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组都在商量优先购买哪些道具,只有赵虞跟沈隽意隔着几米的距离大眼瞪小眼。赵虞懊恼地看了他一会儿,转身自己去看道具了。

    过了会儿,她又闻到了柔软金发传来的洗发露清香。回头一看,沈隽意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了过来,在她身后<a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class="__cf_email__"data-cfemail="c28d8d82">[emailprotected]</a>@地挪动,有些傲娇地昂着那颗金毛脑袋。

    她忍不住抿嘴笑,只是一瞬,又恢复高傲的神情。

    旁边夏元正在跟他组队的阮风笛说:“姐,我们先买歌吧,歌最重要了,你想要哪种风格?纯vocal吧要不?”

    赵虞也转头往歌单看。

    一共有五首歌,下面标价不一,最便宜的只要20元,最贵的80元,是道具商店中最便宜的道具了,用他们的起始金就能买。

    五首歌中最贵的那首是沈隽意的《Sobusy》。

    她当年在木易当练习生,从初级班升中级班考核时,跳的就是这首歌。

    那时候她怎么想的来着?

    用他拿奖的歌陪自己一路向上。

    她看着歌单,好像一下被拉回了当年大汗淋漓的训练室,看到了满腔热情横冲直撞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又傻又天真啊。

    沈隽意突然出声打断她的回忆,他指着歌单上的《Sobusy》说:“我要这首!”

    道具商店的工作人员微笑道:“好的,这首歌售价80元,请先付钱。”

    沈隽意理直气壮:“这是我的歌,我用我自己的歌还要买?那你们把我的歌放这售卖之前,给我付版权费了吗?”

    工作人员:“…………”

    他身高臂长,跳起来伸手一抓,就把歌单抓到了手里,撕下《Sobusy》的名牌后,贴在了自己衣服上,满意地拍了拍:“好了,物归原主。”

    工作人员:“导演!!!他抢道具!!!”

    导演组:“…………”

    屋外传来大喇叭气急败坏的声音:“沈隽意!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能硬抢!”

    沈隽意大剌剌转身出门:“拿我自己的东西怎么叫抢呢?”他跨出门槛想到什么,转身朝赵虞勾了下手指:“还不走?”

    赵虞简直被他不要脸的气质惊呆了。

    这些年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她记忆中比夏风清爽比薄荷糖还要甜的温柔小哥哥变成了这样???

    这是个假沈隽意吧???

    假的吧???!!!

    沈隽意并不知道自己的形象正在逐渐崩塌,见她还直愣愣站在里面,不得不走回来拽她袖口,“快走快走,不然他们要抢回去了。”

    赵虞被他拽着跑了一段距离才回过神来,一言难尽看着眼前挺直的背影,有些心痛地捂了下自己的心脏。

    好在导演组没有追上来,只有跟拍摄像气喘吁吁跟在后面拍摄。

    沈隽意回头打探两眼,终于停下脚步,看看贴在衣服上的歌名,又看看她,笑着挑了下眉,好像在说:我厉害吧?

    赵虞:“…………”

    真是厉害死你了呢。

    而还在道具商店的嘉宾都被沈隽意这套骚操作搞蒙了,反应过来后孙妍跳脚道:“还能这样?最贵的歌就这么被抢走啦?导演你们行不行啊!”

    跟她组队的卫池哭笑不得地给她顺毛:“算了算了,那歌很难的,又唱又跳,也只有他自己能跳,我们买来也没用。”

    夏元有些苦恼:“那女神怎么办啊?这两天要做任务,排练时间只有一天,女神能学会吗?”

    阮风笛笑着拍了下他脑袋:“你不如担心一下自己的队友,我可是五音不全啊。”

    影视城里的群演已经就位了。

    节目组当然不会让嘉宾像只无头苍蝇乱撞,各个赚钱任务的线索都布置好了,就等他们自己去探索。

    清晨的影视城逐渐热闹起来。

    赵虞还没从刚才的“沉重打击”中缓过来,看着前方东奔西跑活力无限的身影,想破脑袋瓜也想不出为什么小哥哥变成了这种人。

    沈隽意已经在集市上晃了一圈,转身看见赵虞还远远缀在后面,又哒哒哒跑回来教训她:“你能不能跟紧点!离这么远做什么?”

    赵虞现在看到他就心痛,咬牙道:“避嫌懂不懂!”

    沈隽意瞪她:“跟着我镜头才多,你还想不想红了?”

    赵虞想起江誉的告诫,义正言辞:“不靠你我也能红!钱拿来!”

    沈隽意立刻像个财迷一样捂紧了自己只有一百块的小钱包:“干什么?”

    赵虞说:“那里,茶包一块钱一袋。那边,牛奶三块钱一盒,你后面,使用煮壶一块钱一次。”

    沈隽意:“所以?”

    赵虞:“所以,我们可以买十袋茶十盒牛奶做成奶茶,一盒奶茶的成本是五块,刚才我看到这里的奶茶是八块钱一杯,前面有个学堂,我们做好了去那里卖奶茶,卖完了能赚三十块。”

    沈隽意:“才三十块?!”

