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骤然疯狂的尖叫拉回了赵虞的思绪。

    她抬头看向舞台,之前的打光暗了下去,舞台渐渐起了白雾,她知道那是干冰的效果。

    沈隽意的应援色是红色,像他这个人一样,充满了夏日的热情。

    红海在夜晚尤为壮观漂亮,场馆内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很快默契的变成了大喊他的名字。

    ——沈隽意!

    ——沈隽意!

    ——沈隽意!

    一声又一声,整齐又响亮,持续了很久很久。

    赵虞有一点点茫然,又有一点点震动。

    有一些些骄傲,又有一些些心酸。

    那些复杂的情感喷涌而出,最后汇聚在她的眼眶。

    旁边的女生惊讶地回过头来:“你哭啦?哎呀你别哭啊,这还没开始呢!先享受快乐啊!你看上去好淡定的,我还以为你只是路人粉呢,没想到你爱的这么深沉哈哈哈哈哈!”

    她一边安慰一边递纸巾给赵虞。

    赵虞接过之后道了声谢,还在揩鼻涕,环绕的立体音响中突然响起几声心跳声。

    砰——砰——砰——!

    尖叫声伴着音乐炸响整个场馆。

    赵虞的座位在内场的中间位置,不算近也不算远,沈隽意从升降台出来的时候,她还是得通过LED屏才能看清他的脸。

    时隔两年的第一次相见。

    他戴着耳麦,化了帅气的舞台妆,黑发梳成了大背头,只额前挑落几缕碎发,铺满了亮闪闪的碎片。穿了红色的衬衣,深V,腹肌若隐若现。唱跳的时候,气势惊人。

    赵虞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他。

    她看见他跳舞时领口微微滑落,露出大片性感的锁骨,忍不住耳根泛红,捂住了眼。

    旁边的女生嗓子都快喊劈了,疯狂来掰她的手:“锁骨啊啊啊啊啊啊你看啊你看啊!你捂眼睛干什么啊!!!”

    赵虞憋红了脸,透过指缝去看。

    他熟悉的声音响在耳边。

    唱跳的时候,声音还有一点点喘,可台风太好太爆炸,这点瑕疵完全可以忽视。

    她渐渐沉浸在他的魅力中。

    直到三首开场舞结束,他气喘吁吁地停下来,笑着望向四周,在尖叫声中语气飞扬:“欢迎来到我的舞台。”

    那一刻,赵虞突然觉得,他是该当明星的。

    她的小哥哥闪闪发光,天生就该在舞台上称王。

    周围尖叫起伏,无数人大喊着“我爱你”,她们将全部的爱意和热情毫无保留地给了台上那个少年。

    赵虞比任何时候都清晰地感受到,她和他之间的距离。

    遥不可及的距离。

    再也不会是曾经那个会带着她爬树掏鸟窝,模仿她的狗爬字迹偷偷帮她写暑假生活的小哥哥了。

    演唱会结束时,赵虞比周围任何一个粉丝哭得都惨。

    之前一直跟她聊天的女生把自己哭剩下的纸巾都塞给她了,又哭又笑地安慰:“别哭啦,这才是第一场而已,今后我们还有无数场演唱会呀!哈哈哈哈你快别哭了,看你这样我都哭不下去了。”

    她掏出手机:“我们加个微信吧,以后有什么活动一起去呀!”

    赵虞一边哭一边说:“我没有微信,我只有QQ呜呜呜……”

    女生被她逗得哈哈大笑,“那就先加个QQ吧,等你有了微信再加,你可以用手机号注册一个,很简单的。”

    赵虞抹着眼泪往外走,两人加上好友,又互留了联系方式和姓名。女生叫蔺忆,是北京某个大学的大二学生。

    场馆外人群簇簇,夜幕已经降下来,蔺忆的宿舍查寝很严,告别之后就匆匆离开了。赵虞排队上了个厕所,慢腾腾往外走。

    江蕾知道她今晚来看演唱会,掐着结束时间打电话过来:“幺儿,回来了没?”

    赵虞翁着声音:“还在等车,人太多了。”

    江蕾问:“夜宵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赵虞说:“我不吃!我要减肥!”

    那头江蕾被逗笑了:“你又不胖,减什么肥。”

    赵虞捏着拳头:“电视会把真人拉宽的,我还要更瘦一点才能当明星!”

    江蕾:“……搞紧回来,路上注意安全,上车了把车牌号发给妈妈。”

    赵虞失落地挂了电话。

    她已经走出一段距离,周围聚集的粉丝没那么多了,交警和保安正在疏通交通管制的车辆,她呼吸了几口夏夜有些燥热的空气,又看了看还亮着屏幕的手机。

    半晌,指尖有些抖地划开了通讯录,找到了沈隽意的电话。

    紧张兮兮地看了四周一眼,又深呼吸了半天,终于鼓足勇气拨通了电话。

    嘟声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赵虞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喉咙了,电话终于接通,她喉头一紧,小声喊:“隽意哥哥……”

    那头传出陌生又警惕的声音:“你哪位?”

