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荒莽神话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忧蝶风琴
    炎皇冥听到梦馨儿这么一说,笑了笑,心想这个白丝霜和钟素素,居然给她们说这些,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表明她们感情很融洽,自己去京城,肯定带不了那么多人去的,那么自己在京城不用担心她们会在家吵架什么的了。这时候,项欣欣的叫声已经打断了炎皇冥的思绪。

    哦……哦……太棒了……馨儿……别停下……好好地舔我的……别停下……项欣欣叫着。

    这是何等乱的场面,炎皇冥也不再多想,抽出宝贝,扳过梦馨儿的身子,将刚射完精但还没有完全软下来的宝贝,狠狠地插进她渴望的中。梦馨儿满心欢喜道:哦,太大了。

    外面,蓝忧蝶正陪着独孤风琴的花园里面散步,由于独孤风琴刚苏醒不久,需要好好的运动一下,难怪炎皇冥回家的时候,没有看见妈妈蓝忧蝶了。此时两个女人坐在花园里面,在阳光的沐浴下,远远望去,犹如两个下凡的仙女,独孤风琴的美目一直望着远处,蓝忧蝶知道她此时心情十分难受,失去丈夫的心情她是理解了,当年自己失去丈夫的时候,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人生真是变化莫测,前一刻还是好好的,后面却是波涛暗涌,蓝忧蝶还记得第一次遇见丈夫的时候,就被他一句话深深的打动:人生如梦,是漫长的,也是简短的。当这场梦醒来,人的一生将成为永远的回忆。回过头来,只有在这场梦中努力拚搏。

    很多时候,人活着都是身不由己,想当初,丈夫去世,又和儿子失散,蓝忧蝶不止一次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每一次,都在最后关头想到,自己还不能死,还要寻找儿子,还有自己的小姑子和妹妹们要照顾,女人的坚强,只有在危难的时候才会完全发挥。

    这时候,陷入回忆的蓝忧蝶突然听到旁边的独孤风琴轻轻的叹了一口,蓝忧蝶关心的问道:风琴,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在感叹吧。独孤风琴幽幽的说道:现在我的脑海里面全部都是他的影子,仿佛他依旧在我的身边那样。

    想开一点,知道吗?风琴,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既然你可以感受到梦兄在的身边,我想他也希望你能够开心的生活下去。蓝忧蝶安慰着:当初我也是这样,幸好有你们的帮忙,我们家才能走到现在,所以你也一定要坚强起来。

    放心吧,我已经好了很多了。独孤风琴也知道蓝忧蝶关心自己,不忍她为自己难受,其实她也想开了很多,人一生随着世界在变化,发展,进步,健康是生命的保障,快乐是精神存在的意义,目前自己能做的,就是好好的振作起来,面对以后的生活。

    风从身边吹过,晚霞已经染红了整个天边,一丝丝凉意袭来,蓝忧蝶怕独孤风琴身体不适,说道:风琴,我们先回去吧。

    好。独孤风琴点了点头。

    两个美艳的妇人回到别墅里面,家里此时还没有几个人,两人慢慢走到楼上,突然,听见从卧室里面传来阵阵呻吟之声,两个美妇人都是过来之人,哪里会不知道那声音代表着什么,家里就炎皇冥一个男子,蓝忧蝶又哪会不知道里面的男子是自己的儿子呢,心里苦笑一下,这个儿子还真是荒唐,大白天的就做那种羞人的事情,而独孤风琴也听见了里面的声音,男子她当然知道是谁呢,但是女子的声音,怎么那么像馨儿啊。

    两个女人对望了一眼,白皙的脸上都有了一丝羞红,本来离开,奈何脚下好像有什么东西绊住,移动不了半分,到底是脚不想移动,还是心不想移动,两个都已经说不清楚,蓝忧蝶已经听过一次儿子炎皇冥床戏的声音,后来还差点被儿子炎皇冥挑逗起,而独孤风琴是许久都没有听到这种熟悉的声音了,由于梦天受过内伤,夫妻两人已经很多年没有夫妻的生活了,独孤风琴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又到了狼虎之年的年龄,虽说平时对这些事情不是很在乎,不过就是因为这样,才将压制的导致成昏迷不醒。

    而房间里面的三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早就已经被外面的人听见了,梦馨儿一阵呻吟道:唉……唉呀……好胀……胀死我……了……

    炎皇冥听了梦馨儿这种浪的叫声和看了她脸上那媚妖冶的神情,不由得一阵抖动,把个宝贝抵紧了她的口直磨着,刺激得她全身一阵子颤抖,原本就紧窄的,此时更是一阵猛缩,一股股的液,不停地冲激着炎皇冥的宝贝。

    只见梦馨儿的直扭着,樱唇里也浪声浪语地叫道:……啊……乖……老公……快……快用力……插……插吧……我……我……爽……死了……唉……呀……我……要被……老公……你……插…………了……嗯嗯……嗯哼……

