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种田文 > 我在远东调查克苏鲁的那些年 > 第九章 你是警局最帅的
    映射着晶莹光泽的水滴顺着有些微黄的叶茎滴落在湿润的土壤,氤氲的雾气在祥和弄的小巷中弥漫,站在树梢的雀鸟歪着脑袋看着面前拖着疲惫身躯回家的吴东青,扑闪着翅膀,在昏黄的煤气灯光下掠过狭长的倒影。

    吴东青最后还是把申请炼金材料的表格,交给了满脸通红的沈梦晴。收到审批下来的炼金材料大约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

    办理完了出院手续的吴东青,最后还是决定回一趟家,主要是换一下衣服,毕竟经过昨晚九死一生的战斗之后,他身上原先的衬衣早就已经完全汗湿,最主要的是,他需要回去报声平安。

    望着面前还挂着一盏煤油灯的小院大门,吴东青又开始想念自己的父母了。

    不论什么年代,坏父母或许各不相同,但好父母一定都是差不多模样的。

    吴东青拿出钥匙,打开了自家小院的大铁门,虽然已经尽可能小心的不弄出声音,但屋子里还是很快点亮了灯,随后传来了声响。

    “谁啊?是不是东青回来了啊?”

    “爸,我回来了。”

    吴东青把拿在手上的帽子拍了拍,回应了一句,正准备转身关门呢,就见到父亲穿着拖鞋小跑着过来:

    “我来关,我来关。”

    不过吴东青已经锁好了铁门,没等父亲发问,就自己说道:

    “警局让大家都留下来,随时出警巡逻抓那个连环杀人犯,所以我晚上在警局睡过了,我回来洗个澡换个衣服的。”

    吴东青刚说完,随后就见到穿着睡衣的母亲也跑了出来,一脸担心的表情,甚至整张脸都皱着,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吴东青的边上,随后就左看右看了起来。

    “哎呀,警局怎么搞的嘛,你第一天上班,也让你抓那个杀人犯啊?”

    “警局工作忙很正常的,男人当然要先忙事业的。”

    边上的父亲拍了拍母亲,但后者很快又不满的说道:

    “话是这样说,但这都几点了啊。”

    吴东青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随后摆脱掉两个大有争论一番架势的父母,朝着楼上走去:

    “爸妈,我先去洗澡了。”

    吴东青独自走进自己的房间,拿好了衣服,随后抬手看到了自己手背上淡淡的印记。

    回想着这一天去警局所发生的事情,那真的就跟做梦一样,他又拿出了巴掌大小的诡异之书,还有那个黄色的印记。

    在医院里面,他并没有将这两样东西跟武道科长或是沈梦晴说,主要是在了解特殊事件调查局的运作,还有职能之后,他很清楚这本诡异之书的能力,还有自己如同读档一般复活重生这件事情,已经大大超出了现有人类可以理解的异人范畴。

    谁知道自己说出来的话,会不会立马就被抓起来做切片呢?还是自己暗地里慢慢调查再说吧,眼下自己最需要做得事情,就是在加入调查局,这样才能够在这个世界里有自保的能力。

    吴东青做好了决定,正打算将东西藏起来去洗澡,却突然想起来了自己之前仅仅只是找到了诡异之书的图画所在的地方,就获得了奖励,打死了一只深潜者,会不会也有奖励啊?

    脑子里灵光一闪,吴东青赶忙打开诡异之书,果然就见到诡异之书后面的书页上,出现了一个介于鱼和鱼人之间长相的怪物的图画,下面还有文字说明。

    【深潜者·混种(未异化)】

    【混种深潜者,他们保留了少量人类时候的理智,可以在大部分时候都以人类的形态生活在人类之中,不过当他们遭遇到同类,或是承受巨大压力,或是自觉侍奉他们心中的父神的时候,会暴露出介于鱼类或是青蛙之间容貌,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鱼人形态会变得越来越明显,并且不可逆转。】

    【你成功收录了诡异之物,黄衣的无面之神给予馈赠】

    【合剂:勇士】

    【合计效果:勇猛无比,勇冠三军】

    果然有奖励!