    赵虞拿下手机看了眼,又放回耳边,紧张地说:“我……我找沈隽意……”

    那声音越发戒备:“你找他做什么?”

    赵虞额头都冒汗了,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直到听筒远远传来她熟悉的声音:“周哥,谁找我?”

    接电话的陌生男人没有回答,只是语气十分严肃:“我是不是跟你说过,最近不要跟任何没必要的女性联系?你是嫌上次的绯闻闹得不够大吗?为什么通讯录里还有我不知道的女性?”

    沈隽意的声音由远及近:“我看看谁……小虞啊,是我老家的妹妹。”

    经纪人毕周皱起眉:“什么妹妹?亲戚吗?”

    沈隽意笑着:“不是,一个邻居家的小妹妹,你把电话给我。”

    电话递了过去,赵虞仍能听到经纪人警告的声音:“既然不是亲戚,也少点往来,狗仔盯你盯得有多紧你自己明白。”

    他嘻嘻哈哈地应着,声音终于清晰起来:“喂,小虞,什么事啊?”

    赵虞嘴唇开合几次,才终于发出声音:“隽……我,我没什么事……”

    他声音还是如以往一样热切:“你来北京了吗?我演唱会今晚结束了,什么时候有空,请你吃饭。”

    赵虞觉得眼眶涩涩得疼,勉力笑了笑:“不用啦,我快开学了,也……也很忙。”

    沈隽意那头有些吵,是大家在互相招呼去庆功宴现场,赵虞听到有人喊他,赶紧说:“你去忙吧,我挂了。”

    不等沈隽意回答,她飞快挂断了通话。

    夏夜的风持续燥热,不过一通电话,却仿佛花光了她全部力气,让她双腿都软得有些站不住。

    赵虞扶住旁边的路灯,缓缓在马路台阶坐了下来。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经纪人说的那个绯闻她知道。

    上个月有狗仔拍到沈隽意带着一名年轻女生出入他的家,被扒出那名女生是他伴舞团的成员,两人爆出绯闻,引发全网热议。

    结果最后沈隽意自己发微博辟谣,说那名伴舞去他家是为了帮他看看他家的金鱼为什么总是养不活。

    那伴舞是畜牧专业毕业的,跳舞之前是个动物医生。

    广大网友都被这个反转搞懵逼了。

    伴舞也晒出了自己的毕业证和以前的行医证,以及沈隽意家的鱼缸。

    虽然大多数人都啼笑皆非地相信了这个辟谣,但沈隽意毕竟是站在流量巅峰的人,盯着他的对手不少,一旦有黑点都抓住了往死里黑。

    黑粉揪着他偷偷恋爱这个点不放,开贴扒他和伴舞的恋情细节,搞了不少洗脑包,也有不少人相信了恋情,最近这段时间对他的影响很大。

    自己不能再去给他添麻烦了。

    一辆轿车停在了她身前,司机操着一口京片儿问她:“姑娘,搭车不?”

    赵虞抱着头嗷嗷大哭。

    司机吓得一脚油门踩到底飙走了。

    八月的北京很热。

    演唱会结束之后,赵虞又在家蔫了几天。每天就逛逛超话,刷刷视频,跟着蔺忆学习她不懂的粉圈行话。

    直到一周后,江誉回到北京。

    他刚结束了一个项目的拍摄,刚拖着行李箱开门进屋,就看见瘫在沙发上的侄女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兴奋地朝他冲了过来。

    “舅舅!你终于回来啦!累不累?箱子给我,我帮你放!吃饭了吗?外面很热吧,我给你倒杯水!”

    江誉:“?”

    他提前打了电话,江蕾正在厨房做饭,听到动静走出来:“回来啦。”

    江誉点点头,看着殷勤帮他收拾行李的外甥女,问自己姐姐:“虞虞又怎么了?”

    江蕾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江誉想到什么,喝了口水才问:“不会还想着当明星那事儿吧?”

    江蕾点点头,又叹着气回厨房了。

    果不其然,赵虞献完殷勤,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看手机的江誉,期期艾艾地走过去,坐在他脚边的小板凳上,十分乖巧地喊:“舅舅~”

    江誉斜了她一眼:“想当明星?”

    赵虞:“对!”

    江誉回完消息,好整以暇地打量外甥女几眼:“怎么突然想当明星了?”

    赵虞有些不自然地左顾右盼,江誉说:“说不出理由这事儿就免谈。”

    赵虞急了,蹭得一下站起来:“舅舅你不觉得就我这条件,不当明星是我国娱乐圈的损失吗?!”

    江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