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之后就是军训,在这之前赵虞要参加公司这一次的晋升考核。

    考核一共三天,赵虞被安排在最后一天的下午。初级班的同学都已经考完了,结果还没出,林之南来楼下接她的时候一脸肉眼可见的紧张。

    赵虞安慰她:“你不是说发挥得挺好的吗,这次肯定没问题的!”

    林之南叹了叹气,又问她:“你准备得怎么样?”

    赵虞冲她比了个OK的手势。

    因为一直是老师的夸赞对象,赵虞一进去,考核官们都不由直了直身体,透出些许期待来。

    赵虞本来不紧张的,被这么一盯,也不由得生出几分紧张,在心里安慰自己,这还能比得过艺考吗?不怕!稳住!

    考核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基本功,一个是唱跳表演。

    基本功考核赵虞飞速过关,等到唱跳考核时,她深提一口气,好半天才点头示意了下音响师。

    音乐响起时,底下的考核官挑了下眉,其中一人偏头交流:“这是沈隽意的歌吧?”

    “对,《Sobusy》,这歌挺难的,她居然会选这首,看来对自己的实力很有把握。”

    《Sobusy》是沈隽意上半年出的单曲,至今还在音乐榜单第一的位置,无论是舞蹈还是vocal都不简单,其中舞蹈部分十分具有男性的力量,其实并不适合女生跳。

    赵虞练了很久。

    期间老师建议过她换歌,以她目前的实力跳这首歌还是太吃力了。

    但这是沈隽意今年拿到最佳单曲的歌。

    她想用他拿奖的歌,陪着自己一起向上。

    每一个动作,每一步舞步,她都已经练到烂熟心头,成为了肌肉记忆。她做了少许改编,但依旧保留了这首歌的精髓,当男性力量由女性展示出来时,就多了丝性感的飒意。

    音乐声停下时,赵虞才终于敢大口喘气。

    考核官门耳语几句,抬头点评道:“气息还是不太稳,vocal需要加强。”

    赵虞顿时憋住气。

    又听考核官笑着说:“不过能将这首歌完整跳下来,没有一处失误,你已经很棒了。”

    赵虞这才长长松了口气,满眼期待地问:“我通过了吗?”

    考核官被她的孩子气逗笑了:“明天你就知道了。”

    出去的时候,初级班的几个同学都等在外面,一见她出来都围上去:“怎么样怎么样?没有失误吧?”

    赵虞委屈巴巴的:“副歌部分有点飘了,气息没稳住。”

    大家纷纷安慰,又叹气说:“你就不该选沈隽意那首歌,太难了。不过他的歌表现力确实很强,比较能抓眼球,就看考核官怎么评判了。”

    几个人正边走边议论,旁边传来一声冷笑:“有的人刚学会走就想着飞,就这也敢跳《Sobusy》。”

    赵虞看了冯优一眼,正要说话,林之南倒是先帮她怼人了:“怎么?沈隽意的舞就你能跳?你跟沈隽意买独家版权了?”

    赵虞这才知道冯优考核也选了沈隽意的歌。

    旁边的女生小声道:“她也太霸道了,也不能因为喜欢沈隽意就看不惯别人也选他的歌啊。”

    赵虞:“?”

    她问:“什么?”

    女生撇了下嘴:“她是沈隽意的粉丝啊。”

    赵虞:“…………”

    她一言难尽地看了冯优一眼。

    ……突然觉得她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身边的朋友都是霍希的粉丝,对立阵营反而是薏仁,这世界太过魔幻!

    考核结束,赵虞就要回学校准备接下来为期半个月的军训了,林之南保证等明天考核结果一出来就发消息告诉她。

    到宿舍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赵虞买了夜宵回去,一进去看见三个室友正围在一起尖叫着看霍希的视频,顿时不想把夜宵给她们了。

    婉拒了室友们一起看视频的邀请,赵虞坐在床上戴着耳机偷偷刷沈隽意的相关。

    蔺忆给她发了条微信:虞虞,下周五哥哥有个代言门店活动,要不要一起去!不用抢票!我们提前去蹲点!

    赵虞发了个大哭的表情:我下周在军训。

    蔺忆说:哦哦对,差点忘了你是新生,哈哈哈那你加油啊,记得多涂点防晒霜,我会给你拍现场视频的。

    两人聊了几句,赵虞看了眼时而爆发出花痴尖叫的室友,忍不住问蔺忆:忆忆,那个霍希最近很火吗?我看他的数据榜都快追上我们了。

    蔺忆秒回三个感叹号过来,然后说:他就是虚火!我们都不屑把他放在眼里!虞虞你记住,追星最重要的就是专注自家!

    追星小白赵虞:好的!我记住了!

    第二天一早,军训正式开始。

    训练的时候不能带手机,赵虞一上午都有些魂不守舍,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才飞奔回宿舍看林之南发来的考核结果。

    微信里已经有好几条消息:

    ——林之南:啊啊啊我们都通过考核了!!!

