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单纯的好与坏。

    林秀熙施压开除高层,或许并不是因为她心善想帮那个女孩出头,但她的确做了件好事。

    克里斯汀拒绝做伪证,站在法律上来说是公平公正的,可她也的确在道德层面受到谴责。

    这世界没有单纯的好与坏,也没有纯粹的黑与白。

    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当年就已经尘埃落定的事情,现在也无需去论证一个正确的结果。

    赵虞只是告诉她:“汀汀,你得向前看。”

    克里斯汀埋下头,用勺子舀了两口汤饭塞进嘴里,眼泪却大滴大滴落进了碗里。她后悔过吗?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三人谁都没再说话,沉默地吃完了一顿饭,最后克里斯汀擦干了眼泪,笑着回答:“我会的。”

    林之南八卦的欲望终于得到满足,但听完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她心里更压抑了。中午睡午觉的时候,抱着枕头偷偷摸到赵虞床上。

    赵虞正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旁边蜷进来一个人,就知道是她了。

    林之南用手指戳戳她又长又密的睫毛,好半天才小声问:“虞虞,我问你啊。如果我也发生汀汀朋友那种事,你会帮我做伪证吗?”

    赵虞依旧闭着眼,嫌弃地把她手指打开:“你这个问题跟你和我妈同时掉进水里我先救谁有什么区别吗?”

    林之南作势掐她脖子:“快回答!”

    赵虞说:“不会。”

    林之南愣了愣,又听到她说:“但我会把伤害你的人化学阉割。”

    她不会什么都不做的。

    林之南高兴地在她脸上吧唧一口。

    赵虞手脚并用把她蹬开:“你的口水!!!”

    两人在床上张牙舞爪地扯了会儿头花,最后并排躺下来,看着天花板发呆。林之南叹气说:“哎,汀汀虽然很可怜吧,但林秀熙因为这件事一直针对她也好像没错……就……心情好复杂哦。”

    赵虞数着头顶吊灯灯罩上的圈:“也不光是因为当年的事吧。”

    林之南转头:“嗯?”

    赵虞说:“林秀熙更生气的是一个身份地位都不如自己的平民,人气却渐渐超过自己吧。”

    林之南想了想:“也是,她那么高傲。”她转身抱住赵虞:“啊,外面好危险,我想回家了。”

    但谁都知道,以ShiningFive现在的势头,合约到期之后肯定是要再续的。国民女团的地位来之不易,谁也无法保证单飞之后还能不能保持如今的人气。

    她们是因为ShiningFive火的,是五个女孩力量集结的结果。她们组成了ShiningFive,ShiningFive也成就了她们。这样的关系不可割舍,如果解散单独发展,很可能就会失去这样的优势,沦落为众多solo艺人中平凡的一员。

    这都是在以前解散的组合中有迹可循的规律。

    所以只要她们还想火,还想坐稳国民地位,就不可能解散。

    疗养院事件没有在网上掀起什么水花,毕竟事过多年,公司公关对克里斯汀的形象也一直维护得很好。

    演唱会结束之后,克里斯汀出演的偶像剧也播了,她在剧中的角色非常讨人喜欢,由此人气大涨,剧播出的那段时间讨论度甚至盖过了赵虞。

    这就是这个时代影视圈能给艺人带来的红利,大多数流量偶像都免不了出演电视剧的转型。

    赵虞对此不怎么在意,林秀熙倒是气得够呛。她参演的电视剧没有克里斯汀那部火,想当初,那还是她挑剩下公司才给克里斯汀的,谁能料到如今这个结果,后悔也来不及了。

    于是私下相处时两人矛盾更甚。之前克里斯汀都躲着她,被怼了也只是沉默,最近不知道是不是人气暴涨的原因,突然硬气了一些,林秀熙怼她的时候,她也会反击两句。

    赵虞每次都要出声阻止。

    林秀熙有些怕她,毕竟打不过。克里斯汀也听她的话,会再次沉默,赵虞感觉公司真应该给自己发一个和事老奖杯。

    林之南时常偷偷感叹:“团内这么乌烟瘴气的,真不知道还能一起走多久。”

    但谁也没料到,意外会来的那么快。

    圣诞节之后,ShiningFive的第四张专辑刚刚发布,网上突然爆出了一条丑闻:ShiningFive某成员跟公司高层搞地下恋,潜规则上位争夺资源。而这位高层是已婚男士,爆出这个消息的,就是高层的妻子。

