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隽意自顾回忆了半天小时候,电话那头还是一片沉默,他不由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自来熟了?

    毕竟他也有很多年没见过这个邻居家的小妹妹了,说不定人家根本就不耐烦跟他聊过去呢。

    他隔着电话抓了下头发,掩饰自己的尴尬:“那等我回北京了,有空请你吃饭哈。”

    车窗外的夜景掠得飞快,就像赵虞此刻飞速运转的脑子。

    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就是现在!

    改变固有印象也是如此!

    谁要当他的妹妹?!谁是小跟屁虫?!

    她必须打破他对自己的固有认知,让他明白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小虞在成长!

    事不宜迟,刻不容缓,于是赵虞不失高冷地回答:“有空再说吧,我比较忙。”

    挂了电话,赵虞一把捂住狂跳的心脏。

    她缓了一会儿,又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有点高冷过头了?应该再委婉一点的吧?他不会因为自己这个语气以后都不理自己了吧?!

    赵虞哭唧唧抱住脑袋,问开车的司机:“陈叔叔,我刚才接电话的语气是不是不太好啊?”

    司机乐呵呵的:“啊?没有啊,挺有礼貌的。”

    赵虞独自郁闷去了。

    另一头,沈隽意看着暗下来的手机屏幕,有些怅然地叹了声气。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毕竟自从他成名后,很多以前的朋友同学都生疏了。

    旁边整理东西的助理小狮站起身问:“这就挂啦?周哥不是让你跟对方商量一下,看能不能让她那边出一个辟谣声明吗?”

    沈隽意收起手机:“不用,莫名其妙被卷进我的绯闻里已经很打扰人家了。”

    小狮把外套递给他,声音转而有些气愤:“那些粉丝真的有毛病,拍照就算了,还把照片爆出来,根本不配当粉丝!我看要不还是让奶奶搬家吧。”

    沈隽意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奶奶在那住几十年了,不愿意搬。没事,我回去了再雇几个护工。”

    ……

    对上班族来说,年假已经过了大半。

    赵虞到达练习生宿舍是凌晨,给爸妈报了个平安就洗漱上床了。

    之前热闹的宿舍现在只有她一个人,赵虞躺在黑暗里又刷了会儿微博。网上讨论沈隽意神秘女友的热度已经降了很多,那些想捶他偷偷恋爱的黑粉因为实锤不够硬也渐渐偃旗息鼓了。

    不过也有营销号还在带节奏:沈隽意出道以来怎么老传绯闻呢?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他自身肯定也有问题吧。

    赵虞气得用小号不熟练地喷人:人家长得帅!要你管!帅哥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你这种瓜娃子就是想传也没人愿意跟你传!

    五分钟之后收到【沈隽意反黑组】的私信:薏仁你好,请问可以删除你刚才在【娱乐小喇叭】下的发言吗?有变相承认沈隽意传绯闻招黑的嫌疑哦。不删除一律当做披皮黑处理,禁止超话发帖。

    第一次在网上喷人的赵虞:“…………”

    你们粉圈太严格了QAQ

    删掉评论后,赵虞不再冲浪找气受,关掉手机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她还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到宿舍门被打开,有人推着行李箱走进来的声音。赵虞睁开半只眼,翻身往下瞟。

    床帐被掀开,林之南一身寒意扑上来:“虞虞!起床啦!”

    赵虞被她伸进被窝摸大腿的手冰得一个哆嗦,又叫又笑地往后缩:“你怎么也回来啦?”

    林之南笑嘻嘻的:“来陪你呀,不然你一个人多可怜。”

    赵虞感动地伸手抱她:“南南真好!”

    林之南埋在她胸前吸了一口:“美女好香。”

    两人嘻嘻哈哈闹了半天,洗漱完又一起出去吃了个午饭,就回公司开始训练了。

    这个时间段,练习生们基本都不在,不过也有因为各种原因提前回来的,各层楼的教室窸窸窣窣传出音乐,显得有些冷清。

    赵虞换了训练服,刚热完身,转头就看见林之南正盯着她看。见她望来,林之南开玩笑说:“虞虞,我发现你跟沈隽意那张绯闻照片上的女生背影好像哦。”

    赵虞顿时一阵心虚:“你不要胡说!一点都不像!”

    林之南哈哈大笑:“我就随便说说,你这么紧张干嘛,当然不可能是你啦。你要是沈隽意的邻居,还会怂到连合照都不敢去要吗哈哈哈哈哈!”

    赵虞:“…………”

    你妈哒QAQ!

