哥,你才着急了呢。哎哟,你们两个的大鸡巴操得妹妹的穴和屁眼紧紧的,爽死了。干吧,操吧,把妹妹操死。哎哟,我要升天了。”

    谢逊和张翠山听着殷素素的浪语,便开始将两根大鸡巴一起在殷素素的穴和屁眼里抽送起来。

    张翠山紧紧地抱着殷素素的小腰,使殷素素不能动,谢逊则在下面向上挺着鸡巴,使劲地在殷素素的穴里抽插着。张翠山边在殷素素的屁眼里面抽插边道:“好妹妹,你的小屁眼怎么这么紧,把我的鸡巴夹的真舒服,我要使劲地在你的屁眼里操,行吗?素素。”

    殷素素呻吟道:“五哥,你就使劲操吧,我的屁眼让你随便干,哎哟,舒服死了。”谢逊在下面边操边道:“咱们三人现在合为一体了,五弟,你看素素就用一个穴和一个屁眼,就把咱们三个紧紧地连在一块了,多好。”

    殷素素边呻吟边气喘道:“你们两个使劲操我吧,我把我的小嫩穴和小屁眼让你们两个操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使劲操,使劲捅吧。哎哟,太过瘾了。”

    说着说着,张翠山突然道:“哎哟,素素的小屁眼夹死我的大鸡巴了,我有点忍不住了,啊,我要射精了。”说着搂着殷素素的小腰将阴茎在殷素素的屁眼里发疯似的操了起来。把殷素素操得一耸一耸地低声嗷嗷地叫着:“哎哟,操死我了,操死我了,哎哟,我的屁眼里好痒,好麻,啊,哦,我也要泄精了,我升天了。”

    张翠山不顾一切地在殷素素的屁眼里抽送着阴茎,气喘地笑道:“好素素,你的屁眼要泄精吗?哎哟,不好,射精了。”说着,只见张翠山浑身一抖,死命地将阴茎在殷素素的屁眼里抽送,边抽送嘴里边哎呀哎呀地哼着。

    殷素素只觉屁眼里五哥的鸡巴一硬,一股一股的热流射进自己的屁眼深处。

    殷素素被张翠山的一阵发疯似的抽送,操得也觉高潮来临了,嗷嗷地叫了起来:“我,我,我也不行了,我就要高潮了,哦哦,来了,来了。啊,完了。”

    说着,把屁股向后没命地顶了起来,边顶边穴口一开,阴精狂泄而出。谢逊在下面正不紧不慢地用阴茎一下一下地向上顶着殷素素的穴,见殷素素向后顶了两下,就觉得殷素素的穴里一紧,接着又一松,一股热流喷了出来,烫得龟头好不舒服。

    殷素素一下就趴在谢逊的身上,急速的气喘起来。张翠山也气喘着俯下身,把手从殷素素的胳肢窝下伸到前面,一手一个,握住殷素素的两个乳房,捏着殷素素的两个乳头,已经射完精的阴茎还插在殷素素的屁眼里面,不时地还抽送两下。

    谢逊在下面用手拍着殷素素的两个小屁股蛋子,笑道:“好素素,怎么样?

    舒服吗?“殷素素气喘着哼道:”真舒服呀,我好过瘾呐。我能被你们两个操,我死了也不冤了。“

    张翠山这时将阴茎从殷素素的屁眼里拔了出去,喘道:“唉,素素的屁眼真绝了,真过瘾。”张翠山一拔出鸡巴,只见从殷素素的屁眼里流出白白的精液,顺着会阴流到谢逊和殷素素交合的阴部。

    谢逊笑道:“素素,你五哥把你的屁眼弄滑了。”殷素素也笑道:“五哥每回操我都射这么多的精液,不过大哥,咱这回不用五哥的精液来润滑了,妹妹我的阴精也泄了不少呢!”

