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ingFive的一专上线后不仅在线上拿下了一位,实体专的销量也一路遥遥领先,更在《HiFight》播出之后暴涨一波,直接飙升至实专销售榜第一。

    粉丝用实际行动向爱豆证明:我们绝不会让你糊!

    一时之间,大街小巷饭店咖啡厅放的好像都是ShiningFive的歌。

    主要是《LookMe》这张专辑的制作的确十分精良,毕竟早早就开始准备了,作词作曲邀请的都是圈内十分有名的前辈,曲风直击市场审美,节奏感很强,大家听几遍就会哼了,传唱度非常广。

    这一个新年赵虞是在韩国过的。

    其实也没怎么放假过年,伴随着暴涨的人气,接踵而来就是更加繁忙的行程。参加活动时,赵虞能明显感到人气和之前的差距。

    韩媒称ShiningFive开年爆红,预测其将成为新一代的国民女团。

    网络上有关ShiningFive的任何事情都会迅速被讨论上热门,越来越多的观众了解到这个组合。越了解,就会发现这个组合要实力有实力,要颜值有颜值,就连有她们参加的综艺都有看头。

    五位女生美得各有特色,你喜欢什么样的都有。作品和实力都拿得出手,主舞魅力无人能及,主唱唱功与专业歌手不相上下,入股完全不亏。

    那半年多以来积攒的人气,好像都在此时爆发出来,火得让赵虞自己都有些措手不及。

    之前她们出行只有两个助理和一个经纪人跟着,现在公司不仅给她们每个人配了一个助理,还专门请了保镖来去护送。

    一场又一场活动,赵虞亲眼看着曾经那一小撮微弱的粉色逐渐扩大,从散落的星星点点汇聚成了耀眼又温柔的粉海。

    于是那片曾经只开着暗恋之花的心田,如今也开满了粉色的虞美人。

    赵虞的生日在五月,公司给她开了一个小型的生日会,有一千名粉丝到场。本来按照公司的原意,是想把这个生日会开大,起码五千人的场子,以打榜集资的排名来选拔入场名额。

    被赵虞拒绝了。

    最后是后援会在纯粉中随机抽选了一千名幸运鹅,将虞美人们的美好祝福带到现场,陪伴爱豆过了她出道后的第一个生日。

    克里斯汀和林之南的生日都在六月,公司自然不能顾此失彼,都给各自举办了生日会。七月是Heya,八月是林秀熙。于是ShiningFive连着开了四个月的生日会,还被网友打趣生日会是她们的月常,上了次热搜。

    其实明星公开的生日会还是带有表演性质,真正庆祝生日都是在私底下。

    林秀熙以往每年生日都会开Party,去年生日正是行程最繁忙的时候就没开,今年自然要补上。白天跟办完生日会,晚上就在她家的别墅搞了个生日Party。

    圈内人其实没邀请几个,除了ShiningFive,只有两三个艺人,其他都是她从小玩到大的圈外的朋友。

    她是财团千金,她的朋友自然也是财团二代,赵虞端着红酒杯靠着柱子吃小甜品的时候,林之南就偷偷在旁边给她介绍在场都是谁谁谁。

    “那个穿蓝西装的,是通云航空的长子,首尔大毕业的学霸。”

    “那个戴眼镜的,是TD商场的会长,我在杂志上见过他,他真人眼睛好小哦。”

    “诶诶诶,那边那个,长得有点帅在撩妹的那个,方行集团会长的三儿子,我跟你讲他超渣的,跟好多女艺人传过绯闻。宋伊然你知道吧,就他们方行旗下饮料的代言人,之前两人被曝光交往,听说宋怡然还怀孕了,结果恋情一曝光他就把人甩了,也不承认孩子是他的。”

    赵虞把咬过一口太甜的小糕点塞她嘴里:“不是让你少冲点浪吗!”

    林之南吧唧吧唧把糕点吃了:“哎,我就这么点人生爱好,你也要剥夺。”

    两人正聊着天,就看见她们八卦的那个对象,方行集团的三公子端着一杯红酒笑吟吟地走了过来。

    长得眉清目秀的,不像传闻中那么渣,走到跟前时微微颔首算作招呼,然后端着杯子跟赵虞手里的酒杯碰了一下:“你好,我是安泽文,初次见面,我很喜欢你。”

    赵虞:“……你好。”

    安泽文喝了口红酒,自然而然地靠过来,就差把“我想泡你”写在脸上了:“你在舞台上实在太迷人了,人间妖精名不虚传。”

    赵虞:“……过奖了。”

    林之南默默在旁边吃小蛋糕,竖起了八卦的小耳朵。

    安泽文又吹了几句彩虹屁,最后笑意盈盈拿出手机:“留个联系方式吧?”

    没有人会拒绝方行集团的三公子。

    赵虞眉梢微微挑了一下,一口喝完杯子里的红酒才微笑着说:“赞美我收下了,联系方式就不必了,毕竟我们也没有私下联系的理由。”

    说完,颔首一示意,拉着还在啃小蛋糕的林之南走了。

    林之南把小蛋糕塞嘴里,回头朝安泽文礼貌笑了下算作告别,转回来时小声说:“他脸色好臭。”

    赵虞“嘁”了一声。

    林之南提醒他:“你可别被他迷惑啊,这种花花公子渣着呢,玩腻了就甩手走人,不可能来真的,这种二代都是要集团联姻的。”

    赵虞白了她一眼,一脸“我还用你说?”的表情。

    结果生日party结束没几天,林秀熙就来问她,她有个朋友很喜欢赵虞,想要她的联系方式,能不能给对方。

    赵虞敷着面膜,随口问:“谁啊?”

