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炼狱天使 > 第十章 神秘高手
    奸魔性奔放的时候,陆青与克里斯蒂娜之间的战火又一次爆发。

    欧洲,充满老牌贵族气质的英国,雾都伦敦——子弹在浓雾中飞舞,战车在公路上飞驰,陆青逃逸的目的地是泰晤士河畔码头。

    圣洁的修女服在满天杀气中依然飘逸迷人,虚空一颤,子弹神奇的静止了下来。

    相隔五百米外的战车里,陆青放下了小熊猫,强大的精神力破空而去,子弹就似软泥变形,遭到了两大精神异能高手的折磨。

    虚空瞬间一阵扭曲,决定世界命运的两个女人终于正面碰撞了。

    几秒后,变成铜片的弹头委屈坠地,陆青虽然略处下风,但她的车子却趁机冲向了码头。

    “快追,不能让她上船。”

    露丝坐在后方指挥车里,焦急的声音在耳麦中激烈回响。

    飘荡的修女服缓缓回复平静,克里斯蒂娜眼露神秘,胸有成竹的回应道:“露丝小姐,放心吧!陆青逃不掉的,有人正在前面等着她。”

    码头越来越近,杨洛已经看到了澳克斯派来接应的人影。

    “啊,你们看,看板上面!”

    众女之中,唯一不会用枪的文晴发出了诧异的惊叫声。

    前方两公里外,一个十米高的路边看板上,静静的站立着一个人影,小兰凝神一看,第二个出声道:“是教廷修女,可能是三号的同伙。”

    相同的震惊在众女心中升起,世人都习惯了三号独来独往,无意间忽略了她背后的势力。

    这个修女也有特殊能力吗?

    杨洛等人不由得紧张到瞳孔收缩,而白雪与卡妮则充满期待,两女玉手紧握,悄然看向了小娜。

    小娜平静的目光回望雪儿妈妈,无声的交流刹那完成,她轻声回应道:“这人身上没有特别的精神力场。”

    不待雪儿感到失望,一发子弹已从桥上射出,最前车子里的生化战士虽然连续甩动方向盘,但车轮还是被子弹当场打爆。

    看着翻飞的车身,小兰平静的眼眸瞬间兴奋发光,一种用枪高手的感应刺激了她的热血,令她一头秀发无风自动,升空而起。

    驾车的杨洛禁不住惊声问道:“好准的枪法,不会是林雨兰吧?”

    子弹飞过的距离虽然不是很远,但普通的手枪、普通的子弹,却能击中生化战士驾驶的飞车,这种枪法已在吸血化的小兰之上,难怪杨洛会有这种本能的猜想。

    陆青的脸色也特别凝重,肯定的回答道:“不是林雨兰,是教廷的高手。杨洛,发射火箭筒,冲过去。”

    火箭炮毫无意外被子弹击中,在半空;杨洛正想踩尽油门,不料一旁却冲出一个人影,一拳击中了先前那辆滚到路边的战车。

    人类的拳头竟然把车子打得疯狂翻滚,轰隆巨响声中,另一辆战车被拦腰砸中,同时变成了废铁。

    陆青的眼神再次收缩,这种力道让她第一时间就想起了一个人——里奥,只有二号才有这种恐怖的力气,不过对方只是一个服侍上帝的神父,绝不是自封为神的傲慢里奥。

    十几个生化战士从两辆报废的战车里跳出,一片子弹射向了力大无穷的神父。

    “呼……”

    大地突然刮起一股狂风,狂风之中,一个人类肉眼看不清楚的影子腾空而起,虎入狼群般扑入了生化战士人群里。

    惨叫、血花与枪声几乎是同时响起,转眼间,四、五个近似超人的二代生化战士就成了尸体,而杨洛直到现在,也没有看清楚狂风里的人影。

    陆青锁定了敌人的幻影,也看到了对方的神父制服,反人类魔女的眼珠再次收缩,这种速度让她又想起了七号亚当。

    教廷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么多高手?这三个人简直就像二号、四号、七号的化身,绝不是单纯的克隆体,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头?

