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炼狱天使 > 第七章:民族融合
    欧阳菲菲的屈服,比方强想象中更快。

    起初,当她清醒过来看到那「破处之床」上留下的自己的血迹,以及那用落红写的名字时,巨大的悲愤和羞辱令她像头母狮子般爆发了,她狂怒的扑向方强,一边哭一边又咬又打,一副豁出去的拼命架势。

    可惜欧阳菲菲已经忘记了今天的方强已经不是一年前那个任她欺负的窝囊废了,闹腾的结果是被再次绑了起来,又注一针「恶魔宝」。

    这次她崩溃的更加迅速,也更加彻底,而方强则更加恶毒,更加邪,任凭她在沸腾的煎熬下狂乱哭叫、苦苦哀求,乃至痛不欲生,就是不去满足她,只是笑吟吟的在旁观看她的种种丑态。到最后她简直成了发情的母兽,什么丢脸的话都说了,什么羞耻的姿势和动作都照做了,整个人都快虚脱而死时,方强才发了慈悲与她和体交欢,将「赏赐」给了她荡的。

    「事不过三。如果你下次再敢惹我生气,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替你解开药力了,那你将永远沉浸在饥渴的状态里不能自拔!你自己想清楚,别到时候又来后悔企求!」

    这就是方强给欧阳菲菲的最后警告。

    这一招果然奏效,欧阳菲菲算是完全感受到了恶魔宝的可怕威力,尽管她还不知道这种药的称谓,但是对那种痛苦折磨的恐惧已经深深烙印到了身心深处。

    她宁愿遭受诸如拳打脚踢之类的皮肉之苦,也不愿意再体验一次那种恐怖经历。

    她只有忍气吞声地屈服了,痛哭了一场后,怀着绝望的心情,接受了自己被绑架、并沦为一个过去瞧不上眼的男人的的事实,并强忍屈辱违心的叫他「主人」。

    这个主人是十分慷慨的,当即高兴的表示,过去的恩怨既往不咎,并且宽宏大量地将欧阳菲菲直接列入了「奴」阶层,地位比受到处罚的叶灵还要高。

    由于犯下欺骗之罪,叶灵被打入犬奴层足有一周时间,全靠费尽心机讨好方强才被提升了回来。

    而被打入「犬奴」期间的待遇是相当糟糕的,用方强的话来说,「犬奴是奴隶的奴隶,是整个豹宫阶层最低的人,不仅受制于作为最高统治者的「主人」,协助管理者的「女管」,就连一般的「奴」都可以任意指挥、甚至欺负「犬奴」。

    此外豹宫内的日常劳动、家务等也都是「犬奴」的责任,虽然这个时代的机械十分先进,诸如打扫环境,洗衣做饭等工作都有专门的机器辅助完成,只要会作那些精密仪器就可以了,任务其实并不重,但问题是其他「奴」会故意给「犬奴」找麻烦、出难题,指挥其干这个干那个,最终都会累的苦不堪言。

    与叶灵有嫌隙的阮琳正是如此,利用她沦为「犬奴」的时候大?威风,不仅嘴巴上冷嘲热讽,就连每天的洗脚水都要叶灵亲自端来,令她吃尽了苦头。

    这情景落入欧阳菲菲眼中,自然大感解恨,对这位出卖自己的昔日好友,她的恨意还超过了对方强本人,看她居然落到比自己更低等的下场,欧阳菲菲心里泛起报复的快感,忍不住也对叶灵落井下石,狠狠的修理起她来。

    这么以来,气是出够了,但欧阳菲菲却没有意识到,当她通过命令和欺负叶灵来出气、将之视「犬奴」时,其中无形中也等于承认了自己是「奴」,久而久之潜意识里也回加深这种角色的认同。她更不知道,这其实是方强精心策划的一场「苦肉计」,目的正是为了恩威并施,让她尝到一点甜头,从而不知不觉地融入到豹宫的整个等级体系中。

