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高辣文 > 摆弄女性游客的尸体(冰恋秀色) > 摆弄女性游客的尸体(2)
    2020年9月12日第二节“王大哥,虽然咱们交了钱在这儿买了套房子玩女人,但一直在这玩女人不是长久之计。天台山的风景我们都看腻了,啥时换个风景区玩女人?”一名小弟一边和王海抬着胡倩怡的遗体往王海的私人卧室里走一边跟王海谈论他的看法。

    “过几天咱们在九寨沟买套小房子接着玩女人,条子找不到我们。”王海回应道。

    一丝不挂的胡倩怡被抬到了王海的床上,看着此时永远睡着的女神,王海激动了,他捉起胡倩怡的足部,看了看她被白色花边袜包裹的脚掌。脚汗在袜子上溻湿了几处,尤其是脚掌那一片。王海闻了闻,棉布浸透了脚汗带出些混合着布料气息的酸味,掌子上一股热烘烘的足香直入鼻腔。只觉沁人心脾,他不自觉深吸几口。所谓足香,其实就是青春期女孩子特有脚臭味,由于汗液中包含大量雌性激素,即使是脚汗,对于男性也极富吸引力、王海把花边袜从胡倩怡女神的脚上脱了下来,套到自己的鸡巴上。

    美女修长的脚趾和脚掌红嫩红嫩的,虽然长但是并不宽扁,足部尽管算得上大却依然灵秀动人。不丑,反而出奇的养眼。和自己的手一比,足足长出一个大拇趾还多。

    王海俯身去亲吻女孩的脚趾,他一口咬住女孩的足尖,用舌头反复撩拨那几个脚趾头,直到脚趾缝都沾满口水。秀气的脚趾甲轻轻刮过王海的舌尖,进一步挑起了他的性欲。而融化在口中的女孩的脚汗也给了他更大的刺激。

    王海把发情的大鸡巴套着袜子兴奋的插进胡倩怡的脚趾缝里疯狂的进行出出入入的活塞运动。

    很快套在鸡巴上的袜子开始湿润了,趾缝插腻了王海就提着鸡巴撩拨着胡倩怡的红嫩的脚心,他闭着眼露出了性福享受的表情。而发情的鸡巴不断的喷射邪淫的液体浸湿着包裹它的袜子,淫液从袜子缝里溢了出来粘湿了女神粉红的脚心。

    他抓起女神的脚背用女神的带有沟槽和许多褶皱的脚心摩擦着自己的睾丸。一会儿弯曲女神的脚尖夹捏自己的睾丸皮,一会儿抓起女神的双脚用脚心左右夹击的按摩自己的阴茎。在两只脚丫的揉捏下很快大量的精液从阴茎里射了出来。

    王海越射越兴奋,发狂的他放下了胡倩怡涂抹了精液的双脚,并把套着白色花边袜的鸡巴又插进了胡倩怡粉红的口腔里。

    插着插着,突然觉得套着袜子抽插不带感,肌肤之亲怎么能隔着其他的物件呢。于是王海把袜子从鸡巴上脱了下来。怒红的鸡巴赤裸的暴露在空气中,它怒挺挺的在胡倩怡的口腔里来回的抽插着抽插着。

