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期录制地点在无锡一座影视城,嘉宾们都提前一天到了,节目组安排了晚宴,大家提前认识熟络,以免第二天录制会尴尬。

    韩霜最近在帮赵虞磨一个国民度很高的代言,这次活动没有跟来,赵虞只带了林之南和妆发老师,到酒店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林之南前不久就将自己的个人认证改成了“赵虞团队工作人员”,并在微博上宣布退圈转幕后的事。

    网友们的反应跟赵虞当时一样,震惊又遗憾,但在林之南的细心解释下,得知她已经在考经纪人资格证,粉丝难过之后也都表示支持她的选择。

    两人当朋友这么多年,赵虞也习惯她在身边,两人身份切换十分自如。

    车子开进地下车库时,赵虞看到有拿着红色手幅的粉丝在周围溜达,知道沈隽意应该是到了。

    不由得有些紧张。

    这几年两人的交集实在是少,在颁奖典礼那一晚她意识到顶流不能谈恋爱后,就再也没有刻意去接近过。

    虽然也有几次在活动中碰到,但都来去匆匆,打个照面而已。细算她和他相处的时间,赵虞恍然惊觉,从他离开杭州去北京读大学那一年开始,自己跟他几乎就没有过接触了。

    最长的一次,就是那一年演唱会吧,她在台下看着他,隔着遥不可及的距离。

    这次的综艺录制一期就是三天,她要跟沈隽意实打实地相处三天啊!

    见证她这么多年努力成果的时刻就要到了!

    一定!一定!不会再是邻居家的小妹妹了!!!

    赵虞雄心壮志地握紧了拳头。

    林之南:“……冷静点,你是去录综艺,不是去打仗。”

    晚宴时间定在六点,赵虞到房间之后洗了个澡,在箱子里左挑右选,选了一套十分显身材又不失优雅的裙装,换上之后交代妆发师:“要那种看不出来的精致素颜妆。”

    林之南:“…………”等化妆师离开才吐槽:“知道的知道你是去见爱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见暗恋对象呢。”

    赵虞:“……闭嘴!”

    她对着镜子照了半天,嗯,很美!深呼吸两口,看看时间,在林之南鼓励的眼神中毅然决然走了出去。

    然后一进电梯就碰到了沈隽意。

    他住在楼上一层,电梯门打开的时候,赵虞正低头翻手机,听见里头传出一声激烈的“triplekill”,抬头一看,就跟沈隽意郁闷的神情对上了。

    目光相对,他眼睛亮了一下,郁闷被高兴取代,伸手按住了电梯门:“哇,好久不见!”

    他染了金发。

    纯粹又通透的金色,被电梯里的灯光照得闪闪发光,亮眼又帅气,尤显得五官立体,眼眸明亮。这么多年过去,他依旧如当年一样耀眼。

    赵虞好像连呼吸都滞住了。

    反应过来后,脸上又露出每次见到他时的营业式微笑:“好久不见。”

    宴会厅在二楼,赵虞走进电梯,他才松开手,按了下关门键。

    电梯门缓缓合上,狭小的空间静得好像连两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沈隽意脸上笑意明显,捧着手机转头问她:“回国感觉怎么样?”

    赵虞尽量让自己姿态自然:“还可以,比在外边要亲切很多。”

    沈隽意笑嘻嘻的:“对嘛,早该回来了,没必要在外边儿受那种欺负。”

    赵虞点点头,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内心正迟疑着,沈隽意手机里的游戏角色复活了,他赶紧投入到游戏中去,赵虞看了两眼,默默收回了视线。

    下行到二楼,他按住电梯门,让她先出去。

    赵虞走了几步,装作不经意地回头,看到他一边走一边打游戏,大长腿步子迈得很大,脸上的神情却越来越郁闷。

    不知道死了第几次后,一脸生气地狂摇手机:“艹啊怎么又死了!”

    一抬头,看到赵虞在打量他,怪不好意思地抓了下头发,像个还没长大的大男孩似的:“那个……不是在说脏话哈,游戏口癖而已!”

    赵虞:“…………”

    走进宴会厅,夏元已经在了。他也是唱跳出身的爱豆,出道早年纪小,虽然够不上顶流,比沈隽意差点,但在国内人气也很旺。

    看见两人进来,夏元站起身笑着打招呼。赵虞刚回来,跟谁都不熟,礼貌回应之后就挑了个离沈隽意最远的位置坐下了。

    听到夏元问:“哥,在玩王者啊?”

    沈隽意随口应了一句。

    夏元拿出手机:“一起啊,开黑吗?”

    沈隽意嫌弃地打量他两眼:“你行吗?”

