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大人们都在聊天打麻将,只有赵虞搬着小板凳坐到电视机前,数着节目单上的排号,等沈隽意出场。

    他是跟圈内的几位前辈一起出场的,表演一个唱歌类的节目。

    给到他身上的近景镜头其实并不多,赵虞用手机对准电视屏幕抓拍了好几次都拍糊了,最后又默默删掉。

    表演结束后,另一个台在转播后台采访。

    赵虞又换台看采访。

    调过去的时候,屏幕里正在采访同台表演的前辈,站在旁边的沈隽意正笑着跟身后的工作人员说什么,眉眼飞扬。

    过了一会儿,才轮到他。

    主持人说:“跟电视前的观众们拜个年吧。”

    少年穿了身红色的西装,丰神俊采,妆发规规矩矩的,不像平时活动视频里那么不着调,笑着冲镜头挥手:“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沈隽意,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主持人介绍了几句他的作品,又笑着问:“听说你之前许愿能上春晚,现在愿望已经实现了,那下一个愿望是什么?”

    沈隽意:“希望明年可以继续上春晚。”

    周围的人都笑得不行,只有电视前的赵虞觉得有点难过。

    采访不到一分钟就结束了,赵虞又换台继续看春晚,但接下来就有点意兴阑珊了。快到凌晨十二点时,她拿出手机点开短信栏。

    跟沈隽意的聊天依旧停留在高考结束那天。

    她盯着屏幕看了半天,直到时钟指向十一点五十九分,才终于写下一段长长的祝福:

    ——鞭炮响,新年到,短信带着问候到,心中祝福也送到!小虞在这里祝你新年快乐,身体健康,来年事事顺,事业步步高!

    一条非常像群发的短信,其实只发给了他一个人。

    电视里开始倒计时。

    数到一的时候,新年的钟声敲响,赵虞准时按下发送键。明明只是发了条祝福短信,耳根却已经烧红了。

    少女不可说的心事就藏在这条祝福信息里,飞向了远方。

    跨年夜的凌晨也十分热闹,街上车流不绝。

    沈隽意被堵在路上,躺在保姆车里睡觉。十二点刚过,无数新年祝福就涌入他的手机,车内一时震动不断。

    助理拿着手机说:“都是拜年的。”

    沈隽意最近行程太多,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睡过好觉,闭着眼困恹恹道:“帮我读一读。”

    助理就挨条挨条读给他听,读完了,他又口述回复,助理帮他打字发过去。

    一般对方也就是发个“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过来,他只要回个“新年快乐”就好了,结果读到赵虞那条时,助理直接笑场了。

    沈隽意听完,沉默了好一会儿:“还挺押韵……等等我想想这条怎么回复才好。”

    助理说:“这一看就是群发的嘛,回个新年快乐就行了。”

    沈隽意:“那不行,显得我多没文化啊。”

    于是半个小时之后,眼巴巴捧着手机的赵虞终于等来了沈隽意的回复:

    ——新年到,祝福到,隽意向你问个好。祝你身体健□□活好,学业顺利心情妙,吉祥如意全报到,幸福好运总围绕!

    赵虞:“………………”

    呜呜呜什么嘛,自己编辑了那么久,他就复制了条群发的拜年信息敷衍她!

    回她一个真诚的“新年快乐”是会怎样!

    赵虞气愤地扔掉手机去睡觉了。

    大年初一,亲戚间开始串门。

    江家在这边的亲戚不算多,大多数早年都搬去上海了。赵虞不必应付长辈们的连环问候,轻松不少,除了在家吃吃玩玩,就是去隔壁陪沈奶奶说说话。

    沈奶奶说沈隽意结束工作,过几天就要回来了。

    赵虞有点紧张。

    就要见面了吗?这么多年没见了,见到之后说点什么呢?他会不会还是把自己当做邻居家的小妹妹看待啊?

    要不还是别见了吧?

    可是又有一点点想见他,想跟他说说话……

    赵虞纠结的在床上扭成了一条虫。

    晚上一家人正坐在客厅看电视聊天的时候,外头突然爆发出一阵喧闹,踢踢踏踏的杂乱脚步声在夜晚的小巷中动静格外大。

    赵虞耳尖的听到沈奶奶家那个护工小罗的声音。

    江蕾担忧道:“别是进小偷了吧?江誉你去看看。”

    江誉起身往外走,赵虞也赶紧从沙发上蹦下来穿上鞋:“我也去!”

    走到门外时,动静已经小了,护工站在门口骂着什么,江誉问:“什么事儿啊?怎么了?”

    护工回道:“一群人蹲在门口偷拍,没事,已经走了。”

    江誉皱眉往巷口的方向看了看,低声跟赵虞说:“不知道是粉丝还是狗仔,这些人真是有病,大过年的,来打扰老人做什么。”

    赵虞也有点生气,对护工道:“小罗姐姐,有什么事你喊我们。”

    小罗连声应了。

    回到客厅江誉把事儿说了,赵康宁感慨道:“明星也不好当啊。”他看了赵虞一眼,故意叹着气打趣:“哎,以后等幺儿出名了,我们还是搬家吧。”

    赵虞叉腰:“江蕾同志,我要举报赵康宁同志今天偷偷在小花园抽烟了!”