    因此,一周后方强恢复叶灵「奴」身份时,欧阳菲菲顿时有了危机感,心想自己若不小心被打入「犬奴」层,叶灵必定也会毫不留情的报复自己,那下场可就不妙了!想要避免这种悲惨遭遇,唯一的办法只有战战兢兢的伺候好「主人」,争取不出一点差错。

    于是,欧阳菲菲只有打起全部精神,加入到与叶灵、阮琳争宠的行列中,用自己诱人的来讨好方强,再也不敢对抗他的意志。

    当然这只是表面现象,内心深处她自然不甘心永远作一个,被囚禁在这暗无天日的牢笼里。但是豹宫早就被打造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监狱,想要逃跑无异于痴人说梦,何况风险也太大了,不乖乖的做又能怎么办呢?

    再加上方强还有「恶魔宝」!这该死的药物,简直是女人的命中客星,欧阳菲菲现在对它是又怕又爱。它固然可以将她送入煎熬的地狱,但也可以令她攀上极乐的天堂——区别就在于男人的是否了体内,只要插了进去,极度空虚的痛苦立刻变成消魂蚀骨的仙境,而且还是女人能够享受到的最高快乐。

    比起恶魔宝,欧阳菲菲更怕的是方强的那根「魔鞭」,这个男人简直就不是人,而是一个兽,或者说是一台永远不知疲倦为何物的机器。在被方强药物后的那一个月时间里,方强几乎是夜夜不停地连续奸着欧阳菲菲,每次都要搞到她体力不支,晕死过去方才罢休。

    欧阳菲菲也会生出反抗的念头,可是方强的那根,可以根据需要依靠意志随意地改变大小,每次都能以最佳的尺寸和粗度找到欧阳菲菲身上的使劲摩擦,即使不用春药,他也能每次干得她欲死欲仙、狂呼。有好几次,当她被方强干的声、态百出的时候,脑子里都隐约觉得,自己至少在上并不排斥这种快乐……

    和白雪不同,欧阳菲菲只是个被宠坏了的大小姐,在方强的威面前,她很快就屈服了。当她被迫和叶灵,阮琳一起服侍方强,看到方强在二女身上驰骋时,心里甚至会生出过嫉妒的情绪。

    在心甘情愿的沦为「」的过程中,欧阳菲菲也注意到一件事,就是豹宫里还有个特殊的,完全不买方强的帐,也从未给过他好脸色,但却非但没有被打成「犬奴」,还能享受到「公主」般的超然待遇。

    这个名叫白雪的姿色清丽脱俗,就连一向自视甚高的欧阳菲菲,看到她时也有自叹不如的惊艳感觉,尤其是那跟名字一样洁白如玉的晶莹肌肤,足以令最纯正的白种美女都羡慕不已,也难怪方强会对他另眼相看了。

    欧阳菲菲发现,尽管方强有时候也会用暴力强迫白雪,但大部分时候对她还是挺宽容的,从来没有惩罚过她。最奇怪的是,那种药物对她似乎也不起作用。欧阳菲菲亲眼看到方强给白雪注射药物,但她却完全没有动情的迹象,一脸冷漠如常。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问题不但令欧阳菲菲错愕,也令方强烦闷之极其。在最新合成的恶魔宝药剂里,他自己已经融合了采集到的所有佳丽的基因和激素,经反复临床实验后成功率已高达百分之九十左右,但用在白雪身上仍是失败。

    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这少女是某种特别罕见的体质吗?

    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方强打电话给魏虹,指示她去悄悄地调查白雪的家庭身世、从小到大的体检报告等私人资料。

    数日后,魏虹用电子邮件寄来一份详细的报告,列明了白雪的所有资料。

    其他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有一点,她的母亲原来是苗族人!她是汉族和少数民族通婚生下的孩子。

    方强看了心中一动,暗想现在少数民族总人数占全国的百分之九十,而目前恶魔宝的失败率也差不多是这个数字,莫非这就是问题所在?要知道为恶魔宝提供基因的所有美女,虽然来自全国所有省市,但却基本都是汉族人,少数民族只有藏族、壮族和满族各有一人,这就造成了药物里的「民族成分」相对匮乏,充其量只能说是对付汉族美女的灵丹妙药。

    难道说,要把中国五十六个民族的美女基因、激素都采集齐全,全部融合进恶魔宝里,才能制造出横行全国百分之百有效的超级春药吗?

