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虞跟木易娱乐的练习生合约八月份到期。

    这一年时间比她预想中过得要快。一直到结束,江誉和江蕾也没等来自家孩子一贯的半途而废,两人一时之间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担忧。

    孩子突然变得这么优秀,不会是被掉包了吧?!

    合约正式结束前,杨洁给江誉打了个电话。

    赵虞的实力和潜力这一年来有目共睹,如今挂名合约结束,木易自然想把人签在手上。

    江誉却只笑着婉拒:“我又不是她的经纪人,她接下来想走什么样的路,还得她自己拿主意,我们当家长的,只能从旁建议。”

    木易娱乐这个公司,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赵虞真要走这条路,江誉私心当然还是希望她能签约中夏、华畅、星耀这几家大公司。

    赵虞一头扎在训练中,每天早出晚归的,还是月底被韩霜叫过去时,才想起自己合约快到期了。

    韩霜如今对她的印象早不似当初,加上杨洁那层关系,平日对她也关照有加。赵虞这一年进步神速,跟她自己努力有关,当然也离不开木易毫不藏私的全方面培训。

    所以当韩霜说起续约这件事,赵虞并不排斥。

    但她也知道这种事不能轻易下决定,等韩霜说完之后,思忖着回答:“我得先问一下家人的意见。”

    韩霜似乎并不意外这个答案,朝她笑了笑,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推了过来。

    赵虞有些疑惑地扫了一眼,听到她说:“我们公司一直跟韩娱那边有合作,你知道的吧?”

    木易的练习生模式之所以这么成熟完善,就是因为跟韩国的经纪公司有合作,全面引进了他们的模板。之前木易推出的那个女团,制作班底里就有韩娱的团队,所以一经推出就在国内站稳了脚跟。

    之前她们上课时,也有韩国那边的老师过来授课,林之南她们还开玩笑说这是请了外教。

    赵虞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点了点头。

    韩霜笑着指了指那份文件:“打开看看。”

    赵虞依言翻开文件,只见扉页上写着一行字:《ShiningStars》直播综艺策划案。

    这是一档木易和韩娱那边合作制作的直播选秀综艺,它的选秀主题是练习生,目的是推出一个中韩女团,主打韩国市场。

    选秀综艺并不少见,这也是目前最火热的偶像出道方式。

    但它的新奇之处在于,这场选秀从头到尾都是通过直播的形式来进行,且为期半年。

    从入选的练习生进入训练营开始,她们的练习内容和日常生活都会被镜头记录,直播给观众。

    所有人将目睹你的努力和进步,你的喜怒和哀乐,投票实时进行,排名每天刷新,最后全民票选,前五成团出道。

    一个全新又大胆的,充满娱乐性和养成心理的,有史以来第一个尝试半年直播的选秀比赛。

    这样的选秀史无前例,充满了未知和挑战。

    赵虞翻完文件,猜测到了韩霜的意图,抬头问:“韩姐,你是希望我去参加这个选秀吗?”

    韩霜笑着摇头:“不是我希不希望你去,而是你想不想去。”

    赵虞默了一下。

    韩霜没有着急催促,等她思考了好一会儿,才笑着说:“我跟老师们讨论过,他们都说你目前其实已经具备出道的实力了,但有实力不等同于出道了就能红,区别在于各自的机遇。目前国内这个流量市场就这么大,鱼龙混杂,每家公司每年都在不停地推陈出新,有多少人昙花一现,又有多少人屹立不倒?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话,这条路女爱豆比男爱豆更难走,你即便是在国内出道了,又能保证自己火多久,火到什么程度呢?”

    是的,目前国内的流量市场,数据榜前五的都是男明星。

    沈隽意横空出世,霍希后起之秀,新人黎尧、夏元相继活跃在观众视线中,人气女爱豆这一栏,目前为止依旧是空。

    以她目前的实力和条件,她的确可以出道。

    可她想要的,不仅仅是出道。

    如果不能在巅峰相见,她始终都只能仰望。

    她要的是势均力敌的比肩。

    韩霜看着沉默不语的少女,就像一个温和的长辈,不催促也不逼迫,而是一字一句将利弊告知。

    “你应该也清楚,目前韩娱比国内更为发达,市场也更大,它的运作方式和造星手段都十分成熟。参加这个综艺之后的半年时间内,你会接受更专业的培训,且通过这个直播攒到一定的人气,哪怕最后不能出道,这些人气也将成为你回国之后的资本。但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参加这个直播会很辛苦,一旦踏入训练营,半年之内你都将没有秘密,一切都暴露在观众的注视之下。训练强度会更大,一点错都不能犯,任何一个行为都可能被放大,成为你的黑点。”