    夏元长相俊俏,一笑有个小酒窝:“试试呗,我射手还不错。”

    赵虞玩过最难的游戏就是开心消消乐,听着两个男生聊着她听不懂的游戏术语,默默打开应用商城,搜索王者。

    蹦出来一个叫王者荣耀的游戏,赵虞翻了一会儿,感觉他玩的应该就是这个,点击下载。

    那头夏元和沈隽意已经组上了,他突然抬头喊她:“小虞,一起吗?”

    赵虞顿时有种被抓包的感觉,明知道他看不见自己的手机界面,还是一下把屏幕朝下按住了:“不了,我跟经纪人聊点工作上的事。”

    沈隽意说:“好吧。”

    夏元一边选英雄一边问:“诶,你们认识啊?”

    沈隽意:“对啊,你选什么?”

    夏元:“后羿吧。”他稍微压低了声音:“哥你怎么跟我女神认识的啊?她之前不是一直都在韩国吗?”

    沈隽意转头撇了他一眼:“女神?”

    夏元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下头:“我超想跟她合作的!但她一直在国外,这次综艺总算等到机会了。”

    沈隽意选定英雄:“你没机会了,你女神已经被我预定了。”

    夏元“啊”了一声,又说:“我已经选后羿了,哥你干嘛还选鲁班啊?”

    沈隽意看了两眼,奇怪地问:“为什么你选了后羿我就不可以选鲁班?游戏规定这两个英雄不能一起上场吗?”

    夏元:“…………”

    行吧。

    游戏开始,沈隽意操控着小鲁班就往中路跑,收到来自法师一万次撤退信号。夏元一边打一边问:“哥,你为什么说女神被你预定了啊?”

    沈隽意丝毫不掩嫌弃:“就你这实力,配得上你女神吗?”

    夏元气鼓鼓地反驳:“那……那也要试试看才知道啊!反正一共十二期,总不能每一期都被你霸占吧?!女神也不会同意的!”

    沈隽意瞪了他一眼,突然抬头问:“赵虞,节目里要不要跟我组队啊?”

    赵虞正在偷偷研究王者荣耀这个她完全没接触过的游戏,骤然被cue,手机差点飞了,抬头茫然地看过来:“啊?”

    沈隽意又问了一句:“节目里要不要一直跟我组队啊?舞台表演就是要强强联合才好看嘛。”

    赵虞看了眼他旁边撇嘴的夏元,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不了吧。”

    夏元顿时高兴了,立刻接话:“那要不要跟我组队呀?”

    赵虞觉得这小孩儿挺可爱的,笑着说:“可以试试。”

    沈隽意顿时不干了,“赵虞你选他不选我?当年那几套暑假生活我白写了是吧?”

    赵虞:“!!!”

    夏元:“???”他一脸疑惑:“什么暑假生活?”

    赵虞简直想用面前的水杯砸他头。

    她拼了命想打破在他心中邻居小妹妹的形象,结果他张嘴就是暑假生活???她这么多年的努力和改变都白费了是吗?!

    沈隽意和夏元不约而同感受到来自对面杀人般的怒火。

    于是纷纷闭嘴低头,专心游戏。

    过了几分钟,夏元偷偷抬眼看了眼对面,见赵虞在看手机,才又小声开口:“哥,暑假生活是什么梗?”

    沈隽意不耐烦:“这也问那也问,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吧?这把输了就怪你话多!”

    夏元委屈极了:“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战绩这么好,谁叫你选鲁班,两个射手本来就很脆啊!”

    一局游戏结束,两人的手机同时传出一声“defeat”。

    沈隽意把手机一摔:“你太菜了!以后别找我开黑了!”

    夏元看了眼自己15-2-5的战绩,又看了眼他0-18-3的战绩,悲愤地退出了游戏。

    嘉宾陆陆续续到场,每次有人进来,大家都要起身打招呼。都是圈内当红,或多或少都认识,只有赵虞跟大家都不熟。

    夏元似乎是感受到女神内心的尴尬,跑过去换了位置跟她坐在一起。

    其实按照时间来算,夏元还比她先出道一些,但就像沈隽意鄙视他那样,夏元实力的确不怎么好,也就处于中等水平。但是因为长相和性格很讨人喜欢,加上也有影视剧作品,所以维持了人气。

