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风流小医仙 > 44章 都不正常
    马晓红说这事儿的时候,侃侃而谈。思维上也没有什么漏洞。但是,陈小宝觉得,马晓红还是太冷静了。作为一个女人,在碰到了这样的事儿的时候,思维不乱,虽然表面看着很害怕的样子,但是陈小宝觉得,其实,马晓红好像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而且,不慌不乱。

    陈小宝甚至觉得,马晓红如此从容和冷静的面对这一切,恐怕是……当然,这纯粹是陈小宝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马晓红的所有反应,其实,还是在合理的范畴之内的。

    不过,陈小宝在来的头一天,见到马晓红那狐狸一样的眼神,之后,马晓红在也没有出现过那种奇怪的眼神。难道,真的是因为两人在那次酒后睡在一起的缘故?

    杂七杂八的想了一些乱事儿。弄的陈小宝摸不着头脑。马晓红见陈小宝的精神走神,试探着问道:“小宝,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走了你会想我啊?”

    陈小宝愣了一下道:“啊?这个啊,那是当然会想的。”

    马晓红小心的朝楼上忘了忘,见高芳没有下来,就凑到陈小宝的身边,抱着陈小宝笑道:“放心吧,我还在红城的。你要是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我要是有时间,就来陪你,行吧。”

    陈小宝点点头:“这宅子确实有点邪,而且,高芳她老妈也死了,你也没有什么呆下去的理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马晓红点头道:“是啊,说实话,这家人对我不错,工钱也很高。这也是我一直没有离开的原因。不过,报恩也要有个限度,这,真的是实在太恐怖了。我害怕啊。”

    陈小宝继续点头:“是啊,以后,高芳和高端都忙自己的事儿,整个大屋子,就剩下你一个人,你吓死你才怪。走了也好。”

    马晓红搂着陈小宝道:“那你一定要想我啊。其实,其实我都二十六了,我妈一直催着我结婚呢。”

    马晓红抱着陈小宝,瞪着一双大眼睛,一脸希望的看着陈小宝。这种情况,猪都能看出来,马晓红在希望陈小宝给自己的一个肯定的回答。

    陈小宝尴尬的笑了一下:“这个,那就结呗,凭你的模样,找个好男人,那还不手拿把掐的。”

    陈小宝这么说,显然没有达到马晓红预想中的效果。马晓红撅着嘴,一脸幽怨的看着陈小宝。一曲委屈的不行的样子。

    陈小宝笑了一下道:“你先别这样,我们相处的时间还短,在多了解了解没什么坏处,而且,我现在正受命弄这个宅子的事儿。也没什么心思想这结婚的事儿,等处理完了这事儿,再说吧,啊?”

    马晓红继续撅着嘴巴道:“知道了,人家其实也没想和你这么快结婚,就是想试试你的反应,不过,看来效果不是很好呢。”

    陈小宝坏笑着在马晓红的嘴-唇上亲了一下,马晓红赶紧打了陈小宝一下:“要死啊你,要是要小-姐看见就坏了。你个大色狼。”

    陈小宝笑着道:“你马上给高端打个电话,告诉他他老婆死了。之后你就陪着高芳,千万不能让她干什么傻事儿。这几天,你可能得辛苦一下。在高芳缓过来之前,你先不要说自己要走的事儿。这么干显得太势力,不好。我去看看镜子的房间里有什么异常。高芳的老妈,这事儿出的比较蹊跷。”

    马晓红听话的点点头,上楼去陪高芳。

    陈小宝在这个一楼个个房间的角落里转了一圈,之后慢慢的走上三楼阁楼,来到那间供着古镜的房间。

    进去了之后,镜子完好的放在桌子上供奉着,没有一点异动。陈小宝检查了一下镜子。把手放在镜子前一照,立刻显示出无根森森的白骨手掌。

    镜子没什么问题。陈小宝把镜子放回原地。陈小宝捏着下巴仔细的想了一下,照理说,有这面镜子在,什么邪魔鬼怪的东西,应该是不可能出现的。

    而之前自己在和高芳回来的时候,听到了高芳的老妈一声大叫,那声音,一定是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引起惊吓,之后,精神本就比较衰弱的高芳的老妈,在受不住这样的惊吓后引发猝死。

    有古镜在这里震着,按照正常的情况理解,鬼妖之类脏东西的嫌疑,应该可以排除。

    那么,高芳的老妈受到的惊吓,那就可能是:人为的……

    得出了这个推论,连陈小宝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这栋别墅里,在自己和高芳回来之前,就只有马晓红和高芳的老妈。如此说来,马晓红就是第一嫌疑犯。

    当然,这存在对方悄悄潜入,把高芳的老妈吓死后又悄悄的溜走了。

    得到这样两个推论之后,陈小宝忽的一下响起一件十分恐怖的假设,那就是,这个宅子,本来就没有什么房宅的风水问题,而是,所有的一切,都是人为制造的?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陈小宝自己都吓了一大跳。不过,这样一来,所有的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高端这一家子,该得罪了什么样的人啊?

    想到这,陈小宝急匆匆的把这间屋子的房门锁好,陈小宝觉得,自己有些事情必须要去确定一下。

    陈小宝赶到高芳的老妈的房间的时候,高芳正趴在她老妈的尸体上哭的死去活来,嚎叫的惊天动地。

    陈小宝有心问高芳一些事情,但是,这个场合,自然是不太合适。只能是稍后等一等了。

    这时候,门被忽然一下子打开,一副西装革领的高端,一脸呆滞的高端出现在房间。看了看床上的妇人。失声叫道:“亚琴……”

    就疯了一样跑到妇人的尸体面前跪着狂嚎:“亚琴,你这是什么了啊……”

    陈小宝仔细的观察着高端的脸上的表情,猛的心里哆嗦了一下,狂喊狂叫哭的死去活来的高端,脸上,竟然,没有一滴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