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易娱乐的练习生训练模式分为三个等级,初级班、中级班以及高级班。每三个月会进行一次内部考核,初级升中级,中级升高级,出道名额自然都是从高级班里选择的。

    赵虞虽然有舞蹈功底,但要进行系统的唱跳训练,她作为新人还是更适合初级班。

    公司以前从未出现过她这种特例,又是杨总亲自交代下来的,负责练习生的部门都知道来了个有背景的练习生。

    赵虞是早上八点准时到的训练大楼。

    江蕾和江誉把她送到门口,又嘱咐了几句,才不放心地看着她一蹦一跳地进去了。

    赵虞给昨天加的负责人发了条微信:韩姐,我到啦。

    韩霜是这一批练习生的总负责人,上至训练成效下至衣食住行都由她负责监管。前两天得知公司分了一个有背景的新人过来,还以为是哪个高层的千金来体验生活的,对赵虞的态度很客气。

    这种千金大小姐也就是抱着当明星的梦随便来玩玩儿,哪里知道明星光鲜亮丽的背后付出了多少,待不了几天就会吵着不练了,这种事她见多了。

    韩霜发了个笑脸,回复道:好的,先来办公室找我吧。

    没多会儿,外面就有人敲门。

    韩霜抬头道:“进。”

    房门被推开,进来了一个扎着高马尾,穿着白T恤短裙的少女。

    只一眼,韩霜眼睛就亮了。

    她做一行太久了,以前带艺人,现在带练习生,见过无数有潜力的新人,以她的嗅觉和眼光,很容易分辨一个人有没有火的潜质。

    眼前的这个少女,外形条件实在太好了。

    资料说她今年才十八岁,漂亮的五官还未脱青春稚气,可就是这种稚气,使她明艳夺目的美貌多了丝令人心动的单纯,介于女孩和女人之间的气质,可塑性太强了。

    韩霜还在暗自惊叹中,她已经走过来,清澈的眼眸里有小女孩初入社会的紧张,也有闪闪发亮的期待:“韩姐你好,我是赵虞,我今天来报道。”

    跟她想象中娇纵的千金小姐一点都不一样,真实又可爱。

    韩霜跟江蕾年龄相仿,气质又温和,赵虞跟她聊了会儿天,起先的拘谨也都消失了。韩霜跟她大概介绍了公司的情况,便带着她前往训练室。

    初级班的练习室内已经有十几名女生,站成几列跟着前面的老师学舞。

    韩霜等她们练完这一part才带着赵虞走进去,拍了拍手介绍道:“来了位新成员,以后跟大家一起训练。来,小虞,跟大家打个招呼。”

    这还是韩姐第一次亲自带练习生过来,大汗淋漓的女生们都好奇地打量门口漂亮养眼的少女。

    赵虞自我介绍完就去换训练服了,回来的时候大家正在课间休息,看见她回来,都热情地跟她打招呼。

    现阶段大家都还是小萌新,没多少心思,赵虞长得好看,性格又大大咧咧的,一上午时间就跟新伙伴们打成一片。

    初级班里有跟她一样的新人,刚成为练习生没几天,也有训练了一段时间但基础不好无法晋升的差生。

    赵虞有舞蹈底子,追她们的进度完全没问题。上了一节课老师就看出她底子不错,笑着问:“学跳舞多少年了?”

    赵虞斗胆回答:“十……十几年了吧……”

    她也没说谎,她的确是从三岁就开始压腿了嘛。

    周围一片“哇”声。

    只有老师看出她这“十几年”水分有多大,笑了笑说:“那还要加油哦。”

    赵虞搞了个面红耳赤。

    不过这一问一答,她顿时成了同伴们眼中的学霸,站在她旁边的女生不无羡慕地说:“你这么厉害,说不定下个月的内部考核就能升中级班了呢。”

    内部考核每三个月进行一次,上一次考核已经是两个月前了。

    另一边的女生兴奋道:“对!打破冯优当初两个月升班的最快记录!让她以后再嘚瑟!”

    赵虞突然觉得自己刚才不应该吹牛逼。

    身后压腿的女生笑着开口:“好了,你们别给小虞压力了,她才来第一天呢。”

    大家这才嘻嘻哈哈换了话题。

    压腿的女生叫林之南,跟传闻中天赋极佳的冯优是同一批练习生,可是冯优现在已经在准备升高级班了,她依旧待在初级班。

    中午去吃饭的时候,林之南还在教室训练,只喊同伴帮她带个包子回来。

    赵虞偷偷感慨:“她好努力啊。”

    另一个女生说:“之南姐是我们中最努力的了,她每天早上六点就来训练,要练到凌晨呢。”

    赵虞咋舌。

    吃过午饭,又是新一轮的训练。

    赵虞的体力并不算好,一天下来感觉整个人都被抽空了。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这一个月她会住在练习生宿舍,集中训练。

    公司规定的时间是早八晚六,但一般大家会自动练到晚上□□点才回去。

    练到十一二点的是少数,像林之南那种练到凌晨一两点的就更是极少数。

    赵虞坚持到九点,双手都快抬不起来了,回到宿舍只洗了个澡,脑袋一挨枕头就睡着了。半夜朦朦胧胧间,听到厕所传来浅浅的水流声。

    她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凌晨两点。

    林之南睡她下铺,摸黑轻手轻脚走过来时,赵虞伸出手机给她打光。

    她有些不好意思:“我吵醒你了吗?”

