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山野花香 > 正文 第41章 姐妹之间的密招
    看看清澈透明的池水,又看看塑料袋里的鱼苗,牛波显得十分的激动,解开一个袋子,把脑袋探了进去,吹了几口气,“鱼儿啊,鱼儿啊,你们进了池塘,要快快长哦。”

    “老公,别玩了,开始吧。”

    王梅见多数的村民盯着牛波看,感觉怪怪的,催他快点把鱼苗放下去。

    “我们喊123,祝小鱼快快成长。”

    牛波一手提一个塑料袋放进池水里,抓着塑料袋的底部,扫了村民们一眼。

    “一、二、三,小鱼快快长,快快长~”村民们拍着手一起呐喊。

    在一片欢呼声中,牛波抓着塑料袋的底部提了起来,和着袋内的水第一批鱼苗进入了池塘。部分年轻人觉得好玩,赶紧围了过去,七手八脚的忙着放鱼苗。

    ~~“大头是我花钱请来的养鱼专家。”

    牛波爬上桌子示意大家鼓掌欢迎。掌声之后他接着补充,前段时间由大头全面负责。

    之前看过鱼类养殖书的,和大头一起管理,相互学习、讨论。尽快的,把书本理论转化成为实用的实践知识。将来条件许可,小鱼苗长到一斤左右的时候,可以转移到河里,以网箱里的形式饲养。池塘稍作处理,可以饲养第二批鱼苗。如此循环,周而复始,不断饲养,可以养更多的鱼,赚更多的钱。

    将来,不管赚多少钱,除了成本之外,村委会只收取20%作为建设费和土地费。40%归饲养人所得。如果还有多余的,就按村里的人头,平均分配。就算每人只能分一元钱,也会按人头分给大家,绝不会有人贪污一分钱。

    所以,不管饲养什么,不仅仅是饲养村民几个人的责任。所有村民,都有责任帮着照看,更不得从中搞破坏,有义务协助各种饲养顺利的正常进行。

    不管是谁,也不管是什么原因,蓄意破坏养殖业的人,轻则取消所有的福利待遇,轻则赶出百合村。各种养殖业,相关的成本费用,会一笔笔的详细记录。

    这个帐目是公开的,不是个人私自记录,由大队的会计记录。所有养殖业,各项相关费用,全由大队会计记录。村民们不明白的,可以随时查看,或是询问。

    ~~“村长万岁,村长万万岁。”

    如此透明的费用记录,可说是前所未有,此点赢得所有村民的信任,振臂呐喊,极力支持,大声表示,谁敢破坏村里的建设和养殖业,就是狗~日出来的,娼~妇生的,烂货养的。

    ~~“老板,这样到底妥当不?”

    对于养鱼,大头是信心十足,却怕王梅和王守财看出破绽。

    “你怕鸡~儿啊。”

    牛波笑了,粗鲁的说,他已经改变了面孔,除了大狗头不能变之外,其它的全变了。那晚虽说月色不错,可王梅和王守财惊吓过度,哪里会细看?

    事情又过了一月多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当初抢劫他们的人,不但回来了,还成了村子里的专家。退一步讲,真的看出什么了,也没有关系。

    目前,除了他的任务之外,完全不必在意王守财俩人。事实上,真的看出问题,相信他们也不会声张。一则是,形势急变,他们无法离开他,更不敢对他怎样。二则是,他们也拿不准,其中到底有猫腻。真的揭穿了,他可以一问三不知,就说请错了人。

    “老板,还是你牛。逼得他们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大头完全放心了,微笑表示,真要养鸭子或是鹅,暂时不要在池塘上面,转移到河里。