    陆青的护卫队被两个神秘神父打得伤亡惨重,看板上的修女也疾速接近,三股强大的杀气死死的盯住了车里的陆青。

    “青姐,克里斯蒂娜追上来了,怎么办?”

    杨洛东方人的脸色变得比西方人还白,情势已经危急到了极点。

    这时,陆青突然又轻松起来,以游戏的口吻,叹息道:“唉,这么快就被三号追上了,真没意思,看来我的计划只能成功一半了,人类的生命力比蟑螂更顽强呀,嘻嘻……”

    魔女的笑声微微一顿,洒脱自在的打开了车门。

    “啊,你们看!”

    失败阴影蔓延的刹那,文晴又发出了意外的惊叫声。

    车外,又是三个神秘人凭空突现,他们连头带脚都包裹在黑沉沉的风衣里,一言不发的对着三个教廷高手发动了攻击。

    古典的刀剑与现代的手枪同时杀气腾腾,双方竟然打了个不分上下。

    今天难道是超人公开日?怎么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拥有非人力量的神秘人?

    强烈的疑惑让陆青的眼神不停闪烁,但反人类魔女并未放过这逃跑的机会。

    战车呼啸启动,急速冲上了码头。陆青一走,两股神秘人马同时收手,互相冷冷的对望了一眼,然后各分东西,鬼魅般消失不见。

    中情局追兵晚了十几秒来到,只能与残留的硝烟作伴。

    露丝看着克里斯蒂娜,惊疑不定的问道:“他们是什么人,与奈落计划有什么关系?”

    克里斯蒂娜的眼神也在闪烁,修女服失去了以往的飘逸,沉声回应道:“有一队是教廷骑士,其余三个……我也不清楚。”

    克里斯蒂娜的话语透出强烈的震惊,露丝不由自主选择了相信。

    中情局特工与英国特工在码头四处搜寻,而克里斯蒂娜却静立原地,望着远方的海天一色,久久没有收回沉思的目光。

    “你在想什么,很严重吗?”

    一段时间的并肩作战,露丝对三号已由戒备变成了佩服,能让克里斯蒂娜皱起眉心的事情,她知道一定不会是小事。

    圣洁的修女服在海风中微荡,女骑士凝声道:“从北美到南美,又到了欧洲,陆青为什么不逃回中国,为什么要带我们四处‘游览’地球?”

    “你是说……她是故意的?”

    “嗯,如果她下一次在非洲或者澳洲出现,我一点儿也不会奇怪。”

    不妙的预感在两个美丽女人眼中浮现,女骑士随即一声叹息,“唉,不管她想干什么,我们只能一直追下去,直到她消失为止!”

    杀气紧追陆青,春色则包裹方强,无论奸魔走到哪儿,都会刮起一片春风雨。

    “啊……小强,不要啦!我再不去报到,会被怀疑的。”

    秋涵被方强玩了一整夜,野性干练的龙牙组长仿佛变成了十八岁的小姑娘,布满欢爱痕迹的身子在男人怀中撒娇扭动。

    “涵姐,林雨兰真的已经调走了?她会舍得林雨心?”

    “嗯,具体行踪陈成也不知道,是陈武直接下的命令。”

    俏丽的短发微微荡漾,秋涵的身子随着的耸动缓缓起伏,娇喘几声后,她才舌尖微颤道:“林雨兰想不忘记林雨心也不可能,她已经被修改了记忆。”

    方强瞬间倒吸一口冷气,惊叹道:“真狠,真没人性,比我还无耻!”

    “咯咯……小强老公,你还真有自知之明呀!”