    谢逊笑道:“来,素素,你五哥都射精了,大哥我也不能落后。咱俩换个姿势,让我好好地操操你的小嫩穴。”

    殷素素笑着坐起来,叫道:“哎呀,五哥就是坏,你看精液流的,把我的裙子都弄脏了。”说着,从谢逊的身上站起来,把裙子往上卷起来。

    张翠山在对面的床上笑道:“你说我,你看看你自己,穴里的淫水都淌到大腿上了。”殷素素瞟了张翠山一眼,嗔道:“那还不是让你俩给操的。”

    谢逊这时站起来,对殷素素笑道:“来,素素。”说着,抱起殷素素,把殷素素放在石桌上,一手挽起殷素素的一条大腿,夹在腰间,大鸡巴正好顶在殷素素的小嫩穴上。

    殷素素把看着谢逊的大鸡巴,轻声道:“大哥,快把大鸡巴操进妹妹的小嫩穴里。”谢逊笑着往前一挺鸡巴,大鸡巴便缓缓插进殷素素那湿淋淋的阴道。由于谢逊的阴茎粗大,把殷素素的两片大阴唇都带着翻了进去。

    殷素素见了笑道:“大哥的鸡巴怎么这么粗壮?”谢逊笑道:“还不是刚才被你的淫水烫的。”

    说着将阴茎又抽出只剩下龟头在殷素素的阴道里,对殷素素道:“好素素,舒服吗?”殷素素轻哼道:“舒服,每次大哥操我都很舒服。”

    说着话,谢逊猛地一挺屁股,粗大的阴茎“扑哧”一声就齐根死死地插进妹妹殷素素的阴道,殷素素轻哼一声。谢逊就前后抽动起阴茎,操起殷素素的小穴来。

    由于殷素素阴道里分泌的淫水太多,谢逊一抽动阴茎,便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殷素素哼道:“大哥,这操穴声这么大,会不会吵醒隔壁的无忌?”谢逊笑道:“不用担心,听不见的。”

    殷素素哼道:“大哥,你的鸡巴真粗真硬,把我的穴捣得火热火热的,舒服极了。”两人边说着淫语边操着穴,由于谢逊是站着操穴,加上殷素素的穴向外凸出,阴茎和阴道摩擦的很厉害,谢逊的鸡巴下下都齐根捅在拉殷素素的阴道深处。

    所以操了一会,谢逊就觉得鸡巴越来越粗,快感也越来越强,知道快要射精了。

    再看殷素素也不再说话,只是呼呼喘气,微微哼哼,自己插进去的鸡巴被殷素素的小穴夹的更紧了。

    殷素素被谢逊这一顿狠操,阴道里火热火热的,淫水又流了一滩,再一次到了快感的边缘。谢逊操着操着,只觉殷素素的阴道一紧一热,殷素素也忽地直起了上身,用两个胳膊支着小桌,把屁股很有节奏地向前乱耸,眼睛盯着谢逊和自己交合的阴户,看着大哥谢逊的阴茎在自己的阴道里使劲地抽插,嘴里轻声嗷嗷着,气喘着道:“大哥,我又要泄精了,哎哟,快活死了。”

    说着,雪白滚圆的屁股又使劲向前耸了几下,两手使劲地抓着谢逊的胳膊。

    谢逊感觉殷素素的阴道猛地夹住了自己的阴茎,接着龟头一热,殷素素的阴精一股一股地从阴道深处涌了出来。

    谢逊的鸡巴被殷素素的阴精一激,又粗大不少,也觉得一阵快感来临,两手抱着殷素素的小屁股,用鸡巴对着殷素素的穴没命地使劲抽插起来。殷素素在快感中又哼哼了两声。谢逊操着操着,再也坚持不住拉,一阵快感从全身向阴茎汇集,阴茎不停地在殷素素的阴道抽插中一股一股的精液也射向妹妹殷素素的阴道深处。

    一时间山洞里春光无限,谢逊殷素素紧紧地搂在一起,喘着粗气。张翠山在床上看着他俩笑道:“看你俩,都射完精了,还抱着干什么?”殷素素撇着嘴笑道:“我乐意大哥的鸡巴插在我的小嫩穴里。”

    谢逊则把屁股往后一耸,软绵绵的阴茎从殷素素的阴道里退了出来。殷素素的阴道里立时流出白汤汤的精液,殷素素起身拿布擦的时候,精液就流到了大腿上。

    收拾完之后,三人各自光着身子,坐在床上,边喘着气边看着对方微笑着。

    不约而同地笑道:“真过瘾!”

    他们知道这是他们最后的疯狂,明天殷素素就要和张翠山走了,以后回到中土,自当规规矩矩做人,哪敢如此放荡?而谢逊则要独留荒岛,以后更是无法享受性爱的快乐。想到这里,他们不顾疲倦,又大战了几个回合,直到天快亮时,才将无忌抱回来,整理好衣服,各睡各的。《倚天屠龙记(H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