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荒莽神话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少女依白
    我怎么会坏死了呢,不过呢,现在我就要使坏了哟。炎皇冥说道,并伸手移到欧阳灵秀股间,轻轻拨弄昨夜已给他尽情弄过,现下犹是红肿暖热的幽谷口处;轻轻一刮一扫,手上已是一层精秽物,想到那些令人不敢卒睹的秽浪迹,全是在昨夜的热情中所生,欧阳灵秀哪里看得下去?

    不过我……昨晚看到你在自慰时……流了不少……看你喝得挺高兴的……我看你才坏呢……不如现在再坏一次给我看看……听炎皇冥这样说道,欧阳灵秀脸蛋登时通红;没想到昨晚自己自慰时的情痴态,竟也没逃过这小坏蛋的眼去,也难怪他兴大发,不只强夺自己贞洁,事后还在自己身上热情挞伐。

    在炎皇冥的甜言蜜语轻哄之下,欧阳灵秀香舌轻吐,将股间那片片精、汩汩蜜汁全吸了入口。虽说颇有点腥气,但舔吸之间,心思又回到了昨夜次次被他撩逗勾引,将自己奸污玩得死去活来、的美妙回忆;在这荡的影响之下,那精秽液,全都变成了甜美甘露,让欧阳灵秀不只啜饮不休,甚至吸尽后还意犹未尽地舔着他的手掌,似是还想多来几口般。

    没想到自己当真吞了这东西下去,欧阳灵秀美目晕茫,眼角轻轻滑下几滴泪水,可胸中那强烈的感觉,却不全是难过和羞辱,至于到底包含了什么,就连欧阳灵秀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感觉到炎皇冥的眼光还灼灼地瞧着自己,不住在她那修长火辣的婀娜娇躯上头游走,虽说两人已有了最亲密的关系,可那灼热的目光,仍烧得欧阳灵秀娇羞万分。连她自己也不知晓,明明已和他上了床,连身份的尊严和女人的羞涩都抛光了,赤裸裸地在他的带领下,婉转逢迎地领略到男女交欢时那醉人缠绵的滋味,怎么现在迎上他那火热的目光,自己竟还是如此羞惭?

    你这小坏蛋……脑中突然闪过一件事情,欧阳灵秀轻吁一口气,声音娇甜温柔,虽是嗔怪,却全没半分怒意:昨天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你没有去青帮吗?

    我就是过来给你说这件事的,当时由于时间紧急,我就和馨儿她们先过去了,已经成功将他们治服了,后来我想到忘记通知你,所以专门过来给你说一下,谁知道过来就看见你——欧阳灵秀不说不打紧,一说出口登时将炎皇冥提醒了。他邪邪笑着,看得欧阳灵秀有些瑟缩,芳心中也不知七上八下地打鼓了多久,才听炎皇冥继续说道:梦伯父的死虽然确定和梦教有关系,但是应该是其他人做的,而且梦教的副教主有可能是当今帝国的副总统段少天。

    什么,居然是他?欧阳灵秀惊呼道。

    这个目前只有说是怀疑,还不敢肯定,现在他们计划失败,肯定会继续对我们不利,到时候只有见招拆招,不过如果真是段少天,我一定要让他好看。炎皇冥坚定的说道:对了,你对段少天这人了解多少?

    不是很清楚,外表看上去倒是一个正人君子,一副忧国忧民的态度,但是如果他真是梦教的副教主,那么这人就真的不简单了。欧阳灵秀想了一下说道:看来以后要留意此人。

    这事慢慢再说吧。炎皇冥笑了笑,现在两人的体力都恢复的差不多了,炎皇冥见到欧阳灵秀美艳成熟高贵的胴体,心中又起了邪念,不过知道欧阳灵秀已经再也经不住自己再一次的疼爱,想了一下等一下要办的事情后说道:我看你也累了,还是先休息休息吧。

    恩。欧阳灵秀点了点头,见炎皇冥如此温柔,内心也不免一阵感动。

    等到欧阳灵秀熟睡后,炎皇冥才悄声离开,想不到自己歪打正着,得到了美艳高贵的总统夫人欧阳灵秀,内心真是开心。

    当他出了酒店后,发觉已是上午,心想事情越来越复杂,之前王丽兰说她手上有一些梦教的资料,反正现在也没有事做,倒不如先去神龙大学找她,了解一下她调查的结果再说了。

    炎皇冥给王丽兰打了个电话,告知她自己要来神龙大学找她,然后叫了一个车,直奔神龙大学的方向。

    刚下车后,炎皇冥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居然是梦馨儿的好朋友穆依白,而她旁边还站着一个男子,看穆依白的脸色,好像不开心,难道是那个男子得罪了她,不过男子好像有点死缠烂打,不肯让穆依白离开,这时,听见穆依白说道:李强,如果你再不让我走,我可要生气了。

    别嘛,依白,只要你做我女朋友我就让你走。原来那男子叫李强,想不到如此死缠烂打,明明穆依白不答应,非要死皮赖脸的要求着。

    你去做梦吧,我跟你是永远不可能的,你就死了那条心吧,你就不要再在苦苦的纠缠我了。穆依白生气的说道。

    穆依白的一番话咽得李强相当的难堪,在女人中如鱼得水的李强对穆依白却是束手无策,之前梦馨儿是这样,现在穆依白也是这样,让他非常不甘心,继续拦住穆依白,极尽可能的微笑着对穆依白说道:依白,我知道之前我是追的馨儿,但是人家有男朋友了嘛,后来我才知道自己的心,原来是喜欢你的,你就不要逃避我了,等一下中午请你吃饭,怎么样?李强死皮赖脸的将手中的玫瑰花递了进去,很是诚恳地说道:依白,这段时间你也看到了我的变化,为什么就不答应我呢?