    江蕾唰唰朝老公扔过去一个眼刀。

    赵康宁:“…………”

    第二天下午,赵虞做完日常训练,正打算去洗个澡,搁在床上的手机疯狂震动起来。

    是林之南打过来的。

    赵虞接通电话刚“喂”了一声,就听见那头兴奋又震惊的声音:“你看热搜了吗!沈隽意女朋友曝光了!都带回家过年了!”

    赵虞:“???”

    她心里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

    赶紧点开微博,热搜第一的词条是“沈隽意神秘女友”,后面跟了一个爆字。

    照片显然是偷拍的,只有一个背影。

    能明显看出是一名女生,穿着毛茸茸的拖鞋,正走进沈隽意奶奶家的院门,手里还提着居家用的红色塑料袋。

    十分生活化的打扮。

    爆料说,这是沈隽意的神秘女友,过年期间一直住在他奶奶家。有人爆出了沈隽意的行程,他明天早上就要飞杭州,显而易见是来见女友的。

    赵虞左看右看,觉得这个毛茸茸的拖鞋和红色塑料袋真他妈眼熟啊。

    这他妈不是自己吗???

    昨天亲戚送来了一箱红富士苹果,质地软绵绵的,比较适合老人吃,赵虞就用袋子装了十个拿过去送给沈奶奶。

    居然被拍照了??

    沈隽意流量大热度高,一旦涉及他的事都会被营销号疯转,网友也都热衷吃他的瓜。从照片爆出来到现在,谣言已经传得有声有色,热搜里都是骂他偶像失格的。

    赵虞看着手机都懵逼了。

    她愣了一会儿,赶紧给蔺忆发消息:忆忆,你看见热搜了吗?是假的不要信啊!

    蔺忆:我当然不信!哥哥是不会做自毁前程的事的!他答应过粉丝会好好搞事业的!垃圾华畅,为什么还不出来辟谣!不过那女生到底是谁啊?亲戚吗?

    赵虞不敢告诉她那是自己……

    好在只有一个模糊的背影,没人认出她来。

    华畅很快出了声明,解释那只是家里的邻居提着礼物去拜年的,希望大家不要以谣传谣,并对偷拍的人进行严肃警告和严厉谴责,呼吁大家不要打扰老人。

    赵虞想起昨晚蹲在门口偷拍的那群人,气得牙痒痒。

    尽管公司辟了谣,但也不是所有人都相信这个说法,沈隽意上一个跟伴舞成员的绯闻到现在还有黑粉抓着不放呢。

    顶峰很高,风雪也更大。

    这无疑又给他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赵虞愧疚死了。

    明明她已经很小心了,为什么还是给他惹麻烦了啊。

    网络上的热议一波接一波,他一定焦头烂额吧,会不会……觉得她很讨厌啊。

    明天他就要回来了。

    沈奶奶昨天说,等他回来,大家一起包饺子吃。

    如果又被偷拍了,就更解释不清了吧。

    网上有关这件事的议论还在继续,赵虞已经收拾行李连夜离开了杭州。

    她的假期也只有两天就要结束了,提前回到公司训练,总比留在那继续给他添麻烦好。

    北京比杭州要冷一些。

    下飞机的时候已经快半夜十一点了,江誉提前帮她联系了认识的司机,正在往后备箱搬行李,电话响起来。

    她以为是妈妈打来的,随手划开“喂”了一声。

    那头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喂,小虞吗?”

    赵虞愣在原地,夜晚的风雪灌进领口,冻得她一个哆嗦。

    沈隽意没收到回应,又喊了一声:“喂,是小虞吗?”

    赵虞缓缓深呼吸了一下,将声音控制在正常的语气中才终于开口:“嗯,是我。”

    她坐上车子,关上车门后,他的声音在耳边更加清晰起来,“我刚结束工作,今天热搜上的事你看到了吧?抱歉给你添麻烦了啊。”

    赵虞怔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为什么给她道歉。

    明明是她给他惹麻烦了。

    那头笑吟吟的,似乎今天的事对他毫无影响:“我明天就回杭州了,奶奶说要跟你一起包饺子,馅儿都调好了。”

    赵虞默了默,刻意保持自然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淡漠:“我已经回学校了。”

    沈隽意有些意外,“这么快啊?”他不无遗憾地说:“我还想看看你长高了没呢,奶奶说你变化可大了。”

    言语间,她似乎仍是当初跟在他身后团团转的那个邻居小妹妹。

    谁会喜欢一个跟屁虫啊!

    赵虞太绝望了。

    上天给她的明明是青梅竹马的剧本,却硬生生被自己演成了哥哥妹妹跟屁虫剧情!

    小时候的自己到底在搞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