    ——林之南:冯优中升高没过,我们现在和她同班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烦躁……

    ——林之南:你打破了她两个月的记录!现在大家都在议论你!冯优脸臭死了,可惜你看不见哈哈哈哈哈哈

    ——林之南:唉,都是沈隽意的粉丝,差别咋这么大呢

    赵虞紧绷一上午的神经总算松了,高兴地回了她一个表情包。

    林之南秒回:虞虞最棒!

    赵虞:南南也很棒!加油训练,等我回来!

    林之南:你在学校也别懈怠啊,中级班的训练强度更大了,我怕你回来跟不上。

    赵虞:你以为军训很轻松吗?!

    军训的强度并不低,这些大一新生们每天经受着魔鬼般的折磨,赵虞权当是体能训练了。加上之前一个月的集训,她应付起来其实还挺轻松的。

    因为练过芭蕾,体型好,教官一看,哟,这姑娘军姿站得真标准!

    就把她拎出来当标兵了。

    男生看她,女生也看她,于是刚从舍花晋升为班花的赵虞又荣获了校花称号。室友兴奋地抱着她狂摇:“校花诶!校花诶!虞虞牛批!”

    赵虞显得十分荣辱不惊:“正常操作罢辽,淡定。”

    室友:“……怎么感觉虞虞好像有点自恋?”

    另一个室友:“自信点,把好像去掉,她就是很自恋。”

    赵虞:“我哪有!”

    室友:“自恋不自知罢辽。”

    赵虞:“……”

    我难道真的很自恋吗?她有些不服气。

    结束一天的军训去洗澡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赵虞摸摸锁骨,又摸摸马甲线,最后中肯地评价:“我身材真好!”

    ……

    半月军训一晃而过。

    虽然涂了防晒霜,赵虞还是晒黑了一些,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颜值,气质反而因为肤色显得更酷了。

    结束军训,恢复正常上课,赵虞就开始公司学校两头跑了。好在开学时已经跟校方协调过,两头都不耽误,只是她会比旁人累一些。

    学校的课程也有舞蹈训练,赵虞感觉自己那十几年练舞划的水都在现在补回来了。

    小时候偷过的懒,都是现在流下的汗QAQ

    在教室上英语课的时候,林之南打了个电话过来。赵虞看了眼讲台上严厉的英语老师,掐了电话。

    没想到刚挂断她又打了过来,赵虞偷偷钻到课桌下面,捂住嘴用气音说:“干什么!我在上课!”

    那头声音尖到变调:“你快回公司来!沈隽意来了!”

    赵虞:“!!!”

    讲台上传来英语老师严厉的声音:“下面的同学在做什么?不想听课可以出去!”

    赵虞:“…………”

    她英语本来就烂,期末考试估计有点悬,要是再扣课堂分,这科估计就要挂了。

    只能咬咬牙挂了林之南的电话,然后偷摸摸回了个消息回去:我下课就回来!

    林之南:等你下课黄花菜都凉了!他过来见个编舞老师,估计聊完就要走,冯优都去要了签名合照!你要错过你的爱豆了!

    赵虞慌得一批:你帮我拖住他!

    林之南:???你当我是谁???我能拖住沈隽意我还在这混???

    赵虞没再回她消息。

    林之南看着办公室外围观的人群,忍不住跺脚。

    一个多小时后,办公室的门从里打开,沈隽意一边笑着和编舞老师聊天一边走了出来。林之南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被美颜暴击搞了个措手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沈隽意已经快走进电梯了。

    虞虞见不到真人就算了,视频怎么着也得见一见吧!

    林之南赶紧掏出手机拍视频,结果跟在沈隽意身边的助理发现了,立刻道:“不准拍照!”

    林之南手一抖,尴尬地放下手机。

    正在和编舞老师聊天的沈隽意抬头一看,对上林之南窘迫的神情,倒是笑得很友善:“要合照吗?”

    林之南吞了下口水,慢吞吞走过去,鼓起勇气说:“我不要合照,想要个签名行吗”

    沈隽意笑着点头:“行啊。”

    他这么平易近人,林之南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拿完签名,沈隽意跟她挥了挥手才走进电梯。林之南看看纸上飞扬的笔记,又看看里头笑容洋溢的少年,心里默默想:难怪虞虞喜欢他呢。

    虽然没有见到真人,能拿到签名,虞虞应该也会高兴吧!

    林之南美滋滋把签名放回兜里,正要离开,旁边那扇电梯门“叮”一声打开了,赵虞大汗淋漓从里头冲出来,一见她立刻问:“人呢?!”

    林之南指着旁边的电梯跺脚:“刚进去!!!快!我们走楼梯!还能赶上!”

    一楼是大堂,二楼是环形而上的楼梯走廊。

    跑到二楼时,刚好能看见沈隽意一行人往旋转玻璃门走去。

    林之南着急地拖着她还要往下跑,赵虞突然一把拉住她。

    林之南回头,看见她气喘吁吁的,目光却紧紧盯着旋转大门,小声说:“不去了,在这里看看就行了。”

    林之南比她还着急:“要合照啊!”

    赵虞摇头:“不要了,看看就行。”

    林之南恨铁不成钢:“你怎么这么怂啊!”

    赵虞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好半天才慢腾腾开口:“现在还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