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高辣文 > 摆弄女性游客的尸体(冰恋秀色) > 摆弄女性游客的尸体(1)
    2020年9月12日第一节华南高校的高中生胡倩怡是该校的校花,她上身一袭白色的体桖衫胸前带着黑色的花纹,遮盖了饱满的酥胸,下身一件黑色的遮膝短裙,她修长的双腿套着白色的花边袜,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球鞋,整套衣裙几乎没有丝毫的装点,中间的裙腰紧紧的勾勒出纤细的柳腰。

    条条或隆起或细长的褶皱均匀的布满在她的衣裙上,整套衣裙彰显出朴素而平澹,没有半点张扬,她的头发长而披肩,刘海在她额头右边分叉,她的眼前带着一副黑色的墨镜,看起来就是一位毫无艳光可言的知识女性,然而这样一身打扮看起来朴素无华,毫无张扬却掩盖不住她洁白如象牙柔顺如豆蔻的粉嫩肌肤和婀娜的身姿所散发出来的魅力,正因为如此她成了许多男生梦寐以求的追恋对象。

    她心灵纯洁没有一丝杂质。

    胡倩怡在校有位姐妹叫魏志遥。?魏志遥外面穿了件粉色的长袖外套,里面穿了件白色的女式衬衫。

    粉色的连裤袜套着修长的双腿,她们从小就是一对好姐妹好邻居。

    国庆节到了学校放假,胡倩怡和魏志遥两姐妹相约到天台山游玩。

    天台山风景区,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中华十大名山之一,国家生态旅游示范区,浙江省十大旅游胜地。

    天台山风景区坐落在浙江省东中部天台县境内的天台山,因“山有八重,四面如一,顶对三辰,当牛女之分,上应台宿,故名天台”,是浙江省东部名山,东连宁海、三门,西接磐安,南邻仙居、临海,北界新昌,绵亘浙江东海之滨。

    以“佛宗道源,山水神秀”

    闻名于世,是中国佛教天台宗和道教南宗的发祥地,又是活佛济公的故里。

    天台山风景区主要有国清寺、石梁、赤城山、寒山湖、华顶峰等。

    国清寺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也是日本、韩国佛教天台宗的祖庭。

    媚丽的低山云海、神奇的天台佛光,可谓天台一绝,登山观赏,不失为人生一大幸事。

    胡倩怡姐妹俩和旅游的队伍来到了寒山湖畔。

    “倩怡姐,你看这湖面好清澈呀!”

    魏志遥一边登上游轮一边指着寒山湖说道。

    “是呀!湖面平静得像一面镜子。碧绿得像块翡翠。”

    胡倩怡紧跟着也登上了游轮。

    游轮缓缓的驶向湖面,乘坐在游艇里的这对姐妹一边谈笑一边观望着远处的山和树林还有房屋以及游艇经过的波纹。

    湖面下的鱼儿时不时的从游艇底下经过,有的跳出了湖面。

    不知何时游艇靠岸了,姐妹俩下了游艇,远离岸边继续旅行。

    “倩怡姐,我肚子有些饿了,脚也酸了,我们找一间餐馆如何?”

    魏志遥边走边问。

    “我也想找间餐厅。可是这附近哪里有呢?”

    胡倩怡回答道。

    就在这时有一名穿着西装革履的脸上长有红色胎记的男子,走了过来,他对两姐妹温文尔雅的问道:“我是餐厅的老板。请问你们要来吃饭的吗?”

    魏志遥回答:“是呀!”

    男子接着说道:“我家餐厅就在附近,饭菜价格是最便宜的。请跟我来。”

    两姐妹尾随男子,一路上男子像个导游似的跟两姐妹介绍周围的风景,以及他开餐馆的心路历程。

    胡倩怡问:“您叫什么名字?”

