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虞感觉自己迎来了十八年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刻。

    这他妈还谈个屁的恋爱?她是要跟几千万粉丝抢人吗?她是要跟娱乐圈无数漂亮小姐姐比美吗?

    连暗恋都不再属于她一个人了!!!

    这天底下,不知道有多少女生现在跟她一样暗恋着她的小哥哥!

    她这份暗恋的心情,一点都不显得弥足珍贵了!!!

    太崩溃了,怎么会有这么让人崩溃的事。他不是读的计算机系吗?!为什么跑去当明星了啊?!

    赵虞一边嗷嗷大哭,一边抱着电脑搜索有关沈隽意的新闻和消息。

    研究了一晚上才知道,原来沈隽意早在一年半前就跟圈内的老牌经纪公司华畅娱乐签约了。

    他是在陪同学去面试广告模特的时候被华畅的星探发掘的。

    不知道星探是怎么说服了这个性格放飞开朗的少年,反正最后结果是沈隽意签约华畅,训练了一年唱跳,然后集万千资源于一身,solo出道。

    他的外形实在太优秀了。

    在这个韩流席卷世界,国内流量市场刚刚打开的时候,他就是横空出世的耀眼星星。

    可能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一年时间,他从一个青涩少年成长为对舞台掌控驾轻就熟的完美爱豆。

    哪怕他唱功一般,舞蹈还行,赵虞在翻看资料的时候也看见了不少骂他的言论,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当下最红的流量。

    毕竟这样的颜值,可遇而不可求。

    性格又好玩,灵魂又有趣,对人又真诚。

    哪哪都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呜呜呜呜呜呜…………!

    赵虞边哭边狠狠地想:今晚就去暗杀他那个同学!

    高考结束后的这个暑假,本该是人一生之中最轻松最快乐的一个暑假,却成了赵虞最难受最心痛的一段时光。

    原本定好的旅游计划取消了,跟舅舅说好去他新综艺探班找小明星要签名也不去了,连朋友约她出去逛街唱K,赵虞也都全部推了。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抱着电脑恶补了沈隽意出道半年以来,所有的节目和视频。

    他好像是天生的明星,站在哪里都是最闪亮的一个。

    从不追星的赵虞无师自通了贴吧微博超话,她注册了一个小号,关注了有关沈隽意的一切。

    点进超话的时候,刚好看到昨天的接机视频。

    她有两年多没见过她的小哥哥了。

    他越来越好看,笑容自信又飞扬,哪怕机场人山人海,他在拥挤的人群中艰难穿行,也不掩满脸轻松笑意。

    视频中有女生大喊了一句:“哥哥,演唱会见!”

    他朝镜头的方向看过来,挑了下眉:“好,不见不散。”

    周围顿时一阵尖叫。

    哥哥……

    明明只属于她的称呼……

    赵虞捂着心口,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她用被子捂住头,捶床大骂:“沈隽意我日你仙人板板!”

    骂完了又呜呜地哭,重新捡起电脑,继续看那些令她心动又心痛的视频。

    傍晚的时候,同桌徐芊芊提着两杯冰奶茶敲响了她的房门。

    一进卧室,看见赵虞蓬头垢面满面憔悴的模样,徐芊芊吓了一大跳:“你咋啦?失恋啦?”

    赵虞有气无力往床上一倒:“算是吧。”

    徐芊芊知道她从小就暗恋一个小哥哥,之前也听她说小哥哥去北京上大学了,此刻还以为是小哥哥交了女朋友,安慰道:“恋爱而已,又不是结婚!大学恋爱都没好结果的,一般毕业就分手,你还有机会的啊!”

    赵虞又想哭了,用被子捂住头,憋出几个字:“你不懂!”

    徐芊芊喝着奶茶嚼着珍珠,半天才说:“那你可以上知乎问问嘛,我不懂,知乎上的大佬们肯定都懂!”

    赵虞不怎么上网:“知乎是什么?”

    徐芊芊深沉地说:“知乎,一个人均月万的大佬聚集地。上至国家大事宇宙起源,下至婆媳纠纷生孩子坐月子,知无不尽,尽无不言。”

    赵虞:“…………”

    徐芊芊跟她一起吃了晚饭才离开,她人一走,赵虞迅速抱着电脑躺上床,偷偷摸摸打开知乎,逛了一圈之后迫不及待向大佬们求助:

    ——急!求助!怎么才能跟顶流谈恋爱?

    发完帖子,她去洗了个澡,回来的时候居然已经有上百条回复了:

    ——如果我知道的话,还轮得到你的吗?

    ——都让开,让我用尿把这位姐妹呲醒

    ——沈隽意的粉丝又发疯了?

    ——你没机会了姐妹,隽意哥哥已经在我怀里了,嘻嘻

    ——题主问的顶流,下面自动代入sjy,脸未免有点太大了

    ——沈隽意,娱乐圈顶流,圈内目前没一个能打,有什么问题吗?别匿名啊,有种来跟本薏仁对线啊!

    ……

    赵虞:“…………”

    再往下就歪楼了,开启了饭圈撕逼模式。

    赵虞翻了半天,手指头都滑疼了,终于找到一条认认真真回答问题的评论:

    ——谢邀,那就让自己也成为顶流咯,加油,祝你成功~

    赵虞:!!!