    但这一次的奖励却并没有给出这个合剂的配方了,不过能有免费的合剂,对于吴东青来说,也是天大的好消息。

    不过对于合剂具体如何使用,有什么限制和禁忌之类的问题,吴东青都还不太了解。

    虽然先前喝过了“复苏”合剂,但考虑到“复苏”合剂,极有可能只是一次性复活的效果,这个“勇士”合剂,很明显不能现在喝。

    吴东青按耐住想要直接喝掉合剂的冲动,将诡异之书和黄色的印记都放到了柜子里,随后拿着换洗的衣服去洗澡去了。

    窗外,破晓的黎明也未能刺破那包裹着城市的浓郁的阴霾……

    ————————

    吴东青穿着有些破损的警察制服,从蒸汽车上走下来,不远处戴着帽子,斜挎着背包的大概十三四岁的报童,正拿着报纸挥舞,同事大声的喊道:

    “号外!号外!昨晚警局发生枪战冲突,两人死亡!”

    吴东青虽然知道事情的真相,但也很想知道报纸上写的是什么,他径直朝着报童走去。

    “多少钱一份?”

    报童听到身后吴东青的声音,满脸堆着笑的转过脸来,将手中的报纸抚平,递了上来:

    “一分两份。”

    不过看了一眼吴东青的警察制服之后,这个报童很快又把手一挥,随后很自然的将手中的报纸放进了斜挎着的包里,从里面拿出了两份崭新的报纸,两只手一起递了上来:

    “警官您就不用钱了。”

    吴东青有点哑然,不过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分递了上去。

    “不用,我给钱。”

    吴东青做警员一年的收入是70银圆,等于700铜钱,7000分。

    换成吴东青所熟知的年代,一分钱的报纸,就相当于一份杂志周刊的价格了。

    吴东青将一分硬币递了上去,但对方并没有收,而是执意的将两份报纸递了上来,脸上依然带着笑:

    “真的不用了,警官。”

    吴东青将报纸接过了两份,同时也将一分硬币放在了小男孩的手上。

    “这是报纸的钱。”

    小男孩一愣,显然没想到吴东青居然如此坚持要给钱,吴东青拿过了报纸,随后展开来其中一份看了起来。

    头版头条的地方,是第十区大区区长的发言,无外乎要建设美好生活,兴建新的一批蒸汽锅炉工厂等等。

    不过吴东青看的是副版面的内容,上面写着警局闹出两条人命的事件,起因是因为私人恩怨的纠纷等等。

    总之对于怪物,或者是连环杀人案的事情只字未提。

    调查局的人这么厉害吗,才几个小时时间,就把报社和警局这边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吴东青心里面正感叹着,就听到边上一直没走的报童开口问道:

    “警官,那个连环杀人案有线索了吗?”

    吴东青一愣,看向了面前十三岁的小男孩,疑惑问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

    “警官您可能不知道,那个死者里面,有一个是我的家人,我每天都来警局附近打听的,警局门卫都认识我,我不是什么可疑人士。”

    那小孩摆手连忙这么解释,说的话颇为熟练。

    吴东青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小男孩,看他的表情并不像是说谎,随后摇了摇头,说道:

    “暂时没有什么线索,你也不要瞎打听了。”

    “好的,谢谢您警官。”

    小男孩又露出了笑容,随后转身离开。

    小男孩灰色衬衣在后背背心的地方,缝了一个红色的圆形补丁,线脚整齐,除了颜色和灰色的衬衣不同之外,几乎看不出来明显缝制的痕迹来,显然是手工精心缝上去的。

    吴东青看着小男孩的背影,忍不住喊道:

    “死者是你家里什么人?”

    小男孩回过头,眼神有点迷茫,而后又习惯性的堆上了笑容:

    “是我的妈妈。”

    小男孩说完之后很快的就转过身,随后低下了头,快步的离开警局的门口。

    吴东青抬起了脚,本来还想上去询问,但走了两步还是停了下来。

    他拿着报纸转过身打算回警局,但刚一转身就看到了穿着警察制服的顾远洋正站在边上望着自己。

    “别去问了,他家里还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要养,哭着脸可卖不出去报纸的。他天天都在这附近转悠,看到警察就问案情怎么样了,局里大半人都认识他了,就你新来的不认识。”

    顾远洋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看着走过来的吴东青,脸色看上去有点不太好的样子。

    吴东青听到顾远洋的话,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但已经看不到那个卖报纸的小男孩了,他回过头来抬了抬手里报纸,问道:

    “顾前辈看报纸吗?”