    粉丝都还在高高兴兴庆祝四专的上线,努力打榜,热门第一就是专辑的新闻。没想到转眼之间,专辑的热度就被这条丑闻取代了。

    爆料是高层妻子亲自在INS上发的。

    女人的直觉是敏感的,她闻到了丈夫身上陌生的香水味,还有衬衣上的长发,怀疑丈夫出轨,于是找了私家侦探秘密调查。

    侦探拍到了高层跟一名女性亲密出行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生穿了一件长款的卡其色大衣,衣服领子竖了起来,外面围了一条黑色的围巾,将下半张脸都裹住。她戴着口罩和帽子,帽檐搭下来,完全看不见脸。

    照片是在酒店车库拍到的,高层替她拉开车门时,两人亲密拥抱,挽着手走入电梯。而最后一张,是高层将人送回家,女生依旧是全副武装,走进了ShiningFive住的小洋房。

    高层的妻子说,希望这位成员能主动站出来向自己道歉,否则她绝不善罢甘休。

    一石激起千层浪,谁还在乎ShiningFive今天发售四专,每个人都涌入爆料下,疯狂猜测照片上的人到底是五人中的谁。

    因为对方全副武装,而且照片拍的较为模糊,又是冬天穿得很厚,无法通过身材判断。只有最后一张走入ShiningFive宿舍的照片能确定这确实是五人中的一个。

    然而很快有火眼金睛的网友们扒出来,这件卡其色的大衣,前不久林之南出席一个代言活动时穿过。

    几乎凭借一件衣服,网友们很快就认定照片上的人就是林之南。

    赵虞知道这件事时,已经是晚上了。

    她录了一个室内访谈综艺,五个小时的录制,出来时头都是闷的。刚一出录制棚,助理就把这件事跟她说了。

    赵虞都懵了:“怎么可能?不可能南南!手机给我!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

    助理哭丧着脸:“我也想,但是哥不准我打扰你录制。”

    赵虞一边给林之南打电话一边往宿舍赶。

    第三遍时,才有人接电话。

    赵虞火急火燎地开口:“现在什么情况?你在宿舍吗?我马上回来,联系公司辟谣了吗?”

    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传来林之南低沉的声音:“没用了。”

    赵虞直觉不妙:“什么没用……”

    旁边的助理急吼吼喊出来:“公司刚刚发声明了!开……开除组合成员林之南……?!那位高层也在INS上道歉了,说对不起大家!”

    赵虞的心狠狠沉了下去。

    林之南的声音很低,“他们收回了我所有的海外社交账号,改掉了密码,我现在唯一能登录的就是微博。但是没用了,我解释也不会有人相信的,他们用开除我的办法,坐实了这件丑闻,我没有证据证明那不是自己。”

    爆料已经好几个小时了,高层那边应该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也从妻子那里得知她手上唯一的证据就是这几张照片。

    妻子也不知道出轨对象到底是谁,所以她才会让对方主动站出来承认。

    因为那件大衣,目前网友们都认定那是林之南。

    而林之南是团内人气最低的。让她来顶替这件丑闻,然后将她从组合除名,是保住ShiningFive最好的办法。

    如今公司的开除声明,高层没有辩解的道歉,都是在变相默认她就是照片上那个人。

    没有人会相信她口说无凭的解释。

    照片上的女生一定是ShiningFive中的一员,而这个人只能是林之南。

    赵虞将手机狠狠砸向车窗。

    司机一路风驰电掣地将她送回宿舍。

    下车时,外头蹲守着不少记者。一见到赵虞一窝蜂的涌上来。

    赵虞在助理的护送下往里走,突然听到有记者大声问:“请问你作为团内唯二的中国成员,对你的队友做出这样无耻的事有什么想说的吗?”

    赵虞猛地回过头去。

    闪光灯比任何时候都刺眼,拍下了她愤怒又冰冷的表情,她说:“照片里的人不是林之南。”

    “那是谁?!”

    “除了她还有谁?你认为是谁?”

    “公司已经做出开除声明,事实如此,你为何还要替她狡辩?”