    一则是,河水是流动的,随时冲走污物,不易污染。二则是,河里养的是大鱼,生命力强,吃的更多,上面养鸭子或是鹅,比池塘更合适。

    池塘边缘养鸡,只能是小鸡。超过1斤,或是1斤半了,必须转移。池塘边养小鸡,一则是空气流通,小鸡不易生病,二则是,小鸡的粪便不多,正好供小鱼食用。

    为了保持鱼肉的鲜美,尽量少喂饲料。转移的大鸡,产生的粪便,可以种菜,或是种水果之类的。他看过河边的地形,可以开辟出来,种一些常用的蔬菜。种水果的话,就在山里打注意。

    “一步步的来。”

    牛波扳着手指,微笑说,养殖产生的粪便,量非常的大,得想一个两全齐美之法,合理的利用这些粪便。这是天然肥料,又不要钱,绝不能浪费。

    ~~“老公,老公,你入党的事有消息了。”

    王梅脚下生风几乎是在飞,尖叫着向牛波跑去,“老公,你真能干,这样快就批准了。”

    “又不入洞房,入党有什么高兴的?”

    牛波赶紧换了表情,侧身张臂搂着她的纤~腰,傻笑说,入党不是什么好事儿,不但没有钱领每年还要交党费,这是赔本的生意。

    “老公~”她撒娇扭着小蛮腰,抚着他的短发,兴奋说,像他这样年轻一次就通过太少了,当然值得高兴,中午把那只不生蛋的母鸡杀了,弄丰盛一点庆祝一下。

    “老婆,小老公不想那样庆祝,想玩你的~”牛波左手搂紧她,右手上滑从短袖的尖领开口处钻了进去。

    “老公,你,你在这里弄老婆的~”王梅扭头打量,这里的确没有人影,可这里太空荡了遮挡的东西都没有,万一有人过来一眼就看见了。

    “老公又不是暴露狂,当然不会在这里。”

    牛波扭头打量四周,见东边约1里之外有片小树林,弓身背着她快步向东边跑去。

    ~~“老公,老婆把内~裤脱了,弄湿了不舒服。”

    王梅夹着两腿不准他进去,说她刚换了内~裤不能弄湿了。

    “老婆,你事情真多。”

    牛波后退,探手抓着喇叭裙的下摆掀到了背上,抓着纯白色小~裤的松紧腰下向拉去。

    “老公,别急啊,老婆自己脱。”

    王梅羞笑,扭着性~感的白嫩,抓着小~裤的腰滑了下去,到了膝弯处摆好姿势,“老公,可以了。”

    “咱的不脱了?”

    牛波上前伸手搂着她的小蛮腰,分开她的两腿挪着向前挺去。

    “这样更快,舒服了拉上去就完事。”

    王梅扭着性~感的,呻~吟着热情相迎。

    开始的时候,王梅因为带着兴奋之情迎接没有什么感觉,偶尔主动还击一下。这动作激发了牛波的潜藏需求。渐渐的越来越粗暴。

    心里的高兴劲儿渐渐的被快感所淹没。王梅清醒了不敢再乱动,也不敢刺激他,说话让他分神。牛波不上当,一个劲的蛮干,任由她自言自语的说。第一次结束了牛波才和她搭话。

    “小老公,有没有老婆可以动的?”

    王梅想起罗雪的怂恿之言,夫妻之间,不仅男人可以主动,女人一样可以主动。

    女人越积极表现的越热情,男人就越高兴。上了床之后如果像一具死尸那样躺着,不管男人如何耸动,如何高兴女人没有一点反应,易位而处她能高兴吗?会真正的快乐吗?这里是野外,如果自己主动他会更高兴。反正每次都会疼痛,要痛就痛到底,让他高兴一下算是为他庆祝。

    “老婆,你咱的想弄老公了?”

    牛波一怔,发现眼中满意激动和羞涩之情,明白这不是她的本意,肯定有人怂恿她这样做。

    牛波想了想,受场地限制女人主动的方式真的没有。觉得“猿上树”这姿势还勉强可用。找了树茶碗大小的树子靠树而站,搂着她性~感的,凑嘴在她的左耳边指点她如何活动。

    “老公,老婆双手抱着树子,会不会更方便?”