    赵虞用气音小声说:“没有,我全身都疼,睡得不安稳。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林之南笑了笑:“练起来没看时间,你快睡吧。”

    赵虞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早上七点的闹钟没能把睡成一头猪的她叫醒。还是对床的女生爬上来摇醒她:“小虞,该起床了。”

    半梦半醒的赵虞:“完了!我好像瘫痪了!”

    室友:“???”

    赵虞:“我的四肢疼得动不了了!”

    室友哭笑不得:“瘫痪是没有知觉的,你还知道疼,那说明没事,快起来啦。”

    赵虞哭唧唧从床上爬起来:“我高三都没这么累过。”

    等她拖着酸疼的身体来到训练室时,林之南已经独自练习两个小时了,赵虞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中午是她给林之南带包子回来。

    空旷的教室内只有林之南一个人,还在不停地练习早上老师教的动作,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赵虞坐在地板上嘬奶茶,不得不提醒:“南南,包子冷了。”

    她这才走过来拿起包子咬了两口,又灌了两口矿泉水,就又要回去练。

    赵虞赶紧拉住她:“你休息下吧,刚吃了东西就跳会导致胃下垂的!”

    林之南看了她两眼,笑了下,总算坐了下来。

    赵虞又从兜里掏出一袋坚果,两人分着吃,她看着林之南就没干过的衣服感慨:“你也太拼了吧,都不会累的吗?”

    林之南叹着气说:“勤能补拙嘛。”

    她学舞学得迟,身体和韧带都已经长定型了,舞蹈基本功说的是基本,其实是最难的。赵虞这种打小练舞的,真是羡慕都羡慕不来。

    距离考核只有一个月了。

    这是她第三次参加考核,如果再失败,这么努力的她可能就要成为一个笑话了。

    赵虞搁在地板上的手机响了一下,林之南拿过来递给她,等她回完消息才笑着说:“你喜欢沈隽意啊?”

    赵虞惊得差点蹦起来:“什么?!”

    林之南指了下她亮起的手机屏保,上面赫然是沈隽意的照片。

    那是前不久的演唱会照片,他穿了件白色的衬衣,手里拿着一瓶水笑盈盈偏头看向观众席,一缕黑发掠在眼角,比夏夜的星星还亮。

    像极了她第一次遇见他时,那个裹挟着炽热夏风闯进她生命的少年。

    整场演唱会,赵虞最喜欢的就是这一组图,逛超话时偷偷保存了好多。

    秘密被揭穿,她顿时浑身都不自在了,立刻做贼心虚地否认:“不喜欢!”

    林之南被她逗笑了:“不喜欢还用他的照片当屏保啊?哎呀没事,当他的粉丝不丢脸。虽然他实力一般吧,但长得确实帅,喜欢帅哥是人之常情。”

    赵虞憋红了脸,好半天才蚊子哼哼似的憋出一句:“他……他实力挺好的……”

    林之南一愣,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个实力控,一不留神就……我不该当着你的面说你爱豆,我其实也挺喜欢他的,对不起啊小虞。”

    赵虞怪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没有否认他其实不是自己的爱豆。

    喜欢他这件事,从他成为明星开始,就注定要成为她说不出口的秘密了。

    林之南拍拍她的肩:“加油呀,等你出道了,就可以近距离找他要签名合照了,说不定你们还有机会合作呢!”

    赵虞把手机放回去,斗志昂扬地站起身:“练习吧!”

    林之南:“嗯?”

    赵虞:“要更努力才行!”

    站上最高的舞台,站在他的身边。

    要更努力才行。

    晚上训练结束,大家惊讶地发现赵虞丝毫没有离开的迹象。同一个宿舍的室友大惊失色:“小虞,你是被之南姐传染了吗!”

    赵虞累得没力气说话,只挥了下手,让她们要走赶紧走。

    她底子好没错,但她体力真的不行,林之南着重练舞蹈,她就着重练体力和心肺,其实比林之南还要累。

    到凌晨十二点,林之南主动停下来喊她:“小虞,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

    教室里都是赵虞的喘息声。

    从公司到宿舍有十分钟的路程,夏夜的月色格外亮,风里还有烧烤的香味。赵虞嗅了两下,开心地说:“我们明晚提前半小时结束,来吃夜宵吧。”

    林之南有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明晚你还要跟着我练啊?”

    赵虞叹着气说:“勤能补拙嘛。”

    林之南哭笑不得:“你哪里拙了?”

