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录制,六位MC都很喜欢赵虞,纷纷跟她留了联系方式。一整天东奔西走攀爬跑跳,不比商演轻松,但五个女孩并不能休息,因为明天她们在另一个城市还有个演出,得提前过去。

    对于现在上不上下不下的ShiningFive来说,任何演出的曝光度都很重要,人气和粉丝都必须靠自己一场一场跳出来。

    赵虞感觉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好好喘口气了。

    她们的第一张专辑已经全部制作完毕,最近正在陆陆续续拍MV。开年之后专辑上线,她们就需要上各种音乐节目打歌,新专辑的团舞也要一遍遍排练,连睡觉的时间都被压缩。

    林之南以前开玩笑说她其实是个机器人,运转二十四小时都不会累。现在赵虞还真希望自己是,这样就不会觉得累了。

    临近年底,再过几天ShiningFive就要开始进行路演循环,这也是刚出道时公司答应过粉丝的福利。但因为接踵而至的活动太多,所以一直拖到现在。

    最近粉丝积压的等待渐渐有爆发的趋势,公司也不敢再拖,把路演计划提上了日程。

    在这之前,ShiningFive还有两个音乐节要上。

    这也是今年圈内最后两个音乐节了,都在同一天,而且在不同的城市。公司跟双方都协调了时间,ShiningFive第一个表演排在靠前的位置,结束之后就要立刻转场。

    时间安排上本来是完全来得及的,但没想到候场的时候出了纰漏。

    ShiningFive妆都化好了,再过半小时就要上场,结果被告知的她们的出场位置往后挪了一名。

    像音乐节这种演出,每一个明星的表演时长最少都是半小时起步。

    往后这么一挪,她们下一个演出势必就赶不上了。

    因为只是小型音乐节,这次活动经纪人并没有跟来。只有两个助理听说此事后,立刻慌张地去找主办方。

    林秀熙把吃了一半的盒饭往垃圾桶一扔,问工作人员:“抢了我们出场位置的是谁?”

    抢这个字用的很不客气,工作人员只是个跑腿的,哆哆嗦嗦道:“是FLY。”

    FLY是比她们早出道半年的女团,拿过最佳新人组合奖,但论人气其实跟她们不相上下,ShiningFive的后劲儿反而要更强一些。

    林秀熙冷笑道:“我当是谁,她们也配踩在我们上面?”

    话落,不由分说就要去理论。

    她是队长,经纪人又不在身边,出了什么问题自然都是她拿主意。赵虞直觉不妙,以林秀熙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性格,去了恐怕要闹大,赶紧叫克里斯汀给经纪人打电话,让公司立刻跟主办方沟通,自己则追了上去。

    找到人的时候,林秀熙果然已经跟对方吵起来了。

    韩圈非常注重前后辈关系,哪怕只先出道了半年,对方也是她们的前辈。林秀熙来势汹汹,开口就没用敬语,对方当然不会给她好脸色。

    林秀熙怎么可能把她们放在眼里,这种小公司推出来的贫民女团,也就是仗着运气好拿了奖攒了点人气。她入圈以来,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赵虞赶过去的时候,林秀熙都想动手了。

    赵虞把快失去理智的队友拉回来安抚了两句才转身道:“各位前辈抱歉,秀熙有些冲动了。”

    对面都冷冷的,为首的队长冷笑道:“对前辈这么不礼貌,真是欠教训。还不让她给我们道歉?”

    赵虞还是那副沉着淡定的样子,微笑着说:“给你们道歉当然可以,但秀熙道歉之后,你们是不是也该跟我们道歉,并把出场顺序还回来?毕竟偷抢别人的东西,并不那么光明正大,传出去也有损颜面,对吗,前辈?”

    她一来态度那么好,FLY还以为她很好欺负,现在被这么一反击,都咬牙切齿地瞪着她。

    赵虞笑起来:“实在没必要搞成这样,不过出场顺序而已,谁先谁后也影响不了各自的人气。难道前辈是怕在我们后面出场,镇不住被我们炸起来的舞台吗?”

    “你!”