    听到这里,炎皇冥才知道原来是这个男子在追着穆依白,不过穆依白好像很反感这个叫李强的男子,又得到原来这个李强也追求过梦馨儿,心下有种戏弄李强的念头,于是很远就说道:我说你脸皮这么这么厚啊,人家都说了不答应了,你还强要人家答应,你以为你是谁啊?

    炎皇冥刚一说完,两人同时望着炎皇冥,穆依白看到是炎皇冥,心想他怎么来了,馨儿不是没有在学校吗?而李强而就有点微怒,心想这个男子是谁啊,敢这么给自己说话。

    炎皇冥看出了李强的表情,没有等他说话,继续说道:怎么,还不服啊,我告诉你,依白是不会答应你的,因为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什么?炎皇冥同时让穆依白和李强一惊,穆依白心想怎么他乱说话啊,自己明明就没有男朋友,于是看着炎皇冥,发现他给自己使了一眼神,穆依白明白了过来,炎皇冥是想给自己解围,于是原地站着不动。

    小子,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天天都追着依白,怎么不知道她又男朋友啊?李强对炎皇冥问道。

    别小子小子的叫,我有名有姓的,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难道依白什么事情都要告诉你啊,你又不是他什么人。炎皇冥边说边走进穆依白,并用一只手搭在穆依白的肩膀上说道:至于我怎么知道,因为我就是依白的男朋友。

    什么?再一次两人震惊,李强目瞪口呆的看着炎皇冥将手搭在穆依白的肩膀上面。

    而穆依白呢,并不是说她不能反抗,只所以任由炎皇冥将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没有反抗,有三个原因,一是先前炎皇冥给自己使了眼神,又听见炎皇冥这么说,也只好任由他,毕竟将眼前的李强赶走才是正事,而且炎皇冥是自己好朋友的男朋友,对自己不会有什么危害,二是本来她就好奇炎皇冥和梦馨儿是怎么在一起的,之前有见识到炎皇冥施展传说中的轻功,少女心思难免有一丝的好奇,三是炎皇冥突然将手靠近自己的肩膀,一种男子的阳刚气息瞬间传入鼻子里面,从没有被男子如此对待过的自己,一时之间也没有反应过来。

    炎皇冥这么做这么说,本来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因为穆依白是梦馨儿的好朋友,自己又是馨儿的老公,她的朋友有事情,自己应该出来帮忙,但是当他的手一碰到穆依白的肩膀,少女的体香进入鼻子后,炎皇冥开始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不过还没有来得及让他邪念增加的时候,那李强又说话了:臭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都说了,别小子小子的叫,你记清楚了,我叫炎皇冥。炎皇冥一边说,一边手上用了用力,让穆依白更加靠近自己。

    李强见到这个情况,更是火大,特别是穆依白居然也没有反抗,其实李强哪里知道,穆依白不是不反抗,而是此时的情况,怎么反抗呢?李强双目都快冒出火花了,恶狠狠的看着炎皇冥狂妄的说道:小子,你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识相的赶快放开依白。

    哎,这种事情不相信不行啊,对了,忘了告诉你,依白是我的女朋友,连梦馨儿也是我的女朋友,你不相信的话,直接问依白啊?炎皇冥此话一出,确实经典,如果穆依白是说,那么表示穆依白也是炎皇冥的女朋友,而说不是,那么连梦馨儿也不是炎皇冥的女朋友,但是梦馨儿的确是炎皇冥的女朋友,所以穆依白也只有说是。

    不过穆依白倒是没有想这么多,对李强点了点,承认了是。李强看到穆依白,心里啊,简直就是凄凉极了。

    炎皇冥见到李强的表情,知道李强内气十分气愤,看来也基本上帮穆依白解决掉麻烦了,于是说道:依白,这种人别理他了,我们走吧。说完,不管穆依白答应不答应,直接牵着穆依白的小手往学校里面走去。

    而李强此时也只能无可奈何的目送他们离去。望着渐渐消失的人影,李强的脸庞一阵急促的抽动,星目射出了令人发指的阴毒眼神。

    炎皇冥拉着穆依白的小手走进学校后,穆依白的小手处传来的温暖让炎皇冥感觉真的是舒服,不过穆依白毕竟是梦馨儿的好朋友,而直接也只跟穆依白见过几次面,如果再不放开手,难免会让穆依白有点误会,虽说自己的确对这个美少女有点动心,不过行动可不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