    她看着这条回复足足愣了半小时。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她的小哥哥,站在那样高,那样发光的地方,她现在连接近都要仰望。

    每天有那么多的女孩子对着他大喊我喜欢你,他早就听麻木了吧?

    如果自己现在站在他面前说:我喜欢你。他会不会也把自己当成她们中的一员?

    然后笑着回答:我知道,我也喜欢你们。

    大概,只有和他站在同一个高度,站在同样的地方,能直视他的眼睛的时候,才会让她的那份喜欢,重新变得与众不同起来。

    赵虞失眠了。

    她关了电脑,钻进被窝,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开始思考这件事的可能性。

    思来想去都觉得,沈隽意都可以,她凭什么不行啊?!自己好歹从小跳芭蕾,现在还考上了舞蹈学院!

    他呢?他就是个学计算机的!!!

    而且她圈里还有人!舅舅可是知名综艺导演呢!圈内那么多人脉,随随便便捧她一下,那不就红啦!

    赵虞越想越觉得可能,越想越精神,迅速爬起来给舅舅打电话。

    半夜凌晨三点接到外甥女电话的江誉:“?”

    赵虞:“舅舅!我要当明星!”

    江誉:“你当个锤子,还不给老子睡觉?!”

    赵虞:QAQ

    挂了电话,赵虞又再次登录知乎,回复了那条认真回答的评论:

    ——谢谢你!我会好好努力的!

    退出账号卸载知乎的赵虞并不知道第二天对方又回复了她:

    ——卧槽姐妹我开玩笑的你当真啦???你回来啊喂!明星不是随随便便能当的,姐妹你别因为我一句话随便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啊我的天!!!

    ……

    第二天起床吃早餐,赵虞在餐桌上郑重其事地告诉父母:“我要当明星。”

    江蕾:“嗯,再吃个小笼包?豆奶还要吗?”

    赵康宁:“今天下午我休假,晚上给你娘俩做意大利火鸡腿煲仔饭。”

    赵虞:“……”

    她从小到大性子风风火火的,做什么事都只有三分钟热度,父母早就习惯了,丝毫不以为意。

    赵虞狠狠咬了口小笼包,在心里默默发誓,这一次!我一定要做给你们看!

    但是在当明星之前,当务之急,是去看隽意哥哥的首场演唱会。

    沈隽意的演唱会门票早就被抢光了,赵虞摸索着在超话求票,然后被骗一千块。

    最后怒而给江誉打电话:“舅舅!我要一张沈隽意的演唱会门票!”

    江誉这点事还是能办到的。

    门票很快邮寄到家。

    恰好赵虞也要去北京上大学了,收拾收拾行李,在江蕾的陪伴下,踏上了去北京的飞机。

    江誉一向北京杭州两边跑,在北京这边也租了房子,赵虞开学前就和江蕾就住在这里。

    她长这么大,还没看过演唱会。她不知道什么叫应援,什么是周边,演唱会当天查好路线,背了个小包包,装好门票就出门了。

    她来的迟,到场馆的时候天都快黑了。演唱会是晚上七点半开始,粉丝们早已入场,只剩一些还在外面等人等票的零散人群和卖票黄牛。

    赵虞看到她们手上都拿着红色的荧光棒,头上戴着写着沈隽意名字的发夹,再看看自己空无一物的双手,想了想,跑到摆摊的小摊贩那里买了个红色发光的猫耳朵。

    虽然早知她的小哥哥现在很红,可真的走进去,看到座无虚席的场馆,刺眼夺目的红海,阵阵不断的呼喊,赵虞还是有些震惊。

    她拿着门票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坐下的时候,身边的女孩子们都在兴奋地叽叽喳喳,说的都是她听不懂的话。

    见她一个人有些拘谨地坐在座位上,旁边的女生拍拍她的肩,热情地问:“你好呀,是薏仁吗?”

    赵虞逛了一段时间超话,知道沈隽意的粉丝叫做薏仁。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但看着女生热情洋溢的笑容,还是笑着点了下头。

    女生说:“啊!好激动啊!这是哥哥的首唱啊,我们太幸福了!”

    赵虞嗯嗯啊啊地附和。

    女生看着她空荡荡的双手,好奇地问:“你没带应援棒吗?”

    赵虞有点心虚:“出门走得急,忘了……”

    女生一副理解的表情,从背包里掏出一根荧光棒递给她:“给你!一会儿要给哥哥最好的应援!”

    赵虞问:“那你呢?”

    女生又从屁股后面摸出一根荧光棒:“我带了两根!本来打算交叉着挥的,更有气势一点!”

    赵虞:“………………”

    打鼓吗?

    女生兴奋地搓手手,“啊!还有十分钟哥哥就要出场了!啊啊啊啊我快不行了!我的心脏快要跳出喉咙了!”她激动地问:“你是什么时候入坑的啊?”

    赵虞:“啊?”

    女生其实刚一见她就知道她是个没什么经验的新粉,听不懂饭圈用语也正常,又换了种问法:“你喜欢他多久了啊?”

    赵虞看向灯光绚烂的舞台。

    那里空无一人,工作人员正在调试设备,准备迎接属于这个舞台的王者。

    女生骄傲地说:“我喜欢他八个月了,我是老粉哦!他刚出道我就入坑了,我眼光真好啊嘻嘻!”

    赵虞垂了下眸。

    十年了……

    她在心里默默说。

    我喜欢他十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