    “不了。”

    顾远洋摆了摆手,随后补了一句:

    “死的是我在一队的朋友。”

    “啊?”

    吴东青没想到能这么巧合,只能低声说了一句:

    “顾前辈节哀。”

    “没事。”

    顾远洋虽然口头上这么说,但也能看得出来他的心情确实不太好。

    一路上都没说什么话,吴东青跟着顾远洋身后回到了三队的办公厅。

    同事们毫无例外的都在讨论着报纸上的事情,昨天晚上警局里发生的枪击案,尤其是枪击案就发生在三队所在的楼层,甚至连三队的墙壁上,都有弹孔。

    几个人围着弹孔在那边小声的分析着,顾远洋倒是没跟着凑合说什么了,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发着呆。

    就在这个时候,大厅的门被推开,就见到肖队长走了进来,大家顿时都开始对肖队长打起了招呼:

    “肖队长早。”

    “肖队长您来了?”

    “嗯。”

    肖队长背着手应了一声,随后扫视了一眼,目光落到了吴东青的身上,说道:

    “吴东青。”

    “在。”

    吴东青站了起来,随后听到肖队长继续说道:

    “一队出了事情,少了两个人,现在调查连环杀人案缺人,王队长跟我借你过去帮忙,你去吧。”

    “王队长借我?”

    “是啊,快点去一队吧。”

    肖队长并没有说太多,吴东青也没有去问了,只是不太清楚一队借自己过去干什么,案子不是移交给调查局了吗?

    吴东青带着疑惑,收拾了东西又跑去了一队报到去了。

    一路走到了一队的门口,就见到周围路过的警员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一队的办公室大门。

    同时还听到窃窃私语的声音:

    “一队这次不是人发疯,是死人了,还直接死两个。”

    “是啊,那案子真邪门啊。”

    “一队自己人都不敢查了。”

    吴东青没有管身后的窃窃私语,而是敲了敲门。

    “进来。”

    门后面传来了沉闷的声音,声音还有点耳熟。

    吴东青推开了门,就见到一队的警员们一个个的制服整齐,笔挺着站姿,站成队列在屋子里。

    就连王队长也站在边上,而在这些警员们的面前,一个穿着咖啡色外套,白色的衬衣搭配着黑色的小马甲,还有一条方格领带,皮鞋也擦的油亮。

    但与这一副精致打扮大相径庭的,却是好像没睡醒一样,让人看着也觉得犯困的一张脸。

    特殊事件调查局行动科科长,武道。

    王队长见到吴东青进来,走到了武道的边上小声说道:

    “领导,这位就是三队的吴东青。”

    “嗯,很好,看上去就一表人才,长相帅气,很受女孩子欢迎,局长跟我说新来了一个帅哥,看来是真的。”

    武道就好像不认识吴东青一样的说着,吴东青当然知道,他是装出来的。

    不过武道这一番夸赞的话,倒是让吴东青有点迷惑了起来,这架势要干什么啊?

    “都准备好了吧?”

    武道拍了拍手:

    “准备好了就出发吧,对了,路上把吴东青好好打扮打扮,搞帅一点。”

    “是。”

    王队长低头应道,随后带着人跟着武道身后一起离开了。

    吴东青满脑子迷糊,跟在队伍的最后面,看了看周围,唯一能说得了话的,也就只有之前说过话的郑志平而已。

    “郑前辈,我们这是去哪里啊?什么任务啊?”

    郑志平微微回过头,说道:

    “别多问,这是上面调查局来的领导,查连环杀人案的,我们就负责配合做做外围工作就好了。”

    “哦这样。”

    吴东青应了一声,心里想着凌晨时候武道所说的,今天就能见到面,而且还要训练自己,看来对方是早有安排了,就是不知道怎么训练了,吴东青又对着郑志平问道:

    “那为什么要给我打扮打扮啊?”

    郑志平微微停下了脚步,对着吴东青翻了翻白眼:

    “领导要我们警局长得最帅的。”

    吴东青语塞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在郑志平的语气里充满了不服气,思来想去还是不要继续问郑志平了。

    他跟着队伍上了小巴一样的警用巡逻车,随后有人拿来了西服还有一些定型水一类的东西,坐在副驾驶的武道则对着驾驶员说了一声:

    “走,去凤凰街附近找地方停。”

    吴东青听到这话,心里顿了一下。

    凤凰街?凤凰街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