    唱跳歌手自然都慕强,赵虞是他心中国内唱跳女艺人第一名,把她当女神崇拜也不是假话。

    只要不面对沈隽意,赵虞还是很放得开的。她本就是像火一样的性子,只是在沈隽意面前,火苗怂怂地燃不起来。

    一顿饭的时间,赵虞和夏元就已经聊得很熟了,互加了微信,还约着明天找机会组队。七位嘉宾人都不错,初次会面气氛融洽,赵虞对第二天的录制充满了信心。

    翌日一早,嘉宾们按时到达影视城,下车的时候,镜头就已经在拍了。

    八位嘉宾在圆形小广场一一聚齐,插科打诨一会儿后,总导演拿着大喇叭道:“欢迎大家来到《荆棘之路》,众所周知,登上舞台的道路是充满荆棘的,要想在后天完成一场出色的表演秀,为失学儿童筹集助学金,就需要这两天大家的拼搏和努力。”

    “本期的主题是商贾之路。大家看到身后的那座商店了吗?里面所售卖的就是你们本次舞台表演所需的道具,从服装到老师都可以用等价的金钱进行购买。在这座影视城里,四处都充满了商机,接下来的两天时间,你们要靠自己的能力去赚钱,赚的越多,能购买的道具也就越多。明天晚上九点,商店就会关闭营业,所以请各位抓紧时间开启自己的经商生涯吧。”

    说完之后,工作人员拿着文件袋走上前,给每个人发了一百块钱。

    导演说:“这是你们的起始金,从现在开始,你们随时都可以回到出生点购买商品。”

    沈隽意举着钱对着太阳照了照,突然转头说:“这钱不对吧?”

    导演还以为拿到□□了,吓得一哆嗦:“哪里不对?!”

    沈隽意:“人家游戏开局都是给300金啊。”

    总导演:“…………只有一百,不要还回来!”

    沈隽意立刻把钱揣兜里。

    发完起始金,接下来就是分组了,工作人员抱上来一个箱子:“接下来你们抽签进行两两分组,每组互为竞争对手,在后天的舞台表演结束后会有投票环节,每一期的第一名将获得由玉良缘珠宝赞助的荆棘王冠。”

    大家都在哇,只有赵虞盯着那个抽签箱子沉思,七个人呢,七分之一的概率,怎么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跟沈隽意分到一组吧。

    然后她就抽到了跟沈隽意一样的红色。

    沈隽意举着红球到处问:“是我的应援色,你们谁抽到了红色?”

    赵虞偷偷摸摸把夏元拉到边上,急得不行:“跟我换跟我换跟我换!”

    导演组拿着大喇叭刚正不阿:“禁止交换!赵虞和夏元在做什么?立刻换回来。”

    这一嗓子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过来,夏元尴尬地把红色小球塞回赵虞手里,默默拿回自己的蓝球。

    分完组,各队去换成不同颜色的外套。

    赵虞穿着红外套视死如归地从房间走出来。

    沈隽意正在院子里玩抽到的红色跳跳球,见她出来,伸手一抓,一个帅气的跳跃姿势把弹在空中的跳跳球抓住,热络地靠过来:“换好啦?我们先去商店看看都有哪些道具吧。”

    赵虞点点头,谨慎地走开几步,跟他保持距离。

    走出门时,他突然靠过来问:“你会做生意吗?”

    赵虞正在疯狂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网友都是火眼金睛,她务必不能让自己的喜欢在镜头下泄露一丁点,没注意被他的突然靠近吓得一哆嗦。

    那颗金色的毛绒绒的脑袋就凑在她边上,金发被阳光照着,有股暖烘烘的香味,一转头就陷进他璀璨的眸子里。

    赵虞好不容易筑起来的心理防线,顿时塌了半米,砸得她心脏狂跳。

    她有点崩溃地吼他:“沈隽意你离我远点!”

    突然被凶的大男孩像只委屈巴巴的大金毛,撇着嘴后退了两步,嘴里小声嘟囔着:“凶死了。”

    赵虞:“…………”

    我是不是太凶了QAQ

    不过这么一吼倒是起了作用,沈隽意没再突然靠近,赵虞总算趁机筑好了心墙,将自己那颗不安分的心脏圈了起来,不让它乱撞。

    其他几队换好衣服,也都在道具商店了解情况。

    远远就听见夏元喊:“哇不是吧,买一个喷火的舞台效果要五百?一个编舞老师一千?两天时间去哪赚一千啊!”

    赵虞也赶紧走过去。

    道具商店的道具都不便宜,节目组摆明是要为难他们。不过赵虞好歹是有过几百次舞台经验的人,知道哪些道具是必须,哪些可以靠自己解决,正打算喊沈隽意过来合计一下,回头就看见他站在小广场上,抄着手懒洋洋地晒太阳。

    金发笼着阳光,帅气又惹眼。

    赵虞喊他:“你不过来看下道具吗?”

    沈隽意这才慢慢转过脑袋:“你不是让我离你远点吗?”他非常欠揍地说,“现在够远了吧!”

    赵虞:“???”

    啊啊啊气死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