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ShiningFive目前的咖位和人气,暂时还上不了高国民度综艺节目。在跑了两个不露脸的音乐电台通告后,ShiningFive终于迎来了她们第一个露脸的访谈秀。

    这个访谈秀在韩国做了挺多年,是电视台旗下的栏目,MC是之前主持社会新闻的前辈,在圈内地位还挺高,但是节目娱乐性不是很强,所以一直以来热度也不是很高。

    经纪人提前给她们看了访谈内容,基本是围绕组合成员进行个人介绍,向观众展示各自擅长的技能以及出道的心路历程,争取让收看这个访谈秀的观众对ShiningFive这个组合留下印象。

    因为节目全程都是用韩语交流,访谈秀用词又超于日常用语,赵虞还挺紧张的,一路上都在背练习稿。

    录制大厅不算大,而且没有观众,跟现场的工作人员和前辈一一打过招呼后,五人才分别落座,坐在对面的女主持人点头示意,录制就正式开始了。

    这算自己出道后上的第一个节目,赵虞很认真地做了准备,还跟克里斯汀请教了很多韩圈的访谈梗,专门学习了访谈秀常用的单词。

    但真正开始录制,她才发现自己说话的机会其实并不多。

    做完自我介绍后,主持人就很少cue她和林之南了,大多数话题都围绕着队内的三名韩国成员。

    在来之前她其实也多多少少听过这些默认的常态。自己韩语不熟练,主持人说的有些词语她也听不懂,少说少出错,也挺好。

    克里斯汀看了看旁边沉默的两人,等到主持人问到她时,笑着把话题往赵虞身上引:“多吃水果可以保持很好的皮肤状态哦,比如虞虞就很喜欢吃橘子,她的皮肤就很白。”

    主持人这才又把目光投向扣美甲的赵虞身上:“是吗?那除了吃橘子,赵虞平时还有哪些护肤技巧分享吗?”

    赵虞抬头微笑:“没有哦,天生的呢。”

    林之南搁在她背后的手轻轻拽了一下她的衣角。

    女主持人笑起来,“那真是太羡慕了。”她顿了顿,有些好奇地问:“不过水果这么贵,在你们国家一般家庭应该吃不起吧?我听说你们国家大多数人都没吃过西瓜?”

    赵虞露出了地铁老人看手机的表情。

    关键看她表情,她是真的好奇。

    赵虞简直匪夷所思。

    林之南生怕她脾气上来说出什么惊天话语,赶紧接话道:“没有啦,西瓜在我们国家其实很便宜。”

    赵虞突然开口:“或许,您听过吃瓜网友这个词吗?”

    主持人一脸疑惑:“没有,那是什么?”

    赵虞一本正经地说:“就是说我们国家的网友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做,只知道吃瓜。从早吃到晚,瓜之大,一口吃不下,瓜之多,三天三夜吃不完。还有些网友吃瓜的时候吃着吃着突然吃到了自己头上,发现这个瓜居然是自己家的呢。”

    主持人:“?”

    克里斯汀:“?”

    林秀熙:“?”

    Heya:“?”

    林之南:“………………”

    靠她快憋不住笑了。

    最后访谈秀结束时,赵虞心情还挺好的。

    克里斯汀偷偷安慰她:“我们现在人气还不够高,等我们人气够高了,他们就不敢忽视你了。那位前辈是从电视台调下来的,一直很傲气,虞虞你不要放在心上。”

    赵虞笑着拨了下头发:“Whocares。”

    目前通告不算多,她们更多的时间还是放在排练上。

    在她们排舞录歌的时候,公司为她们量身定做的第一张专辑也已经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了,预计在年底出,争取拿下开年音乐祭的一位。

    而目前她们的全部作品都收录在出道后的这一张EP中了。

    在训练营表演过的四首原创曲目观众都已经看过,所以这一张EP的主打歌是她们的第一首新单曲,《MissingGod》。

    思念神明。

    一首结合了性感和可爱两种风格的唱跳歌曲。

    在选秀比赛开始之前,这首只属于ShiningFive的单曲就已经制作好了,无论是编曲作词还是舞蹈编排都十分精良,经纪人也说了,这歌就是奔着拿奖去的。

    一月之后,《MissingGod》全网上线。

    如公司预计一样,反响十分好,点击播放量在各大平台都迅速飙升,成为首发当日人气歌曲排行榜冠军。

    而单曲发行一周之后,ShiningFive就将登上韩流演唱会,迎来她们出道后的首个正式舞台。

    韩流演唱会是公司目前能为她们拿下的最好的资源了。

    赵虞跳这首歌已经跳到成为她的肌肉记忆。

    这是她们的出道首秀,ShiningFive的第一次合体舞台,也是她们证实自己live实力的机会。

    五个人没日没夜地排练,因为精神压力过重,几乎感觉比在训练营时还累。

    赵虞晚上做梦,梦见自己登上了韩流演唱会的舞台,数以万计的观众,一声声欢呼,刺眼的聚光灯。

    她却在表演时摔了跤。

    然后一身冷汗地从梦中惊醒过来。

    当练习生训练时哪怕再累,也不会有这样的心理折磨。

    赵虞睁着眼看着黑暗的空间,突然想起江誉之前说过的话。他说,明星哪那么好当啊。

    原来,不是出道就好了。

    出道才是真正的开始。

    ……

    这次的韩流演唱会类似于拼盘商演,多个歌手、组合参加,开放座位三万个。赵虞上网查了查,因为去的明星里有几个人气很旺的,门票已经抢光了。

    除现场观众外,届时还会以直播的形式在视频平台播出。也就是说,但凡出现一丁点失误,都会被所有观众目睹。

    公司能给ShiningFive拿下这个舞台,可见对她们也是倾注了希望。舞台服提前一天就送来了宿舍,各自试过尺码之后确认无误。

    因为赵虞被观众称作“腰精”,服化老师也知道大家最喜欢看她的细腰,所以这次给她准备的服装是一件银色的流苏抹胸。

    轻轻一动,胸前的流苏就会摇晃,有种若隐若现的性感和线条美。

    前一夜,大家没有再排练,早早就睡了。

    翌日吃过早饭,经纪人开车将她们送到了场馆。之后就是彩排,化妆,做造型,等待出场。

    临近夜晚时,后台开始能隐隐约约听见前场观众的尖叫。

    林之南捧着水杯小声问她:“你说会有我们的粉丝来现场吗?”

