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荒莽神话 > 第八十四章 众女见母
    炎皇冥一一的对妈妈蓝忧蝶做着介绍,众女里面,除了张眉凝跟炎皇冥没有关系外,其他的女人都是炎皇冥的老婆,妈妈蓝忧蝶见到儿子居然这么有本事,有这么多如花似玉的老婆,难过的心情又消失了一点,而就是在炎皇冥给妈妈蓝忧蝶介绍的时候,旁边的张眉凝以及梦灵灵内心大惊,刚开始她们还以为这些女人只是炎皇冥的朋友,现在听到他这么说,居然全部都是炎皇冥的老婆,想不到炎皇冥的魅力是如此之大,眼前的女子,哪一个不是倾国倾城的,更让张眉凝吃惊的是,傅琴香也是炎皇冥的老婆,自己认识傅琴香很多年了,从来没有见到她对哪个男子倾心,想不到眼前这个帅气的小男子居然把傅琴香征服了,使得张眉凝对炎皇冥更加的好奇。

    众女相互认识后,说着说着,又说到先前发生的事情了,炎皇冥在旁边长叹一口气,说道:我把你们都叫来,是怕你们出事,现在我们一点也不清楚对方的势力,以后你们都住在这里吧,对了天心,你教教她们武功,好让她们以做防身之用。

    恩,好的。素天心点了点头,她看到炎皇冥在经过了这件事后,好想有点失去了信心,连忙安慰道:你也别伤心了,当前主要是找出对方是什么人,我们才好做好准备,如果连你也没有信心的话,那么我们就完了。

    炎皇冥知道素天心是在安慰自己,投去感激的目光,是啊,现在自己一定要坚强起来,一定要帮梦伯父报仇。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炎皇冥见妈妈蓝忧蝶有了一丝的疲倦,只好叫她先去休息了,由于女子很多,炎皇冥想了很久才安排好,此时,他正在白丝霜和钟素素的房间里面,突然,炎皇冥感觉外面有什么东西飞过,连忙叫白丝霜和钟素素呆在卧室里面,炎皇冥向外一跃,就飞了出去。炎皇冥从梦家一回来就一肚子的气,此时刚刚听到夜行客脚步踩踏在楼顶琉璃瓦的声音,飞身而起,看见一个黑衣人飞速向外窜去,他立刻尾随追击。

    黑衣人仿佛故意让他跟踪似的,不快不慢不紧不松在楼顶跳跃,然后平沙落雁,轻飘飘落在地面加速飞奔,还时不时回头观望一下。

    你以为你还能够跑得了吗?炎皇冥冷笑道,运足真气,飞身扑上。

    黑衣人等的就是炎皇冥贸然行动,一式回头擒拿短打,逼得炎皇冥拳脚施展不开。炎皇冥不敢恋战,索性恶狠狠地拳来挡拳,脚来对脚,以硬碰硬。两人见招拆招,闪转腾挪,缠斗不休。那人心里知道,不能浪费时间,身法一变,幽灵般进退,鹰爪锁喉,几招下来,炎皇冥知道对方武功高强,看来要速战速决了,于是他卖个破绽,趁黑衣人纵身攻击,他滴溜溜转动身形,已经来到到黑衣人的身后,顺水推舟,借力打力。双手一推,脚下使个绊子,将黑衣人硬生生推倒在地,黑衣人刚要弹身而起,却感觉背后一重,炎皇冥已经如影随形地顺势合身扑上,运足内力使出千斤坠死死压在她的身上。黑衣人猝不及防,仍然不肯束手就擒,急欲使劲顽抗挣扎。

    “嘤咛”一声,炎皇冥压在那人后背上,听到了也感觉到了,居然又是个女人,他已经清晰感受到身下女子的光滑平坦的后背,修长结实的玉腿,特别是丰腴柔软的美臀,肉感绵软而弹力十足。而炎皇冥的正好嵌在她的美臀之间,零距离的肉搏接触,深夜更加刺激敏感,他立刻有了反应,迅速,硕大尖挺正顶在她的幽谷美妙之地。坚硬和柔软,男人和女人,在这一刻的摩擦和接触之中却有着无比的香艳刺激和感官享受。

    炎皇冥丝毫不敢放松,擒拿住她的双手扭转过来,而他的整个身体紧紧压住她身体,光滑平坦的后背,柔软丰腴的美臀,丰满浑圆的大腿,想来她应该是一个身材魔鬼的美女,两具身体毫无距离地在接触,在摩擦,感受着她夜行衣包裹着的肉感丰满弹性十足的胴体,尤其是两瓣丰腴柔软的美臀,摩擦着他的分身,他立刻不由自主地起了反应,坚硬无比地顶住了她的美臀。

    炎皇冥勉强压抑着内心想把她就地诱奸的冲动,收敛心神说道:你到这里来到底要做什么?

