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虞只在楼梯停了两秒,然后继续头也没回地朝楼上走去,仿佛没听见她的话一样。走上二楼转角时,看到林之南鬼鬼祟祟地蹲在那里,扒着墙壁在偷听。

    看见她上来,赶紧起身跟上去。

    赵虞问:“你刚才不下来在这干啥呢?”

    林之南:“你俩太凶了,我不敢下去。”

    赵虞:“…………”

    她走到克里斯汀的门口听了听,里面还在洗澡,才又转道回自己房间。林之南也跟进来,关上门之后就问:“她说的疗养院是什么意思啊?”

    “想知道啊?”赵虞瞟了她一眼:“那你下去问她。”

    林之南怂怂的:“那还是算了吧,我不敢。”

    赵虞今天刚从美国回来,行李都没收拾,又跑了这一遭,简直身心俱疲。洗完澡后,她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去敲克里斯汀的门。

    “汀汀,你睡了吗?”

    过了好一会儿,门才被拉开,克里斯汀眼睛红红的,看样子哭过。

    房间里只亮了盏小台灯,有些昏暗,克里斯汀开了门又去床上坐着了。赵虞倒了杯热水递过去,担忧问:“胃里还难受吗?”

    她摇了摇头。

    两人一时之间有些沉默,好半天赵虞才听到她说:“今晚谢谢你。”

    赵虞摇头。

    克里斯汀抬眼看着她,有些苦笑的表情:“虞虞,你相信我吗?”赵虞愣了愣,她垂下眸,低声说:“你也以为,我是自愿去的吧。”

    赵虞伸手握住她泛白的指节,“我相信你。”

    克里斯汀手指轻轻颤抖着,有些苦涩地说:“你可以拒绝安泽文,可我不行。他们都是财团,我一个也得罪不起。林秀熙说,是我同意把联系方式给他的,是我同意跟她出去吃饭的。”

    她猛地抬头,眼眶通红,声音都变得激烈:“可我怎么敢不同意?!他们这样的人!”她咬着牙,声音又渐渐小下去,很无助的语气:“他们这样的人……”

    赵虞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她不是这里的人,她能理解财团横行的风气,但她打心里不惧怕他们。但克里斯汀不一样,她生在这样的环境下,社会风气伴随她长大,阶层差距是这样深入人心,让她连反抗都不敢。

    劝人反抗无疑是滑稽的。

    最后她只是摸摸她的头低声安慰:“这件事林秀熙和安泽文都做得不光彩,你也不是什么任由欺负的小透明,他们不会追究的,别担心。”

    克里斯汀沉默地点点头,赵虞把水杯递给她喝了几口,又帮她关了台灯:“睡觉吧,睡一觉起来就好了。”

    最终,她也没问她有关疗养院的事。

    那些过往,本不该被提起。

    第二天一早,Heya也回到了宿舍,谁也没提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林之南倒是有些提心吊胆,担心安泽文被赵虞踹了一脚不会善罢甘休,没想到接下来几天都风平浪静的。

    几人的个人行程都结束了,开始跟音乐团队一起准备演唱会事宜。

    这是ShiningFive出道以来最大的一次演唱会,在体育馆举办,开放座位三万个,门票三十秒售罄,打破往年女团记录。

    演唱会上一般都会表演至少二十首歌,ShiningFive的歌又基本都是唱跳,两个小时不间断的唱跳还是很考验体力的。

    这几个月除了赵虞还频繁在出席个人商演外,另外四个都在拍戏看秀上综艺,体能降了不少,也要加强训练。

    特别是林秀熙,那晚被赵虞体力压制之后,就拼了命地想追上她。结果一段时间训练下来,赵虞永远是最轻松的一个,简直令人绝望。

    没点本事,怎么能当主舞呢。

    就在这样辛苦的训练中,时间一晃入了夏,七月繁星满天,演唱会正式开始。

    赵虞很喜欢演唱会的气氛。

    热烈的,直上云霄的,不保留一丝一毫的热情,她拼尽全力给他们一场完美的秀,他们也拼尽全力给她应援。

    一场演唱会,六种应援色,五人的唯粉和ShiningFive的团粉争相呐喊。

    赵虞永远记得第一次去看沈隽意演唱会时,那壮观连绵的红。她依旧没有拥有那样纯粹的粉海,但她觉得这样五颜六色的光芒也很好看。

    这是她的舞台,也是她的战场。

    如果可以,她想一直跳下去,直到她跳不动为止。

    演唱会结束时,赵虞照例是拿着话筒交代:“都不许哭哈,安全回家,下次见。”

    虞美人们一边离场一边嘀咕:“女鹅到底对我们有什么误会,为什么每次表演结束都让我们不要哭?到底谁会哭啦!”

    曾经在演唱会上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姑娘长大了,总以为大家会跟她一样。

    精心准备几个月的演唱会总算完美落幕,这几个月排练几乎没怎么休息,几个人好久都没这么累过了,接下来几天自然就是休假。

    三个韩国女生都回家了,宿舍只剩下赵虞和林之南,每天打打游戏追追剧,开启日常扯头花生活。

    赵虞最近不知道怎么突然对厨艺产生兴趣,估计是她爸遗传给她的基因终于在此时苏醒了吧。每天致力于在厨房研究中韩结合的美食,林之南饱受其害。

    这天她正在研究回锅肉炒年糕,在客厅看电视的林之南突然拿着手机火急火燎地冲进来。

    “疗养院!疗养院!”

