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炼狱天使 > 第六章:破处之床
    一直躲在屋外偷看的叶灵和阮琳,忙不迭的跑进来,跪在方强面前恭恭敬敬的齐声问道:「主人,你有什么吩咐?」

    入内的叶灵,身上换穿了一件法式女仆装,超薄黑色紧身透视上装,清晰地勾勒出胸部凸点,仅围着一条白色的短围裙外再无半点遮羞之物。

    而阮琳身上则穿着一套著名的荷兰女警服——这套警服去年面世时,因为上身的襯衣布料过于单薄透明得以看到胸罩,加上裙摆过短的设计缺陷,以至于身穿警服的荷兰女警屡受性扰,最后被迫收回重新设计。方强化身蜘蛛魔捕获阮琳后,为了享受到制服诱惑的乐趣,特地花大钱从网上拍卖所买了一套。

    身穿警服出场的阮琳,由于上身没戴胸罩,透过半透明的警服,肉鼓鼓的清晰可见。至于她的裙子,由于方强在艺术上恶趣味的审美观,好端端的裙子如今被剪成了一根根拇指粗细的布条,变成了不伦不类的『草裙』。

    在得知叶灵使用了『投命状』后,阮琳也迫不及待地向方强恳求,也想使用类似的方法让自己获得自由。在豹宫的众多美女中,白雪因为方强的特别『宠爱』而地位超然,其余的女人中,魏虹能力出众也极得宠,张薇薇如今是红极一时的中国小姐,相比之下,叶灵和阮琳的处境就显得很可悲了。

    就在最近,为了激发豹宫里美女的竞争意识,方强将她们分成三个档次。最能干的魏虹,方强将她升为『女管』,再来就是叶灵,她成为了『奴』,至于阮琳,她的情况最糟糕,因为对白雪背后下刀子,方强将其订为最低等的犬奴。而白雪,方强履行当时的承诺,直接将她升为地位超然的『公主』——按方强的说法,这个公主的位置是为她一个人单独设立,以后不会再增加的。

    在方强制定的豹宫管理法则里,低一级的必须无条件地服从上一级的命令,刚『入宫』的全是『奴』等级。为了好好地管理这些,方强从网上找到了某个恶趣味的家伙写的《守则一百条》稍作修改后,就成为豹宫的规矩,美其名曰《女训》触犯这些规矩的人,不但要受到各种变态刑罚的严惩,更会被降为人人可欺压,没有半点尊严的『犬奴』。

    的这三个等级并不是固定的,表现出色讨主人欢心的,可以得到提升的机会『翻身』。叶灵和阮琳本就不合,方强定下那些『规矩』后,阮琳可就惨了。豹宫还在建设中,叶灵趁机将装修的许多重活推给了阮琳做,整得她从早忙到晚,几乎不得休息。若不是还有白雪这个『公主』主动地帮她分担一半的工作,阮琳早就支撑不下去了。吸取了阮琳和白雪逃走的教训后,那个通向悬崖的山洞,方强亲自动手,用碗口粗细的钢管焊成的铁栅栏将洞口完全封死。为防万一,这样的栅栏他一口气修了四道,彻底断绝了众女逃走的希望。

    不能逃走,又不想一辈子被困在这儿,阮琳唯一的希望就是像魏虹一样讨得方强的欢心,『升』为『女管』,从正门里『走』出去。

    于是乎,在得知『主人』要对新的猎物下手后,她主动要求过来帮忙。叶灵轻易地就看出了阮琳的心思,却也无可奈何。方强向阮琳许诺,只要她今天表现好,就将她升级为和叶灵同级的『奴』。

    见二女进来后,方强把手朝着欧阳菲菲一指,命令道:「舔她!」

    叶灵的动作最快,听了方强的命令,走到『春凳』旁跪下,伸长舌头反复着欧阳菲菲湿漉漉的。而慢了一步的阮琳,她则取出一串珠形的玛瑙项链,每颗珠子约有龙眼核大小,珠子在她流满汁的大腿上滚了滚,稍稍润湿之后,她用手指分开欧阳菲菲的,一颗接一颗慢慢地塞了进去。

    阮琳的这一套,完全是她被困在豹宫里被逼着看日本A片,从那里学来的招式。为了讨得方强的欢心以换得自由,她如今也变得同样不择手段。

    看到叶灵,欧阳菲菲强忍着欲焰的煎熬,正想质问她为何要害自己,但还来不及开口,阮琳手中的珠串已经塞进了她的。虽然最先只有一颗,可是异物的侵入还是刺激得她全身剧震,一阵颤抖,膀胱竟控制不住的了出来。