    赵虞伸出手:“嫌少?那你给我五十,我们分开赚。”

    沈隽意可能是觉得以他的智商说不定三十块都赚不到,拽着小钱包笑嘻嘻道:“嗨呀人多力量大,我们还是一起吧。奶茶是吧,走走走。”

    赵虞:“…………”

    最后在两人合作下,十杯奶茶成功售出,赵虞见奶茶市场还不错,又继续拿本金去做奶茶卖,沈隽意负责制作,她负责售卖,本金很快就从之前的一百元变成了220元。

    郑婉怡那一组找了一圈没发现商机,也有样学样跑来卖奶茶,沈隽意当然不干:“奶茶市场已经被我们承包了,你们要加盟先给加盟费!”

    赵虞头疼地把人拽回来:“奶茶市场差不多饱和了,我们换个大点的生意做。”

    于是气呼呼的大金毛就被拉走了。

    一上午时间过去,他们的本金变成了五百元。

    中午嘉宾有半小时的休息时间,虽然节目里说的是水饭用赚到的钱自行解决,但也不可能真的看着他们饿肚子,毕竟都是大咖,不能过于为难。

    半小时时间供他们喝点水吃点东西,只是节目播出时不会让观众知道。

    赵虞和沈隽意体力都好,跑了一上午也没觉得多累,回各自的休息区域时,沈隽意还邀请她:“要不要去我那吃?”

    赵虞想起今早看到他那个严厉的经纪人也跟了过来,微笑着拒绝了。

    林之南已经把午饭准备好了,赵虞为了保持身材吃的很清淡,没有主食,只有一些低热量的蔬菜和鸡肉。

    看她端着饭盒低头默默吃饭的样子,林之南靠过来小声问:“怎么啦?很累吗?”

    赵虞摇了下头,把嘴里的鸡胸肉嚼细咽下去,顿了顿才闷闷说了句:“太难了。”

    林之南问:“什么太难了?”

    她有气无力地戳了戳碗里的西蓝花。

    要完完全全藏起对他的喜欢不被发现,太难了。

    人们总说,喜欢一个人是掩饰不了的。就算不说出口,喜欢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她光是控制自己的眼神已经花光力气了,还要警惕他突然的靠近,无意识的美颜攻击,除了凶巴巴地让他离远点,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林之南见她不回答,也没追问,八卦地问起另一个话题:“跟沈隽意近距离接触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自己人生圆满!”

    赵虞往他休息区的方向看了一眼:“也没有吧,他跟我记忆中的样子不太一样。”

    林之南噗的一声笑出声:“你记忆中?你以前又没跟他接触过,哪不一样了?”

    赵虞支支吾吾:“就……就温朗隽秀那种啊!”

    林之南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粉丝滤镜是不是太厚啦?沈隽意什么时候跟温朗隽秀挂钩了?他一直都这样啊。”

    赵虞:“?”

    林之南笑得前俯后仰:“你没看过他的视频吗?连他粉丝都说,爱豆是舞台上的王者,生活中的沙雕,他就是很不着调的一个人啊。我说,你这些年粉的到底是个啥啊?”

    赵虞:“???”

    难道自己的滤镜真的太厚了吗?她看的那些舞台视频只看出了帅啊!她又不是真的追星,当然不会像粉丝那样把他每个采访每个综艺都翻出来看。

    她对他的印象依旧停在初中毕业那一年,她把自己考上高中的消息告诉他时,少年笑着伸手拍拍她脑袋,夸她干得漂亮的模样。

    赵虞悲愤地抱住脑袋狠狠甩了两下。

    半小时很快过去,录制继续。

    已经拥有五百元本金的红队决定去做一笔大生意。毕竟小钱太难赚了,要想获得完整的表演道具,就得赚笔大的。

    其他组当然也抱着跟他们一样的想法,于是下午的商贾竞争就更激烈了。

    赵虞一头扎进赚钱里,也就没那么多心思在沈隽意身上流连。从小都是学渣的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原来还有经商的头脑,一路开了挂一样由小做大,一分钱都没亏过,太阳落山时,两人的本金居然已经有两千了。

    照这样看,明天再做一天任务,达到五千也不是不可能。

    沈隽意啥也没干,直接被带飞。

    赵虞看着他崇拜的目光,心里美滋滋。

    我超厉害吧!快夸我!

    结果沈隽意崇拜完了,转头就说:“我记得你以前数学成绩不好啊?每次不是都没及格还找我给你讲题吗?”

    赵虞得意的笑顿时僵在脸上,眼里咻地燃起两团羞愤的小火苗。

    沈隽意谨慎地后退两步,“干什么!我又没乱说,你以前暑假生活上所有的数学题都是我写的啊!”

    赵虞终于忍无可忍:“沈隽意你再提一次暑假生活信不信我把你脑袋拧下来!”

    沈隽意:“…………”

    他慢腾腾把数完的两千块钱塞回小钱包里,一边塞一边很小声地嘟囔:“不提就不提,那么凶干什么……”

    赵虞:“!!!”

    啊啊啊啊啊啊碎了!!!

    滤镜彻底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