    这个想法令方强有些啼笑皆非,但也不禁感到强烈的兴奋和冲动。

    「哈哈哈,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枝花,五十六头美女全部人我插!五十六声汇成一句话,爱我中华,国花!啦啦啦啦……

    方强想起中学时流传的一首搞笑歌谣,忍不住放声唱了起来,边唱边捧腹狂笑,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这是上个世纪大陆的某个主旋律歌曲改编的,原来的歌词歌颂的是民族大团结,后来不知被哪个天才篡改成了色情小调,居然也传唱到了今天。方强还记得当初中还是中学生时,班上有许多男孩子都开玩笑说,这绝对是一首励志歌曲,将来看谁能最有出息,实现玩遍全国所有民族美女的宏伟目标。

    看来这个让所有民族水融、亲如一家的「族群融合大业」要由我方强来完成了!这真是任重道远啊,哈哈哈哈……

    方强想到得意处,不禁手舞足蹈,马上坐到电脑前,上网查起了各个少数民族的分布情况、地理位置。

    首先要查的当然是苗族,到了二十一世纪四十年代,苗族仍主要聚居在四川、贵州、广西、云南等省。其中云南省的总人数最多,白雪的母亲也是在那里出生的。而且该省也是全国少数民族最多的省份,共有二十多个,人丁都相当兴旺。

    方强看的双眼发亮,决定就到云南跑一趟,体验一下少数民族的风情习俗,顺便把那少数民族的美女都给吃了,嘿嘿嘿,那可就完成了一小半的宏伟目标啦!

    说干就干,他当即下山,采购了一大批食物和生活用品返回豹宫,供给们维持日常生活,自己则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雇了架小飞机直接飞到了云南。

    时至今日,苗族人口已经遍布了云南的所有县市,方强很快就找到了一个风景宜人、被开发为旅游胜地的苗族村落。他对外的身份,用的是另一个伪造的假名字「王强」,声称自己是无业人士,靠着祖上遗留下来的丰厚遗产,过着挥金如土的富豪生活,这次是到云南旅游来了。

    年轻的富豪走到哪里都是有吸引力的,没费多大功夫,方强就利用自己慷慨的花钱方式、得体的谈吐和强健的体魄,勾搭上了一个当地的美丽苗族少女。那是个女导游,号称是该村落里最美丽的一朵鲜花。当然,在见惯了「国家级」美女的方强眼里,不过是稍有姿色而已。但胜在有一股土生土长的苗族风情,床第上又十分热情大方,倒也颇有乐趣。

    方强大快朵颐之余,很顺利就采集到了这位女导游留下来的,从中提出了必要的基因和成分,设法融合进了恶魔宝中。

    融合成功后,方强迫不及待的进行了实验,找的也是几位身上流淌着一半汉族血统的苗族少女。她们跟白雪一样,都是汉苗两族通婚的产物,注射后果然春情勃发,反应强烈,证明这个步骤取得了成功!

    方强十分振奋,索性趁热打铁,通过女导游联系上了云南省最好的旅行社,包了一辆豪华巴士,开始了一次游遍全省所有少数民族聚居地的旅程。

    由于他出手极其大方,旅行社视之为金牌主顾,老总亲自点头哈腰的接待,并精心挑选了旗下最漂亮的彝族、傣族,瑶族、蒙古族的多位女导游,为方强一个人提供「特别服务」,这么多异族美女导游随车一同前往,令他不仅旅游起来方便愉快,也享尽了「民族团结」的艳福。

    就这样,之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方强的足迹踏遍了整个云南,光临了全部二十多个少数民族的分布地区,就连最偏远的山村,最稀少的族群都没放过。有车上这些女导游热情的协助,方强几乎每天都能尝到「新鲜货」,体验到跟不同民族美女上床的快乐,同时也轻松采集齐全了所有这些美女的。