    秋涵欢笑着倒在方强的胸膛上,美人的嘻笑换来了男人一阵猛烈冲击。

    潮起潮落,声色交替,秋涵终于拖着酥软的身子离开了别墅,而方强则以陌生人的脸孔,出现在了丁敏家门口。

    “唔……”

    似痛苦,又似羞窘的梦呓声在粉红色卧房内回荡,可怕的经历虽然过去了将近一个月,但丁恬还是每天都在作噩梦,而且不知噩梦何时才会终结。

    此时此刻,清纯少女又被噩梦呑噬,她哭泣、挣扎,却怎样也逃不出魔掌,而且感到恶魔的身子越来越重,压得她难以呼吸。

    “啊!”

    一声惊叫,白衣天使终于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下一刹那,她却宁愿继续在梦中哭泣,因为现实比噩梦更可怕。

    方强,活生生的方强竟然压在她身上,正在解她的睡衣。

    少女半露的惊恐颤抖,大张的嘴巴却只能发出虚弱的呼救声,恶魔脸颊一沉,把他邪恶的神色在小护士眼中放大到了极限。

    “嘿嘿……小恬小姐,好久不见,想我了吗?”

    丁恬身子拚命挣扎反抗,方强猛然加快了速度,三两下就把睡衣撕成了满地碎片,“哇,美人儿,你的变大了,肯定是我的功劳,对吧?”

    方强大手抚弄着丁恬娇小玲珑的身体,浪的目光突然又凶狠无比,凝神威胁道:“告诉我,你姐姐在哪儿?”

    “呜……不知道,我不知道,啊!”

    白衣天使的话语立刻中途戛然而止,因为方强突然把了她小嘴里。

    “唔……”

    丁恬泪花弥漫的脸颊猛烈抽动,舌尖乱颤,不停发出咿咿唔唔的单音,可是怎样也甩不掉奸魔的,雄性荷尔蒙的气息更加强烈的钻进了她口中。

    方强一手抓住了美少女的脑袋,一手继续搅动少女花径蜜肉,把一浪又一浪的快感,连同羞辱一起刻入了丁恬心窝。

    “小恬小姐,想不想说呀?想的话,就舔一下我的宝贝,或者夹一下我的手指也行。”

    奸魔的与手指同时静止,却没有等来白衣天使的任何反应,他也不生气,呼吸一热,少女上下两张“小嘴”同时受到了猛烈攻击。

    “唔……”

    几分钟过后,丁恬很不想承认,不过却有了本能的反应,羞耻的蜜汁越流越多;而她的唇舌似乎也被插成了习惯,恶心的感觉一点儿一点儿的消失,心中一点儿火星则越烧越旺。

    一声最强烈的呻吟后,方强的狂暴的了少女的深喉,温润的喉咙就像一样,强烈的夹击着入侵异物,在丁恬半昏迷的颤抖中,奸魔浑身一麻,汹涌而出。

    缓缓抽离美人小嘴,从少女唇间回流而出,顺着脸颊、下巴,流到了她盈盈一握的上,流出一道道让女人羞耻,令男人兴奋的痕迹。

    “丁恬,还不想说吗?”

    奸魔的威逼话语还未说完,已急不可耐的了少女花径。

    床榻整个震动了一下,奸魔这一插特别的狠,就像一把标枪飞射而入,插得清纯少女小脸一白,发出了穿云裂空的惨叫。

    全根而入后,奸魔一动不动,而且还故意手臂用力,撑起了自己的身子,让身下的猎物有颤抖、惨叫、扭动的空间。

    丁恬果然在剧痛中浑身涌动,不顾一切的想推开恶魔,一番推搡后,恶魔没有被推开,她的反而绕着“旗杆”旋转、摩擦、碰撞了几十上百下。

    “唔……”

    花径的剧痛不知不觉消失了,羞人的搔痒开始在游走,方强依然一动不动,而少女的颤抖却越来越情不自禁。

    “呜……”

    丁恬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这情景仿佛是她在主动扰一般,让纯真少女欲哭无泪,哀羞无比。

    “小恬小姐,你不动,我可要动了哟!”

