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荒莽神话 > 第一百四十章 情迷岳母
    事隔几年,再一次见到男子,居然是自己未来的女婿炎皇冥,独孤风琴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难为情,但是看到女儿是如此的享受,她的内心产生了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炎皇冥的是如此的巨大,比丈夫的大了不止两倍,馨儿怎么承受得了啊,但是从馨儿的叫声可以出来,馨儿是多么的享受,天啊,自己怎么会变得如此荡啊,独孤风琴好想离开这个羞人的地方,但是脚下却被什么绊住,她微微侧头,看见蓝忧蝶和自己一样,好像卧室里面有着无穷的吸引力一般,吸引住了自己,而就在她微微侧头时,玉手不小心碰到了蓝忧蝶的大腿,她情不自禁的揉捏了一下,蓝忧蝶不但没有反对,反而将身子靠了一点独孤风琴。

    里面的激战越来越快,过来人的她们,知道快要结束了,当看见炎皇冥将浓浓的生命精华释放在梦馨儿体内后,蓝忧蝶悄悄的门上了房门,然后两个美艳的妇人深深的突出了一口气,好像是在说自己度过了什么难关一般,久良,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在那里娇喘着气。

    过了一会儿,蓝忧蝶听见房内完全没有声音了,她担心等一下炎皇冥会出来,看见自己和独孤风琴在外面就不好了,于是对独孤风琴说道:风琴,我看我们还是先会屋吧。

    恩。独孤风琴点了点头,她知道里面已经结束了,万一等一下她们出来看见了,那自己脸面何在啊。

    两个美艳的妇人各自回到的自己的房间,蓝忧蝶一进屋,就进浴室冲凉,此时她需要用水来清醒自己,她清楚的知道先前在偷看儿子床戏时,自己的心情,那梦馨儿和项欣欣的叫声,就好象是从自己口中发出的,而自己在儿子的身下,享受着人间最美的事情,那种禁忌刺激的感觉,让她迷失了。她暗暗的恨自己,蓝忧蝶啊蓝忧蝶,他可是你的儿子啊,你自己会这样啊想啊,你何时变得这么不知道羞耻了,那么多年没有男人的生活都过来了,为什么现在会这样呢,冥儿啊,你这个坏蛋儿子,上次要不是你挑逗我的,我怎么会这样呢,哎,我到底怎么了啊。

    浴室里面,流水声哗哗的留着,蓝忧蝶美艳的胴体正接受这热水的冲淋,可是这水不但没有使她平静,心情的渴望反而越来越强烈了。

    而独孤风琴,回到房间,情况比蓝忧蝶好不了多少,她赶紧换了一身衣服,因为先前的偷看,她那黑色的裤早就已经打湿了,她很清楚的感觉到那泉眼里面流出的泉水甚至打湿了自己的黑色真丝丝袜,换了一身衣服后,她静静的躺在大床上,脑中之中不再是丈夫的身影,而且出现了先前女婿和女儿交欢的画面。

    炎皇冥紧紧的抱着项欣欣和梦馨儿,发现两年没有多久就在自己怀中睡着了,他轻轻的移动了一下头,看了一眼熟睡中的项欣欣,在她脸颊上亲吻了一口,又移动到梦馨儿这边,两女的睡姿很美,炎皇冥蜻蜓点水般的在梦馨儿的额头上亲吻了一口,悄悄的起床了,这个时候,他可不愿意打扰两个老婆的美梦。他穿好衣服后,关上门离开。

    本来他想先去找妈妈蓝忧蝶,给她说一下去京城的事情,不过一出门,想到梦伯母独孤风琴才醒来不久,自己还没有去探望她呢,于是来到独孤风琴的房门外,敲了敲门。

    是谁啊?此时独孤风琴正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突然听见敲门声,还以为是蓝忧蝶来找自己,连忙整理了一下因躺在床上而又点凌乱的衣服,下床对门外的人问道。

    梦伯母啊,是我,皇冥。炎皇冥听到独孤风琴的在房间里面,于是大声的说道。

    是他,他怎么会来这里啊,难道他知道我们先前偷看了啊。独孤风琴一听到是炎皇冥,芳心突然一跳,一下紧张的不知所措,身子僵持在原地,怎么办呢,是开门还是不开门呢,独孤风琴快速的在脑海里面盘算着。

    炎皇冥突然见里面没有了声音,心想难道独孤风琴又出什么事情了,连忙关系的问道:梦伯母,你没有什么事情吧?他那里知道,独孤风琴是因为先前偷看了他和项欣欣梦馨儿的床戏,这个时候自己去找她,她心里一时间紧张才没有说话啊。