    任务圆满完成了,宏伟目标也实现了战略性的进展,方强此次旅游可谓是满载而归,带着众多的珍贵样本兴冲冲的返回了虎山。

    一进入豹宫,他就迫不及待的奔想白雪所住的洞,准备在着至今仍不肯屈服的美女身上使用他最新的恶魔宝,将她彻底征服。

    谁知白雪一看到他拿出装满药水的针筒,竟一反常态的面露惊恐之色,跳起身退到了墙角。

    「走开!你……你想干什么?」

    她娇躯发抖,目光警觉地死盯着针筒,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方强一楞,这又不是第一次给她注射药物了。过去她都任自己动手,从未紧张、反抗过啊,今天为何会突然这么大的反应?

    「给你打预防针啊……」。方强随口撒谎道,「现在是容易得流感的季节,先给你打一针预防药物,可以保障你的健康……」

    「你骗人!」

    白雪愤然叫道,「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春药!你这个魔鬼,用药物把她们都变成了你们的奴隶,现在又想向我下手了!」

    眼下只能设法搪塞过去了,于是硬着头皮说:「拜托你别疑神疑鬼好不好?我给你打过多少针了?要是想用春药来搞鬼,还用等到今天吗?」

    「我……我不知道你在打些什么鬼主意!」

    白雪丝毫不为所动,咬牙道,「但你脸上的表情、眼光都告诉我,今天你有不可告人的阴谋!我绝对不会再让你给我打针的……你给我走开!走开……」

    「雪儿,你别这么任性啦……」

    方强踏上两步,还想继续劝说,白雪却蓦地发出一声尖叫,悲声道:「你再过来一步,我就一头撞死!」

    坚定的语气,决绝的神色,以及那种抱定必死决心的绝望目光,都表明这少女并不是在吓唬人。

    方强生怕她失手误伤了自己,只好退了出去,板着脸将三个叫到自己卧房,责问是谁对白雪透露了真相。

    三女自然都矢口否认,全都信誓旦旦说不是自己,并且互相指控对方,纷纷嚷嚷地吵成一团。

    方强被吵的头大,又查不出个究竟来,只好把三女都喝退,自己生了一会儿闷气,心想看来以后得请魏虹再回来一趟,让她给整个豹宫都装上监视、监听系统,这样才能更好的掌握这些美女的一举一动。

    但就目前来说,白雪既然已经知道了药物的秘密,就只能另想办法使用了。

    于是方强回到了地面的实验室里,开始尝试将恶魔宝由注射型改为口服型。这一点并不是太难,只用了三天工夫就大功告成了。当先方强将口服药水混进了食物饮水里面,想要让白雪不知不觉地服下。

    不料白雪的警惕性极高,竟然早就防到了这一招。对所有食品都满怀戒备,不肯轻易入口。每次用餐都全神贯注地盯着叶灵、阮琳和欧阳菲菲三女,只有她们吃过的菜肴,喝过的清水,她才会小心翼翼地食用。

    方强被搞的哭笑不得。这哪里是调教啊?简直是请来了一个古代女皇帝,吃东西都要人试试是否有毒,真是太离谱了!

    不过白雪这妮子的脾气太倔强,方强对次也无可奈何。他也曾考虑过动粗,比如用变色的异能悄悄接近到白雪身边,出其不意的制服她强行注射药物。但是他对白雪始终有一种特别疼爱的心理,知道她性格刚烈,如此用强会不回中途出了什么意外,从而带来难以预料的后果,这可很难说。因此考虑良久,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僵持了几天后,方强忽然灵机一动,又想出个主意来,当即马不停蹄地开始了行动……

    一周后的晚上,豹宫里传出一片欢呼声,人人兴高采烈,原来在大家的努力下,动工了半年多的自动供排水系统终于全部竣工了,这是一件大喜事,就连对豹宫切齿痛恨、希望它早日毁灭的白雪,都对次乐见其成,感到生活上方便多了。

