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炼狱天使 > 第一章 调教丁恬
    夜色下,公路上,轿车里——邪的欲火与哀羞的呻吟浑然交融,方强一边开着车,一边肆无忌惮的调教着丁恬娇小的。

    习惯总会成为自然,奸魔已经迷上了速度与结合的快感,车轮转动得越快,欲火燃烧得就越猛。

    在引擎轰鸣声的伴奏下,方强抓住小护士的发髻,用力向下一压,狠狠的了少女的小嘴。

    丁恬的头下意识剧烈挣扎,但却怎样也挣不脱奸魔的束缚,只能一边流泪,一边笨拙的活动唇舌,吸吮。

    奸魔的羞辱在一栋荒废的工厂大楼前暂时告一段落,他手一松,丁恬立刻向上抬头,少女双唇虽然离开了邪恶之根,但一缕银丝却把她的嘴唇与连在了一起。

    “嘿嘿……”

    不待丁恬斩断羞耻之丝,方强已把她从副座抱了起来,搂入了怀中,一边揉捏护士裙下的娇嫩双乳,一边看着那栋旧楼道:“小恬小姐,你姐姐就在里面做实验?”

    “嗯,这是一个私人研究中心,为了躲避媒体,所以建在了这大楼的地下室里。”

    “是吗?丁敏真的会在里面?嘿嘿……”

    进化为兽的奸魔笑了,就像野兽一样舔了舔嘴角,舌头一扫,他突然隔衣咬住了白衣天使的,同时毫无预兆的发动了车子。“啊!”

    轿车咆哮飞驰,清纯少女的护士短裙被撕到了腰际,方强恶狠狠的向上一耸,硕大的闪电般挤入了纤细的花径,疼得丁恬小脸瞬间一片煞白,惨叫出声。

    “丁恬,我最不喜欢别人骗我了。你忘了,我可在国安局做了几天临时工,会不知道这儿是一个秘密军事基地吗?”

    再向上一耸,就似一根烧红的大铁棒,把娇美少女平坦的弄得波浪连绵;奸魔牙齿叼着少女,含糊不清的笑道:“小宝贝儿,再敢骗我的话,我立刻放你下车。”

    “不要……求求你,不要!”

    方强的威胁很奇怪,丁恬的反应更怪异,她双手重重的缠住了方强的脖子,生恐离开这靡充斥的空间。

    原来春色战车正从一个广场边经过,方强故意向人群撞去,吓得广场上散步的一群老老少少好一阵鸡飞狗跳。

    车子贴着广场路阶停下,无数愤怒的目光飞了过来,一秒之后,愤怒不见了,浓重的呼吸眨眼就充斥了天地。

    砰的一声,方强把丁恬压在了车窗上,少女赤裸的双乳与冰冷的玻璃紧贴,鲜红的尤其显眼,路灯虽然有点儿晕暗,但就连牙牙学语的幼儿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立刻伸出小手,张开小嘴,叫喊着要吃奶。

    丁恬的惊恐到达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她一边哭泣,一边挣扎哀求,方强故意耸动了几下,弄得少女在车窗上刮出了一串特别的声响,吸引了更多的目光。

    “方……方强,快开车,啊……求求你,快开车!”

    白衣天使哀求的时候,贴在车窗上的乳浪更加诱人,鲜红的乳珠已经成为了整个空间的焦点。

    奸魔邪逼问道:“小宝贝儿,现在愿意说实话了吗?”

    “我我不知道,呜……”

    广场上的老先生、老太太们开始吐唾沫,少数几个年轻男人虽然很想接近,但却不好意思露出内心的,反而是一些小孩子嘻笑着开始接近。

    方强旋转着,弄得小护士梨花带泪,他同时看着车外的人群,一声叹息道:“唉,选错地方了。小恬小姐,咱们换一个地方,继续玩,呵呵……别急,我有的是时间。”

    引擎一震,春色战车直向最合适的地方-I小流氓们夜间集聚的地方冲去。

    春风一荡,车轮急煞,邪的刺激再次拉开了序幕。

    “一、二、二一、四……嘿嘿,丁恬小姐,那儿有十几个小混混,要不要我打亮车灯,招呼他们过来欣赏一下?”