    王梅抱着他的脖子耸了几下,感觉不易着力,有点摇晃更怕累着他。

    “老婆,你真聪明,可以试一下。”

    牛波将背紧贴着树身。

    王梅张开两手抓着树身,又动了几下,感觉更有安全感,羞笑一声,亲他一口,甜甜的说,“亲亲老公,就这样弄,老婆搞累了再由你主动?”

    “嗯!老婆今天真乖,老公等会儿一定玩得你啊啊大叫。”

    牛波算是全明白了,主动讨他欢心以及这些“肉麻”的亲昵话语,多半是罗雪的功劳。

    楚红三人之中王梅最听罗雪的话,也最崇拜她。罗雪并不希望他和王梅悲剧收场。这样耐心指点王梅只有一个目的,以各种方式讨他欢心,没有结果之前不至于冷落王梅。

    “老公,你真牛,老婆每次都被你玩得火辣辣的。”

    王梅的确受了罗雪的影响,平时不知道,也不敢说的“肉麻”话渐渐的出口了。

    ~~“老公,你的太厉害了,差点把老婆的水弄干了。”

    王梅大口的喘气,抚着他的脸庞,断续说这感觉真好。她没有想过女人自己动一样舒服,不比男人干着差。

    “老婆,老公让你骑马马背你回家家,吃了午饭老公又弄得啊啊乱叫。”

    牛波的确挺感动的,明白她这样委曲求全的目的,蹲子拍拍肩膀要她骑上去。

    “老公,你真好,老婆爱你。”

    王梅更感动,以农村的风俗,已婚的女人是不能骑在男人头上的。颤抖伸出两臂抱着他的脑袋,忍痛抬腿骑在他的肩膀,侧着脑袋不停的亲吻他。

    ~~“哈呀,梅梅,你真享受啊,居然骑马马回来。”

    罗雪放下DV机乐的哈哈大笑,迈步过去接下王梅,轻声问表现如何?

    “~子姐姐,你就别遮遮掩掩的了。”

    牛波张开两臂同时搂着俩人在木柜左边坐下,亲亲罗雪,表示他明白这是她的功劳,吃了午饭之后一定好好的补偿她。

    “二流子,开饭啦!快去洗手手。”

    楚红系着围裙,一手端一个盘子笑嘻嘻的进了堂屋,表功说她不但帮着刘嫂洗菜,还炒了一个菜,等会儿他们尝尝,看能不能分辨哪个菜是她炒的?

    “哎哟,红儿今天这样积极,真有点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味道,这背后恐怕另有猫猫(猫腻)”

    王梅整个人开朗了许多,不但会说“肉麻”话的情话幽默感也增加了。

    挣脱牛波的拥抱忍痛拐到饭桌前,抓起毛巾赶紧抹桌子。楚红双颊泛起动人红晕,甜蜜的说,牛波入党成功当然要积极一点。

    “什么啊,就你一个人出力啊,我也帮着做了。”

    严云额头有柴灰,嘻笑着跨进了堂屋,赶紧表功。

    牛波看清她额头的灰,想捧腹大笑又忍了,傻笑几声碰了碰罗雪。罗雪侧头看着严云额头的柴类灰,忍俊不禁乐的哈哈大笑。王梅一怔赶紧扭少头,看清严云的样子也开心的笑了。

    “你们几人什么事这样高兴?”

    堂屋门口,响起牛平的声音。

    “阿爹,你怎么过来了?”

    牛波一怔,赶紧起身大步迎了过去,见他提着半瓶药酒,伸手接过扶他跨过门坎。

    “你们几人谁过去报的信?”