    毕竟一直以来,豹宫里的宫排水系统都相当「原始」,豹宫里的用水,是方强从自己的卧室里拉了一根水管直通豹宫,偌大的豹宫,只有一个水龙头,使用相当地不方便。尤其是美女门都是生洁之人,以前在外面的世界时洗澡都相当讲究,不仅用水量大,还习惯了喷头、浴缸、自动热水器等现代化设施,然而到了豹宫却要被迫像古代人一样,自己烧热开水,在一个木盆里洗澡,刚开始固然感到新鲜,次数多了实在颇感难受,无不渴望在这一点上尽快告别原始作业,实现「现代化。

    至于排污,那就更麻烦了,随着「住户」的增多,美女们排泄的粪便,光靠简单地掩埋,已经难以处理,通往悬崖的山洞又被方强封死,往洞口一抛来个「高空洒粪」的清理方式也不可行了,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将粪便污水收集起来运到方强卧房里的洗手间倒掉。虽然距离不远,但对于喜欢干净的诸女来说,这无疑是最痛苦的「苦工」,叶灵和阮琳担当「犬奴」时,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倒马桶。

    后来还是魏虹来了之后,运用了她的专业知识进行了认真勘察,设计了一个详细的工程,先横向挖掘出了专门的排污管道,同时方强又请来施工队在地下研究所里重新施工挖掘改造,将研究所的排污系统和豹宫的排污系统连接在一起——其间为了防止豹宫暴露,方强也做了不少伪装和隐蔽工作,比如说暂时封闭了豹宫排污系统的另一端以防止有人进入,施工队是从外地高价请来的,施工期间全部关起来锁好以防她们对外传递消息等等。

    施工队撤走后,方强和诸一起动手,将余下的工程完工。除了建立起完善的排污系统外,方强也建立起了完善的给水系统,建立了专门的浴室,甚至还砌了一个可容纳数人同时泡澡的浴池。这样一来,使整个豹宫像任何正常人居住的地方一样,只要打开水闸就有源源不断的自来水,而清洁、排泄的秽物也能自动的排出。

    这工程本身并不十分复杂,但工作量颇不轻松。施工队只能完成外部的部分,豹宫里大量的细节工作只能靠方强和诸女自己完成。尽管使用的都是高科技的仪器来进行挖掘、装修,但这些娇生惯养的美女哪里愿意干这活呢,只要方强不在豹宫,她们就都偷懒怠工,或者是应付了事,因此一直拖了大半年,才终于把整个供排水系统建设完毕。

    所有人都为这一工程的顺利竣工而喜悦,纷纷抢着去打开水龙头或者喷头,让白花花的水柱激,在水花下欢呼雀跃,兴奋的体验着久违了「现代人用水方式」。之前就连洗手都要用盆子接水,这样的苦日子总算是终于过去啦!

    当然,整个豹宫的卧房多达数十间,暂时还不能给每个房间都配备独立的洗手间和浴室,只能先建造了个很大的作为公用,但美女们已经觉得十分开心了,她们争先恐后的进入公共浴室,舒舒服服的洗着淋浴澡,感觉别提都惬意了。

    叶灵、阮琳和欧阳菲菲三女分别洗完后,白雪才静悄悄地独自走进浴室。来到豹宫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她几乎很少和其他人说话,也不合群。其他三女虽然彼此勾心斗角,甚至相互陷害,但表面上至少是热热闹闹的,有吵也有合,只有白雪一直沉默寡言如昔,显得孤独而清高。

    关上浴室门,白雪褪去衣物,打开新安装的电热水器喷头,一股冒着热气的水浇了下来,淋在赤裸的身体上,令人精神为之一振,仿佛全身的毛孔都舒展开了,这段日子所受的痛苦与恐惧都统统蒸发了出去,通体都说不出的舒泰。

    但白雪却依然觉得自己肮脏,那被恶魔玷污的身体,是永远也不可能回复干净了,她一想到这点就不禁黯然神伤。

    仿佛发泄一般,她倒了小半瓶沐浴露在自己身上,一遍遍的擦洗着每个部分。

    那原本就白皙如雪的肌肤,被洗涤的更加冰清玉洁、莹白剔透,但她却仍用力擦着,擦着,到后来肌肤都微微泛红了,她才颓然住手,仰头闭眼,让水花冲掉满脸的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