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少女在这个夏夜正式成团出道,团名为ShiningFive。

    为期半年的选秀直播落下帷幕,这场号称“全民选秀”的比赛在今夜有了最终结果,被观众票选出来的Shining团也终于离开了这个洒满汗水和泪水的训练营,前往公司早已安排好的宿舍。

    赵虞拖着行李上车时,感觉走的每一步都是飘的。

    刚才在现场的激昂已经平息下来,现在走在寂静的营地外,四周只有行李箱轮子滑过地面的声音,像骤然从云端跌入人间,有种浓浓的不真实感。

    这就……出道了?

    从大一那年进入木易,到现在成团出道,两年时间,仿佛弹指一挥间。她吵着闹着要当练习生好像还是前不久的事一样。

    她低头看看抱在怀里的粉色王冠。

    真的,做到了啊。

    靠近他的那一万步,她是不是已经走了一半了?

    发烫的手机又震动起来,从比赛结束拿到手机到现在,她已经接了不下二十个电话,刚刚跟家里人通完半小时的视频,手机还烫着。

    赵虞边走边掏出手机,看到信息栏的名字时,脚步突然顿住。

    ――沈隽意:恭喜出道!/龇牙

    他知道!

    他看到了!

    心跳在炽热的夜色里跳得格外剧烈。

    他在关注自己吗?

    不,这个选秀国内也一直有热度,他可能只是无意间看到了新闻。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奇怪,学着他跑来出道当明星?他不会……猜到自己的目的了吧?!

    大脑像程序出错的机器,一时之间咔嚓吱呀闪过无数荒唐的想法。

    而最后,她只是深呼吸着回了两个字:谢谢。

    消息显示发送成功,赵虞站在原地看着对话框发了会儿愣。他没有再回消息过来,她一边有些失落,一边又觉得本就该这样。

    不远处传来林之南和克里斯汀说说笑笑的声音,两人朝她挥手:“虞虞,我们行李放好了,你怎么这么慢啊。”

    她收起手机,也收起了怅然,拖着箱子朝她们走去。

    五人汇集,车子驶离营地,车内笑语不断。

    ShiningFive团内,赵虞自然是跟林之南和克里斯汀关系最好,排在第四名的Heya私下性格有些冷冷酷酷的,不大爱说话。第二名的林秀熙倒是很会活跃气氛,性格很外放。

    赵虞之前听人说过,林秀熙好像是哪个财团的千金,家里很有钱,财团在韩国的地位非常高,她自小长在这种家庭,见多识广技艺满身,有种贵族大小姐的气质。

    赵虞跟这两人的接触不多,但从她们之前在训练营的表现来看,应该都不是难以相处的人。

    不过克里斯汀虽然跟林秀熙同一个公司,但两人的关系似乎并不太亲近,克里斯汀更喜欢黏在赵虞身边。

    公司安排的宿舍在一个中档小区里,上下两层的错层式,上面是卧室,下面是公共区域。

    房子并不算高档,但至少每个人有单独的空间,而且很干净,生活用品也很齐全。赵虞之前听克里斯汀说过公司前辈住的拥挤上下床,对比之下她很满足了。

    公司已经分好房间,经过决赛夜的紧绷,大家都很疲惫,行礼都没收拾,洗漱之后就纷纷睡觉了。

    赵虞在训练营这半年就没睡过好觉,本来以为这次终于能好好睡个懒觉,结果第二天早上刚到八点就被公司派来的助理叫醒了。

    五人梳洗完毕下楼开会。

    经纪人、助理、各家公司代表都已经到场,正式签订限定团合约。

    ShiningStars这个节目是中韩合资的,但中方只占了一小头,大头还是在韩方这边。赵虞虽然是木易的练习生,但如今成团出道,仍需要跟韩方签订三年的限定合约。

    她们这个团虽然出道了,但在女团遍地走的韩娱,ShiningFive未来人气犹未可知。如果三年后她们行至巅峰,合约就将续约。如果三年后人气平平,就依照原计划解散。

    因为刚出道,公司只安排了一个经纪人和两个助理给她们。签完合同,助理把已经注册好的海外社交账号分别交给了五人。

    赵虞登录之后看到自己成团夜的个人舞台已经发表在自己的账号上了,播放量高达百万。

    视频下面是好几万条留言和点赞,她点开评论,看到无数条热情表白的留言,中韩英各种语言都有。第一次直面这么多人直白的喜欢,她一时之间都有些不适应。

    林之南看了好一会儿,抬头不可思议地对她说:“我有两百多万粉丝呢。”

    她猛地抬手拍了下自己的脑门。

    赵虞:“……你干啥?”

    林之南:“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她看看手机,又看看赵虞,“这真的是真实的吗?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赵虞把手机塞回兜里,按住她肩膀狠狠晃了两下。

    林之南脑子差点晃飞了。

    赵虞对着她耳朵超大声喊:“你给我清醒一点!!!”

    林之南:“嘤,没有做梦,是真的QAQ”

    林秀熙随手回复了几条留言,抬头笑着跟Heya说:“她们又在说中文了。”她突然转头问坐在一旁看手机的克里斯汀:“张慧英,你能听懂她们说什么吗?”