    梦天到底是谁杀的?黑衣女人娇喘一声问道。

    “什么?炎皇冥虽然惊异,却不敢有丝毫大意,压力却稍微减轻一些。

    黑衣人发现他放松警惕,压力顿减,猛然双手撑地,腰身用力,想要弹身而起将炎皇冥掀翻,炎皇冥内力条件反射,借力打力,再次使出千斤坠狠狠压住黑衣女人的娇躯恶狠狠地说道:你再狡猾,也逃不过我的压迫,再敢轻举妄动,小心我将你就地正法啊。说着促狭使坏地下面硬邦邦的生理反应惩罚性地顶住了黑衣女人的臀沟之间。

    黑衣女人也立刻感受到他的反应如此强烈,如此巨大,如此坚硬地顶在她丰腴滚圆翘挺柔软的臀瓣,随着身体的扭动,他的硬邦邦的庞然大物隔着衣裤居然嵌入到了她丰腴滚圆翘挺柔软的臀瓣之间,顶住了她的神秘幽谷。她的浑身在变得酥软无力,可是依然慢慢扭动身体,好象胴体深处渴望着依靠身体的扭动来增加幽谷和他的巨大坚硬之间的摩擦,空旷许久的春心又开始复苏萌动。炎皇冥感觉到身下女人的胴体开始变得柔软温顺,也感觉到那份刺激的摩擦,他也无法压抑地慢慢腰身,轻薄猥亵黑衣女人,顽皮而邪恶而地用自己的巨大坚硬隔着单薄的衣裤,顶动摩擦刺激着黑衣女人的幽谷。

    “啊”她清晰感觉到他的坚硬几乎连带着薄薄的衣裤,就要她的幽谷沟壑之中,她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春情荡漾,终于不可抑制地呻吟出声,而且春水潺潺,里面的已经湿透了!

    黑衣女人几次运劲也挣脱不出炎皇冥的重压,又被他如此轻薄猥亵,浑身酸麻酥软无力,只好娇喘吁吁嘤咛着啐骂道:你这么有本事,怎么不找出杀梦天的凶手,跑来欺负我。

    你到底是谁?炎皇冥闻听之下,心想这女子说话有点像是和梦伯父认识的,而且先前跟女子过招,她也发现了女子的武功跟先前在梦家的黑衣人的武功不一样。连忙道:你和梦伯父是什么关系?

    看你样子不像是坏人,我就告诉你吧,我是梦天的师妹。黑衣女人柔声说道。

    那你这样打扮这样鬼鬼祟祟的……炎皇冥依然不敢掉以轻心,将信将疑地问道。

    我听说师兄出事了,后来知道馨儿她们在你这里,所以就过来看一下。黑衣女人说道:她们没有什么事情吧?

    她们没什么事,既然你是梦伯父的师妹,怎么不亲自现身出来,要蒙面呢?炎皇冥诧异地问道。

    我本来说想暗中调查的。黑衣女人幽幽说道:师兄出了这事,我担心馨儿她们,所以就过来看了看。

    是吗?炎皇冥将信将疑地问道。

    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就干脆一掌把我打死吧。黑衣女人生气地说道。

    不好意思,刚才得罪了。炎皇冥大宝慌忙恋恋不舍地起身,搀扶黑衣女人起来,仍然充满疑问地说道:那你有什么打算呢?

    之前师兄来信给我说帮里出了内奸,但是并没有说是谁,我想先把内奸找出来。黑衣女人道。

    炎皇冥此时才得以借着淡淡星光仔细打量黑衣女人,虽然黑巾蒙面,看不见面容,但是露在外面的眼睛那么美丽,肌肤那么娇嫩,容貌十有八九应该是姣好漂亮,虽然并不高大娇小玲珑,身材却被一袭黑色夜行衣包裹得曲线毕露,曼妙美好,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该胖的胖,该瘦的瘦,丰满性感,玲珑剔透。

    恕我刚才冒昧得罪了。炎皇冥诚恳地道歉,听到说神龙帮有内奸,于是说道:刚来你说神龙帮有内奸,或许我和馨儿知道。

    突然,两个人一起侧耳倾听,炎皇冥一把搂住黑衣女人斜身飞出,暗器破空的声音旋即而至,都打在黑衣女人方才站立的地方,打得草丛“啾啾”乱响,数十条身影飞掠而过,好像都是身手不凡的高手。

    炎皇冥搂着黑衣女人卧在树林里深深的草丛之中,两人不约而同地相视低声询问对方:是冲你来的吗?不料嘴唇无意之中碰触在一起,虽然隔着黑巾,依然可以感受到彼此嘴唇的温暖柔软,黑衣女人慌忙扭脸避开,可是,一丝麻酥酥的美妙感觉从樱唇已经一直窜向芳心深处去了。

    四周传来脚步声,黑衣女人虽然内心娇羞,却不得不紧紧依偎在炎皇冥的怀里,两人紧紧相拥不敢动弹。

    脚步声渐渐远去,黑衣女人低声说道:谢谢你刚才救了我一命。

    嘘。炎皇冥示意她不要说话,果然,脚步声四起,而且逐渐向他们俩逼近。

    黑衣女人却一不做二不休地翻身将炎皇冥压在了身下,炎皇冥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样压在下面动弹不得,只是感觉到她趴在他的耳朵旁边轻轻地吐气如蓝,黑衣下丰满柔软的酥胸,弹力十足,压得他的胸膛十分舒服。

    老大,看来他们走远了。一个浑厚浑厚的声音。

    我们也走吧,等一下帮主又要着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

    脚步声从他们俩附近掠过,渐渐远去,炎皇冥想要起身,黑衣女人却紧紧地压住他,咬着他的耳朵低声呢喃道:不要乱动,这些都是高人,小心他们再杀个回马枪。

    炎皇冥被她升上芬芳馥郁的成人香气熏得心猿意马,又享受着她丰满柔软的在他胸膛上摩擦,平坦柔软的更是碰触着他的,更加忍受不住,高高搭起了帐篷,硬邦邦的再次顶住她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