    「呀!」

    她的结果就是让液狠狠地淋了正在替她的叶灵一脸,叶灵尖叫着想躲开,却被方强按住脑袋,任由水淋了她一脸。

    「你应当知道,我最恨别人骗我!」

    方强恶狠狠地道:「她还是!叶灵,你又骗了我!」

    方强虽然气叶灵又一次骗了自己,但心中怒气并不太多。察觉到欧阳菲菲还是时,这个意外的发现反而让他惊喜无比。

    如今的叶灵已完全被方强整怕了,只能一动也不动地蹲在那儿,任由疾喷而出的液将她淋成大花脸。而一边的阮琳因为角度的关系,没有被液浇到,看到这个情形,她心里不禁也幸灾乐祸,装做没看见似地将整串珠链全塞进欧阳菲菲的里。

    方强看了她一眼,点头称赞道:「表现不错,从明天起,你就是奴了!」

    得到主人的赞赏并获得了『升职』,阮琳心中大喜,连忙点头说多谢主人。

    方强也没有和她多啰唆,扭过头,冷冷命令叶灵道:「一会儿我再考虑怎么处罚你!现在就看你的表现了!」

    脸上被淋了一泡,虽然腥臭味并不太重,不过那种恶心的感觉实在很难受。

    叶灵本想不顾一切地跑开拿水冲洗,但是一想起方强所说的处罚,她就害怕得全身发抖,因此她也顾不得液的腥臭,专心致志的起欧阳菲菲的来。

    至于方强,则兴致勃勃的玩弄着欧阳菲菲赤裸的双乳。这美女虽然是,但身材却相当丰满肉感,特别是胸前高耸的双峰,竟比已是少妇身材的叶灵还要丰满,比起阮琳也稍胜一筹,足足有36E罩杯!

    如此饱满的两颗肉团握在手中,感觉真是好得不得了。方强肆意揉捏着这对滚圆,回想起当初这美女多次引诱自己时,都是穿着低胸装,故意向自己展示这对半裸的,等撩起自己的后却又不让自己一窥究竟,真是太可恶了!

    不过现在,这对丰满的总算是属于自己了。方强心头得意,两手毫不留情的狠狠捏着掌中的肉团,并低头埋首其间,唇齿又吸又咬,在雪白的上留下了许多触目惊心的红印,但欧阳菲菲居然完全不觉得疼痛,反而满脸销魂愉悦的表情,来自上身和强烈的快意,已经刺激得这美女不顾一切的大声叫起来。

    「想要更爽的话,就乖乖地吮吸我的!」

    见到欧阳菲菲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方强摇动『春凳』上的头部的靠椅,失去依托的欧阳菲菲很自然地变成头向后仰的姿势。方强左手捏开她的小嘴,右手握着昂扬奋发的粗大巨龙,塞入了进去。

    思想上已完全被念控制的欧阳菲菲,双眼迷糊的含住了方强的,含在嘴里啪滋啪滋的吮吸起来。

    「对,就是这样,好好吸!不然我就不让她们舔你!」

    方强愉快地享受着身下的美肉,双手抓着欧阳菲菲36E的不停地把玩。

    看着这位从前瞧不起自己的美女如今却如此乱地在吮吸自己的,那种满足了男人征服的快感更胜的快乐。

    欧阳菲菲吮吸了不到两分钟,嘴上的力量突然加重了不少,只见她全身剧颤,原来阮琳刚才突然将塞入欧阳菲菲里的整串珠链猛地用力拉了出来,珠粒在里摩擦带来的强烈刺激竟让她了,阴关一松,大量的汁喷溅而出,浇了正在的叶灵一脸。

    「这样就了,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真是娃一个,太让我失望了!」

    方强嘲讽的冷笑着,从欧阳菲菲嘴里拔出,解开缚着她四肢的皮索,然后抱起这全身依旧滚烫的美女走进旁边的浴室里。他知道『恶魔宝』的威力,只有纯粹的,并不能完全化解其药力!只有男人中的雄性荷尔蒙,才是这种春药唯一的解毒剂。