    赵虞耸了下肩:“以前辈们的实力,应该不至于吧?当然,如果前辈们一定要抢先出场,那我们做后辈的礼让就是了。”她弯着唇角,笑得格外灿烂:“反正我们是可以镇住前辈们的舞台的。”

    她一副“哎呀没关系既然你们怕那我们就让让你们”的表情简直快把FLY的成员气死了。

    有人急匆匆推门进来,手里还拿着手机,迟疑道:“出场顺序……”

    FLY队长看着赵虞咬牙切齿道:“我们不换了!按照原来的顺序出场!”

    赵虞朝对方甩了个wink:“那就多谢前辈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拽着林秀熙走了。

    等经纪人打电话来处理的时候,才发现这件事已经被解决了。

    回去的路上赵虞才皱着眉对林秀熙道:“你太冲动了,她们毕竟是前辈。”

    林秀熙冷笑一声,一副轻蔑的表情:“我给她们脸了。”

    她性子就这样,毕竟是财团的千金,赵虞也不好再说什么。好在事情顺利解决,她们按照原计划出场,没有耽误下一场的表演。

    直到几天之后,网上突然爆出来一段视频。

    很显然是用手机偷拍的,ShiningFive的成员赵虞和FLY的成员起了冲突,但视频掐去了前后截,只留下赵虞嘲讽FLY镇不住ShiningFive的舞台那一段,到赵虞一脸灿烂地说“反正我们是可以镇住前辈们的舞台的”就结束了。

    视频虽然看不大清楚正脸,但光听她说的那些话,FLY的粉丝就气得想手撕赵虞了。

    网上骂战瞬间爆发。

    韩娱粉圈向来容不得艺人身上有一丝黑点。赵虞以往形象太好,人间妖精的称号让大家哪怕不是她的粉,也愿意欣赏她的颜值和实力。

    这几句话严格意义上讲并不严重,可一个完美的人身上一旦有了一丁点不完美的地方,就会被无限放大,遭至唾骂。

    视频爆出来的时候,ShiningFive正在进行路演。

    这种街头式表演赵虞还是第一次经历,虽然累,但也很有趣,能跟粉丝近距离互动,像有种街头艺人的奇妙感,她唱唱跳跳,玩得还挺开心的。

    中场休息的时候,赵虞蹲在音箱旁边调音量,刚才唱的时候她觉得杂音太大,试试把音量调小一点会不会好。

    身后突然有人喊她的名字。

    赵虞毫无防备地回头,在满场尖叫声中,一桶冰水朝她泼来。

    十二月的天气已经很冷了。

    夹杂着冰块的凉水迎面泼来,浇透了她满身满脸。

    现场一片混乱,泼水的人被反应过来的保安迅速按在地上,林之南愤怒地冲过去踹了那人几脚又被克里斯汀和Heya拉开。

    整个现场,赵虞反而成了最安静的人。

    她像是还没反应过来,呆呆站在原地,冰凉的水珠顺着她的头发和下颌一滴一滴滑落,从她的衣领流进身体。

    她小腹处还贴着暖宝宝,因为今天是她的生理期。

    人群尖叫着怒骂着,有人在拍照,有人在拍视频,赵虞就像被那一桶水泼傻了一样,一动不动。

    直到助理冲上来用衣服裹住她,带着她迅速离开现场。

    #赵虞街头被泼水#很快上了中韩两国的热搜。

    在视频刚爆出来不久就发生这样的事,想想也知道是谁家的粉丝干的。

    虞美人简直杀人的心都有了,光是撕逼已经缓解不了他们的愤怒和心疼。FLY的官方账号以及经纪公司全都炸了,韩国粉丝直接报警,并要求赵虞的经纪公司以人身伤害起诉泼水那个人。

    网上闹翻了天,ShiningFive的宿舍却静悄悄的。

    赵虞回来就去换衣服洗了个热水澡。

    一桶冰水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实质性伤害。没有感冒,也没有痛经。她还是好好的,仿佛今晚只是一场不起眼的闹剧。

    但她一直没说话。

    从那桶水浇下来后,她就再也没说过话了。

    洗完澡,躺上床,关了灯,睡觉。

    有人轻轻推开了她的门,看了两眼,又退了出去。

    楼下渐渐传来争吵,起先还压着声音,后面吵了起来,音量也高了起来。

    赵虞听到林之南激动的声音:“为什么不能把完整视频放出来?明明是她们抢出场顺序在先!秀熙跟她们起冲突怎么了?难道不是她们的错吗?秀熙不尊重前辈的视频不能曝光,小虞就可以被这样污蔑吗?!你们只在乎秀熙的形象,不打算管小虞了是吧?!”

