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赵虞的大脑宕机了。

    仅存的理智让她将指在半空的手缓缓收了回来,身体却仍挺得笔直,看上去有些刻板的僵硬。

    沈隽意上一次见到赵虞,还是她考入高中那年。

    少女跟之前相比,变化太大了,以至于他第一时间居然没认出她来。

    现场有些混乱,剧组的工作人员都围了过来,不是叙旧的时候。沈隽意说完这句话,赵虞还没反应,倒是身后的室友骂骂咧咧:“靠!什么老套的搭讪套路。”

    三人都是霍希的粉丝,平时没少跟薏仁掐架,对正主自然也没什么好印象。

    现在沈隽意出现在这里,室友又被欺负,自然更加同仇敌忾,一把将还在发愣的赵虞拉了回去,气愤道:“剧组了不起啊?借你们拍摄场地,还欺负我们学校的学生!我们要报警!”

    婷婷还在哭,剧务人员赶紧走过来调解。

    你一句我一句,众人才终于了解到事情经过。

    原来今天剧组在图书馆取景,就在复习室下面那个小树林里拍摄。跟婷婷起冲突的男人是剧组里负责清场的工作人员。

    他在楼下巡逻的时候正好看见二楼有个女生站在窗边拿着手机在拍什么,以为她是在偷拍,当即上楼来要求她删除偷拍内容。

    但婷婷其实压根没拍他们,当时站在窗口是在跟她妈妈通视频电话。她解释之后还把自己跟妈妈的视频记录给男人看了,但男人不信,要求检查她的手机相册,婷婷自然不答应,于是两人就起了冲突。

    赵虞一行人冲进来的时候,男人就是打算抢婷婷的手机。

    这么听来,明显是剧组这边的问题,剧务当即呵斥了那男人两句,那男人梗着脖子辩解道:“她站在那拿着手机拍,底下又是沈老师,我当然以为她是在拍沈老师啊。给我看看不就完了,她越不让看,不就有问题嘛!”

    婷婷边哭边气愤道:“谁稀罕拍他啊!”

    另外两个室友异口同声:“对!谁稀罕啊!”

    赵虞:“…………”

    这么一会儿时间,她终于缓过神来,看了眼旁边有些尴尬摸鼻头的沈隽意,将愤怒的室友往后拉了拉,才冷声反问:“你想当然的认为她在拍剧组,就要求检查她的手机?你哪来的权利?你是警察吗?”

    剧务人员立刻对男人道:“你闭嘴!马上给这位同学道歉!”

    那男人涨红了脸,依言说了对不起,剧务工作人员又都过来赔礼道歉,态度十分和善。

    赵虞转头问婷婷:“你接受他们的道歉吗?”

    婷婷红着眼眶,看了看赶来保护自己的室友,又看了眼埋着头被工作人员厉声训斥的男人,最后道:“算了,懒得跟他们浪费时间,我还着急练题呢。”

    当事人都这样说了,自然没有揪着不放的道理。剧务人员赔笑着送她们离开,还送了四人一人一箱剧组赞助的饮料。

    四人正抱着饮料下楼,身后空荡的楼道有人喊道:“诶,小虞……”

    赵虞脚步一顿,其他三人都回过头去。

    室友嘶了一声,看着走过来的沈隽意,小声震惊:“不是吧?你们真认识啊?”

    赵虞抿了下唇没说话,颅内却已经开始头脑风暴。

    成熟!大方!高冷!女神!

    她可以!!!

    身后脚步渐近,赵虞调整好呼吸,终于转过身去,神情波澜不惊,淡声问:“什么事?”

    沈隽意站在最后一阶台阶上,看着眼前气质陌生的少女,有些尴尬,“额”了一下才说:“好久不见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原来你考到了这所大学啊。”

    赵虞心脏快要跳出喉咙,面上却还是淡淡的:“嗯。”

    沈隽意抓了下头发,试探着说:“我这几天都在这里拍戏,你有时间的话……”

    赵虞脱口而出:“没时间,马上考四级了,要刷题。”

    沈隽意:“…………”

    被拒绝地这么爽快,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都说女大十八变,当年那个单纯天真的小妹妹长大了,果然也变了很多。

    他是该改改自己这个自来熟的毛病。

    身后有工作人员喊“隽意老师”,他朝四人友好地笑了笑,又跟赵虞挥挥手:“那不打扰你们了,今天的事抱歉哈。”

    赵虞突然觉得怀里的饮料好重,她快抱不住了。

    楼道的窗户间有光漏进来,照着他往上离开的背影,白衬衫和黑发就笼在那团光影中,是她记忆中最深的模样。

    脑子里有道声音疯狂提醒着自己,现在还不行。

    不能私下见面给他惹麻烦。

    不能妄想以凡人之躯靠近太阳。

    不要当妹妹,不要只成为他身边关系亲近的朋友。

    她想要的,远不止这些。

    直到沈隽意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旁边屏气凝神的三个室友才纷纷呼了口气,无比震惊道:“虞虞你居然认识沈隽意?”

    赵虞闭了下眼,将翻涌的情绪一一压回心底:“小时候的邻居,走吧。”

    她看上去有些有气无力的,室友们也就没再多问。婷婷没受到什么实质性伤害,现在已经不生气了。

    大家一路嘻嘻哈哈吐槽回寝室,就是有点心疼那盒浪费掉的烤鸭。

    赵虞在学校住了两天就又回公司了。

    经过这件事,她对即将到来的考核更加迫不及待。

    林之南经常用一种怀疑的眼光打量她,“虞虞,你其实是个人造机器人对吧?永久马达,可以运行二十四小时,永远不会累的那种?!”

    赵虞:“……你有说骚话的时间,不如多压压腿?”

    林之南:“苍天呐,没想到我努力狂魔林之南也有被人教训的一天!”

    随着气温回升,五月的考核如期而至。

    这一次中级班有三分之二的练习生都报名了,冯优和林之南也在其中。中级升高级的考核要更复杂一些,一共分为四个项目:基本功,舞蹈,声乐,以及体能。

    舞蹈考核赵虞依旧选了沈隽意的歌。

    冯优这次倒是没嘲讽她了,毕竟在一个班训练了这么久,她也看到了赵虞的实力和付出,甚至在赵虞准备进考场的时候还晃过来幽幽说了句:“用我哥的歌,可别给他丢脸。”

    赵虞:“…………”

    一进考场,考核官们对她都有印象。

    其中一人笑着说:“你是公司历届练习生中训练时间最短就报名参加中升高的练习生,祝愿你能成功。”

    赵虞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她从来没对一件事这么执着过。

    考核结束后,她拿到的分数比初次考核还要高。除了纯声乐还有待提高外,其他三项几乎都表现完美,成为这次中升高考核中分数最高的第一名。

    第二名是冯优。

    林之南也晋升成功,分数排在中上的位置,抱着赵虞比自己拿了第一还兴奋:“出道指日可待!我们虞虞就是最吊的!”

    升入高级班,她们就是出道预备役了。

    虽然高级班里还有很多实力很强但一直没有出道的练习生,但这是离梦想最近的地方。

    站在这里,已经可以窥见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