    假期结束,练习生们陆陆续续回到了公司。距离下次考核不远了,大家又开始为新一轮的考核努力着。

    赵虞继续着公司学校两头跑的生活,连出了名的努力狂魔林之南都自愧不如。

    因为跟冯优同班,赵虞时而都能听到有关沈隽意的最新情报。

    又有什么代言啦,参加了某个综艺啦,接了某部剧啦,拿了什么奖啦。

    赵虞怅然地想,他越来越红,自己什么时候才追得上啊。

    没课休息的时候,冯优会在教室看沈隽意的采访和视频,赵虞不敢像她那样明目张胆,每次都装作不经意坐在她旁边,偷瞄两眼。

    手机里正在播前不久一次红毯的媒体采访。

    赵虞拎着水瓶靠在墙上,看似闭目养神,其实竖直了耳朵,听冯优手机里传出沈隽意的声音:“好了,轮到这边的媒体朋友了,什么?绯闻女友?好了,下一个。”

    视频里都是相机不停咔嚓的声音,沈隽意笑着说:“开个玩笑,哪有什么绯闻女友,你们不知道我是个事业型偶像吗?”

    有媒体问:“那你打算多少岁谈恋爱?”

    沈隽意嘶了一声:“三十岁吧?”他顿了顿,不知道在问谁:“三十岁可以吗?哦不行,我经纪人说不行,那就四十岁吧。”

    现场哄然大笑。

    又有人问:“那到时候粉丝会在你的选择范围内吗?”

    沈隽意:“开什么玩笑,我粉丝都喊我儿子的。”

    冯优在旁边捂着嘴跺脚:“啊啊啊崽崽好可爱!”

    赵虞默默喝了口手里的矿泉水。

    视频里头传出经纪人的声音:“最后一个问题。”

    媒体又争抢起来,沈隽意说:“诶别挤别挤,注意安全,那位穿红外套的朋友,就你吧,红色是我的应援色,你要问什么?嗯……理想型……怎么就没人想问问我的事业吗?我的事业不值得你们关心吗?”

    吵闹了一会儿,赵虞听到视频里笑吟吟的声音:“成熟大方的女神型吧,比如梁丘玉老师,绝对不是因为最近跟梁丘老师合作了新戏才这么说的。”

    赵虞转头看了看身后墙镜里的自己。

    成熟,大方,女神,哪一点都不是自己。

    她完美避开了他的理想型呢,微笑。

    因为想参加五月份的中级升高级考核,学校那边能不上的课赵虞都没上了,又跟辅导员申请了不住寝的资格,全身心扎进训练里。

    天气回暖后,街边的榆叶梅都开了,室友们纷纷威胁赵虞,要是再不回寝室一趟就剥去她舍花的头衔。

    提前结束训练,赵虞买了两只烤鸭回学校赔罪。

    刚一进校门,就接到室友的电话。

    她拿着手机高高兴兴地说:“我买了烤鸭哦!”

    那头却急躁躁的:“婷婷被剧组的人扣住了!我们现在正赶过去!”

    赵虞懵了一下:“啊?什么剧组?”

    室友边跑边解释,赵虞这才知道,原来最近有个剧组在学校取景拍戏,婷婷今天在图书馆看书,不知道怎么跟剧组起了冲突,现在被扣着不让走。

    挂了电话,赵虞提着烤鸭就往图书馆跑。

    寝室和校门口到图书馆的距离差不多,两拨人同时到,另外两个室友都还穿着拖鞋,急得不行:“我给辅导员打电话没接,我们先上去!”

    婷婷刚才发来的信息说她在复习室里。

    三人急匆匆赶过去,刚进一门,赵虞就看见有个男人拽着婷婷在从她手里抢什么。

    她抬手就把手里装烤鸭的盒子砸了过去,与其同时,另一头也传来一声厉喝:“住手!”

    那声音有些熟悉,她正在气头上也没反应过来,两三步冲到婷婷面前把她拉到自己身后,指着面前那男人的鼻子骂道:“你他妈干什么!”

    室友们都跑过来,把婷婷围在了中间。

    那男人被砸了一身,又被一个臭丫头指着鼻子骂,也是非常生气,抬手就想挥开她的手。

    手刚抬到半空,就被人从身后捏住了。

    赵虞转头看去,狰狞的神情一下僵在脸上。

    沈隽意穿了件白衬衣,碎发薄薄一层散在额前,总是笑嘻嘻的神情难得有些严肃,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男人的手腕,因为身高压制,反倒显得对方像是被欺负的那个。

    剧组的工作人员一连串地追了过来,呵斥的询问的安抚的,伴着婷婷的哭声,一时之间吵得不行。

    赵虞却好像什么也听不到,甚至连指在半空中的那只手都忘了放下来,呆呆站在那,看上去傻极了。

    直到沈隽意转身问:“你们没事吧?”

    视线相对,她瞳孔放得更大。

    沈隽意也愣了愣,只是几秒,忽而笑起来,歪着头抓了下头发:“诶,你好像有点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