    赵虞想冲上去砸掉他们的相机。

    助理急得快哭出来:“走吧!快走吧,别跟他们吵了,先去见南南要紧。”

    赵虞总算转身,疾步朝宿舍走去。

    客厅的灯大亮着,林秀熙和Heya今天出外景,只有克里斯汀在。公司的人刚刚离开,带走了林之南已经签完的解约协议。

    赵虞直奔坐在沙发上的林之南而去。

    她低头坐着,神情很平淡,眼底却有深深的无力和疲惫。这么多个小时,她一定挣扎过,反抗过,辩驳过,可最终她还是签下了那份解约文件。

    资本的世界是不讲道理的。

    看见她回来,林之南抬头,努力朝她笑了下。

    赵虞捏紧了拳头。

    她闭了下眼,缓缓转身,看向坐在旁边的克里斯汀:“是你吧。”

    克里斯汀猛地抬头,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赵虞一字一句:“照片上的人,是你吧?”

    屋内静得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克里斯汀定定看着她,像僵住了一样。

    赵虞一步一步走过去,拿起她搁在旁边的手机,递到她眼前:“登录账号告诉所有人,照片上的女生不是林之南,是你。”

    克里斯汀平静的表情在那双不带情绪的眼睛的注视下,终于缓缓崩塌。

    她垂下眸,唇角弯了一下,自嘲似地笑起来:“你从来没有真正把我当做朋友吧?”她慢慢抬起头,笑意也散在唇角:“只有林之南才是你的朋友,不是吗?”

    赵虞有些疲惫地闭了闭眼睛:“我现在不想和你讨论这件事,要么你解释,要么我来解释。”

    克里斯汀猛地将她的手挥开。

    手机从赵虞手里飞出去,狠狠摔在地上。

    克里斯汀双眼通红,几乎有些声嘶力竭了:“你只担心她是吗?!你让我解释,你让我去承认,你就不担心我被毁吗?!”

    赵虞看着她的眼睛:“汀汀,事情是你做的,你应该承担全部后果,而不是让别人背锅。”

    克里斯汀咬着牙反驳:“不是我!”

    赵虞语气很平静:“是你。那天你穿着那件大衣出门时,我刚好回宿舍取文件,我看到了。因为疗养院被拍事件,你变得很警惕,所以你穿了她的衣服出门,并且将自己全副武装,你早就做好了就算被拍也绝不承认的打算,我说的对吗?”

    克里斯汀瞳孔越张越大,死死盯着她。

    赵虞从衣服兜里拿出自己的手机。

    克里斯汀猛地站起身,一把捏住她的手腕。

    赵虞抬眸看她,眼前的少女还是那副单纯无害的模样,眼睛红得几欲滴下来血来,嘴唇却在颤抖,很轻很轻地乞求她:“求你了,虞虞……求求你,不要这样。”

    赵虞无动于衷,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将她的手掰开。

    她看着她好一会儿,终于从那双眼睛里看出她的决绝。

    克里斯汀突然古怪地笑了一声,“你解释啊,你去说啊,你以为谁会信?谁不知道你跟她关系好?她已经解约了,她只会把你也拖下水而已。你不是说过,你想成为谁也撼动不了的顶流吗?只有我可以陪你,只有ShiningFive存在,才能让你实现梦想。你想毁了我?你也想毁掉你的梦想吗?”

    赵虞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她。震惊,失望,又厌恶。

    克里斯汀熟悉这样的眼神。

    曾经很多人都这样看着她,令她在无数个夜晚崩溃痛哭。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

    她不愿意作伪证错了吗?她不想得罪高层影响自己的人生错了吗?她不想再被林秀熙这样的人颐指气使错了吗?她想获得更多的资源彻底改变自己的卑微出身错了吗?

    可所有人都觉得她做错了。

    现在连她唯一的朋友也这么看她。

    少女的眼里涌上了深深的怨恨,终于崩溃似的,歇斯底里地推开她:“当初如果不是你,我早就跟安泽文在一起了!又怎么会沦落到现在去爬一个四十多岁老男人的床!是你害了我!你现在又凭什么指责我!啊?!你凭什么?!”

    赵虞被她推得踉跄了两步。

    抬眸时,看见屋外不知何时飘起了雪。

    赵虞突然想起,三年前也是圣诞节这一天,她和林之南怀揣着大大的梦想,一起登上了来韩国的飞机。

    那时候,她们一定没想过能走这么远。

    林秀熙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就站在门口,抄着手靠着墙壁,看戏似的看着她们,似笑非笑的脸上丝毫不掩幸灾乐祸。

    赵虞仿佛听到她在说:我警告过你的吧。

    她缓缓环视屋内。

    看戏的队友,疯狂的队友,沉默的队友。

    那一瞬间,赵虞突然意识到。

    没必要了。

    这个团,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

    圣诞节凌晨,ShiningFive成员赵虞在各大社交平台宣布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