    赵虞说:“肯定有啊,对自己的人气自信点!”

    林之南一紧张就爱喝水,抱着水杯吨吨吨喝了两杯后,赵虞把杯子给她拿了:“少喝点,别上台了又想上厕所!”

    林之南紧张兮兮地深呼吸了半天,似乎终于平静下来,语气坚定地说:“一定要完美呈现不能失误!我一定可以!”

    ShiningFive的出场顺序排在中间靠后的位置。

    五人从后台走到候场区,一路过去遇到的都是前辈,赵虞一路都在不停地弯腰鞠躬问好,心想还好自己腰好,不然上台前就要酸死了。

    到候场区时,观众的欢呼已经听得很清楚了。

    赵虞侧着脑袋仔细听了一会儿,没听到“ShiningFive”的应援声,更别说自己个人的了。

    主持人已经在cue节目,五人站上升降台,彼此对视一眼后,互相碰了碰拳,低声又坚定地说:“Fighting!”

    主持人的声音消失,升降台缓缓上升,一寸寸升过黑暗,然后来到万众瞩目的舞台。

    放眼望去,座无虚席的观众,闪闪发光的应援,阵阵欢呼的浪潮。

    是梦想开始的地方。

    音乐骤然在耳边乍响。

    属于她们的《MissingGod》。

    一场近乎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出道首秀,五位女生就如她们唱的歌词中写的那样,是神明思念人间而恩赐的礼物。

    无论是现场观众还是屏幕前观看直播的粉丝,都惊艳且惊叹于她们的表演。

    比起花里胡哨的MV,Live现场才是真正的震撼人心。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赵虞抬眼朝四周望去。

    她看到了很多应援色,很多应援灯牌,在大片五颜六色的光芒中,有那么一小撮,只有微弱的一小撮,是属于她的粉色。

    那颗激烈跳动的心脏,好像突然被注入了一股热量。奇怪的,令她有些兴奋又满足的热量。

    她朝高举着粉色“虞”字的方向笑着挥了挥手。

    现场声音太大,她什么也没听到,但她想,他们一定是尖叫了。

    直到升降台缓缓下降,一直憋着一口气的林之南才一把握住了赵虞的手腕。她手心全是汗,黏糊糊的,两人对视时,赵虞看到她憋得眼眶都红了。

    谁也没说话,好半天,不约而同笑出来。

    完美结束首秀,这段时间紧绷的神经总算是放松了。起先还不觉得累,披着外套一上车,赵虞立刻就被困意席卷了。

    一路睡到宿舍,才被林之南叫醒。

    赵虞揉揉眼睛准备下车,瞟眼瞄见她,愣了愣:“你哭过?”

    林之南也愣了一下,转而笑了笑:“没有啊。”

    赵虞跟她认识这么久,还能不了解她?但是看其他队友的模样,又不像发生过什么事。她没着急追问,下车之后回到宿舍,洗漱完才去敲林之南的门。

    过了好一会儿门才被打开,屋内没开灯,黑漆漆的,只有床上亮着的手机是唯一的光源。

    借着这抹光源,赵虞看到林之南红红的眼睛。

    她抿了下唇,反手关上门后才拉住她的手,小声问:“怎么啦?有人欺负你了?”

    林之南不说话,低声抽泣着。

    手机里在播放视频,是《MissingGod》。

    她在看今晚的直播。

    赵虞走过去拿起手机,看完她们这一场首秀的重播视频后,才知道她为什么哭。

    视频里几乎没有林之南的个人镜头。

    轮到她的中间位表演时,镜头就拉到了远景。直到中间位换人,才又切回近景。整场表演下来,林之南唯二的两个个人镜头,一个是跟克里斯汀的贴脸舞蹈,另一个一闪而过,停留不到两秒。

    赵虞因为是C位,所以镜头相对还算正常,可依旧被分走不少。

    她关掉手机,房间一下静下来,林之南的啜泣声更加明显。

    赵虞没说话,走过来抱住她,轻轻拍她的头。

    林之南埋在她颈窝,哽咽着说:“我感觉自己像个笑话一样。虞虞,我们是不是不该来这里啊?”

    赵虞的声音听上去很冷静:“来都来了,没有后悔路可走。”她松开林之南,替她擦擦眼泪:“不会一直这样的,我保证。”

    林之南在黑暗中睁着红肿的眼睛定定看着她。

    赵虞说:“他们不给镜头,我们就让他们最后只能把镜头对准我们。当观众只想看见我们的时候,当所有镜头都在我们身上的时候,哪怕你站在最角落,也会有镜头。”

    她顿了顿,一字一句:“只要站上巅峰就行了。”

    林之南突然想起当初在进入训练营之前,她很担心自己没有人气会在第一轮就被淘汰。那时候赵虞笑着说,别怕,到时候你就蹭着我,吃一起睡一起洗澡上厕所都在一起,这样她就能用自己的人气带她飞了。

    赵虞突然笑了笑,那双漂亮的眼睛哪怕在黑暗里,也依旧明亮得耀眼。

    她揉揉她脑袋,笑着说:“相信我,迟早有一天,我会站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