    赵虞听着,面无表情拿起耳机戴上,把音乐音量开到了最大。

    她很久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马不停蹄,疲惫不堪,连做梦都是舞台。音乐声震得耳朵嗡嗡作响,可她觉得世界好清静。

    她在黑暗中闭着眼,一下又一下地呼吸着。

    不知道过去多久,空白的脑子里突然有道声音在问她:

    赵虞,这么久以来,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你在做什么啊?

    远离父母,异国他乡,那么辛苦,那么拼命,累得快要死掉了。

    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那么久以来,任由风雪倾盆都动摇不了的信念,就在这一刻,轻轻碎开了。

    ……

    第二天赵虞发起了高烧。

    请医生过来看了之后给她打了针,又吃了退烧药。林之南看着她重新躺回去,轻轻摸摸她的头:“好好睡一觉吧,其他的都不用担心。”

    赵虞朝她笑了下,又昏昏沉沉闭上眼。

    林之南捏紧拳头走出房门,拿出手机登陆了INS。

    ShiningFive的成员林之南很快在社交账号上发文,言明那日赵虞跟FLY的冲突是因为FLY抢夺ShiningFive出场顺序在先。

    她将那天ShiningFive有两场不同城市的音乐节的情况告诉网友,特意说明为了配合时间,公司和主办方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确定好了出场顺序。然而就在上场前半小时,被告知出场顺序后挪,由FLY顶替。

    那天ShiningFive的行程是可以查到的。

    她们确实在结束这个音乐节之后匆匆奔赴下一个城市,粉丝还拍到了五个女孩在高铁站飞奔赶时间的视频。

    如果被FLY调换成功,那那天她们肯定就赶不上表演了。

    最后林之南重点强调,当天的休息室是有监控的,事情真相如何,主办方把监控发出来一看便知。

    她这一发声,算是让网友们终于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质疑赵虞的声音一下小了很多。毕竟如果是FLY有错在先的话,她去理论也很正常。

    但依旧有部分网友觉得,你理论就理论,含沙射影地讽刺就不对了。

    公司这边本来还在商讨公关办法,想在不公布完整视频的情况下把赵虞和林秀熙同时保下来。结果林之南这么一插手,直接打乱了他们的节奏。

    公司气得不行,但她发都发了,现在粉丝都在要求公布完整监控,舆论压力过大,公关部门只得把视频公布出去。

    林秀熙去找FLY理论的时候,FLY态度可不算好。

    摆明了我就是要抢你的东西,你能拿我怎么样?

    因为赵虞昨晚被泼水事件,已经导致群情激奋,现在完整视频一出,大家都看到要不是赵虞及时出现,两方估计就打起来了。

    在这样的情境下再去听赵虞说的那些话,所有人都觉得完全都在情理之中了。

    之前公布的视频掐头去尾,只留下赵虞一个人,其心可诛,想也知道是谁爆出来的。

    抢人家出场顺序还污蔑人?什么恶臭玩意儿?