    “哦啊啊哦奥……!!!!”王海兴奋的发出了野兽般的嚎叫声。

    没多久在欲仙欲死的快感下王海的精冠打开了砸门生命的种子大量的涌入了胡倩怡女神的口腔里开始了神圣而伟大的万里长征。

    女神是宽容的,她温柔的口腔接纳了王海亿万的子子孙孙,然而让子子孙孙不会想到它们前进的道路不是重获新生的圣地,而是一条没有希望的死亡之路。

    王海将留在花边袜里的精液倒进了胡倩怡的口腔里。

    “不行,我的鸡巴怎么能和死肉亲热,那样很不卫生呀。”想到这王海把花边袜从新套回到自己的鸡巴上。

    王海停了下来观赏着胡倩怡这对丰满匀称的乳房,看得入迷的他流出了馋嘴的唾液,双眼冒着贪婪的绿光,胡倩怡的肌肤光滑柔顺,洁白得像是凝固的羊脂放佛吹弹可破。圆润丰满的胸部的形状放佛是美术家的凿子雕刻出来的艺术品一样均匀,像是两座圆顶的玉峰。她的阴唇红得像盛开的桃花等待着男人来采摘,她修长的双腿毫无赘肉。面对这样的美丽诱人的玉体王海的眼睛被诱惑了,饥渴贪婪的表情在王海的脸上一览无遗。在强烈欲望的驱使下王海温情的舔吻胡倩怡的脸颊和脖子,接着像婴儿一样含住胡倩怡的乳房,用舌头舔弄乳头,永远不会醒来的胡倩怡闭着美目毫无知觉的认凭王海对自己乳房的舔弄和吮吸,舔着舔着王海突然用力啃咬胡倩怡的乳房,在乳房上留下了深深的牙印后。王海松开了嘴巴,然后右手揉捏着胡倩怡的乳头,用力拉扯乳晕把胡倩怡的乳房拉成了圆锥形,然后左右一扭又将胡倩怡的乳房扭成了螺旋形。接着他把手指轻轻松开,乳房弹回了原来的形状,王海右手还没玩够,它继续按摩着女孩的乳房,并将这诱人的尤物捏成了各种形状。玩够了乳房后。王海扶起重新套上花边袜的雄根插进了胡倩怡的母门里进行了疯狂的活塞运动,王海那扭动的臀部像开足马力的发动机一样凶猛的抽插着胡倩怡的嫩穴,睾丸撞击臀部的啪啪声清澈响亮,连床铺都在剧烈的运动中发出兹啦兹啦的响声。胡倩怡年轻结实的阴唇紧紧的夹着王海的龟头,没多久在王海套着白色花边袜的龟头的精冠打开了砸门大量的种子涌入了生命之门进行了神圣而伟大的朝圣之旅,但是却被白色花边袜这层膜阻挡了去路,于是亿万子子孙孙和王海的龟头拥挤在了一起,后退不得前进不得,只有少量的精子穿过了名为花边袜的那层膜真真进入了生命的起源地。

    王海高潮了,但这样的喜悦永远沉睡的女神无法分享。

    的王海拿起了曾在赛马场买来的马鞭,狠狠的往胡倩怡赤裸的胴体上抽去。

    把心中的兽性宣泄在胡倩怡的尸体上。

    “啪!!啪!!!啪!!!”屋子里不断响起鞭子抽打女神玉体的声音。

    “贱货,你那对骚奶子,没人看得上,你还有脸拿出来显摆!!!真是个下贱的婊子!!!看我怎么打烂你!!”

    一道又一道红肿发紫的鞭痕出现在女神赤裸的娇躯上,那些红肿的鞭印,仿佛是一条又一条赤红的毒蛇爬在她的身上。

    王海感觉躺着打不带感,于是把胡倩怡扶着成靠床呈L形的坐起来,继续用鞭子往胡倩怡身上招呼过去。

    “啪!!啪!!啪!!”一鞭打到了肩膀,一鞭打到了脸上,一鞭打中的眼睛。脸上出现了两道红红的鞭印,肩膀上乳房上也出现了几道红红的鞭印。死去的胡倩怡认怨认打,没有半点反抗。

    接着王海又把胡倩怡翻下身背朝上的趴着。

    “啪!!啪!!啪!!”

    一道鞭子抽在了臀部上,红红的鞭印镶嵌在洁白光滑的肌肤上,破皮的伤口留下了细微的血迹。一道鞭印攀蜒在赤裸的后背和细腰上,仿佛一条纹在身上的赤龙。一道鞭子下去段落了几根乌黑的秀发。