    赵虞还拿着锅铲,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疗养院?哎呀你站远点,要溅油了。”

    林之南终于组织好措辞:“汀汀去疗养院被拍了!照片都上热门了,爆料牵扯出几年前一位练习生自杀的事情,说是跟汀汀有关!”

    赵虞锅铲一扔,赶紧拿过手机。

    照片上的确是克里斯汀,虽然戴着口罩,但还是一眼能认出来。

    她趁着休假去了一趟精神疗养院,似乎是去探望谁,被狗仔跟踪拍下了照片。ShiningFive这么火,任何事情都备受瞩目,媒体往后一深挖,就挖出克里斯汀去探望的这个人曾经也是她同经纪公司的练习生,当年自杀未遂被送到疗养院,至今没有痊愈。

    于是媒体又根据自杀事件,找到了当年一则不显眼的新闻。

    某经纪公司练习生声称被高层侵犯,报警却无证据,于是企图用自杀让坏人得到惩罚。但最终高层只是被公司开除,而该练习生也因此大受打击,精神恍惚,被送入疗养院。

    两人看到爆料,对视一眼,林之南捂着心口:“之前林秀熙说的,是不是就是这件事?那个人自杀,和汀汀有什么关系?”

    赵虞:“你问我,我问谁?等等看公司怎么公关吧。”

    两人有些忧心,饭也没做了,本想给克里斯汀打个电话,又觉得这种关头问什么都不太好。

    好在公司很快做出应对,先撤了这几条热门,然后发布辟谣声明,说明克里斯汀只是去探望朋友,网上谣传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希望网友们不要以谣传谣,保护艺人隐私。

    克里斯汀虽然是作为第三名出道,但因为初恋形象极受国民喜爱,从网友称她为“公主殿下”可见一斑。如今她的人气和林秀熙不相上下,甚至隐隐有超过林秀熙的趋势,无论热度还是路人缘都很好,大家喜欢她,也愿意保护她,公司声明一出,事件热度就渐渐降下去了。

    林之南虽然很八卦,但毕竟涉及到身边的朋友,于是压抑住她的八卦之心,答应赵虞等汀汀回来后保证什么都不问。

    两人没做午饭,点了外卖正在客厅吃,房门突然打开,克里斯汀拖着行李箱走进来。

    看见她们在吃饭,笑着问:“有我的吗?我也没吃。”

    林之南咬着勺子跑过去帮她拿行李,“汀汀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假期不是还有两天吗?”

    她看上去似乎没有被今早的爆料影响,笑吟吟的:“家里没什么事就回来啦,虞虞不是在研究美食吗,我也想来尝尝看。”

    林之南一脸嫌弃:“她研究的那也叫美食啊?那你以后就是她的试吃员了,我终于解放了。”

    几个人嘻嘻哈哈,外卖点的多,赵虞又拿了一副碗筷出来,三个人一起围着茶几坐,一边吃一边看综艺。

    过了一会儿,克里斯汀突然问:“早上的新闻,你们都看到了吧?”

    赵虞和林之南同时一愣,抬头看向她。

    她还是笑着的模样,勺子搅拌着碗里的汤饭,轻声说:“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林之南捏紧了八卦的小拳头。

    赵虞缓缓放下筷子,顿了顿才说:“如果你想说,我们愿意听。如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汀汀,我们是朋友。”

    克里斯汀笑了一下:“林秀熙跟你们说过的吧。”她垂了垂眸:“不要跟我做朋友。”

    林之南顿时道:“我们跟谁做朋友与她无关!”

    她沉默着,客厅里一时只有综艺吵闹的声音。

    过了好半天,两人才听到她说:“疗养院的那个女生,也是我的朋友。以前,我还是练习生的时候,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同进同出,无话不谈,林秀熙她们那时候就不喜欢我了,只有她真心对我好。”

    就像赵虞跟林之南当年一样,一起训练,一起努力,一起睡一个被窝说悄悄话。

    所以克里斯汀一直都知道那个高层性骚扰女孩的事情。

    可她们都是没有背景的贫民出生,练习出道就是她们唯一的道路。除了忍,没有别的办法。

    直到那一天,女生被侵犯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觉得恶心,拼命洗澡,把自己关在浴室一天一夜。直到克里斯汀发现不对劲破门而入,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让女生报警,但警察上门的时候,已经找不到证据了。没有监控,没有目击者,就连她体内的证据都因为她的无措而洗掉了。

    事情闹得这么大,整个公司都知道了这件事。女生拿不出证据,高层有钱有背景,律师步步紧逼,说她诬陷。

    情急之下,女生说自己有证人。她说自己的好朋友,克里斯汀,看见高层把自己拖进房间了,她说自己的好朋友可以为她作证。

    她以为克里斯汀会帮她作证的,毕竟她们是最好最好的朋友。

    可克里斯汀没有看见。她要帮她,就要做伪证。于是警察上门询问的时候,克里斯汀否认了。

    女生因为这个证词,彻底被认为是诬陷。于是事情不了了之,高层什么事都没有,女生却因此精神失常,甚至爬上公司顶楼,企图自杀自证。

    虽然最后被救了下来,但她一直没有痊愈,在疗养院一住就是多年。

    那段时间,克里斯汀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宿舍,都能感觉到四周刺眼的目光。她们斥责她,鄙夷她,认为她背叛了友情。

    最后是林秀熙凭借自己的背景施压,将那位高层从公司开除了。

    克里斯汀抬起头来,眼眶通红,脸上却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于是她成了英雄,而我彻底沦为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