    这时炎皇冥的宝贝被她的,包得紧紧的,并且还一松一紧地吸吮着大,使炎皇冥舒畅快美极了,于是更是大抽大插起来,次次尽根,下下着肉,凶悍勇猛地连续干了她一百多下。

    这一阵猛干的结果,使梦馨儿酥麻地拚命摇摆着她肥嫩的大,来迎凑着炎皇冥猛烈的,每一次的用力一撞,她就全身一抖,胸前的两支肥奶,更是抖的厉害,使她在高昂和兴奋中喜极而泣了。

    两个美艳的妇人还是僵持在原地,呼吸有一丝的沉重,听到里面的床戏声音,仿佛又回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声音越来越大,好像就是在自己的耳边响起,而自己就是那叫声的主角,蓝忧蝶强定了下心神,望了一眼独孤风琴,发现她俏脸羞红,呼吸沉重,胸前的双峰随着呼吸不断起伏,反观自己,也自己心跳加快,呼吸沉重,脑中又情不自禁的出现上次在卧室里面,儿子炎皇冥的大手在自己的柳腰和高翘的美臀之间游移滑动,那种麻酥酥的美妙感觉侵袭着空虚寂寞的心扉的情景,最后儿子炎皇冥更是大胆的牢牢吻住了自己,虽说自己推开了他,但是内心却并没有什么反感,反而在当时,还希望儿子继续下去,只是碍于母亲的身份,让她一时间接受不了而已。

    独孤风琴已经听出来了,里面的女主角就是自己的女儿梦馨儿,这丫头,平时看上去文文静静的,怎么在床上那么疯狂啊,到底是自己的女儿的,连这点也遗传了自己,自己在床上又何尝不是那么的疯狂的,可是那疯狂,早在几年前就没有了。想到这里,独孤风琴更加的羞涩,突如其来的床戏声让她暂时忘记了丈夫的死,脑海之中只想一探室内的究竟。

    两个美艳的妇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睛望着卧室的门,蓝忧蝶感觉自己体内的动越来越强烈,仿佛有股泉水流出,已经快打湿了自己的,可是为什么却舍不得离去啊,蓝忧蝶啊蓝忧蝶,你到底怎么了啊,蓝忧蝶在心里呐喊着,脑中却是着了魔一般,轻轻的推开了的房门,而独孤风琴在旁边也没有说话,看见蓝忧蝶将卧室的门轻轻的推开,自己也凑过头去,看看女儿梦馨儿是何等的疯狂。

    房间里面,三人正在忘情的享受着人间最美的事情,梦馨儿的舌头就伸进项欣欣的内着,项欣欣的已经暴露出来了,长长的、粉红色子弹形的样子。梦馨儿用舌头舔着它,轻轻地摆弄,又用牙齿噬咬,弄的项欣欣的一下子汹涌流出。

    而在后面着梦馨儿的炎皇冥,感觉梦馨儿的越来越紧,吸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突然他加快了抽动的速度,一瞬间,一股热流喷射而出。这一次射得很多,简直是呈一条直线似的猛烈地冲击在爱娃上,再深深地打入梦馨儿中。

    梦馨儿被炎皇冥这突如其来的给打懵了,很快便攀上了,抽搐着,接受炎皇冥的赐予,同时兴奋得不由自主地将脸紧紧地贴在项欣欣的上,用力疯狂地摩擦。项欣欣被这突然的摩擦一刺激,身子一颤,一股便顺着流了出来。最后,他们三人筋疲力尽地瘫在一起。

    炎皇冥抽出还插在梦馨儿内还没有完全软下来的宝贝,项欣欣蜷成一团,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低声呻吟着。梦馨儿则搂着炎皇冥,伏在炎皇冥身上,嘴里呼出的热气喷在东炎皇冥的胸前。经过连场的激战,两女已经一丝的力气了,但她们的精神仍然亢奋。而炎皇冥虽然依旧亢奋,并想继续,不过也知道两女不能再战,此时她把项欣欣抱回身边,项欣欣和梦馨儿分别睡在炎皇冥的两边。炎皇冥吻了吻项欣欣,然后又又吻了吻梦馨儿,温柔地抚着她红潮未退的俏脸。哎,炎皇冥又硬起来了,他差点想翻过身去,再干一次梦馨儿。

    这时项欣欣睁开了眼,给了炎皇冥一个媚眼道:老公,别太累了。她轻轻说道:如果实在还想要,就去找其他姐妹吧,我跟馨儿实在受不了了。

    炎皇冥微笑了一下,并没有说话,紧紧的抱着怀中的两个女人,千言万语的爱都在这拥抱中体现了出来,久良久良,三人就这么拥抱着,仿佛世界和时间都已经消失了,天地之间只有三人。

    天啊,儿子的下面是如此的巨大,当蓝忧蝶轻轻的推开门后,看见儿子正在用的宝贝着梦馨儿,虽然看不见梦馨儿的脸,不过从她断断续续发出的声音可以知道梦馨儿是多么的爽快,上一次被儿子的扰,她或多或少的感觉到了儿子的巨大,只是没有亲眼见到而已,如今亲眼所见,那巨大的程度已经远远超出的了她的想象,比丈夫的大多了,也不知道馨儿他们怎么受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