    得意的微笑在方强唇间流转,他合身一压,少女的身形向下一沉,尤其是腰臀部位,似乎已经陷入了床垫里。

    床垫轻轻反弹,奸魔向上抽出,离开的刹那,突然再次暴胀,“卡”在了少女花径里。

    “啊……”

    猛然加强的快感令白衣天使的媚肉紧缩,仿佛不想离开,她的腰身竟然随着奸魔的动作抬了起来,离开了床面。

    羞耻的快感从钻入了脑海,丁恬惊慌的双手下意识抓住了被单,抓得五指发白。

    “砰!”

    床垫又被砸出了闷响,奸魔由抽变插,把少女俏丽弹挺的美臀压入了床垫里。

    “丁恬,说不说,说不说……”

    声密集响起,方强威猛的重复着一抽一插的动作,丁恬的腰臀不停抬起、砸下,再抬起……

    少女双手已经抓破了床单,已经砸坏了床垫,脑海在暴风骤雨的冲击下,逐渐迷离、迷乱、迷糊了!

    又是一声哀羞的尖叫,少女咬住了恶魔,一阵厮磨后,羞耻的春水喷洒在了上。

    方强爽得浑身汗毛直竖,但他并没有停止,更加野性的把丁恬送上了另一个之巅,就在少女剧烈蠕动的刹那,他却突然侧身倒在了床上,泡在美人里一动不动。

    “呜……不、不要……停!”

    小护士娇媚的身子不由自主扭动起来,可是她单方面的努力根本不能化解的难受,急得她忘记了羞耻,腰部不停向方强撞去。

    “啊、啊……求求你,呜……饶了我吧!”

    “小恬小姐,还不想说呀?行,反正咱们有时间,慢慢玩,你姐姐自己会回来。”

    啪的一声,方强迎着白衣天使狂乱的耸动迎了上去,两人的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噢……”

    丁恬空虚的被充塞到了极致,满足的呻吟冲口而出,少女一边流着哀羞的泪水,一边主动骑在了男人腰间,顺着的本能起伏不休。

    尖叫声时高时低,声时强时弱,在丁恬变成一滩春泥后,方强终于一麻,滚烫的喷洒在白衣天使的深处。

    白天开心过去,夜晚悠然来到。

    丁敏一个白天没有回来,方强也不急躁,搂着半昏迷的清纯少女小睡一觉后,他大手一挥,拍打在丁恬哭泣的上。

    “小恬小姐,咱们继续吧!”

    奸魔双手一番动作,把清纯少女摆成了趴伏的动作,一点儿一点儿的向少女。

    一分、两分、三分……粗大的艰难的挤入了肉肠。

    惨叫声再次出现,丁恬浑身疼得直打颤,方强用力一耸,奇迹般全根了娇小紧窄的,小护士的臀沟一涨,身子则瞬间昏倒,人事不省。

    画面一荡,方强用强行唤醒了清纯少女,抱着她坐在床上。

    奸魔手拿一把小刀,一根一根的剃着少女的稀疏芳草,刀刃紧贴少女划动,冰冷的感觉刺激着她蠕动,而恐惧则令她紧绷到了极点,不敢动弹半分。

    一夜过去,丁敏还是没有回来,而丁恬俯身含住了方强的,小巧香舌的舔吸已经很是熟练。

    奸魔随便一个动作,就能让她发出诱人的呻吟,但小护士还是紧守着姐妹之情,死也不愿供出姐姐的下落。

    丁恬这么坚持,反而让方强更加坚定了调教之心,看着少女曼妙的身子,他打消了暴力折磨的念头,眼珠一转,狡猾的家伙想起了更好的主意。

    “丁恬,那是你们的全家福吗?哇,你们还有父母呀,真是幸福的一家人。”

    “你……你想干什么?”

    小护士本已屈服的陡然收缩,惊恐的光芒充斥了双眸,驱散了她身上的靡嫣红。

    “宝贝儿,你数学好不好?我出一个选择题给你做,怎么样?”