    牛波嘴里是问罗雪几人,双眼却盯着王梅。王梅一呆用力摇头,表示她没有做这事。

    牛波还想追问,牛平赶紧解围,“牛娃,别问了,是亲家通知我的。这样高兴的事儿阿爹当然得过来为你庆祝。”

    这顿午饭吃得挺开心的。最开的人是王梅,吃饭的时候牛波不断的给他夹菜,高兴的两眼都笑眯了。为了讨好牛波她不停的帮牛平夹菜。

    吃了午饭,王守财拉着牛平去树林纳凉聊天。刘嫂收拾碗碟。罗雪瞪眼看着牛波,见他没有行动大感不解。

    牛波傻笑,老练的说,刚吃了午饭要休息会儿。这时上去搞,动作太蛮了事后会肚子痛。

    “傻波弟,谁说上了床就要干啊,我们可以亲吻,抚~摸,甚至是~”双颊微红凑嘴靠近,轻声说,“~子姐姐帮你吸。”

    “雪姐,别说悄悄话,让我们都听听。”

    楚红明白,罗雪说的多半是嘴上的事。这事儿她早就做过了,没有可害羞的。

    “红丫头,你就嘴多。等会儿让波弟粗暴的弄你。”

    罗雪圈着他的脖子撒娇放嗲。

    “~子,你会不会啊?”

    想起上次在包房里楚红吸~吮的感觉,牛波身子一热真想那动作了。搂着她的纤~腰跨步向楼上走去。

    “梅梅,我们也上去,免得雪姐一个人独立难挡。”

    楚红放下杯子,一手拉着王梅一手拉着严云,紧随其后跨步上楼。……

    牛波刚要闯进王梅的体内,她夹紧两腿半眯着双眼,不解的说叶双华离开快四天了怎么还没有一点消息?

    “老婆,你那里痒啊?”

    牛波一怔气呼呼的说,这里又不通电话只能寄信,哪里这样快。再说了回去之后她还要处理花瓶的事。处理完了才会写信。从发信开始计算时间,送到这里至少要7天左右。前后没有10天的时间是不会有消息的。

    “亲亲老公别生气,老婆只是担心。”

    王梅赶紧开门迎接大军,调皮的笑了,关心的说他现在正缺钱。有的事情不能进行,有了钱就可以同时进行了。

    “不准说无关的事。”

    牛波低吼沉声说,办事的时候只说男玩女爱的事,与床上无关的事尽量少说,或者是不准说。搞完了可以天南地北的闲聊,正在干的时候不准说题外话。

    “是,亲亲老公,老婆知道错了。”

    王梅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开心笑了,搂紧他的脖子呻~吟扭动,以行动赔罪。

    牛波喝了几杯药酒野性暴发,王梅四人根本不是对手。王梅见势不对,拐着下楼进了灶房,找刘嫂帮忙。

    刘嫂打死也不上去。如果只是她一个人,不管什么时候帮她都没有话说。有罗雪三人在她无法放开,更拉不下面子不敢上去。

    王梅急了,嗔声说罗雪她们全知道她被牛波弄的事。一次是干,两次也是干,已经做过了再做几次也没有什么。

    再说了她有好多天没有被牛波搞了,需要舒服。牛波现在太蛮了,真像一头牛。不知药酒泡了什么那样厉害?她们四人轮流交换仍旧不是对手。只有她上去可以暂时挡住牛波。

    “她,她们真的知道,我被牛波睡了?”

    刘嫂双颊一红害羞的低了下头,身子微微发抖眼中全是饥渴之色。

    说句真心话,被自牛波干过之后,她男人的东西搞进去感觉都没有了。一直想着再让牛波干一次。眼看机会来了。家里突然多了三个漂亮的女人,天天缠着牛波。她对牛波说的勇气都没有了。

    看着罗雪天天被牛波干得拐着走路,她又羡慕又忌妒。晚上睡觉,无法入睡时总是想着牛波的东西,希望弄进她的体内野蛮的玩她。

    面对罗雪三人她正视牛波的勇气都没有,根本不敢靠近。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她又担心怕事后被罗雪几人嘲笑。床上的事儿她不怕,就是怕罗雪笑她老土。

    见她怔怔不语,王梅拽着她的胳膊,“刘嫂,别发呆了,快去吧。红儿三人已经不行了,等着你救命啊。”