    林秀熙说:“方行集团的安泽文。”

    赵虞:“不给。”她按着面膜转过头去:“队长,千万别给啊,我不想惹麻烦。”

    林秀熙耸了下肩:“OK。”

    她又交代其他几个人:“有人找你们打听也别给啊。”

    ShiningFive的队长虽然是林秀熙,但鉴于她的性格和脾气,队内队外很多时候其实都是赵虞在拿主意,几个人平时都还蛮听她的话的,纷纷点头保证。

    安泽文那头没从好友这找到突破口,倒也没通过其他渠道着急联系赵虞,就是在ShiningFive有什么拍摄活动的时候制造巧遇,到赵虞面前刷存在感,买买饮料送送花什么的。

    赵虞烦归烦,但人家毕竟是财团二代,她也不好发脾气赶人走,大多时候都冷处理。

    安泽文追了一段时间,发现这人间妖精真他妈难追啊。

    然后他就不追了。

    林之南老长一段时间没再看见人,偷偷跟赵虞吐槽:“果然渣男不分国界。”

    赵虞:“你第三part的走位练会了?”

    林之南:“嘤。”

    年底的时候,ShiningFive受邀参加圈内含金量很高的时尚乐典颁奖典礼,且作为晚会开场嘉宾,表演开场舞。

    能去时尚乐典的,都是圈内实力与人气并存的前辈。ShiningFive这次有望冲击年度最佳组合奖,算是圈内最高荣誉组合奖之一,这个奖一到手,ShiningFive的地位就算彻底稳固了。

    前段时间她们推出了一首最新单曲,作为这次的开场表演曲目,正在积极排练中。

    冲击这次奖项的还有另外两个女团,最后到底花落谁家还不好说,网上也是议论纷纷,不过大家都觉得ShiningFive的赢面还是很大,她们夏天出的二专销量成绩也是一路吊打同期,霸占榜单。

    大家这一整年听得最多的就是ShiningFive的歌,就差一个大奖来坐实她们国民女团的地位了。

    走红毯这晚下了雪。

    赵虞好像已经习惯了大冷天的穿着裙子在室外活动,五位女生各自穿着礼服走上红毯,言笑晏晏朝两边的媒体粉丝挥手。

    因为要开场,所以她们的红毯顺序很靠前,走完就进入后台休息室化妆造型。

    外头时不时能听到隐隐约约的尖叫,化完妆换好舞台服,距离晚会开始只有十多分钟。赵虞喝完暖嗓的热水,跟着工作人员走向候场区。

    现场的气氛已经很热烈了。

    一束白光缓缓打在舞台中央,升降台将五位女生带上舞台,颁奖晚会正式开始。

    vip席是明星嘉宾,后排观众席坐的都是粉丝,聚光灯亮起时,满场已经开始呼喊“ShiningFive”的名字。

    赵虞的声音最先出来,刻意压低的声线带着一丝性感的哑,伴着音乐炸开全场。

    放眼望去,四周粉色星星点点,在这样的场合能来这么多虞美人,已经很有排场了。

    赵虞某一个回头的瞬间,瞳孔突然震了一下。

    好在表演已经接近尾声,最后一个定点之后,五位少女鞠躬离台。刚一下去,林之南就心惊肉跳地说:“你刚才怎么了?差点慢了一拍,还好跟上了,吓死我了。”

    赵虞一脸惊恐地看着她。

    林之南:“?”

    赵虞惊恐地说:“我是出现幻觉了吗?为什么我刚才好像看到了沈隽意的灯牌?”

    林之南:“???”

    赵虞真的有点崩溃:“出席的嘉兵名单里有他吗???”

    林之南:“……不知道啊,我们忙着排练,也没怎么关注。应该……不会吧?”

    直到几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从旁边入场,赵虞一眼就看到了让她提心吊胆的人。

    沈隽意就坐在第一排,穿了黑色的西装,手腕戴了块价值不菲的手表,黑发梳得规矩,背往后靠,手肘搁在扶手上撑着头,总是飞扬的少年难得显出一丝矜贵。

    这一年她们只回国内参加了两次活动,两次都是匆匆去匆匆走,她连见父母一面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见沈隽意了。

    她行程太多太多,参加不完的综艺,录不完的歌,跳不完的舞,忙到有时候她都会一时忘记,她当初站上这个舞台是为了什么。

    没想到猝不及防的重遇会在今晚。

    赵虞感觉自己完全没有做好准备,坐过去的时候,脑子都嗡嗡地响。她们的座位在沈隽意后面两排,坐在那里,刚好能看见他的后脑勺。

    林之南看她那样,啧啧两声:“还好没让你提前看到他,要是提前知道,你连台都不敢上了吧。”

    赵虞僵着身子咬牙切齿:“你!放!屁!”

    骂完,不自觉吞了下口水。

    她刚才,在舞台上,应该……

    很性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