    王海放下了鞭子接着把胡倩怡撅起屁股,王海的鸡巴插入了胡倩怡的后庭,王海的双手抓起胡倩怡的头发当成缰绳做出驾驭马匹的动作。

    “驾!驾!驾!”王海一边抽插着胡倩怡的后庭一边把胡倩怡的头发当驭马的缰绳拉扯,可惜死去的胡倩怡不会去学着马发出嘶鸣声。王海闭着眼睛享受着驾驭这匹母马驰骋千里的快感,他感觉胯下的这匹母马被自己驯服了。很快在销魂蚀骨快感下,王海的精液喷涌而出射在了套在肉棒上的白色花边袜里,多余的精液从花边袜和后庭里溢了出来落到地上留下了斑点。

    “驭…………!”射得爽快的王海停了下来,他扯着女神的头发做出了停马的动作。

    王海把胡倩怡翻过身来胸部朝上,此时他的注意力集中到了胡倩怡那修长的双腿和挺翘的腰臀上,王海把花边袜里的精液倒出来塞进了胡倩怡红润的玉门里,然后再把花边袜套回自己的肉棒上。

    不知何时王海把胡倩怡玩腻了,于是到柜子里翻出了一把斩骨刀,接着吩咐小弟将胡倩怡抬进浴室。王海来到浴室拿起斩骨刀对准胡倩怡的脚踝狠狠的一刀下去,只听咚的一声,胡倩怡的一只脚永远离开了身体。接着王海用同样的方法将胡倩怡另一只脚也砍了下来。王海捧起胡倩怡的一只断脚仔细打量着它,它纤细修长的曲线太迷人了,真是一件艺术品呀!王海情不自禁的亲吻着这只断脚,他用舌头撩拨着断脚的脚心、脚背、脚后跟以及它的每一寸角落,舔着舔着王海就突然把持不住的啃咬了起来,直到在脚上留了几颗牙印才停了下来。

    “这双脚太美了,待会我要用它们放锅里做一道红烧美人蹄。”满嘴唾液的王海双眼冒着绿光,心里想着恐怖的欲念。

    砍下了双脚后,王海拿着斧头和斩骨刀在一个小时内将胡倩怡的大腿、胳膊、乳房、脑袋、躯干一一分解了。

    胡倩怡被分解完毕了,她的肉块被王海的小弟负责送到厨房进行烹饪。

    与此同时王海把魏志遥抱上了自己的床铺。

    王海依然没有脱掉魏志遥的衣裙,他深情的注视着魏志遥脖颈上那绝美的面容。看到魏志遥女神那美丽的面容,王海情不自禁的用右手将魏志遥的乳房揉捏成各种形状,他一边揉捏女神的乳房一边用舌头撩拨着女神的脸蛋和脖子。

    兴奋之余他掏出了自己的套着白色花边袜的肉棒,狠狠的抽插着隔着连裤袜的玉穴。王海越插越兴奋越插越兴奋。很快精冠打开了闸门,大量的精液喷涌而出浸湿了那只套在肉棒上的白色花边袜,但无法朝子宫方向前进了。

    高潮过后,王海的腰软了,他放下了肉棒后,把目光放在了魏志遥穿着连裤袜的双脚上,他抓起魏志遥的穿了连裤袜的双脚仔细的观赏把玩,脚汗带出些混合着布料气息的酸味,王海不自觉深吸几口。王海俯身把穿在魏志遥腿上的连裤袜从腰臀出缓缓的褪了下来,洁白的玉腿如初生的嫩芽一样白得耀眼夺目。

    王海仔细观察这对脚会发现脚纹也比较明显,足弓外缘浮出些许干燥的裂纹,但是却并不影响把玩。王海不由自主的去亲吻女孩的足趾。

    女孩的小脚悠悠的散发着脚汗味,王海留心到女生的足趾,大拇指微微上翘,趾甲泛着淡粉色的光,其它几个小脚趾无力的挨在一起。原本尺寸狂放的足部,对外表现却如此含蓄内敛。王海把这双脚放在脸上,翻来覆去左看右看,怎么看怎么喜欢。

    王海忍不住去舔舐死去女孩的脚掌,入口的是美女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部位的味道。恐怕不会有外人闻到过,甚至于女孩自己也不一定知道那个味道。