    方强打开车门,抱着丁恬走下车来,一边,一边把猎物强行压在了车头上。

    “不……不要,呜……不要开灯,求求你了……”

    丁恬在护士服里颤抖,则赤裸裸的贴在了车头盖上,车盖的热气钻入身体,少女娇嫩的竟然飞速胀大,令她倍感羞耻。

    啪的一声,方强一掌拍在了猎物浑圆紧俏的上,掌印留在了少女羞耻的地方,而声音则向四方飘去,轻易引起了远处混混们的注意。“小宝贝儿,原来你喜欢有人观看呀,啊……夹得真紧。”

    “唔……”

    破烂的护士裙在夜风中飘动,随着奸魔的推进,丁恬的呻吟迅速上涨,她用尽全身之力,这才咬住了下唇,止住了尖利的颤音。

    少女花径收缩,滑动,小嘴则死死紧闭,她不想“吸引”观众,但奸魔却不让她如愿。

    “il……”

    奸魔上身微微一俯,两手撑在车头上,一连就是上百下剧烈声动,普通的车盖“惨叫”着凹下了一团。

    特别的声响飘到了百多米外,一群小混混耳朵一竖,目光整齐的向这儿看了过来。

    “呜呜啊哦”方强的卡在玄关处一阵旋转,然后闪电般向前一插,整个陷入了一团柔腻之中;丁恬遭到这么强劲的冲击,的呻吟终于打败了银牙。

    “哇——是车震!”

    小混混们的怪叫声立刻响起,好几个充满嫉妒的啤酒罐凌空飞了过来。方强随手接住了一个啤酒罐,轻轻一摇,里面响起了荡漾的水声,让丁恬下意识四肢收缩,感到了更深的恐惧。

    “小恬小姐,你还是不想说,对吗?”

    “我……我说……呀!”

    正在走近的人群让丁恬恐惧到了极点,她已经准备痛苦的投降,可是奸魔却充耳不闻,手掌一斜,啤酒倾洒而下。

    奸魔的笑与少女的尖叫在空中交缠,啤酒顺着少女身子流动,沿着车盖包围了她双乳。

    方强看着啤酒流过的痕迹,双目一热,酒液加速涌向了女人最诱惑的部位。“蹬蹬……”

    百多米外,混混们的脚步声也在加速,黑夜给了人类释放本性的力量,本性让人类回复了最初的形态——野兽!

    “小恬小姐,再不说,他们可就要代替我了,嘿嘿……”

    方强也感应到了空气里飘来的嫉妒气息,他异能一动,竟然打开了车灯,让两人重叠的身子在地面拉出了长长的幻影。

    “轰!”

    瞬息之间,混混们的呼吸有了的感觉,嫉妒闪电般的变成了嫉恨。男人的身体被混混们的目光自动忽略,十几双目光好似恶狼一般,隔空狠盯着丁恬秀美的脸颊、半裸的身子,尤其是那贴在车盖上的,更是被欲火包裹得一丝不漏。

    “啊噢-”混混人群发狂般冲来,丁恬拼命把脸贴在了车盖上,惊恐慌乱达到极限的刹那,少女竟然发出了最强烈的尖叫声,她竟然在这种时候、这种地点,飞上了前所未有的之巅。

    羞耻、哀怨、痛苦,尖叫声在丁恬嘴边久久回荡,而少女则死死的缠住了奸魔的。

    也许是惊恐过头,也许是快感太强,丁恬忘记了扑来的人群,忘记了正在辱她的奸魔,她只想释放心窝那一团热气,只想宣泄内那一股洪流。

    “呃!”

    十几秒后,丁恬前所未有的狂乱尖叫还未平息,方强的意外的被少女收缩的花径“榨”了出来。

    奔流的时候,一群小混混终于冲到了车前,无数手掌抓向了半裸的美女,也有人嫌方强碍事,抡起酒瓶就砸向了他的脑袋。“妈的,找死!”

    方露猎物,可不是为了便宜这群小苍蝇,他一边享受着的快感,一边随手一挥。

    一股狂风凭空突现,惨叫声瞬间充斥了空间,七、八个小混混像皮球一样飞了出去,剩下几个还未回过神来,又被方强第二巴掌打得人事不知。

    “看戏必须付钱的,乖乖躺着吧,哈哈……”

    奸魔的目光在一地苍蝇身上扫了一圈,随即抱着还在中抽搐的小护士进入了车内,不快不慢的向丁恬说出的真正地址开去。

    国安局,陈武亲自目送“忆雪”驾着全黑的摩托战车风驰电掣而去,铁血将军的思绪还没有收回,中情局的视讯电话已找上了他。

    蚤幕上的露丝站在一片自然草原上,美丽的女副局长推了推镜架,笑盈盈的道:“陈将军,你好,我方的提议,你考虑好了吗?”

    陈武以标准军人的气势,威仪凝重的回应道:“追捕恐怖分子是国安局的分内事,我绝不会放过方强与陆青。不过贵方的合作提议,考虑到过去的关系,不合适!”