    最后韩霜笑着说:“机遇与风险并存,就看你如何取舍。”

    赵虞捏着那份文件,看着扉页《ShiningStars》这一行字,好半天才抬头问:“韩姐,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韩霜愣了愣:“我?我以前做市场营销的。”

    赵虞:“难怪呢,口才怪好的……”

    韩霜被她逗笑了。

    她是真心喜欢赵虞,也希望能为公司留下她,要参加这档选秀直播,就必须要签约木易,利弊都已经说清楚,就看她如何抉择了。

    但她看着少女眼中亮起的星星点点的光芒,韩霜觉得自己应该是成功了。

    赵虞并没有立即答应,拿着合约道:“韩姐,我还是想先和我爸妈商量一下,我明天再给你答复行吗?”

    韩霜笑道:“行,不着急,你也别有压力。人生会面临很多选择,只要每一次选择不负初心就好。”

    赵虞笑着点了下头。

    江誉最近在家休息,正好是周六没课,赵虞结束完今天的训练就坐车去了江誉家。

    江誉最近做了一档美食综艺,从来不下厨的他也学会了不少做饭技巧,听外甥女说要过来,当即兴致勃勃下厨。

    于是赵虞有幸尝到了舅舅做的第一顿饭。

    五分钟之后,两人对视一眼,江誉打开了外卖软件。

    等外卖期间,江誉问:“之前老杨给我打电话,说起你续签的事儿,你自己怎么想的?”

    赵虞本来也打算吃完饭就跟舅舅说这件事,既然江誉现在提起,她也就直接将昨天自己跟韩霜的对话复述了一遍。

    江誉做了这么多年的综艺,一听她说起这个《ShiningStars》,立刻灵敏地嗅到了这个节目的爆点。

    赵虞兴致勃勃说完,双眼都在发光:“舅,你觉得怎么样?我可以去吗?”

    江誉看着外甥女闪闪发亮的眼睛,好笑地摇了下头:“你不是已经做好决定了吗?”

    赵虞默了默:“……这么明显的吗?”

    江誉笑了笑,伸手在她头上揉了一把:“我们虞虞啊,好久没有对一件事这么充满热情过了。”

    他想了想,沉声说:“你那个领导说的确实在理,比起目前国内的流量市场,你想走唱跳爱豆这条路,韩国确实是更好的选择。但她说的那几个弊端,只局限于参加节目的半年内。”

    江誉看着她道:“节目结束之后,你如果没出道就算了,你一旦出道,今后主打的就是韩国市场,你所有行程活动大多数都会在国外。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风土不同。而且韩娱的市场虽然大,但竞争也更激烈,这些你考虑过吗?”

    赵虞顿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我没想过这些。”她说:“我只是都想试试看。”

    登上顶峰的路,每一条她都想走走看。

    可能会走弯路,但总比原地踏步好。

    上一次她说她要当练习生的时候,目光就和现在一样坚定且认真。

    尽管那个时候江誉帮她铺好了道路,却没想过她能坚持到现在。

    江誉收回目光,拿筷子戳了戳盘子里焦黑的煎蛋,好半天才叹着气说了句:“会很辛苦啊。”

    赵虞一下笑起来:“我不怕辛苦!”她坐过去抱着江誉的胳膊摇:“那……舅,你会帮我说服我爸妈的吧?”

    江誉笑道:“你爸妈还需要我说服啊?你想做什么他们哪次反对过?”

    江蕾和赵康宁对她一向是在不骄纵的范围内有求必应。江蕾总说,孩子多做一些尝试不是坏事,多选择,多尝试,最后才会知道什么最适合自己。

    但这次的事毕竟牵扯到出国,晚上赵虞跟爸妈通了个视频,把这事儿一说,江蕾还没开口,赵康宁立刻就反对了。

    “不行!国外太危险了,我昨天看新闻,那有个留学生还遭抢劫抛尸了!不行不行,你在国内又不是不能当明星。江誉你劝劝幺儿,把她弄到你那个综艺里去露露脸,也得行嘛!”

