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莱摸索出答案后,他觉得它实际上和那些通俗的浪漫故事所描绘的爱情并无二致。

    爱情就是这样的一件东西——一泓盛夏的光透过花房玻璃,烘热了雪浪般的大片铃兰,落在夏佐清爽的白色苎麻衬衫与温柔的唇角上,园丁手套下的两只手掌心相贴……而他的心脏倏然缩紧。

    【正文完~】第二十章【番外】哥哥与弟弟……作者有话要说:排个雷:番外是de国gu科()雷的现在退出还来得及!这不是演习!

    不过晋江不能写gu科哈~所以放上来的只是个开头而已,这个开头里没什么违规的东西,至于后续涉及gu科的部分肯定不能放上来……就……这就是演习!

    大家努力参悟一下,这很难指路。

    2:00A.M.凯文第三次爬起来喝水。

    庄园护卫之外的佣人都已睡下,白天每隔几步便侍立一名仆从的走廊在此时显得空荡深长,几盏枝形壁灯光线暧昧。

    左右无人,凯文懒得披睡袍,那具悍利的、满溢出肉感的身体近乎光裸。他仅穿着一条四角短裤,纯黑色,【】。两条腿修长精悍,泛着汗光,像头刚刚停止疾跑的豹子。

    在帝国军校封闭训练了半年,曾经青涩的Alpha少年被锻造、淬火,像柄千锤百炼的钢枪,脱胎换骨了。

    这是假期的第一天,凯文婉拒了本学院学生会组织的期末地外旅行邀请——纵使旅行项目中包含时长三小时的“战舰驾驶体验”而凯文迷战舰迷得发狂。

    因为凯文归心似箭,他急着回庄园陪哥哥。哥哥所在的帝国大学比他们早放假半个月,凯文不能再等了……这或许太孩子气了,可凯文很想家,更想念哥哥。

    今天下午他见到了哥哥。

    他的哥哥蓝斯与他是一对异卵双胞胎,他们的模样不像,蓝斯是一位相当漂亮的Omega,在贵族圈子里被称作帝国的玫瑰。

    在情欲、占有欲以及哪怕一丝丝交往可能的煽动下,那群追求蓝斯的Alpha公子哥儿退化得宛如野蛮人,一言不合就为他们的小玫瑰决斗,可怜的是蓝斯厌倦他们,他甚至吝惜于向因颅内高潮争得头破血流的爱慕者们投注哪怕一缕目光。

    蓝斯身材清瘦、纤细,像个宫廷瓷偶——一种用丝绸、锦缎、蕾丝重重包裹的、脆弱矜贵的陶瓷美人。在军校经历了半年魔鬼训练、肌肉量猛增的凯文愈发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拥抱时他发现自己比蓝斯大了足足一圈,不……两圈。

    温馨的拥抱后,他松开哥哥,激动地拉着哥哥大聊特聊,他讲述军校里那些有趣的事情,也不断追问哥哥在帝国大学生活、求学的细节,他陪哥哥在庄园骑马,一家四口共进晚餐……一切都很正常。

    可到了午夜……凯文心神不宁。

    或许这听起来过于神经质,可凯文总觉得今天有哪里不太对劲。躺在床上回味这美妙的一天时,他发觉自己似乎遗忘了什么,像记忆出现了断层,下午到傍晚,他有那么几段时间是恍惚的……他明明拥有绝佳的记忆力,在军校训练时他甚至能在三分钟内精准无误地背下一张星图。

    冷藏室中还有大半壶冰水,凯文好动、爱出汗、怕热,仆从们都记得小少爷在庄园时要常备冰水。

    凯文耸了耸肩,在反复回忆了一整个午夜而无果后决定放弃。

    或许他只是太神经质了。

    失去几段记忆,这没什么,谁都有偶尔忘事的时候,他在担心什么?几十年前就被攻克的阿尔兹海默症吗?

    凯文抄起玻璃壶,壶中碎冰伶仃作响。他仰头,嘴唇贴住壶口猛灌,有几滴水珠漏出唇角,滑过喉结,蓄在锁骨的浅窝中。

    确实太晚了,连夜枭般谨慎多疑、将每一位仆从预设为小偷和流氓的管家葛文先生都停止了值守。

    凯文去医疗室的储药柜中翻出一片果味安眠药,嚼碎了,揉着额角朝卧室走去。

    当他路过蓝斯的房间时,他那敏锐度S+的鼻子从空气中捕捉到了一些不该在此出现的气味分子。

    ——有一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正从蓝斯房门的缝隙向外溢出。

    海盐味。

    这说明此时此刻,在哥哥的卧室里,有一个海盐味的Alpha,而且他很兴奋。

    凯文吸吸鼻子,面部肌肉猛地抽搐起来。

    凯文脑中浮起一些糟糕的意象:肠穿肚烂的腐鱼、鲸爆、混杂海风的腥臭,以及胡须浸饱油汗、海盐和鱼腥味儿的远洋舰水手……短短数秒内,那位Alpha的形象已被凯文下意识地丑化,无限接近于海中的巨人观腐尸。

    ……虽然海盐味信息素是常年入围“Alpha信息素魅力榜”Top10的热门信息素。

    凯文从不知道蓝斯会像那些唧唧喳喳的Omega一样和Alpha调情,更不知道蓝斯会背着爸爸和父亲将Alpha带回家,在卧室里厮混……才半年不见而已,蓝斯居然这样。

    就是凯文杵在哥哥卧室门口发怔的这么一小会儿,又有一股Omega信息素从门缝里溢了出来。

    水蜜桃的味道,蓝斯的信息素。凯文傻了似的僵立着,攥起拳头,手背凸起淡青色的血管。

    事情来得太突然了。

    如果蓝斯交了足以亲密得进他卧房的男友,他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