    浴池内,早就放满了一缸的冷水。只听哗啦一声,欧阳菲菲被方强抛进了池中,冰冷的水将她浸了个透心凉,刺骨的寒意一下子将她的精神由欲焰中拉了回来。

    「嘿嘿,菲菲,你就认命了吧!对你来说,今天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日子,我将在这里把你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

    望着在浴池里蜷成一团的欧阳菲菲,方强高举粗如儿臂的,一步一步向她逼近。

    浸在冰冷的水池里,欧阳菲菲的神智已经完全清醒过来,她恐怖的尖叫一声,猛地跳出浴池想要闯出逃走,却被方强拦腰抱住,轻易将她举了起来,重新步入卧室中。

    「救命啊!叶灵,求你帮忙阻止他……快救救我!」

    欧阳菲菲泣不成声的向叶灵求援,她被方强抱举在空中的身体胡乱蹬着脚,却怎么也无法挣脱方强的双臂。

    听着她的呼声,一手将好友推入虎的叶灵愧疚的低下头不敢看她,仿佛也有些良心不安。

    方强敏锐的注意到了叶灵的窘态,瞪着她冷哼道:「把脸洗干净了,马上过来帮忙!这里的事情完了后,我会让阮琳来处罚你!你想少吃点苦头,等一下就看你的表现了!」

    听闻此言,叶灵心中一惊,暗暗责备自己怎么能够心软?这段时间不是早已亲身体验到了吗,在激烈的后宫竞争中,只有不择手段的去讨得主人的欢心,才能打败其他美女对自己地位的威胁,从而更好的生存下去。

    想到这里,她的心肠霎时恢复了刚硬,装着一脸委屈的对方强道:「奴婢是说了谎话,但出发点却是为了向主人表明奴婢永不背叛的心意……唉,不过只要主人高兴,奴婢情愿任凭处罚,更愿意戴罪立功,帮主人好好调教菲菲这个贱货!」

    欧阳菲菲脸色惨变,全身心都跌入了绝望的深渊。她自恢复知觉后,就恍然醒悟自己被叶灵出卖了,但总还抱着侥幸的幻想,觉得这位昔日好友是在开一个大玩笑,关键时刻就会罢手的。到了此时此刻她才明白,对方根本就是主动甘当帮凶,甚至可以说,是出谋划策令自己惨遭厄运的罪魁祸首。

    「叶灵!你……你这个养的……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

    欧阳菲菲悲愤的破口大骂,但还没骂两句,忽然「啊」的一声,又涌起一股灼热的洪流,而且比上一次更加汹涌,更加迅速的传遍了周身。短短几秒钟内,她的双颊又通红如血,嘴里发出饿渴的喘息声,两粒兴奋的完全充血凸起,双腿也再次奇痒难当的互相摩擦起来。

    方强见状哈哈大笑,手一松,将她抛下地来,笑道:「既然菲菲不愿意跟我,那好吧,我就发个慈悲,放你走好了!你倒是走呀……走呀!」

    「不……不!」

    欧阳菲菲颤声摇头,死死的抱住了方强的大腿,狂乱的亲吻着、用自己饱满的磨蹭着,就像个急不可耐的,在竭尽所能的向男人求欢。无穷无尽的沸腾已彻底控制住了她。

    方强却摆起了架子来,故意一脚将她踢开,自顾自的走到床边一坐下。

    欧阳菲菲难受的大声哭叫起来,像一样翘着、跌跌撞撞的向男人爬去,滚热的不停的从腿间淌下,留下了一路的水滴。

    眼看就要爬到床边了,忽然眼前人影闪动,叶灵抢上前来拦住了去路。

    「让开!别挡路……我要、!你让开!」

    欧阳菲菲声嘶力竭的喊叫着,双眼只顾盯着方强赤裸的男性躯体,什么仪态和尊严都放弃了,甚至想从叶灵的钻过去。

    「想跟主人吗?哼哼,你得先承认你输了!」

    叶灵盛气凌人的冷笑道,「刚才是谁骂主人做白日梦的?是谁夸口说死都不会恳求主人上自己的?这么快就忘了吗?」

    「我输了,输了!求求你了,方强……快上我吧!上我!我!」

    欧阳菲菲犹如失去灵魂的木偶,毫不迟疑的就说出了自己从前不可想像的羞耻话,然后奋力的撞开叶灵,爬上了床。

    这是一张相当巨大的床,足以容纳七、八人同时睡下,是方强前几天特意定做的,费了不少功夫才搬进虎山别墅来。整张床用最高级的材料制成,特别的柔软和富有弹性,上面铺着雪白的床单,还配有能够自动调整成各种不同角度的设备,并且还有许多方强自己设计的功能,使躺在上面纵情声色的人能享受到最大的快乐。

    方强给这张床命名为『破处之床』,决心以后将所有掳到豹宫的美女,都首先在这张床上夺去其童贞!他希望将来有一天,那雪白的床单上绽放了越来越多的初夜之血,最终会被染成殷红、殷红的颜色……

    欧阳菲菲正是『破处之床』的第一个牺牲品!