    赵虞:“哎,你是不知道我有多拙……”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赵虞是心血来潮,毕竟以她的条件实在没必要这样逼自己。但一天又一天,她除了喊累,一次也没懈怠过。

    每一次当她气喘吁吁躺在坚硬的地板上不想起来时,脑海里总会浮现演唱会那一晚,他站在舞台上比太阳还耀眼的画面。

    从小到大,她总是半途而废。

    从小到大,她唯一坚持下来的事情就是喜欢他。

    这一次,她不可以放弃。一旦放弃,这场伴随她整个少女时代的暗恋,就真的要就此终结了。

    赵虞花了一段时间来适应这个节奏,开始习惯每天除了吃饭睡觉接妈妈的电话,其余时间都用在训练上。

    有时候她也会想,她的小哥哥当年也是这么训练过来的吗?是什么支撑他坚持下去的呢?

    啊,真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啊!

    室友问出了她当初问林之南的话:“虞虞你都不觉得累吗!”

    已经累成一条狗连澡都不想洗的赵虞瘫在床上:“我不累!我感觉我有花不完的精力!还可以再练五百年!”

    林之南:“…………?”

    对床的室友举起手脚朝她竖大拇指:“真是我辈楷模!能采访一下我们的虞虞,是什么给了你这么大的动力吗?”

    赵虞趴在柔软的被子上,好像已经进入了梦乡。

    她在梦里很小声地说:是爱情啊。

    ……

    没有哪个老师不喜欢努力的学生。

    韩霜问起练习生们的情况时,赵虞都是被夸奖的那个。老师说:“有天赋又肯努力,进步很显著,这次的考核可以让她参加试试。”

    训练一个月就参加考核的,公司有史以来也挑不出几个。很快大家就都知道,初级班里有个长得好看又厉害的练习生,准备挑战冯优的最快晋升记录了。

    大家平时除了训练就是训练,手机也只能在规定时间里玩,传传八卦就是唯一的娱乐调剂品了。

    赵虞连冯优是谁都不知道,就莫名其妙成了她的对手。

    在食堂吃饭遇见时,还是在林之南的提醒下才知道对面那个对她翻白眼的女生就是冯优。

    有人对你翻白眼时你该怎么办?

    赵虞:翻回去!

    然后赵虞就回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不仅如此,她翻一个还不够,一群人就看着她站在那不停地翻白眼。

    林之南有点急,扯扯她袖子:“差不多行了啊,冯优她们走过来了!”

    赵虞也急了:“不是!我隐形翻上去了!翻不下来!”

    林之南:“…………”

    冯优已经走过来,在赵虞不停的白眼下阴阳怪气道:“吹得这么厉害,这次考核可千万不要让人失望啊。”

    赵虞还在翻隐形眼镜,白眼显得十分嚣张:“这么关心我,是不是喜欢我啊?”

    冯优:“???”

    林之南差点笑死在旁边。

    她跟冯优同批签约,以前训练时没少被冯优明踩暗贬,现在看她吃瘪的模样,别提多爽了,等她一走,才有些担忧地跟赵虞说:“这次考核要加油啊,如果失败,会被她嘲笑死的。”

    赵虞丝毫不以为意:“我努力又不是为了她,我成功还是失败跟她有什么关系。”

    林之南觉得自己爱死虞虞了。

    考核时间定在九月初,刚好是她开学那几天,报名考核之后,韩霜把她的考核时间跟开学时间错开,安排在最后一天。

    她集训这一个月跟高考闭关差不多,徐芊芊几次给她打电话都没人接,找了个阴天直接杀到了训练大楼。

    徐芊芊也考到了北京,这个暑假去环游世界了,前几天才回来,刚刚得知赵虞跑去当练习生了。

    震惊之后又觉得,这是赵虞能干出来的事儿。

    反正也坚持不了多久。

    直到赵虞下楼来接她,徐芊芊都惊呆了:“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啊!”

    赵虞兴奋地抓住她的手按在自己肚子上:“你摸我马甲线!”

    徐芊芊摸来摸去,羡慕死了,“我也想当练习生!我也想要马甲线!”

    赵虞:“你的手,往哪摸?”

    徐芊芊嘿嘿地收回来。

    赵虞难得请了半天的假,陪着徐芊芊到处逛逛,下午还跟初级班的同学们一起去吃火锅。

    听到林之南她们口中早出晚归拼命训练的赵虞,徐芊芊开始怀疑这真是自己那个又懒又废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同桌吗?

    玩到天黑,赵虞才送徐芊芊去坐公交车。

    两人坐在公交站,一边等车一边聊开学的事,赵虞余光瞟到徐芊芊手机壁纸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男生。

    八卦之心顿时熊熊燃烧:“你谈恋爱啦?!”

    徐芊芊茫然“啊”了一声,见她目光落在手机壁纸上,意识到什么,不可置信地吼她:“你说他?我?我配吗?什么眼神!这是我爱豆!你连他都不知道啊?”

    赵虞拿过手机看了两眼,是挺帅的,就是看着冷了点,她不喜欢这种,“不知道啊,谁啊?”

    徐芊芊迅速打开网页搜索给她看:“霍希啊!刚出道不久,唱跳一绝!这是他的出道舞台,你看,超帅的,比那个叫沈隽意的跳得好多了!”

    赵虞差点气死了:“不看!拿走!车来了,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