    克里斯汀身子僵了一下,半天没说话。

    赵虞在训练营被一对一教学了半年,加上语言环境,韩语水平大有进步,日常交流已经很流利了。

    林秀熙刚才说的话她都听在耳里,先转身解释了一句:“我和南南在说INS上的粉丝数量。”又问:“你刚才在喊谁?”

    林秀熙把玩着手机,笑吟吟的:“Kristen呀,她本名叫张慧英你不知道吗?”

    赵虞看了眼沉默不语的克里斯汀,莞尔笑起来:“汀汀你原来有两个名字啊,都好可爱呀。汀汀,英英,在中文里这两个词发音很像呢!”

    汀汀是她给克里斯汀取的昵称,因为在训练营经常这么喊,观众都记住了。很多粉丝也这么喊她。

    克里斯汀看向她,眼里有些感激的笑意。

    林之南仗着她们听不懂中文,一脸微笑地跟赵虞说:“她故意的吧?汀汀都取了艺名还把人家本名搬出来嘲笑。”

    赵虞也微笑:“你闭嘴吧。”

    林秀熙佯怒道:“喂,你们两个,不准再用中文交流了。我们要定一个规定,谁再用中文偷偷交流,就打扫一周宿舍的卫生!”

    大家嘻嘻哈哈闹了两句,把这段揭过去了。

    经纪人检查完合同,就开车带着五人前往公司本部跟艺人高层开会。

    会议一直开到下午。

    主要是针对各自的人设做了完善,以及告诉她们接下来的包装计划和行程安排。

    根据五人在训练营这半年的表现,赵虞是队内的主舞和门面,林秀熙是队长,Heya主rap,林之南主vocal,而年纪最小性格温软的克里斯汀则成为了队内的团宠小公主。

    克里斯汀家境不好,其实根本就不是观众眼中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公主。但她的外表符合,公司要把她往这方面包装,她就只能照做。

    还好赵虞本身性格已经很讨喜,公司对她倒是没过多要求。

    她们通过选秀出道,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人气,但只属于小火的范畴,要达到国民女团的程度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属于ShiningFive的第一支单曲已经制作好了,加上她们在训练营最后阶段表演的那四首原创曲目,公司会在一个月后推出ShiningFive的第一张EP。

    所以接下来就是排练。

    一个月时间很短,但以这五人的实力排练一首新歌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除排练外,她们还要上一些通告。

    毕竟正是刚出道人气火热的时候,需要一定的曝光度。

    赵虞还没完全接受自己出道的事实,就马不停蹄投入到繁忙的艺人行程中去了。

    目前她们的行程全部都在韩娱这边,公司似乎对于打开中国市场也没那么着急,给她们注册的社交账号也都是海外的。

    赵虞和林之南当然不可能无视国内的粉丝。

    两人跟公司申请后,开通了在国内的微博认证账号,发表了她们出道后的第一条微博:

    ――ShiningFive-赵虞:我来了。

    ――ShiningFive-林之南:我来了。

    微博刚一开通,嗷嗷待哺的粉丝就迅速占领了评论。

    ――宝贝宝贝宝贝欢迎来到微博!

    ――终于不用翻墙去看女鹅了,老母亲泪如雨下

    ――女鹅要经常回微博看看呀,多发自拍呀!

    ――宝贝把你发在INS上的个人舞台也发到这里来,我们给你转上热门让所有人都看看人间妖精的绝美舞台!

    ……

    INS上几乎都是韩文和英文,一百条里留言可能只有五条中文,每次光看个评论都要花半天时间。

    现在看着微博下面熟悉的母语,别提多轻松了。两人坐在一起,一边回复粉丝一边聊天。

    林之南说:“我把梦梦她们都关注了,你关注没?”

    赵虞说:“还没呢,你先把人都找出来,我一会儿直接去你关注列表里点。”

    林之南:“……怎么不懒死你呢。”

    梦梦是她们在木易的同伴之一,现在都还只是练习生。两人忙活了半天,林之南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冯优居然关注我了!哎呀呀,我要不要回关呢?”

    她托着下巴深沉地说:“真是当初的我她爱答不理,现在的我她高攀不起啊。”

    赵虞没理她,还在跟自己的虞美人快乐互动。

    林之南突然说:“你要不要关注沈隽意啊?”

    赵虞手一抖,“不了不了不了!”

    林之南越说越来劲:“诶你现在出道了耶!你也是大明星了耶!你现在也是很多人的爱豆诶!你说你现在要是告诉他你是他粉丝,他会不会吓一跳啊哈哈哈哈。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有国内的活动,说不定还会遇到他呢!”

    她推推赵虞胳膊:“诶,你到时候可别再怂了啊,一定要去要合照知道吗?告诉他你有多喜欢他,你训练的时候都是偷偷在被窝看他的照片才坚持下去的!”

    见赵虞瞪过来,立刻补充一句:“别否认!我都看到了!”

    赵虞转头大喊:“秀熙!Heya!南南又背着你们在说中文!”

    房间里传来林秀熙的声音:“太好了,宿舍这周的卫生南南包了。”

    林之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