    就算林秀熙在视频里态度也很恶劣,但人在气头上也能理解吧。就这样的前辈,也确实没什么好尊敬的。

    有公关引导,关于林秀熙的风向倒是控制下来,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事件反转,FLY一下就被嘲讽辱骂的声音淹没了。

    何况她们的粉丝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极端的事情,真相如何都不清楚就当场给赵虞泼水,真庆幸那只是水不是其他什么东西。

    ShiningFive的成员克里斯汀也在视频公布后发了条INS,很隐晦地告诉大家赵虞因为昨晚的事已经生病发烧了。

    粉丝心疼,围观的路人当然也很同情,毕竟赵虞被泼水的视频现在满网都是,她一动不动呆立在原地的样子,看上去实在太可怜了。

    群情愤怒,最后FLY全团不得不公开道歉。

    那个泼水的极端粉丝昨晚就被保安押送到了警察局,虽然经纪公司不可能真的起诉他,但警方教育是免不了了。

    闹了两天的舆论事件总算解决,甚至ShiningFive还因此涨了一波热度,公司非常满意。但是林之南擅自在社交平台上发表言论还是被公司严厉训斥了一番,挨了骂出来后,她还挺高兴的。

    她戴好帽子口罩,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些菜,回到宿舍后就哼着歌给赵虞煮她爱吃的绿豆粥,又炒了两道不太辣的川菜,然后敲门叫她起来吃饭。

    赵虞已经退烧了,只是看上去没什么精神。

    林之南本来以为她听到事情圆满解决会很高兴,但她只是低着头吃饭,总是明亮的眼睛有些暗淡,淡淡说了句:“解决了就行。”

    林之南突然觉得,虞虞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从自己第一次见到赵虞时,她就像个永远不会失去活力的小太阳一样,眼里永远充满了斗志的光芒,持续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连她都甘拜下风。

    却在此时此刻,找不到让她羡慕的那道光了。

    林之南忧心忡忡地问:“虞虞,你怎么了?是不是还有哪不舒服?”

    赵虞摇摇头,吃完饭又回房休息了。

    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她都没参加,ShiningFive只有四人出席活动。

    她的病已经好了,但她就是不想去参加。

    公司也似乎知道这次的打击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没有逼迫什么。

    赵虞一个人呆在宿舍,饿了就叫外卖,困了就睡觉,其他时间就坐在客厅看电视,追剧追综艺玩手机游戏。

    好像又回到了她曾经堕落又悠闲的生活。

    下午的时候,江蕾的视频又打了过来,一接通就问:“幺儿,现在好点没?没再发烧了吧?”

    赵虞半躺在沙发上举着手机笑嘻嘻的:“没有,早就好啦,我刚吃完饭,看电视呢。”

    江蕾和赵康宁那天看到女儿被当街泼水的视频气得都想冲到韩国来杀人,被赵虞好说歹说地劝住了。

    最近每天三个视频,生怕她哪里不好。

    看着江蕾担忧地神情,赵虞眼眶突然有点酸。

    自己的孩子有一点异样当父母的哪能发现不了,江蕾柔声问:“幺儿,怎么啦?想妈妈啦?”

    她咬着牙根,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只点了下头。

    江蕾说:“想妈妈就回来吧。那儿不好,咱不待那儿了,乖,别哭。”

    屏幕里的少女用手背捂住眼,轻轻地抽泣。

    过了好一会儿,江蕾听到她轻声说:“妈妈,我好累啊,我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了。我果然不是当明星的料。”

    江蕾眼泪都快下来了。

    旁边传来表姑的声音:“是小虞啊?诶这孩子,也真可怜,你说这么远,受了欺负,我们也帮不了什么。”

    江蕾别过头抹眼泪去了,表姑凑到镜头前来喊她:“小虞啊。”

    赵虞吸吸鼻子:“表姑。”

    表姑说:“累了就回来吧,啊。反正你从小这样,我们早就料到了,没人会怪你的,想回来就回来吧。”

    赵虞被眼泪打湿的睫毛轻颤了一下。

    江蕾抹完眼泪才又回过头来:“幺儿,要妈妈过来接你吗?你爸刚好也没什么事,我们过来了,你带我们在韩国玩一圈,然后咱们再一起回国。”

    赵康宁在旁边说:“可以,我还没去过韩国呢。我们幺儿韩语好,连导游都省了。”

    一家人已经高高兴兴商量起接她回国的事。

    赵虞怔怔地听着,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叫住江蕾:“妈妈,我不回去。”

    那头都看着她。

    赵虞垂了下眸,这么多天来的委屈和痛苦,好像都在一刻消失了。

    她笑起来:“我才不回去呢,我还没实现梦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