    ~~扫兴!还加扯淡!刘嫂有好几天没有舒服了,根本不经弄,第一次不到5分钟,尖叫一声一泄如柱。

    牛波正在兴头上,没有一点停息疯狂的继续着。刘嫂的确挺想的,咬紧牙关忍痛坚持,连续五次再也无法承受了。喘着粗气狼狈的爬下床,短~裤也没有穿,手忙脚乱的穿上长裤逃难似的跑了。

    “刘嫂,你别跑啊,再来两次。”

    牛波一怔,下床之时刘嫂已经冲出房间了。目光落在罗雪的奶~子上张臂扑了过去。

    “波弟,别,~子姐真的不行了。”

    罗雪双颊变色,拼命夹着两腿,卷着身子像刺猬一样不让他靠近。

    “~子,波弟不是想再玩你,你帮我吸吸。”

    牛波拉开她的小手压在她的身上,“在楼下的时候你说过帮我吸的。”

    “二流子,红儿先来。”

    楚红刚才表现差劲怕他不高兴,扭着爬了过去,推开他的身子趴在他的腿上,张嘴凑了过去。

    ~~“波弟,你真坏,先前不射干嘛这时乱射啊?”

    罗雪闪避不及喷的满脸都是,瞪着两眼气呼呼的看着牛波。

    “~子姐姐,你吸得波弟太舒服了,忍不住就喷了。”

    牛波显得无辜表示不能怪他,是她的吸的太舒服了无法忍受。

    “赖皮!”

    罗雪笑了,举着右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向他的脸上抹去,“哼,这是你的东西让你也尝尝。”

    “二流子,时间不早了,弄点水我们洗一下,该出去工作了。”

    严云一看时间快到5点了。再这样搞下去又要吃晚饭了。

    “我们划拳,谁输了谁就下去弄水。”

    牛波趴在王梅的身上摆明耍赖。

    “波弟,这话你也说得出口。”

    罗雪划着右边脸庞,数落说,方才像牛一样一通,她们又红又痛。弄水是体力活儿难道真要她们下去?

    “算你有理。”

    牛波知道,再耍赖就要被她们四人群攻了,下了床抓着沙滩裤抬腿穿上,跨步离间。

    ~~牛波在四周转了一圈,看清情况不停的点头,这些人的积极性的确挺高的。虽说天气炎热可他们每个都拼命的干活,用心做事。

    张三娃几人也没有人偷懒,记录好了相关的数据,还把树木按大小种类堆放,整齐有序,用的时候取拿十分方便。跨步进去感受了一下,彩色编织布下面真的很热,张三娃几人一直坚持真的不容易。

    他伸出右手拍拍张三娃的肩膀,“表现不错,从今天开始,增加工资。每人每天保证5元。”

    “多谢老大,多谢老大,我们一定用心做事,不会老大失望。”

    张三娃乐了扳着指头一算,每天5元一个月就可以赚150元,太爽了。

    牛波跨步出去拍了拍手,扫了村民们一眼,大声说,不管是自愿来的还是来赚积分的,也不管是哪个村的一视同仁,人人都有积分。这事儿由张三娃负责登记,有不明白的可以问张三娃。隔一天核对一次自己的积分,有什么错误及时改正。

    所有的匠人,不管是木匠或是石匠或者是水泥匠,一律享受3倍积分。做一天当一般村民三天。所有的活儿做仔细,做踏实,不要偷工减料。

    将来坐在里面的不是别人,是他们的孩子或者是孙子,真有什么意外谁吃亏,他们应该明白。为了以后安心现在就用心做事。

    “多谢牛村长。”

    村民们乐了,特别是那样匠人,个个脸上堆满了开心的笑容,扔了手中的工具,振臂高呼,“牛村长万岁,牛村长万岁。”

    “别乱睡了,这年头乱睡要罚款的。”

    牛波哈哈大笑几声对众人挥手,转过身子迈步而去,顶着烈子继续查看别的地方。