    中方的断然拒绝让美方露出了明显的失望,露丝的脸部在萤幕上放大了两分,急声道:“陈将军,陆青威胁的不是美利坚一国,而是全人类。其他国家都已经派出了支援,希望陈将军放下宿怨,派出四号、五号拯救世界。”

    天下大势千变万化,一番风云震荡后,中国竟然成了唯一拥有两个完美战士的国家。

    陈武自豪的扬了扬下巴,隐带嘲笑道:“露丝小姐,这样客气的求人,不像中情局的传统呀,哈哈……”

    愤怒与尴尬都被露丝训练有素的藏在了眼镜后面,她话锋一转道:“陈将军,看来你还不知道陆青的可怕,我让克里斯蒂娜给你仔细解释一下吧!”

    萤幕上的女副局长向旁一让,要为圣洁修女腾出谈判位置,不料陈武却抢先道:“不用了,谁也不能改变我的主意。露丝小姐,抓住方强,我会通知贵方的。”

    啪的一声,陈武重重的切断了视讯讯号,多年的宿怨令他的态度坚定无比。

    先进的视讯通讯中断不到一分钟,古老的电话铃声响起了。陈武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看着十几年来第二次响起的古董电话,他不由得对克里斯蒂娜的穷追猛打产生了几分反感,拿起话筒的同时,他心底拒绝的念头更加强烈。“陈大哥,你好。”

    褪色的听筒里飘动着女人的声音,不仅悦耳柔美,而且比克里斯蒂娜的声音多了一分成熟风韵,让陈武一下子从椅子里蹦了起来。“苏……苏雪,是你吗?你还活着?”

    铁血将军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但那个叫“苏雪”的女人,绝对比泰山的分量更重,陈武苍劲的脸颊一阵颤动,双目竟然红润了。

    “是我。陈大哥,骗了你二十年,对不起,我当年不得不假死离开。”

    陈武的耳朵与话筒贴得更紧,一种发自心底的振奋浮上了他的头顶,“苏雪妹子,你的身份我后来已经知道了,你那样做我能理解,不用道歉,人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哈哈……”

    “哥,你还是像当年一样,豪迈威武呀!”

    苏雪的声音也透出久别重逢的喜悦,两人一番感慨后,她话锋一转道:“大哥,陆青的出现不在我们的计划里,她是不可控制的变数。你能助我一臂之力吗?不然‘奈落计划’就会变成毁灭世界的元凶,与我们的初衷正好相反!”

    相同的话语出自不同人的嘴里,陈武的反应是天差地别,他立刻坚定无比的道:“好,我立刻安排雨兰去非洲。”

    铁血将军眼中闪过一抹犹豫,紧接着本能的压低声调,问道:“苏雪妹子,要不要告诉雨兰,关于你的事情?”

    电话那一头沉默了一秒,苏雪飘逸柔媚的声音多了几分波澜,叹息道:“大哥,多谢你这么多年对两个孩子的照顾,这次行动后,我会与她们私下见一面的。”

    苏雪,雨兰与雨心的母亲,奈落计划的创始人之一,死去二十年的女科学家竟然I复活了?

    嘎的一声急响,春色战车急煞在了地铁总站附近。方强轻轻一耸,半裸的白衣天使立刻发出了重重的呻吟。“小恬宝贝儿,你姐姐真的在地铁站?不会又是骗我的吧?我的耐心有限哟!”

    “嗯啊……在,姐姐就在一节废弃的车厢里,啊啊……”

    丁恬半边身子趴在车窗外,娇小的压在车门窗框上,勒出了一道深深的红印,少女心灵已经恐惧诚服,但还是哀求道:“求求你,不要伤害姐姐,呜……不要……”

    “小宝贝儿,我可不是政府官员,怎么会不讲信用呢?嘿嘿……你说,我这样是伤害吗?”

    邪恶的在丁恬肛肠里缓缓抽动,羞人的快感令清纯少女舌尖颤抖,心灵摇荡,就连方强把她抱下车,以最为诱惑的姿势冲向地铁总站入口,她也没有反应过来。

    “嗯,真的在这儿,我嗅到你姐姐的味道了,嘿嘿……”

    方强的鼻尖左右一转,不用丁恬指引,他已经沿着飘浮在空中的“味道”飞跃而去。

    奸魔纵身一跃,噗嗤一声,在丁恬花径里插得更深更猛,两人的紧紧的贴在了一起,没有一丝缝隙。“喔……”

    丁恬的哭泣已经变音,看着越来越近的废弃车厢,她泪花弥漫的眼底除了担忧外,突然闪过一抹希望的光芒。

    铁轨密布,电车如林,方强有如幽灵般穿梭而过,最后停在了一个最偏僻的角落里。

    废弃的车厢仿佛垂死的乞丐,带着一身死气,静静的躺在地铁总站最阴暗的角落里,方强的听觉从门缝里溜了进去,一片勃勃生机立刻汹涌而来,充斥了他的双耳。

    门锁被强大的力量无声破坏,奸魔抱着羔羊,小心的踏入了车厢,当绿莹莹的灯光向他飞来的刹那,奸魔闪电般变色隐身,远远看去,只能看到一个衣不遮体的小护士在门口探头探脑、鬼鬼祟祟。

    车厢空间的宽阔超过了方强的估计,一堆超越时代的先进仪器充斥了他的眼球,美丽而疯狂的丁敏正在忙碌不休,完全没有感觉到迅速逼近的危险。

    方强的谨慎在这时显得完全多余,他在丁敏身后站了足足一分钟,熊猫眼的女医生也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嘿嘿真有趣!”

