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荒莽神话 > 第八十五章 情挑女子
    你干什么?黑衣女人咬着炎皇冥的耳朵低声嗔怪道。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炎皇冥在她身下低声喃喃道: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啊。

    我还以为他们是冲我来的呢,估计是路过此处吧,如果不是你追上来,也不用被你连累。黑衣女人低声娇嗔道。

    我以为是谁来偷袭我们嘛。炎皇冥低声调笑道:不过刚才我也救了你啊。

    就算是你救了我,我已经谢过你了啊。黑衣女人低声问道。

    你说刚才那几人人是什么人啊?武功这么高,还说有什么帮主。炎皇冥道。

    我怎么知道啊。黑衣女人低声说道:对了,你说你和馨儿知道内奸的事情啊?

    炎皇冥于是把那天和梦馨儿遇到的事情说一下。

    原来是这样。黑衣女人低声说道:看来就从这几个人调查吧。说完,黑衣女人按住炎皇冥的胸膛,慢慢抬起头来,偷偷地四处观望一下。

    你累了吗?不然你躺在下面吧!炎皇冥低声说道。

    不用了。黑衣女人嗔怪道:他们应该走远了吧。

    哦。炎皇冥突然抬手,黑衣女人猝不及防之下,蒙面黑巾已经被他一把扯了下来。

    只见她秀美的脸蛋儿上,一双亮晶晶、水汪汪的美眼中,充溢着一股勾人心魂的娇态,长长上翘的眼睫毛,显示出她的温柔多情。艳丽的红唇似乎带些热情,而微卷的秀发,蓬松自然地飘逸在脑后,黑色紧身衣掩映下高挺饱满的,突出两座挺拔的,雪白的脖颈,削肩细腰,丰腴滚圆的粉臀,以及一双修长的玉腿,真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诱人遐思,满身透发出一阵阵的高级香水气味,和渗杂着美人儿躯体上的肉香气息,沁人心脾,浑身上下洋溢着成熟美妇的动人丰韵,令人不克自持而想入非非。

    小坏蛋,你干什么啊?黑衣女人羞赧地娇嗔道。

    炎皇冥傻傻地看着她,半晌才说道:你真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啊。

    得以一见她的美貌,此时又被她丰腴圆润的娇躯压在身下,更有芬芳馥郁吐气如蓝,刺激得炎皇冥立刻雄风再起,双手也不老实起来,有意无意地轻轻抚摸黑衣女子绵软的柳腰,然后向下滑动摸上她丰腴滚圆的美臀。

    黑衣女子自然感受到他强烈的生理反应,再次硬邦邦地顶住了她的,心里有些娇羞,有些难为情,更有些欣喜,知道自己还有魅力可以使这个大男孩屡次三番地产生生理反应,多少也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炎皇冥只是轻轻享受着黑衣女子黑色夜行衣下丰腴圆润的娇躯,感觉她有意无意地扭动一下,仿佛是他硬邦邦的硌着她的柔软的了,如此一扭动,恰好将他硬邦邦的巨大嵌在她的玉腿之间,即使隔着衣裤都可以感受到黑衣女子的熟美柔软,炎皇冥欲火升腾,忍不住耸动了两下。

    你干什么?你好坏啊!黑衣女子动情地在炎皇冥的耳朵上狠狠咬了一口,娇喘吁吁,轻声嘤咛,丰满浑圆的大腿紧紧夹住他高高搭起的帐篷,不想让他随意动弹。

    主要是你太美了,长相美身材美皮肤美,美得让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情不自禁啊。炎皇冥低声调笑道。

    说的有那么夸张吗?黑衣女子低声娇嗔道:不过怎么从你口中出来,我听起来就不一样呢。黑衣女子伸出芊芊玉手爱怜地抚摸着炎皇冥刀削斧砍棱角分明的面庞。

    炎皇冥被她的芊芊玉手摸得脸颊麻酥酥的,十分舒服,又看见她娇羞妩媚的俏模样,忍不住咬着她白皙柔软的耳垂,挑逗撩拨道:你不要挑逗我哟。

    呸,想些什么呢?黑衣女子娇嗔道。

    那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炎皇冥双手抓住黑衣女子丰腴滚圆的臀瓣抚摸揉捏着,挑逗撩拨道。

    小坏蛋,快停手。黑衣女子被他的大手娴熟的抚摸揉搓弄得娇躯酸麻酥软,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地娇嗔道。

    但是我见你也这么享受啊?炎皇冥几次想要亲吻她的樱唇,她就是不肯就范,他索性直接亲吻吮吸咬啮着她白皙柔软的耳垂。

    不要啊。那是女人一般最敏感的区域,黑衣女子已是娇喘嘘嘘、媚目流火,凝脂般的肌肤酡红娇润,她突然分明感受到炎皇冥趁着说话的机会,色手居然隔着她的黑衣,抚摩揉搓着她的丰满浑圆的美腿,并且得寸进尺地向玉腿之间进发,想要解放黑衣女子的衣服。

    黑衣女子急忙死死抓住他的色手,勉强推开他,她喘息着说道:不可以的。她那里已经春潮泛滥,沟壑湿润,幽谷泥泞,怎么可以让他发现,真是太丢人了,太难为情了,理智和道德观念还约束着她的头脑,绝对不能越过雷池一步,至少现在不能。

