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佐咧了咧嘴,“但这归根结底取决于您……毕竟您的任何举动都会令我兴奋,包括您的呼吸和心跳,自然也包括您的暴力行为。”伊莱:“……”伊莱瞪着他,几乎有些无措,他从没见过这么疯的疯批,就算在镜子里也没见过,一丝罕见的懵懂和慌乱按捺不住,泄了出来。

    夏佐乘胜追击,他主动背剪双手,向伊莱凑近,眼神炽烈得骇人:“我为您而生。”他嘴角破裂,胸口青红狰狞,可模样仍然性感俊美。

    伊莱不自在地动了动,空气中漾开一股甜美的味道。

    伊莱绷紧了腿部肌肉,不让发软的膝关节和潮湿的布料影响他笔挺的站姿。情况未明,这个暧昧的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伊莱定了定神,质问道:“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踪、监视我的?”夏佐眸光上挑,语调温柔得令人毛骨悚然:“您不会想知道的。”伊莱试探道:“一年?”夏佐轻慢一笑,仿佛这个问题傻得可爱。

    伊莱微微眯起眼:“关于我的事,您知道多少?”“您的事,”夏佐勾了勾破裂的唇角,“指的是您庄园地下那间可爱的暗室吗?”在伊莱的逆反情绪彻底被引爆前,夏佐悠悠补充道:“别怕,亲爱的……我也有一间。”伊莱:“……”第十三章夏佐的密室与卧房连通,步道构造精密复杂,需要一连穿过几扇以不同手法开启的密门,防卫等级与伊莱庄园的密室处于同一水平。

    伊莱观察那些由高强度合金铸造的机械门与生物信息识别系统,试图谋划出在不惊动夏佐的前提下潜入密室的路线,思索了几分钟后,伊莱发觉自己对此束手无策——可夏佐分明潜入过他的。

    这令伊莱略感颓丧,他的黑眼珠冷冽得像玻璃球,却在夏佐背后暗自用面颊鼓气。

    忽然,夏佐顿住步子,停在最后一扇密门前。

    ——您有一间密室,而我也有一间。

    这样的语境,这样的情景,显然意味着一种秘密交换,是夏佐主动将把柄递入伊莱手中,作为泄密行为的制约,他二人会为彼此守口如瓶。

    同时,它也像是一场杀人狂同好经验交流会。

    ——兰德尔阁下是一位性变态者兼杀人狂,真有他的。

    在前往夏佐密室进行观摩的途中,伊莱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这种幻觉使他的步履逐渐轻快,像个雀跃而稚气的小男孩儿,他甚至都有点盼着能在小伙伴夏佐的“秘密树屋”里看见几具风干尸、人骨架子、人体标本之类爸妈禁止他们鼓捣的小玩意儿了,直到夏佐推开最后的那扇门,直到那间密室如霍然裂开肚皮的腐尸般,将堪比腥臭绿浆与充气大肠的各色“陈列品”糊了他一脸。

    “……”伊莱面无表情地立在门口。

    他意识到这诺大一间密室中竟没有一寸地方能供他稍微停放视线……这个狗窝太他妈脏了。

    当然,不是卫生层面上的肮脏,这里打扫得很干净。

    那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污秽。

    “我收藏了一些与您有关的事物。”夏佐的姿态与神色就好像他是一位博物馆讲解员。

    同为变态,伊莱不愿表现得大惊小怪,那太丢人了,他尽可能斯文地用袖口掩住口鼻,冷淡道:“您真是一位该上绞刑架的疯子。”像任何一位遭遇性骚扰的Omega一样,他扬手,打算赏那流氓一记耳光,可夏佐眼珠灼亮,胸肌急促起伏,伊莱怀疑这一耳光下去夏佐当即就会**……伊莱不想便宜了他,为难地收回手。

    伊莱在隐忍,微蹙的眉、阴郁的眼神、强行按捺的施暴欲……这使他愈发诱人了。夏佐死死盯着他,用响尾蛇般的视线嘶溜嘶溜扫弄他隐忍的漂亮脸蛋儿,亢奋超级加倍。

    伊莱:“……”他竟对这疯批束手无策。

    忽然,他注意到一只孤苦伶仃的手独个儿漂浮在一盏玻璃容器中,它被防腐液浸泡泛出蜡样的光泽,青白皱巴,五指指甲剥离,手腕断裂处参差不齐,像是徒手薅下来的。

    伊莱认得它,它来自那个在酒吧里给他下药的诱奸者。

    变态型人格大多有其固定的行为模式,伊莱默然分析,思维跳跃过几个节点,询问道:“既然您与我同样,是一位道德败坏、目无法纪的疯子,那么您制止我对埃布尔.琼斯使用酷刑,是因为您不愿收藏一团由***绞成的肉酱吗?”“不,我不介意这个问题。”夏佐神情真挚,“我介意的是人体的某些器官具有相当丰富的神经与血流供应,在琼斯先生已身受重伤的前提下对他施加那样的酷刑,他因极度痛楚与大量失血原地毙命的概率很高,我不能承受这样的风险……”伊莱扬了扬眉梢,满面狐疑,连自己也不大相信地问道:“难道您不愿我犯下谋杀罪?”“不,”夏佐的眼神倏然变得执拗而阴狠,“我嫉妒。”“……”伊莱陷入沉默。

    “难道您希望,”伊莱深深吸了口气,他的大脑供氧严重不足,“我像对待琼斯先生那样对待您,将您架上绞肉机吗?”夏佐咧开一口森白的牙齿,确认他应得的报酬:“您会亲手扶着那儿,并为虐杀我兴奋不已吗?”“……”伊莱再度陷入沉默。

    “您今天是来杀我的吗?”夏佐问,像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