    这时她刚爬上去,这张大床就突然倾斜了起来,方强所在的那头高高翘起,形成了一个坡度十分陡峭的斜面。欧阳菲菲就如一个无助的溺水少女,拼命的手足并用向上攀爬,但却一再的滑下来,怎样也无法靠近方强,把她急的嗷嗷直叫,人已经接近发狂。

    方强看的拍掌嘻笑,欣赏够了这美女的丑态后,才满意的对叶灵和阮琳分别做了个手势。

    二女心领神会,阮琳连忙奔到房间角落,架起数台早已准备好的高档数位摄影机,全方位,多角度地对着眼前的鲜艳场面猛拍起来:叶灵则伸手到床沿底下摸索到了纵按钮,一按之下,床面顿时恢复了正常状态。

    欧阳菲菲喜极而泣,连滚带爬的到了方强身边,主动张开双腿跨坐到他身上,企图将那粗大的一口气纳入体内。那急切的动作和贪婪的样子,不像是个未经人事的,倒像是个正处在饿渴的虎狼之年的妇。

    可惜她毕竟缺乏真刀实枪的男女经历,湿淋淋的明明已抵住了火热的巨龙,但却不知道怎样才能将之『吞噬』下去,而方强又故意消极怠工不予配合,致使她一连运力了几次都不得其法,每次都从边上滑了开去。

    「啊……别再折磨我了……啊啊……!啊……我……插!插……」

    欧阳菲菲一边哭叫,一边乱的扭着,一次次的尝试着去主动迎接入侵者,但却全部宣告失败。

    叶灵板着脸喝道:「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什么让主人费劲来满足你?告诉你,别以为自己是美女就了不起了,当初主人对你兴趣缺缺,今天更是不屑一顾!你想爽就自己学着怎么献身、怎么去讨好主人吧!」

    「我学!现在就学……」

    欧阳菲菲转头对叶灵流泪哀求,「快教我怎么献身吧!求求你……快教我……」

    叶灵也不谦让,当即言传身教起来,用一根假套在身上作为道具扮演男性,而阮琳也知机靠过来,扮演女性角色,两人联手摆出一个『男下女上』的姿势,活色生香的示范着具体的行动步骤。

    在她教导下,欧阳菲菲悟性颇高,很快掌握了要领,一只手握住了方强的,另一只手拨开自己的,同时挺腰提臀,将位置对的恰到好处,向纵深处用力塞了进去。

    皇天不负有心人,方强只感到顶端一阵湿热,突然出现了如同被一张小嘴嘬住般的感觉。他愉悦的吐出一口长气,正想恶作剧的将抽出来,但这欲火焚身的美女死也不肯放松,霎时间整个立刻被火热的紧紧裹住了,可是同时也遇到了极大的阻力,想要再继续前进都很困难,显然这是一个紧凑异常的小。

    见欧阳菲菲已经『开窍』,叶灵和阮琳互瞪一眼,以最快的速度厌恶地分开,两人本就互相敌视,前面的『合作』只是为了在方强面前争宠而被迫合作。

    「对了,就是这样……哈,菲菲你学的很快嘛!看来这方面你很有天份喔……对了,阮琳、叶灵,你们的表现不错,以后什么时候在我面前表演一段百合之恋啊,哈哈!」

    方强心里乐开了花,双手抓着欧阳菲菲饱满的胸脯把玩个不停。而一旁阮琳则全神贯注地调整角度和镜头,加紧拍摄,将这一幕主动渴求的画面摄入镜头。

    只见欧阳菲菲双眼睁得大大的,嘴巴无声的张合。她想喊,却只能从喉咙中发出「咳咳」的声音,不容一指的被撑开到了极限,虽然还未被刺穿,但却已感受到可怕的饱胀感,那刚入侵一小截的巨物好似要将自己撕成了两半,痛的她泪水滂沱。