    赵虞说:“我才不走后门!我要凭实力出道!”

    赵康宁气得拍胸口。

    还是江蕾把手机拿过去,温声问:“江誉,合同你看了吗?”

    江誉点点头:“看了,没什么问题。木易的老总是我朋友,人品靠得住,他们公司跟韩娱那边也一直有合作,这次这个选秀我也比较看好。”

    他转头看了旁边噘嘴的赵虞一眼,笑道:“主要是虞虞想去,她难得对一件事这么坚持,我觉得还是让她去试试比较好。”

    江誉都这么说,江蕾也就放心了一些。几人又聊了一会儿,算是把利弊都分析清楚了。

    赵虞态度坚决,加上她这一年的表现确实令人意外,江蕾把干嚷嚷的赵康宁推到一边,对着屏幕温声道:“妈妈支持你去追逐梦想,想去就去吧。”

    赵虞对着手机摄像头大大亲了一口。

    于是第二天回公司,赵虞就去找韩霜签了合同。

    《ShiningStars》这个选秀至今为止还未公开,属于秘密项目,下个月才会开始预热。之后各大公司提交名额选送练习生,翻年才正式录制。

    公司也是为了留住赵虞,才会提前告诉她。木易作为合作方之一,一共有六个选送名额,赵虞已经内定,剩下的五个都会从高级班里挑选。

    就像韩霜说的,这是机遇,也是挑战。因为没人能确定这档选秀到底能不能火,如果最后它收视平平,那从这个选秀出来的女团也不会有太高人气。

    与其去人生地不熟的国外赌这样一场综艺,有些求稳的练习生还是更愿意留在国内等待出道机会。

    不多大多数人还是跃跃欲试的,自从公司开始选拔人选,不少练习生都努力自荐,争取机会。

    林之南也提交了申请,但高级班竞争太大,她挺没自信的。

    赵虞给她打气:“舞台上不光看实力,也看眼缘的好不好!我们南南美得这么有特色,港风气质拿捏得死死的,任谁看了不夸一句好一个穿梭时光的复古美人!”

    林之南:“……你昨天还说我大波浪土来着。”

    九月中旬,名单确定下来,林之南成功入选,激动地抱着赵虞都快哭了:“自从遇到你之后,我的运气好像就变好了,虞虞肯定是我的小福星!”

    赵虞笑着rua她脑袋:“是我们南南自己努力的结果好吧!”

    名单确定之后,接下来就是办理各种签证和手续了。赵虞还需要跟学校这边申请停课,民舞学生中途出道的不少,这方面还是比较宽容。

    忙忙碌碌,加上不间断的训练,时间一晃入了冬。

    《ShiningStars》已经开始预热宣传,但节目播出是在韩国,面向的受众群体大部分也在韩国,国内这边有关这个选秀的讨论比较少。

    一去半年,除睡觉外全天直播,公司对这些第一次参加节目的练习生们进行了针对性的培训,除了说话技巧,镜头感,风俗礼仪外,还找了语言老师教他们学习韩语。

    赵虞的语言天分实在是差,从英语就可以看出来。

    每天被韩语折磨得要死要活,最后还是林之南看不下去,每天把学过地内容在训练时又一遍一遍教给她。

    赵虞都惊呆了:“你为什么学得这么快?!”

    林之南看了两眼笔记本:“这种东西,不是读两遍就会了吗?”

    赵虞:“???”

    这什么隐藏学霸?

    出发前往韩国的日子定在圣诞节那天。

    赵虞提前给朋友们买了圣诞礼物,吃了送别饭。都是年轻人,倒没那么多离别愁绪,大家还都挺兴奋,纷纷表示到时候一定动员身边所有人给虞虞投票,送她出道!

    圣诞节到来的前一周,北京下了很大的雪。

    赵虞把所有的圣诞礼物一一送给朋友们后,袋子里最后还剩下一个。

    那是一个水晶球,球里面飘着雪,有个穿芭蕾舞裙的少女单脚立在钢琴上伴着音乐旋转。

    很普通又很俗气,可她第一眼见到就很喜欢。

    那是她想送给沈隽意的礼物。

    她知道他在北京的住址,去年过年时沈奶奶告诉过她。但是以匿名的方式寄给他的话,应该会吓到他吧。

    听说那些私生饭总是去打扰他。

    赵虞想了想,还是把水晶球收了起来。

    没关系,以后她总有机会送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