    炎皇冥看黑衣女子如此坚决的拒绝解开衣服,他索性把她紧紧搂抱住,下面的坚硬正好顶住她的玉腿之间的沟壑幽谷,近乎哀求道:好阿姨,您就可怜可怜我吧。

    黑衣女子清晰感受着炎皇冥的庞然大物隔着黑色的紧身裤子嵌在她的两腿之间,直杠杠地在她的玉腿之间耸动着。虽然隔着裤子,西门夫人依然可以清楚感觉到他的巨大刚硬,她浑身酥软无力,又被他隔着黑色夜行衣咬啮住她丰硕饱满的,肆无忌惮地亲吻吮吸着她丰满柔润的。

    轻点啊。她只好无力地搂抱住他的脖子,任由他恣意地轻薄。虽然都穿着衣服,可是,黑衣女子依旧被炎皇冥咬啮吮吸挑逗得她的迅速地充血膨胀起来,下面更是要命,她羞辱地感觉到炎皇冥的庞然大物几乎要隔着裤子进入她的胴体,粗暴得硬生生要把裤子一起她的胴体。他肆无忌惮地耸动着撞击着,黑衣女子娇躯轻颤,开始还略微挣扎,渐渐感觉久违的浪潮从内心深处萌发,不可遏抑地席卷全身,情不自禁地喘息着呻吟着。当一波来临时,黑衣女子一阵急促地娇啼狂喘,“啊……”一声淒艳哀婉的撩人娇啼从樱桃小口传出,黑衣女子雪白晶莹的娇软玉手猛地紧紧搂抱着炎皇冥的身体,一阵令人窒息般的痉挛、哆嗦,樱口一张,黑衣女子居然在没有真正交欢的情况下,就体会到那令人的,情不自禁地泻身了。

    炎皇冥却依然屹立不倒,欲大盛,还要去解她的裤子。

    黑衣女子死死抓住他的色手,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小坏蛋,快住手吧,你还不回去,万一馨儿她们有危险啊。

    放心吧,有天心在,不会有什么事的。炎皇冥邪心正盛,搂抱着黑衣女子想要亲吻她的樱唇。

    黑衣女子却是死活不肯让他如愿,只是安抚地咬着他的耳朵低声嘱咐道:小坏蛋,放过我吧,我这几天不方便。说完站起身子。

    你现在要走吗?炎皇冥问道,其他也不知道黑衣女子到底是不是真的是梦伯父的师妹,这种敌我不明勾心斗角的暧昧禁忌反而更加刺激,心里对黑衣女子很是有些依依不舍。

    我还有事要办,你回去告诉馨儿,说我明天会去看她。黑衣女子在炎皇冥脸颊上亲吻一口,成熟的美妇人的确懂得如何调男人的胃口,媚眼如丝地娇笑道:你就回去找你娇妻泻火吧,等我方便了再说。

    那好。我会给馨儿说的。炎皇冥知道今天晚上不能称心如意了,大手探出直接抓住了黑衣女子的玉腿之间,隔着裤子掌握住她的肥美柔嫩,惊呼一声:原来你这里都湿透了啊,

    黑衣女子被抓得“嘤咛”一声,玉腿不由自主地紧紧夹住他的大手,动情地咬着他的耳朵,娇喘吁吁,呻吟娇嗔道:快点放收,不然,我真要生气了。

    你最好不要生气。炎皇冥坏笑道:你一生气,我下面就会更气。说着他抓住她的芊芊玉手按在他高高搭起的帐篷上面。

    小坏蛋,哼。黑衣女子芊芊玉手在炎皇冥硬邦邦的巨大上面揉捏两把,媚眼如丝地推开他,飞身逃之夭夭,只是幽谷泥泞不堪,脚步和身法有些别扭难受,心里暗骂这个小坏蛋,更不知道自己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了,居然会这么放荡,本来说看一下馨儿她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炎皇冥目睹黑衣女子的离开,回来白丝霜和钟素素的卧室。白丝霜和钟素素正在卧室里面说话聊天。

    你说那个人会是谁呢?钟素素问道。

    我怎么知道啊。白丝霜说道:哎,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怎么,担心他了?钟素素追问道。

    难道你不担心啊?白丝霜调笑道:你怕和我差不多吧。

    去你的。钟素素娇嗔道。钟素素抓住了白丝霜丰满浑圆的,白丝霜娇笑着反手搂抱着钟素素,两人在大床上翻滚着,看得炎皇冥嘴唇发干,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液。

    这时,只见白丝霜爱抚着钟素素白皙的脸颊喃喃说道,素素,爱上他了吗?

    是啊,你还不是一样。钟素素娇羞妩媚地呢喃道:他简直太棒了,人家每次都要死了一样。

    也不怕羞,好意思说这样的话。白丝霜娇笑着揶揄她。

    你不要笑话我,我不信你没有这个感觉。钟素素不依地娇笑道:你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了,那么含情脉脉羞赧柔媚,恨不得把他含在嘴里呢。

    就你的眼睛毒,白丝霜娇嗔道:不知道怎么的,我每天都想着他,好像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好丝霜,不光你有这个感觉,我也有这个感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炎皇冥听钟素素和白丝霜暗暗吐露如此深情,也不禁十分感动,推门而入。

    坏老公,吓死我们了!还以为坏人闯进来了呢。钟素素娇嗔道。

    你以为他不是坏人吗?白丝霜眉目含春地看着爱郎,既然吐露的心里话被他听见,有点不好意思,脸上出现羞涩的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