    可是若想挤出这可恶的入侵者,里却又立刻痒的无以复加,相比较而言,倒还是疼痛比奇痒更好忍受一些。她咬咬牙,蓦地里向下使劲一坐,将整支粗长的武器全部吞进了体内。

    「啊……」

    欧阳菲菲清晰的感觉到被刺穿、几乎被撕裂的剧痛,破裂的瞬间,欧阳菲菲痛得哭出声来。她知道自己一直视若拱璧,想要『待价而沽』的贞,已经白白『送』给眼前这个一直瞧不起的男人了。在失身的那一刻,她因为疼痛又一次短暂的清醒过来,但随后不到两秒钟,这种疼痛带来的『清醒』立刻被巨大的充实感和的欢愉所取代。她全身剧颤,居然再度迎来了一次小小的,但是这股非但没能缓解她的饿渴,反而令她的更加炽热,渴望着更加劲道十足的入侵!

    「好舒服……啊啊……我了……」

    欧阳菲菲狂乱的尖叫着,双手撑住方强的胸口,两只脚掌撑在床上,光溜溜的快速的上下起落,胸前的丰满也随着身体不停的甩动,形成美丽的乳波。

    方强则将双臂搭在脑后,舒适的仰躺着,欣赏着眼前的美景,完全不需自己动弹,就可以享受到美女主动热烈的美妙滋味,而且还是个过去极端鄙视自己的,现在却比最下贱的妓女都更放浪、更不知羞耻的释放着,同时也带给自己极度刺激而又新奇的快意。

    这一切都是恶魔宝的功劳哇,这药真是太神奇了!嘿嘿嘿……

    方强得意洋洋、忍不住又对叶灵做了个手势,后者连忙摁动按钮,整张床又变成了倾斜的角度,而且越来越斜。

    欧阳菲菲顿时无法维持平衡,从方强身上滑了下来,坚硬的离体,令她感到无与伦比的空虚和痛苦。她歇斯底里般尖叫一声「不」,拼命想要重新将彼此的官结合,但却始终徒劳无功。

    焦急之下,她自然再次将视线投向叶灵,果然见到阮琳正一脸诡笑的比划着,这回二女扮演的角色互换,阮琳为男叶灵为女,又示范出了另外一种的姿势。

    欧阳菲菲顾不得多想了,马上照葫芦画瓢的学了起来。这次她学的更快,没几下就又将青筋毕露的吞进了潮湿的中。

    方强大声称赞,双手把玩着欧阳菲菲丰满的玩的不亦乐乎。每隔一阵就指示叶灵将床变换一下角度,令欧阳菲菲不得不反复『练习』着好几种不同的姿势。到后来她无师自通,自己领悟出了门道,主动用双腿牢牢勾住方强的腰部,起落的越来越快,以至于娇嫩的壁先是狂流,进而渐渐麻木的失去了知觉。

    到后来,欧阳菲菲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正在疯狂的收缩、挤压着对方的,她只能感到被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一刻不停的撞击着——不,应该说是在主动撞击着入侵者,那种超出想像的酸麻快感简直难以形容,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的抱住男人的躯体,发出一声高过一声的欢叫,迎来一次又一次的巅峰。

    不知过了多久,欧阳菲菲已是精疲力竭、神志不清了,唇边也吐出了白沫,显然到了体力严重透支的地步了。方强一来已充分满足了,二来也担心她因为过于剧烈的运动导致猝死,这才酣畅淋漓的射出了滚烫的,将这美女送上了最后一次、同时也是最强烈一次。

    方强意犹未尽地放下已经化为一团烂泥昏死过去的欧阳菲菲,这个可怜的美女在『恶魔宝』的折磨下,此刻仍然在余韵的回味中颤抖着,平躺在床上的她两条长腿不雅地张得大大的,原本是紧紧闭合的两片,如今却凄惨地向外张开着,大量的汁、混合着失贞的落红,正缓缓地由饱受蹂躏的里流出来,淌在雪白的床单上。

    方强用右手食指在欧阳菲菲沾了几滴血,然后在床单上写下了四个字——『欧阳菲菲』。

    「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呵呵呵……」

    看着用最珍贵的初夜落红写成的字,方强心中万分得意,随手将手上的残汁放入口中舔了舔,然后嘿嘿地奸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