    白衣天使怎是奸魔对手,除了感到更深的恐惧外,她唇舌无力,甚至已经流不出眼泪。

    “嘿嘿……听清楚了,机会只有一次。”

    玩弄猎物的心灵比玩弄更快活,方强笑得无比邪恶,手指点在少女乳珠上,缓缓的出题道:“A,你告诉我你姐姐的下落,我请她帮我一个忙,并保证她的生命安全。B,我打电话给你父母,让他们来这里,欣赏咱们俩的表演,然后让这里多两个死人!”

    “不——”

    善良总有牵挂,方强还未拿起猎物的手机,丁恬已扑了上来,连哭带求道:“方强,不要……呜……你……你我吧!我让你,求求你,不要害我笆妈!”

    “哈哈……小恬小姐,十秒钟考虑,是A,还是B?选一个,还是选两奸魔高举着手机,轻易找到了丁恬父母的号码,手指更作势压在了通话键上,同时,极尽欢快的数数道:“一、二、三、四……”

    “我说、我说,呜……”

    丁恬终于彻底崩溃了,赤裸的身子瘫倒在沾满春水的床上,哭泣道:“姐姐在……私人实验室里,做基因实验。”

    “实验室?难怪一天一夜没有回来,还真是你姐姐的作风呀,呵呵……”

    奸魔开心的笑了,俘虏一旦招供了第一句,后续就再无压力,丁恬甚至主动说出了实验室的地址。

    “嗯,小恬小姐,我记性不怎么好,你带路吧!咱们可以一边走,一边研究人体构造,嘿嘿……”

    “不要——”

    在娇嫩羔羊的挣扎声中,邪的风浪从屋里吹到了屋外,又吹到了车子里。奸魔在初升朝阳的映照下,直奔丁敏所在的私人实验室。

    同一时间,尚泉来到了陈武的办公室。

    “报告首长,林琪最近举动异常,秘密特工报告,她私下建立了一个基因实验室,如果不出意外,拷贝‘奈落计划’资料的神秘人就是她!”

    就像林琪心怀鬼胎一样,陈武对养女同样有所戒备,给予林琪权力的同时,也把她严密监视了起来。

    陈武皱着眉头,眼神闪过一阵沉思,少有的没有果断下令。

    尚泉猜到了铁血将军一半的心思,试探着建议道:“首长,她虽然违反了军规,不过……不是通敌叛国,只是私心重了一点儿,要不让地方员警出面,查封她的实验室,给她个侧面警告?”

    “不用那么麻烦,应该给她一个直接的警告,不然以后,她还会闹出大乱子。”

    陈武的语气虽然严厉,但与尚泉的办法其实也是异曲同工,铁血将军凝神命令道:“让忆雪行动,炸掉实验室,带林琪回来见我。”

    一分钟过后,国安局核心基地,生化实验室里——一个冷气弥漫的冷冻舱缓缓打开,两道冰冷的目光瞬间撕裂了虚空,冷酷无情的杀气一现,门外几个科学家同时浑身打颤,四肢发冷。

    盘旋的冷气诡异的向两旁分开,幻影一闪,戴着面具的忆雪鬼魅般在门口凭空突现。

    几个科学家不约而同向后连退,感到呼吸困难,脚步沉重,等他们艰难的喘出一口热气时,抬头一看,黑色风衣下的修长影子已经消失不见。

    第二十集

    内容简介

    方强对小护士丁恬大肆调教一番,逼得她终於说出丁敏真正的藏身处。丁敏以实验到了关键地步而强硬的拒绝方强的求欢,原来这回她的实验体竟然是五号战士林琪!强化後的林琪,拥有特殊的闪电异能,让方强的身体再度重创,偏偏此时林雨兰又发动猛攻,方强该如何自保?另一方面,在非洲被各大势力和克里斯蒂娜围剿的陆青,突然获得「盟友」的救援,并知晓一个惊天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