    男子回答:“我叫王海。在这一带经营餐饮业有了10年了。”

    男子说他的餐馆就在附近,可是走看半天连个影子都没有。

    走着走着,两姐妹被带到了一座竹林,突然几名蒙面人从竹林里窜出来左右夹击将两姐妹扑倒在地,然后往后脑勺一掌切弄晕了她们。

    胡倩怡慢慢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双手反绑而且被脱得一丝不挂唯独脚上的白色花边袜没有脱。

    而所谓的餐厅老板王海正在一旁注视着她。

    “你醒了?”

    王海用文质彬彬的语气问道。

    然而这样的语气此时反而更加散发着黑道流氓的气息。

    胡倩怡惊恐的问道:“这是哪?你们想干什么,如果要钱我的钱全都给你们了!我求你们放过我!!”

    打扮英俊面容帅气的王海此时显得更加狰狞,他回答“这里是我餐厅的密室,你们就是我们餐厅烹饪的菜肴。想用金钱贿赂我们这是不可能的,我们要的是你们的肉而不是你们的钱。”

    其实王海根本就没有餐厅,这里只是临时搭建的一间偏远小屋。

    王海也不是没有钱挥霍而不得不犯罪的穷寇,他家父母是名望鼎盛的企业经理。

    他之所以组织犯罪,不是为了挥霍更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享受猎杀女性的刺激,这样的刺激使他感到极乐销魂,他难以自拔的依赖这样的感觉。

    这时双手被反绑的魏志遥也醒了,但魏志遥没有被脱掉衣物。

    “王海!为什么要抓我们?你们想要钱吗?要钱我们全都给你就是了!快放我们出去!!”

    魏志遥吼道。

    歹徒们搜出了两姐妹的钱包交给王海,王海打开钱包将里面的钱数了又数,然后当着两姐妹的面点燃打火机将所有的钱全部烧掉。

    “我们是廉洁的,从不贪污他人钱财,你们拿钱讨好我,你们想犯受贿罪吗?”

    王海轻蔑的问道,彷佛他是包青天两姐妹是罪犯似的。

    接着王海走近了一丝不挂的胡倩怡,看了看她赤裸的玉体于是像个卫道士一样说道:“我看你衣服都不穿,把逼都暴露在外,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想找个汉子来交配?”

    接着把手指插进胡倩怡阴道里,一抽出手指湿湿粘粘的于是说道:“看,你这都湿了。还敢说你贞洁?你真是个淫荡的婊子。”

    说着王海狠狠的给了胡倩怡一耳光,彷佛是教训妻子出轨的丈夫。

    接着王海嗅了嗅胡倩怡的脖子,并捏着胡倩怡的脸颊端详着胡倩怡的脖子,胡倩怡恶狠狠的唾了王海一口水。

    王海再次甩了胡倩怡一耳光。

    胡倩怡的脖子洁白得像羊脂玉,柔顺而光滑,粉嫩的肌肤透着红润。

    那白嫩透着的红润的脖子让王海产生了想要勒紧的冲动,他慢慢的将胡倩怡拖到吊着绳索的悬梁下,然后用绳套套入胡倩怡的脖颈上,并缓缓的向胡倩怡美丽的脖子收拢……疯狂的欲望让王海露出了虎豹的眼神,他用力的拉动挂着悬梁的绳索的尾端勒紧着胡倩怡的脖子并将她拉到了半空中,她的双腿拼命的在空中踢蹬,尿液失禁顺着腿脚滴了地面浸湿了地板。

    脖颈的疼痛让胡倩怡拼命的挣扎。

    被锋绳索扼住的咽喉无法让气管内的空气呼出口腔,没多久胡倩怡的意识模煳了,她眼前的图像渐渐的黑了下来,她的双手失去知觉无力的垂下来了。

    王海轻轻的为胡倩怡合上了双眼。

    胡倩怡女神的两撇红红的嘴唇安详的闭上了,再也不会张开。

    紧接着王海身边的小弟把依然穿着衣服的魏志遥拖到悬梁下另一处吊着绳套的地方,也将绳套套住脖子,然后合力拉扯悬梁的绳索的尾部,魏志遥被勒紧的绳索升到了半空中,她的双脚不停的在半空中跳着空中芭蕾。

