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甩不脱这条小尾巴……不,大尾巴。这害得伊莱在犯下谋杀罪的道路上屡次受挫——虽说公爵夫妇对此喜闻乐见。夏佐每次来公爵府上拜访,公爵夫人都热情得恨不得往他胃里塞下一整头嫩烤小牛。

    未来女婿昼伏夜出……不,早出晚归,是需要补补的。

    幸而,已对夏佐产生戒心的伊莱能在关键时刻捕捉到夏佐出没的蛛丝马迹并及时中止狩猎行动,将自身行为控制在能进行合理解释的范畴。他的狩猎可以失败,但不可留下证据。

    对伊诺斯的猎杀行动告吹了,伊莱将他丢在原地,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他只能祈祷热心民众与附近的巡警没注意到他遗留在原地的猎物,让他以后再来抓一次。

    ……伊莱蜷缩在暗室中,无助地裹着他的小毯子,带着哭腔小声嘟囔。

    “我的盆栽……”那么大的一个盆栽!

    现在他只能在想象中欣赏伊诺斯浑身开花的模样了。

    最近他不知道怎么了,欲求不满得相当严重,可是纾解的路被堵死了。

    伊莱的面孔苍白得病态,唯独颧骨嫣红,眼珠空洞漆黑,瞪得溜圆,他咬着手指尖儿,团在小毯子里神经质地发抖。

    “呜……”可怜的小伊莱……他简直想报警了!

    可是没有用的,就算公共安全大臣本人也没胆量向夏佐.兰德尔签发人身限制令!

    这腐朽的帝国!万恶的特权阶级!

    事到如今,他只能自救。

    他得让那个死变态失去跟踪他的能力。

    第十一章深夜。

    伊莱蜷缩在夏佐衣帽间的一处角落里。

    欢快喧闹的舞曲穿透层层地板与墙壁,自宴会厅溶入周遭的黑暗中,微弱模糊。

    ——夏佐庄园今晚举办的舞会仍在进行。

    他们骄奢淫逸的贵族阶级是这样的,三天两头以各种名目举办舞会、晚宴,且乐此不疲。

    伊莱早在半小时前从宴会厅离场——当时某个死变态正忙于与其他贵族寒暄,没能跟上来——为避人耳目,伊莱将飞梭车调至自动驾驶模式,让它沿既定路线空载回家,他自己则攀上夏佐庄园城堡外墙,潜入卧室并埋伏起来。

    他能肯定夏佐全程都没能目睹他的行踪。

    因为他能感知到来自夏佐的注视,这得益于他越来越敏锐的狩猎直觉,这种直觉在他分化成Omega后渐渐得到了指数级的增强,这是Omega腺体发育带给他的唯一好处。

    目前的伊莱甚至不需要五感范围内的证据,于他而言,夏佐的目光如有实质,当夏佐从隐蔽的角落向他窥探时,那粘腻炙热的目光会如毒蛇般在伊莱脊椎上趴成窄窄的、安静的一条,伊莱对那种感觉相当熟悉,绝不会弄错。

    半小时前,伊莱在飞梭车里更换服装、遮掩面部、垫高鞋垫,并在全身涂满了厚腻的一层Omega气味消除剂,这种药剂像纯水一样没有味道,对Omega信息素味道掩盖率高达99.8%,伊莱在嗅觉层面上几乎是个隐形人,就算训练有素的军犬也不可能仅凭嗅觉将他辨认出来。

    他费心掩饰,是因为他不打算杀死夏佐。

    夏佐仅仅是个跟踪狂,杀害他未免显得粗鲁无礼,作为一位教养良好的绅士,伊莱不会被怒火蒙蔽双眼。

    伊莱理智地掂了掂手中沉重的钢条。

    打断跟踪狂的双腿是足够礼貌的。

    这任谁也挑不出毛病。

    ……夏佐没让伊莱等太久,没多一会儿,伊莱就听见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这死变态或许打算换身轻便的衣服好去搞跟踪。

    伊莱薄唇紧抿,攥了攥手里的另一样武器。

    卧室门开启的一刹那,伊莱揿下按钮,将那玩意儿甩了出去。

    白光灼目,伊莱提前以手遮眼,低头避开。

    转瞬间,卧室复归黑暗。

    那是一枚威力弱化过的小型闪光弹,在毫无防备的黑暗中能使目标暴盲,夏佐纹丝不动地立在门口,像是惊呆了,伊莱趁机蹿出衣帽间,钢条疾速破开空气,嗡地袭向夏佐修长笔直的双腿。

    ……他打了个空。

    紧接着,他的耳畔传来一声纵容的低笑。

    有点儿像是饲主躲开了小奶猫不安分的爪子,没因此而恼怒,反倒觉得可爱。

    “亲爱的,让你久等了。”一条手臂从后方勾住伊莱的腰,力道极轻,像怕把他碰坏了。

    伊莱寒毛倒竖,游蛇般滑出夏佐的圈禁,迅速潜入黑暗。夏佐的卧室大得令人发指,可供躲藏的边边角角到处都是。

    夏佐没去追赶他,也没开灯,他平静得仿佛压根儿没这回事一样。他褪去礼服外套并将它随手丢开,口吻温柔、隐含歉疚,像一位因忙于交际冷落了太太的丈夫,向眼前的黑暗解释道:“苏伊丹公爵偏要拉着我讨论前些天财政大臣上交的提案,害得我走不开……”伊莱拧起眉头。

    他没出声、没露脸、改变了外形,消除了气味,闪光弹更是军工厂流水线的产物……“晚餐合胃口吗,宝贝儿?”夏佐柔声问,缓步朝伊莱藏身的方向走去。

    伊莱不吭声,黑眼珠冷漠地审视夏佐。

    他意识到了一个细节。

    ——夏佐的眼珠是一种浅淡的青金色。

    眼珠中心是纯黑的瞳孔,周围是那种猫眼石般的青金,最外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