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得静悄悄,警方某位搜查员声称证物丢失并为此获刑——据坊间传言,除去三年刑期外,那个搜查员还获赠了一笔寻常搜查员三十年也别想赚到的惊人财富……dmxyjdeic.png波瓦伯爵就这样靠收买与伪证逃过了牢狱之灾。

    身为同类,伊莱敏锐地嗅出了隐藏在此人眼角眉梢间的反社会暴虐气息,他没猜错,dmxyjdeic.png波瓦伯爵嗜好窖藏美酒与美人。

    他沉迷于容貌明艳的少女,为此他四处狩猎,将美丽的平民少女迷得神魂颠倒,诱入狼窟,再将她们制作成植物人,他为她们洗澡、梳头、化妆、更衣……他是个沉迷活洋娃娃的死变态。

    伊莱不喜欢那些品性纯洁善良的少女洋娃娃,她们纯洁的灵魂就像白开水,没有滋味。他替dmxyjdeic.png波瓦伯爵释放了她们,医疗舱会帮助她们恢复健康,并回归白开水般纯洁平淡的人生。

    dmxyjdeic.png波瓦伯爵俊美得像个黑暗童话中的王子,或者大号的陶瓷贵族人偶,伊莱专门为他打造了这间洋溢着奇幻与童话感的房间。

    他值得。

    打理完dmxyjdeic.png波瓦伯爵,伊莱手腕上的传感器忽然发出尖锐的嗡鸣。

    “天哪……”伊莱扶额,纤细的眉拧成疙瘩,他头疼、焦躁、罕见地丧失仪态,他简直是在尖叫了,“他又在杀他!!!”他仅仅离开了二十分钟!二十分钟!!!

    他和夏佐……他们究竟生了个什么东西?!

    伊莱可不记得自己婴儿时期有这么疯!

    “我去处理,宝贝儿,你别管。”夏佐匆匆吻他的额头,疾步离开。

    “……不,我不想不负责任。”伊莱稍微调整情绪,旋即垮着脸蛋,丧气地尾随在夏佐身后。

    他们来到真正的儿童房时,一个圆滚滚的银发宝宝正死命压在另一个圆滚滚的金发宝宝身上,一只小胖手猛掐金发宝宝的小圆脸儿,另一只小胖手则卡着金发宝宝(短得约等于不存在)的脖子,同时狂喷口水泡泡。

    金发宝宝也啵唧啵唧地吐着口水泡泡,青金石色的眼中盈满泪水,却没喊也没闹,他似乎打算用他迷人的瞳色感化银发小恶魔。

    “下来。”夏佐拎起银发宝宝,“别欺负弟弟,他是正常人。”银发宝宝反手袭击夏佐的脸,并成功抓出一道血印子。

    夏佐凝视着这张酷似伊莱幼年时期的脸,攥起银发宝宝的两只小胖手,只象征性地在他的小屁股上拍了轻轻的一巴掌,柔声道:“听话。”他和伊莱知道这小崽子的反社会人格有多严重。

    伊莱在怀他们怀到四个月时接受了胚胎转移手术——自然,在那之前他们就已经通过常规的体检得知了这是一对双胞胎。两个胎儿离开了Omega父亲的生殖腔,进入胎儿培养皿继续生长发育。

    值得一提的是,那台胎儿培养皿也被伊莱弄进了他的“罪恶博物馆”,因为“悬浮在营养剂中的、两个初具人形的胎儿与博物馆的装修风格很搭”——伊莱语。夏佐自然不可能反对在怀孕后变得格外任性和娇贵的孕妻的小小装修请求……虽然那时候的伊莱从生理层面上而言已经不能算是“孕妻”,但伦理层面上他仍然是。

    渐渐地,胎儿们发育出结实的小胳膊小腿儿,并开始在羊水中动弹。从这段时期开始,其中一个胎儿就热衷于在人造羊水中拳打脚踢另一个胎儿,银发宝宝之所以成为哥哥,正是因为临出生时他在培养皿中企图用脐带勒死金发宝宝——从客观的层面上讲,胎儿不至于有什么主观性的“企图”,可那副画面看起来确实是那样的——这使伊莱不得不把他先拎出培养皿。

    于是,银发宝宝在诞生日率先发出了啼哭。

    结果他就成为了哥哥。

    在确认了银发宝宝与自己如出一辙的反社会倾向后,伊莱将两个孩子分房间养育,一个在二楼儿童房,一个在三楼儿童房,可是那胖嘟嘟的银发小恶魔总有办法,或者是吧嗒吧嗒地爬,或者是叽里咕噜地滚……他致力于找到他天使般乖巧可爱的弟弟并宰了他。

    后来,这银发小恶魔学会了耍赖和装乖,一旦让弟弟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他就挥舞着小手小脚嚎啕大哭,一直哭到面部泛出紫红色,哭到缺氧,哭到窒息,当伊莱提心吊胆地把他放回弟弟身边,他则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善意,仿佛之前奶里奶气的谋杀仅仅是假象……很显然,他天生就是个戏精。

    等到佣人们和父亲们放松警惕,他就杀他弟。

    他每次都未遂,因为他的手部力量还不足以让他掐断同龄人的喉管,伊莱怀疑这恶魔小崽子重新谱写了谋杀计划,他最近好像在试图用口水泡泡淹死弟弟……被Alpha父亲制止后,银发小恶魔哇哇大哭,伊莱则抱起金发宝宝,擦他糊了一脸的口水,再揉揉他被掐红的小脸蛋儿,把那颗颤抖的金色脑袋按在怀里。

    这时,方才去为奶瓶消毒的佣人惊慌失措地出现在门口,她连连道歉,解释说今天的另一个婴儿房女佣临时生了急病什么的,伊莱摆摆手,揉着太阳穴,头疼地走出婴儿房。

    他需要暂时把孩子的事放在一边,继续和丈夫来点儿成年人的消遣,比如修剪植物人什么的……可怜的小伊莱,他就要患上产后抑郁症了!

    幸好伊莱今天还有一台肝脏切除手术的配额。

    今天还有一台肝脏切除手术,这听在变态杀人狂耳朵里简直就像“今天还能吃一小块美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