    奸魔暗自一乐,向前一步,站在了丁敏左前方,丁恬跳跃的已经映入了姐姐的瞳孔,可是丁敏却依然向正前方的实验槽走去,无意识的把两个人影忽略了。

    啵的一声,从丁恬里抽了出来,方强的身体同时回复了原形,他抱着瘫软如泥的小护士追了上去,从后一把握住了丁敏没有戴胸罩的挺拔。

    男人五指一紧,指缝准确的夹住了美女医生的,这么强烈的冲击,终于刺激了丁敏的脑神经,她低头看了一眼,呆了两秒,这才缓慢的回过身来,诧异问道:“小恬?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丁医生,还有我,惊喜吗?嘿嘿……”

    方强的脑袋从小护士身后冒了出来,一把揽住了丁敏发紧的腰肢。

    “你……是方强?”

    也许是震荡过于剧烈,也许是还没有完全脱离实验状态,身穿白大褂的丁敏用了三秒钟,这才认出了方强。

    奸魔对猎物迟钝的反应有点儿不满意,色手一用力,把丁敏压在了一台仪器上。

    “唉,人家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丁医生真是太无情了,玩过了,就想不认帐呀?”

    “你想干什么?”

    丁敏终于有了一些正常女人的反应,开始推拒奸魔的身澧。

    “干什么?当然是想重温旧梦了。”

    哗的一声,白大褂被撕出了大大的裂缝,成熟美女的双乳跳跃而出,鲜红的还未感受到空气的凉意,已被一张火热的大嘴吸了进去。

    “放开姐姐!你这流氓,快放开姐姐!”

    片刻的休息,丁恬恢复了几分力气,白衣天使悲愤交加的冲向奸魔,却立足不稳,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方强回头一看,丁恬摔得两腿大张,还在颤抖的正好对准了他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因震荡从少女体内流出,奸魔不由自主大吞了一口口水。

    丁敏也看到了妹妹的“惨状”,惊呼道:“方强,你把我妹妹怎么啦?”

    方强的手掌玩弄着丁敏的,唇舌吮吸着她的,直到心满意足,他才松口抬头,使出了最老套,也最有效的奸魔伎俩。

    “丁医生,你妹妹只是太舒服了,只要你乖乖听话,帮我一个忙,我保证她不会受半点儿伤害。”

    唇印密布丁恬全身,的味道遮盖了她天生的清纯,少女更是又红又肿,这还不算是伤害?

    厚脸皮的奸魔一脸理直气壮,而疯狂女医生竟然也认同点头。“方强,你要我干什么?说吧!如果想,那就快一点儿,我正在做实验,时间有限。”

    丁敏娇小的身子主动往后一躺,双腿一张,薄薄的坦然映入了奸魔眼中。

    “丁医生,你求我,我不会拒绝的,不过……”

    方强的手指勾住了美女的,指尖碰到了干燥的,他随即手指一松,弹回了丁敏,弹得女医生双腿微微抽搐了一下。

    “美人儿,现在不是时候,跟我回豹宫吧!我会干得你三天三夜不下床。”

    “离开这儿,现在?”

    丁敏追问了两遍,得到方强肯定的答复后,身为俘虏的她突然“翻脸”,毫不犹豫的反对道:“不行,我正在做关键实验,没有空。”

    话音未落,丁敏极不耐烦的一把推开了方强,快步冲到一台仪器前,自顾自的启动了开关。“轰!”

    一阵闷雷般的噪音以车厢为中心,向四周蔓延而去,强大无比的电流集中涌向了实验槽,整个地铁总站的灯光在这一刻微弱了三分。

    “咦,又是电力基因实验?是利用地铁动能产生的电力,对吗?”

    丁敏没有身为猎物的觉悟,方强一时之间也忘记了他猎人的身份,半个科学家的奸魔凑了过去,开始用专业术语与美女医生交流起来。

    “嗯,虽然比不上我实验室储存的能量,但也勉强可以派上用场。”

    “这么强的电流,里面的实验材料是人,还是动物?已经弄死几个了?”

    方强不仅兴趣颇高,而且还顺便当起了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