    他一口咬住女神的足尖,用舌头反复撩拨那几个脚趾头,直到脚趾缝都沾满口水。秀气的脚趾甲轻轻刮过王海的舌尖,进一步挑起了他的性欲。而融化在口中的少女脚汗也给了他更大的刺激。他分开两根脚趾夹住了自己套着白色花边袜的鸡巴,然后在脚趾处快速的抽插着,快速扭动的臀部像电力满满的打桩机高效率的抽插着,在欢愉的快感的刺激下,王海的精液很快射了出来并浸湿了白色的花边袜。

    鸡巴离开了脚丫后,他又扳起女孩的玉足翻来覆去的观摩。足部皮肤虽然不算特别细腻,能看得到纹路和毛孔,但是并没有皮肤病变的痕迹。翻开脚趾缝查看,也没有情况。仔细闻了闻,比脚掌更臭,也许是这里更容易藏污纳垢的原因。

    王海放下沾了口水变得湿漉漉的玉足,将连裤袜穿回魏志遥的身上。微微绷紧的连裤袜,使得那原本纤细的双腿的线条变的比原先更圆滑了,那缓缓过度的曲线诱人之极,王海拿起匕首给连裤袜开了个洞。

    再次大战的时候到了,王海提起魏志遥的柳腰,将开了洞的连裤袜下面的阴唇对准了自己直挺挺的套了白色花边袜的阴茎放了下去,接着像农夫耕田把魏志遥的双腿当铁犁一样用两只胳膊夹着。王海再次感到自己的套着花边袜的阴茎被温暖的嫩肉紧紧包裹着,他本能的做出了出出入入的活塞运动,这一次,王海的精力更加充沛,魏志遥的嫩穴在王海的鸡巴上摩擦着,粉嫩的花穴吞吐着王海的鸡巴使他无比舒畅。王海和魏志遥交配之处上下抖动着。经过一番辛苦的耕耘生命的种子再次大量的播撒了出来,却被白色花边袜这层薄膜阻挡了出路,盛满精液的花边袜让王海的阴茎感到了温暖与舒畅,喜悦的心情显露在了王海的脸上。

    王海换个姿势,将魏志遥的双腿平放着,然后用膝盖跪压着她的双腿,双爪拨开衣扣分开衣领很快衣服里面的一对玉峰弹跳了出来暴露在空气中,王海将她的玉峰揉捏成各种形状,一会儿手指捻着乳头用力拉扯把乳房扯成圆锥形、一会儿将乳房扭成螺旋形,一会儿用爪子掐捏乳丘和乳晕,一会儿啪啪的对乳房扇着巴掌,一会儿用牙齿狠命撕咬乳房,魏志遥的乳房上留下了王海深深的爪印和牙印。而王海雄雄勃起的阴茎则在花边袜和阴唇里前后蠕动着,周围的粉色肉壁更加的娇嫩敏感,王海的阴茎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爱意。王海加快了节奏,更使劲的插着躺在床上的魏志遥。白色花边袜和洞壁紧紧地贴着,王海的巨物又被白色花边袜紧紧的包裹着。两丛黑毛在洞口混乱的交叉着,沾满了早已从花边袜里溢出来的精液。王海感觉自己的整个阴茎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被她的蜜穴激活了。

    终于,王海再也控制不住那团温暖的液体了,王海感受到了来自阳具内的暖意一瞬间全部转化成了包裹龟头的湿润感觉。所有的精液全都喷薄在了白色花边袜里。阴茎处顿时传来一阵阵快感和松弛之意,隐约间带着丝丝疼痛。

    王海将魏志遥剥得一丝不挂并拖进了浴室,而后在厨房找了把砍骨刀。王海带着砍骨刀回到了浴室,肢解工作要开始了,他对准魏志遥的脚踝砍了下去……大约半个小时,她的尸体被剁得四分五裂了,而后王海用热水器的水清洗了魏志遥的尸块,一顿丰富的菜肴就此要下锅了。

    和弟兄们吃饱了一顿过后,王海把胡倩怡和魏志遥部分肉块放进冰箱里,部分留在浴室。而后他出门买了大口袋回到贼窝里把胡倩怡姐妹俩的尸块打包分给了兄弟们,让他们各自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