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制并没有因为夜晚的到来而中断。

    嘉宾今晚必须留在影视城过夜,城里有客栈,他们可以花钱住宿。也有露营小广场,比客栈便宜,但是得自己搭帐篷。

    大家先去客栈看了一圈。

    单人间一晚两百,双人间三百,每个房间都有单独的卫生间,虽然简洁但很干净。不过两三百一晚对于嘉宾来说实在太贵了。

    孙妍说:“两百都够买我想要的那套舞台服了,算了我还是去搭帐篷吧。”

    住帐篷算人头数,一人50元,有供洗漱的公共浴室。

    赵虞这一组是赚钱最多的,拿着两千块的巨款,沈隽意当然不可能委屈自己,十分豪爽地喊老板:“两间单人间!”

    赵虞左看右看,发现其他嘉宾都嫌贵,全都决定睡帐篷,那岂不是只有自己和沈隽意睡这客栈?嫌还要不要避啦!

    她赶紧说:“等等!我也去睡帐篷!”

    沈隽意正准备付钱,转身朝她晃了晃手上的小钱包:“我们钱够的。”

    赵虞面不改色:“大家都睡帐篷,我们住客栈岂不是搞特殊。再说了,明天还不一定能像今天这么容易赚到钱,还是节约一点吧。”

    沈隽意当然不干:“不行,帐篷我睡不着,我就要睡床!”

    赵虞上前两步从他手里的小钱包里抽出一张一百的:“嗯嗯嗯,你睡床,我自己去睡帐篷,再见!”

    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

    沈隽意:“……”

    他看看吧台里等着他付钱的客栈老板,又看看门外组团前往露营地的队友们,撇了下嘴,磨磨蹭蹭把小钱包放好,跟上去了。

    赵虞选帐篷的时候看见他过来还挺意外,瞟见他委委屈屈的表情又有点想笑,有种想把大金毛按在怀里揉脑袋顺毛的冲动。

    她端着表情靠过去,把自己刚才选好的双重防水帐篷给他:“呐,给你。”

    结果沈隽意瞟了一眼,非常臭屁地说:“这个黑色的一点也不好看,配不上我的颜值,我要选个红的!”

    赵虞:“!”

    妈哒,狗比!

    她不管他,付完钱气呼呼走了。

    周围燃着火盆的露营广场在星空下热闹起来。

    大家都不太会搭帐篷,说说笑笑互帮互助,忘记白日录制节目的疲劳奔波后,此时此刻只剩下和朋友聚会露营的开心。

    女嘉宾们结伴去洗漱,公共浴室里只用木板虚虚隔了一下,赵虞作为一个南方人,实在是没有过北方大澡堂搓背的经历,用最快的速度冲完澡,裹着浴巾就往外跑。

    结果郑婉怡和孙妍嘻嘻哈哈地来拦她。

    “给我摸摸人间妖精的腰!”

    “听说这腿连续三年霸占韩国人民最想摸的腿第一名!”

    阮风笛是前辈,她们不敢造次,就逮着面红耳赤的赵虞闹,嘻嘻哈哈的声音就连不远处的男浴室都能听到。

    夏元竖着耳朵听了半天,有些害羞又忍不住分享:“她们在说小虞的腰很好摸!”

    卫池对着镜子贴面膜:“毕竟是性感女神,去年我在风云盛典看到过她跳舞,后边儿那些小男生们嗓子都喊劈了。”

    两人八卦了一会儿,回头看见背对着他们冲澡的沈隽意,夏元不无嫉妒:“隽意哥还不是!到底是怎么把身材练成这样的啊?我每周上体能课都感觉要死了。”

    卫池看了看自己本来引以为傲的身材,再看看沈隽意的八块腹肌和劲腰后背,忧伤地叹了口气。

    各自洗漱完,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但四周燃着的火盆越来越旺,照得每个人的脸都红扑扑的。八个帐篷围成了一个圈,大家聊天的聊天,玩手机的玩手机,倒真有种野外露营的感觉。

    赵虞吹干头发,换了身舒适的休闲服,一边扎头发一边走向小广场的角落。

    这边没有摄像机,她坐在花坛上用手机看了几遍《Sobusy》的原视频。毕竟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她也很久没有跳过这个舞,本来以为动作都忘了,但现在一听到音乐,看着视频里沈隽意的舞台,曾经那些成为她肌肉记忆的动作就又回来了。

    看了两遍,赵虞把手机搁在台子上,开始跟着曲子练习。

    一开始还有些生疏,但舞蹈记忆一点点回归,她也逐渐找到感觉。练到第三遍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笑吟吟的声音:“这一段改的不错。”

    赵虞一下回过头。

    沈隽意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穿了件黑色的连帽卫衣,帽子戴在头上,只几缕金发垂在眼睛上方,双手揣在裤兜里,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像个玩世不恭的大男孩。

    赵虞都不知道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是因为运动还是只是因为他。

    她俯身拿起手机关了视频:“你怎么来了?”

    他笑嘻嘻的:“听到音乐了,还想着过来指导你一下,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呀。”他把棒棒糖“啵”地一声□□,朝她竖起大拇指:“干得漂亮!”