    很快尿液失禁浸湿了她的裤袜,她的双腿停止了舞蹈终于安静了下来,她的双眼失神再无光彩。

    她的尿液顺着她的裤袜落到了地板上浸湿了地板。

    在小弟的配合下,胡倩怡的遗体被悬挂了起来,王海要将胡倩怡的遗体当成练拳的沙包踢打。

    王海的爪子狠狠的捏住胡倩怡的乳房,将胡倩怡的乳房捏成各种形状。

    王海把胡倩怡的乳房时而纽成麻花形时而掐着乳头拉扯成圆锥形,把手一松开胡倩怡的乳房又弹回原形。

    接着王海挥起拳头狠狠的往胡倩怡的乳房砸了过去。

    只见拳头一挥胡倩怡的身体向后摇摆。

    见胡倩怡身体摇摆王海开始兴奋起来。

    “啪啪啪啪啪……”

    王海双手挥舞着巴掌扇在胡倩怡的乳房上,把胡倩怡的乳房打得红光满面。

    扇打胡倩怡乳房耳光的声音响彻整个密室里。

    王海还没尽兴,王海的双拳继续左右开弓的往胡倩怡的两只乳房上招呼过去,他的拳头出得越凶狠胡倩怡的艳尸摇晃得越勐烈。

    越打越亢奋的王海将拳头打在了胡倩怡的锁骨和腹部上。

    胡倩怡吃痛向后退却,接着胡倩怡又勐得朝王海撞了过来,王海心一狠甩起一腿狠狠的踹在了胡倩怡的乳房上。

    胡倩怡挨了那一腿向后退离又勐的冲过来,王海又甩出一腿往胡倩怡身上踢去,胡倩怡被王海踢了一次又一次,可她却还是不死心三番五次的朝王海冲过来。

    如此几番过后,王海没劲了转身离开胡倩怡并来到魏志遥的遗体面前。

    王海转动悬梁绳索的转轮将魏志遥稍微降了下来,看到她挺拔而丰满而匀称的乳房王海入迷了。

    看得失神的王海下意识的会起拳头往她的乳房上招呼过去。

    “啪啪啪啪……”

    王海像个拳击手一样双拳往魏志遥的双乳左右开弓的招呼过去,拳头击打乳房的声音响彻在整个密室里。

    随着王海尽情释放热血的击打,魏志遥在王海面前像钟摆一样前后摇晃着,王海出拳的力度越大魏志遥就摇晃得越勐烈。

    王海越打越投入,不知何时王海突然下意识的掀右腿狠狠的踹在魏志遥身上,她挨了那一踹像荡秋千一样退到了高处,然后像是有意识似的,愤怒的朝王海冲了过来,就在魏志遥将要撞到王海的一刹那,王海极速一闪躲过了魏志遥的撞击。

    在魏志遥逐渐降低了摇摆的弧度后,王海张开爪子隔着衣物一把抓住她的一只乳房,王海疯狂的撕捏她的乳房,王海越捏越兴奋越捏越兴奋,王海本能的申长脖子轻吻着她的脸蛋,魏志遥头发散发的气味刺激着王海的神经,王海的手如野兽的爪子一样本能的捏住她的乳房并按摩成各种形状。

    王海松开了轻吻魏志遥脸蛋的嘴巴后将右爪伸进魏志遥的衣领里面揉捏她的乳头,王海将衣领弄开将抓扯的乳房弹跳了出来,接着王海时而用力拉扯乳晕把她的乳房拉成了圆锥形,时而左右一扭又将她的乳房扭成了麻花形。

    接着王海把手指轻轻松开,乳房弹回了原来的形状,王海右手还没玩够,继续按摩着魏志遥的乳房,并将这诱人的尤物捏成了各种形状。

    悬吊着玩遗体玩够了,王海命令他的弟兄们将两姐妹的玉体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