    哦,没事。独孤风琴想门外应了一句,心想如果不开门毕竟说不过去,再说他也不一定知道自己偷看了他,于是大胆的打开了门。

    门瞬间打开了,一张绝世美艳的脸出现在了炎皇冥的眼前,之前炎皇冥就觉得梦馨儿完全遗传了独孤风琴的美貌,此时这样看见,更是觉得两人五官相似,只是不同的是独孤风琴拥有更加成熟丰满的娇躯,炎皇冥看见独孤风琴穿着一袭小碎花连衣裙,丰润性感的嘴唇上淡淡涂了层粉色的口红,性感的看上去有一些湿润,显得格外的风情万种以及诱惑十足。而那双水汪汪的大眼里面有些血丝,炎皇冥心想她肯定内心还是很难受吧,毕竟梦伯父才去世不久,而且现在也没有找到凶手,不然眼睛也不会出现血丝,其他他那里知道,独孤风琴眼中的血丝,是因为之前偷看了他的床戏,而欲火在体内燃烧,导致眼睛有些红丝。不过美人在眼前,炎皇冥也没有多想,继续看着这个美艳的熟妇独孤风琴,她那如天鹅般修长的脖子下是光滑如缎的肩头,丰满硕大的在若隐若现的黑色半罩文胸的包裹下高高翘起,随着呼吸一起一浮,腰肢平坦细腻,更突出了丰满硕大的圆翘,那被紧紧包在紧窄的短裙包裹,更显得浑圆性感,肉感的的大腿被碎花的小短裙绷的曲线毕露,无一丝赘肉的光洁小腿是那样的修长,在脚踝处不可思议的细了下来,足踝处还系着一根细细的黑色带子,连着黑色的高根凉鞋,脚趾上还涂着粉红的豆蔻,更显得娇俏可爱。

    独孤风琴见到炎皇冥后,强装出镇定的招呼着:冥儿,你怎么来了,快坐,快坐。

    炎皇冥坐在了卧室的沙发上面,说道:我来看看伯母你人好一点没有,现在身体还有什么不适的吗?

    独孤风琴也在一边的沙发坐下,她不经意的把左腿抬了起来,翘在右腿上,本来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因为女人穿着裙子,如果坐下来,都会有这么一个动作的,但是就是这个动作,让炎皇冥看见顿时热血沸腾。因为在不经意间,由于炎皇冥的角度比较低的缘故,炎皇冥看到了她的小,隐约间看到那是一条小小的半透明的黑色。顿时炎皇冥的有点不受控制的硬了起来,把裤子顶的老高,本来他先前和项欣欣梦馨儿就没有尽兴,本来说探望了独孤风琴以及给妈妈蓝忧蝶说要去京城的事情后,就去找其他的老婆,但是此时独孤风琴不经意间的动作,让炎皇冥差点疯狂起来,要说炎皇冥对独孤风琴没有色心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以前因为梦伯父在世,他们一家对自己家恩重如山,炎皇冥也并没有多想,但是随着见面的次数,炎皇冥越来越喜欢眼前这个美艳的熟妇岳母了,虽然现在梦伯父已经不在世上了,但是炎皇冥并没有打算这么早就下手,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要过段时间,炎皇冥为了掩饰尴尬,缩了一子,继续说道:因为明天我要到京城去办事,可能要在那边呆一段时间,我怕伯母您身体还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到时候我不在的话,天心会帮伯母治疗的。

    独孤风琴微笑了一下,她自然看出了炎皇冥有些尴尬,不过那尴尬不是来自自己之前偷看他和女儿床戏的,被他知道了的尴尬,而是自己坐下来的时候,群内的春光不小心外泄,想到自己的春光外泄,独孤风琴不但没有羞涩,反而内心有一丝的欢喜,特别是看到炎皇冥尴尬的表情,那份欢喜更加的强烈,独孤风琴心想,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啊,被女婿看到了群内的春光,内心却有股欢喜,更可怕的时候她感觉自己才换的黑色居然被泉眼里面流出的泉水打湿了啊,天啊,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荡了,现在听到炎皇冥的话,独孤风琴连忙控制了一下自己,知道他说要去京城是为了自己的大女儿梦倩儿以及小姑子梦诗霜,口中连忙说道:哦,我身体好多了,该要多谢你帮我治疗呢,我们家的事你也费心了,去京城要多加小心啊。

    放心吧,伯母,我会小心的。炎皇冥笑了笑说道,他已经发现独孤风琴知道了自己的尴尬是因为不小心看到了她的裙下春光,不过独孤风琴并没有点明,估计她也是认为自己是在不小心的情况下看到的吧。对于这是他也没有多想,要是让他知道此刻独孤风琴那黑色的是他的不小心看到而打湿的话,也不知道炎皇冥会这么想过了。炎皇冥知道在呆下去,自己肯定会受不了,因为他清楚的感受到是越来越坚硬了,而且鼻中还闻到了独孤风琴身上的阵阵香味,更是让他兴奋,连忙说道:伯母,伯父的事情相信馨儿已经告诉你了,我一定会找到凶手的,至于后事,妈妈她们也准备的都差不多了,万一这段时间,伯母身体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天心会帮您的,不管怎么样,伯母您一定要好好的保重身体。

    恩,我会的。独孤风琴点了点头。

    炎皇冥见话也说得差不多了,连忙告辞离开,独孤风琴也没有挽留,等炎皇冥离开后,独孤风琴又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心里苦笑了一下,看来自己又要换了。

    而炎皇冥离开后,本想直接去找妈妈蓝忧蝶,不过现在将裤子顶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这个样子去见妈妈,肯定会把妈妈吓坏的,看来只有等一下再去了,正巧,这个时候看见张眉凝和傅琴香两女有说有笑的从楼下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