    夸她了。

    就像当年夸她一样。

    赵虞突然无比感激这漫天夜色,没让他看见自己烧红的耳后根。

    她若无其事撩了下头发,把手机塞回兜里,“回去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赚钱。”

    沈隽意“昂”了一声,咬着棒棒糖跟上去。

    热闹的营地逐渐安静下来,随着一声声“晚安”,帐篷拉链纷纷拉上,嘉宾们早早休息,为明天的到来养精蓄锐。

    翌日清晨八点,节目组提供了亲切的叫醒服务。各家助理都已经准备好了洗漱用品和早饭,妆发师拖着化妆箱等着,帐篷四周又热闹起来。

    等嘉宾收拾好,今天的录制就正式开始了。

    赵虞昨晚考虑得没错,今天的赚钱任务难度增加了很多,昨天他们看中的那些商铺一夜之间就“倒闭”了,郑婉怡和孙妍昨天在商铺投资了一部分钱,还想着今早起来分红,没想到对方直接破产,连带她们的本金也拿不回来,差点被气哭。

    纷纷骂节目组没有良心。

    导演组义正言辞:“倒闭是有迹可循的,只怪你们被金钱蒙蔽了双眼,没有发现而已!”

    嘉宾:“…………”

    新的一天又忙碌起来。

    赵虞去道具商店算了一趟,她这组所需的道具全部买下来只需要三千,所以今天两人只需要再赚一千多点就够了。

    既然如此,就不必去做高风险高回报的任务,慢慢赚稳赚不赔的小钱,凑够三千就行。

    相比于他们的轻松,另外几组就很头大了。

    郑婉怡和孙妍损失了一半的本金当然很着急,只能剑走偏锋搞笔大的,但这样又面临亏损的风险。总而言之,商机多陷阱,选择需谨慎。

    晚上八点半,结束一天任务的嘉宾们陆陆续续赶来道具商店,进行最后的道具购买。

    赵虞和沈隽意来得最早,已经把他们所需的道具买完了。

    他们节约了编舞老师这一项巨款,可供选择的范围大了不少。除了必备的舞台服和化妆师,还买了舞台灯光,舞台效果。

    最后还剩了十块钱,沈隽意捏着小钱包去买了两根冰棍,跟赵虞坐在门槛上一边啃一边看其他嘉宾因为钱不够急得跳脚。

    九点整,道具商店关闭营业,嘉宾进入舞台排练阶段。

    排练在市里的一个舞台剧礼堂里面。时间还早,节目组带他们过去看了看明天的表演场地。

    表演是跟舞台剧联动的,这也是制作团队早就谈好的合作。嘉宾们是在舞台剧结束之后出场,这样保证了观众的观看时间,也起到了宣传舞台剧的效果。

    工作人员一早起来就已经开始预售门票了,这几位大咖名声大,用不着粉丝,路人也愿意看。而且是当天的演出,外地的粉丝得知消息后也赶不过来,基本还是本地群众。

    时间紧迫,不等明天,大家当晚就开始了排练。

    赵虞只昨晚自己练了一下,还没跟沈隽意配合过。这毕竟是单人舞,他们又没有买伴舞,想要呈现完美的舞台效果,还要改编一些双人舞动作。

    不过两人实力都强,对待舞台认真且专业,在其他组忙着划分歌曲段落,学习原视频的时候,两人已经配合跳了一遍原舞,然后开始商量可以改成双人舞的段落。

    经过一天的奔波,沈隽意早上做的帅帅的发型已经软绵绵的塌下来了,可认真工作起来的样子却比白日还要有魅力。

    赵虞偶尔一下的走神,都会被他拿着笔敲回来。

    “这里加一个后空翻,然后跪地,我从这边过来接住你,这里卡一个定点pose。”他抬头问:“你后空翻没问题吧?”

    赵虞说:“没问题。”

    沈隽意转着笔挑眉:“厉害呀。”

    赵虞:“……你不是也会?这有什么好厉害的。”

    他把笔一收,理直气壮:“所以说我也很厉害。”

    赵虞:“…………”

    排练一直到深夜,基本把需要改编的动作都改好了,两人才打着哈欠回酒店休息。走的时候郑婉怡那组还在看视频,他们来的晚,最后只剩下一首有部分唱跳的歌曲。

    但郑婉怡和褚尔平都是演员,两人对舞蹈一窍不通,他们赚的钱不够买编舞老师,只能自己跟着视频学,结果看了一晚上一个动作都没学会。

    扒舞这种事,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翌日一早赵虞提着早饭到排练厅时,看见郑婉怡居然还坐在昨晚那个位置抱着手机在看。

    赵虞吓了一跳,赶紧走过去:“你不会一晚没睡吧?”

    郑婉怡抬起两个黑眼圈,有气无力:“没回去,就在这睡了三个小时。”

    赵虞把手上的热牛奶塞给她:“那怎么行。你先回去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你这个状态晚上怎么上舞台。”

    郑婉怡抱着脑袋崩溃道:“不行没时间了,我还没学会这个舞,我昨晚答应过褚老师,等他今早来的时候会学会的!”

    赵虞看了看她手机里的视频,又看看一脸憔悴的人气小花,伸手把手机抽了出来:“我看一下,你去旁边把早餐吃了。”

    郑婉怡按了按的确有些不舒服的胃,感动地抱了她一下,走到旁边去吃早餐了。

    赵虞拿着手机就地坐下,盘着腿端着手机,认认真真看起来。

    歌是国内一首比较经典的老歌,但是编曲做了改编,加入了电子摇滚的元素,舞蹈部分不算多,但对于郑婉怡这种毫无舞蹈基础的人来说的确有些难。

    等郑婉怡吃完早饭,赵虞已经把视频看了三遍,重点拉回舞蹈部分看。

    郑婉怡吃完了才想起来:“小虞这是你的早饭吧?我吃了你怎么办啊?”

    赵虞抬头朝她笑了下:“没事儿,我刚才在房间喝过蛋□□了。”她拍拍屁股站起来,把手机还回去:“不用看了,我教你吧。”

    郑婉怡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赵虞抬手把头发扎起来,桃花眼勾起弯弯的弧度:“过来呀。”

    郑婉怡眼泪汪汪地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